<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玄幻魔法 > 毒宠小谋妃 > 第697章 知府下手

第697章 知府下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得出来纪颜宁在防备自己,颍州知府继续说道:“暄王殿下和王妃身娇体贵的,在这荒山之?#26032;?#23487;总归不好。”

    纪颜宁看得出颍州知府的的坚持,眸子里露出一丝的凶光,看来这人还真是贼心不死。

    看来镜渊对这些弟子的影响颇深,甚至是连打亲王主意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还没等纪颜宁开口,容澈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说道:“再改道去镇里影响时间,这里离唯安县不远,就去那里。”

    颍州知府见容澈都已经发话了,那语气不容置喙,便低着头应了一声是。

    驿馆的火势很大,但是好在夜里凉,又没有多少风,倒是没?#26032;?#24310;开来,反倒是一点点被控制住了,然而驿馆已经?#33618;?#20877;住人了。

    商队的人交给颍州知府处理,毕竟是在他的地界上出的事情,而且暄王府一行人也?#33618;?#24102;着这堆人继续走。

    这些人就和那些山匪差不多,收了人家的钱财,只是想要找暄王府的麻?#24120;?#26681;本不知道?#28552;?#26159;谁,大抵是怕被审问出来,所以最好是不让她们知道。

    不过是些蝼蚁罢了,纪颜宁还不放在眼里。

    商队的人看着那方夫人和丫鬟的下场,也知道这些人是块硬骨头,根本啃不动。

    容澈让大家原地休息了一个晚上,再次出发?#19979;貳?br />
    ?#19979;?#26377;时候会露宿野外,这对于他们来说早?#20982;?#22791;,倒是不担心。

    只是颍州知府的脸色不是很好。

    容澈要去的唯安县,本地县里是一个性子挺犟的人,虽然是在他的州郡管辖之内,却不是一个好拿捏的人。

    也?#33618;?#24618;容澈会选择去唯安县。

    白知府讪笑一声,说道:“那下官让人陪着殿下一同前往。”

    纪颜宁瞥了他一眼,袖子下的指尖落下了一枚银针,趁着他没注意,直接刺入了他的肩膀之?#23567;?br />
    “嘶——”

    白知府感觉到肩膀突然有一丝的疼痛,他伸手直接摸了过去,却发?#33267;?#33258;己被扎入了半根银针。

    他的目光看向了纪颜宁:“王妃这是什么意思?”

    纪颜宁却是一脸无辜道:“知府大人在说什么?”

    这么黑的天色,一般?#19997;?#30475;不到她的动作。

    但是这个白知府看到银针就知道是纪颜宁射出来的,看来是对她有一定的了解。

    白知府的脸色发沉,他将那枚银针给取了下来,说道:“王妃这是怕下官居心不良吗?”

    纪颜宁道:“知府大人是不是居心不良本王妃就不清楚了,不过出门在外,留个心眼总归是不错的。对了,看白知府的年纪,?#25913;?#24212;该都健在吧?有几个孩子呢?”

    白知府的脸色更黑了一些。

    纪颜宁这话说得实在是?#33618;?#20877;明显了,无非是想要那他的家人来想要挟。

    白知府咬牙说道:“劳王妃过问,不过下官的家事,实在是用不着和王妃提起了。”

    纪颜宁皮笑肉不笑:“哦,既?#35805;?#30693;府不愿意提也没有关?#25285;?#21521;来白知府也是关心家人的,那就更得谨言慎行了,听闻不久之前的瞋州知府不就是因为得罪了人,全家都?#24187;鵒丝冢?#24808;烈无比呢。”

    白知府没有接话,低着头,眸?#28216;?#38378;。

    暄王说已经将在颍州成遇袭?#21335;?#24687;传回了长安,他现在派人去堵截消息已经没有任何的用处。

    若是他们在自己的地界上再次出事,他肯定是难辞其咎,若是暄王和纪颜宁的人盯上了他,也很有可能像她说得那般,杀了全家泄愤。

    这些人,果然卑鄙无耻得很。

    容澈道:“白知府还是好好回去查查这个案子,不然本王上报大理寺,让大理寺派钦差前来查案。”

    “下官一定会彻查此事的。”白知府垂眸应道。

    说完这句话,白知府便退了下去,将那商队的?#25628;?#22238;去,继续去查驿馆的失火缘由。

    看着他离开?#35851;?#24433;,紫玉?#34892;?#24868;愤不平,说道:“这知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纪颜宁冷笑:“可是他应该觉得他自己才是个大善人。”

    若真是镜渊的指使,只怕他对手下的人都好好的开导了一番,为自己所用。

    镜渊所擅长的,不正是攻心吗?

    紫玉说道:“我们还要再走六天才能离开颍州,如今又遇上了这样的事情,怕是?#33618;?#20040;容易就能离开。”

    “他们有备而来,早就在等着我们了。”纪颜宁说道,“躲是躲不过去的,?#33618;?#20105;取让我们有利的条件。”

    容澈问道:“你刚才给他下了毒?”

    纪颜宁点头,说道:“让他?#20154;?#29359;困没力气而已,一般医术的大夫治不了。”

    容澈挑眉,这个毒下得倒是还不错。

    想要到达宣州,却是?#33618;?#20040;容?#20303;?br />
    纪颜宁原本以为自己大仇得报,针对她的人自然就少了,起码碍于身份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付自己。

    可是她还是想多了。

    休息了一个晚上,天?#38024;?#26406;亮起的时?#39053;?#21457;现周围似乎有人埋伏。

    纪颜宁向来起的早,正看见飞鹰和秋鲤正在和容澈禀报。

    容澈微微皱着?#32426;罰?#33080;上?#34892;?#27867;冷。

    她走了上前,问道:“怎么了?”

    容澈让飞鹰下去安排,转头对纪颜宁说道:“姓白的打算破罐子破摔了,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昨日我让人混入了商队,知道他们在路上一直?#26032;?#20239;。”

    纪颜宁揉了揉脑袋:“这颍州知府哪根筋搭错了?”

    就非得跟他们过不去吗?

    想要硬碰硬没有关?#25285;?#23601;怕遇到这种就算是死都要拉着别人一起死的,?#36335;?#24050;经不管不顾了。

    容澈说道:“听暗卫回禀说,颍州知府?#32972;?#26159;镜渊一手培养大的,他对于镜渊的感情很深,犹如亲人,不知道是谁在?#28552;?#21578;诉他,镜渊是我害死的,所以他才会像疯狗一样追着我们不放。”

    听了容澈的解释,纪颜宁终于想通了其中的关键。

    原来是因为他以为镜渊的死是他们造成的,想要报仇。

    啧,看来出了颍州知府,?#28552;?#36824;有人在推动这件事。

    “他这个消息是从哪里来的?”纪颜宁问道。

    他们是想要杀了镜渊,可是这不是还没来得及动手,镜渊就自己死在了火海之中,说他们害死了镜渊,这件事有失偏颇。

    容澈摇了摇头,说道:“暂时还查不出?#27492;?#32473;他透露?#21335;?#24687;。”

    “罢了,先把颍州知府给解决了。”纪颜宁说道,“真是个榆木脑袋。”

    暄王府的?#28216;?#37324;的人渐渐都已经醒了过来,只是趁着他们还没有收拾好行李的时?#39053;?#31361;然从树林里冲出了不少的人。

    早上正是守卫比较薄弱的时?#39053;?#26356;何况还有不少人在收拾东西,突然有人冲过来,众?#35828;?#26159;?#34892;?#24778;?#21462;?br />
    那些人之中带头冲过来的,正是昨日商队的人。

    纪颜宁拿起了弓箭,将箭筒背在肩上,然后抽出?#23435;?#25903;箭,搭箭拉弓一气呵成,目光冷冽地瞄准了冲过来的那些人,神色一凛,将手中的箭放了出去,只听到一阵呼啸声,随即冲在前面的五个人齐齐到底,没了声息。

    那五个人被纪颜宁一箭穿喉,瞬间倒地,让跟着后面的人皆是一愣。

    还没看清楚,这五个人就死了,未免太过恐怖。

    只是还没等他们回过神来,纪颜宁又搭上?#23435;?#26522;利箭,目光狠厉,一下子又反倒?#23435;?#20010;人。

    她的身体?#25351;?#20043;后,箭术又精进了不少,这样的距离,她最适合用箭。

    直面死亡的时?#39053;?#20154;总是恐惧的,更何况是面对如此?#30475;?#30340;悬殊,于是原本还打算往前冲的人都?#34892;?#29369;豫了,还有不少人默默地想要往后躲。

    毕竟纪颜宁的箭法实在是太准了。

    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死的会是哪五个人。

    纪颜宁又抽出箭来,那些人直接往后开始躲,不过再躲也没有用,她却不会手下留情。

    这些?#23435;?#20102;钱财想要取她们的命,她就没有任何理由手软。

    站在身后的紫笙和?#19979;?#31532;一次看见纪颜宁射箭杀人,惊讶的说不出任何话来。

    她们第一次看见这般冷厉的王妃,让她们震撼不小,仅凭她一个人,那些商队的人就已经死了大半,剩下的四散逃开,不知躲去了哪里。

    收起了弓箭,递给了旁边的紫玉,说道:“许久没练,生疏了不少。”

    紫玉道:“王妃已经很厉害了。”

    护卫去追那些剩下那些四散逃开的人。

    除了那些商队的人,后面却还有山匪和士兵。

    他们一起冲了过来,?#36335;?#26244;王府这些人,才是穷凶恶极的歹人。

    暄王府的护卫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直接就迎上了上前,混入了厮杀之?#23567;?br />
    纪颜宁带着几个丫鬟往后面走。

    毕竟她带的丫鬟都不会武功,靠的太近反而会被连累。

    “纪姑娘……”

    纪颜宁往后走的时?#39053;?#31361;然听到了有人在喊自己的声音。

    她定睛一看,不远处正站着一个人。

    是沈青逸。

    他穿着一袭白衣,但是那白衣上却带着不少的褶皱和?#39029;荊?#30475;起来像是为了赶到这里而费了不少的力气。

    在看到纪颜宁的时?#39053;?#37027;双漆黑的眸子突然就亮了起来。

    《毒宠小谋妃》去读读全文?#25351;?#26032;,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33821;?#25552;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11选5走势图安徽时时网 红黑大战公式 快乐炸金花在线玩 上海时时乐投注技巧 海口站街女照片 北京11选5历史开奖结果爱彩乐 北京时时规律时间表 澳门游戏大厅 巨人捕手杰克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