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历史军事 > 复国 > 第217章 赵普之死

第217章 赵普之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廉县一战,契丹军退缩至西京道,兵锋不敢过后套。仆骨、同罗等族慑于黑雕军军威,竟相派出使臣,献上牛马等礼物,河套之地皆在黑雕军控制之下。

    契丹皇帝耶律述律得知西京道耶律大光战败而归,隔夜宿醉顿时被吓醒。他从幽州等地调来一万多契丹军,补充到西京道,让他们与大林军作战。

    此时,契丹军朝纲松驰,军政荒芜,除了耶律大光,没有人想去和河套大林军死战。几位契丹将领避开灵州,率军进攻实力相对较弱的府州,斩杀了一些百姓,谎称打败了数支大林军队。耶律述律睁一?#35854;?#38381;一?#35854;郟?#27492;事也就算过去了。

    按照侯云策最初计划,黑雕军只是扫荡后套的一万多契丹军,没有想到,契丹大将耶律述律?#39592;?#29575;大军南下,黑雕军虽?#24187;?#21463;不少损失,可是以?#26519;?#30340;伤亡战胜了数万契丹大军,一战定河套。

    此战后,侯云策反倒?#34892;?#24515;事重重,俗语说:木秀于林,风必催之,也不知陛下林荣会如何看待此事?

    侯云策字斟句酌地写了一封奏折,报告了近期边事战情。

    奏折发出之后,侯云策出灵州,过西会州,到靖远城,然后折回同心城。每到一处,必要隆重祭奠阵亡将士,看望伤残军士,然后和各营军官痛饮美酒,醉卧军营。

    巡视一圈,足足用去了一个月时间,至六月?#37266;?#20399;云策才回到灵州。回到灵州七八天之后,师高月明就生下一个?#35745;?#26020;的漂亮女儿。

    师高月明家乡在清水河畔,侯云策就为女儿取名为侯小清。

    侯云策回到大林朝以后已有了四个子女,耶律其敏敏生了儿子,秋菊生了侯小璐,赵英生了侯宗林,师高月明生了侯小清。除了侯小清以外,其余三个子女出生之时,侯云策皆在外征战,没有看到刚出生的婴儿。正因为此,当侯小清呱呱落地之后。侯云策闭门谢客,军务之事交由奉命调回灵州的节度副使石虎,地方事务交由梁守恒处理,专心迎接呱呱落地的小生命。

    侯云策闭门谢客不过三天,飞鹰堂的“飞将军”带来两份绝密情报:

    一是陛下欲调侯云策回朝,接替李穀相位,由节度副使石虎接替侯云策行节度使之职。

    李穀在显德一年七月任守?#23601;?#20860;门下侍朗、平章事、监修国史,和范质、王薄同为当朝宰臣,历年来多有功勋,不料在南征之时打了败仗,受到林荣责罚,后又经启用,荣耀却不比从前。

    李穀多次上书请辞相位,林荣都没?#22411;?#24847;。

    五月,李穀突然中风,卧床不起,林荣这才同意李穀告老还乡。

    林荣先后接到了侯云策以?#25353;?#20854;它渠道送来了廉县战役情报,大喜之后,独自?#20102;?#33391;久,最后决定重重封赏侯云策,由侯云策接替李穀之相位。

    另一份情报则关系到赵普,吏部已下文书,欲调赵普到殿前指挥使杨光义帐下任行军司马一职。

    赵?#36213;?#24265;县主持民政之事,郑州、许州先后有数千户上万名老百姓迁到了廉县。一年来,赵普主持完成了城墙的初步修缮工作,同时在黄河两岸整田修渠,廉县城外大片荒地已有了一些往日模样。开春以来,廉县城外呈现出久违的?#28982;?#26397;天的生产场景。在农田外围则是大片?#26032;?#30340;草场,不少调皮捣蛋的年轻人,在草场上骑马追逐,学着放牧打猎,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得到这两份情报之后,侯云策分别招来石虎、梁守恒和钱向南到书房议事,应对变局。

    过了近一月,七月?#37266;?#21519;部文书到了灵州,不过,只有调动赵普之文。

    七月二十日,赵普依令向大梁出发,

    赵?#36213;?#40657;雕军中已有近两年时间,按照黑雕军规距,文武官员都必须参加部队的晨训。这两年时间,不管风霜雨雪还是风和日丽地天气,赵普都依律参加训?#32602;?#21363;使在廉县期间,也严格遵守这个命令。

    赵普和刘?#36175;ā?#23391;殊、沈怀镜等众文官,渐成文武兼备之士。

    黑雕军两年,留给赵普许多美好的回忆。当灵州城渐渐消失在身后,赵普重重叹了一口气。

    显德三年,赵普和杨光义在淮南相识,意气相投,结为异姓兄弟。赵普所学甚杂,能观气,殿?#20843;?#31532;一勇将杨光义方面大耳,为人豪爽侠义,颇有帝王之相。从大武以来,皇帝不过是“洛阳刺史耳?#20445;?#35841;的手?#22995;?#25569;?#34892;?#20853;,谁就有可能?#35782;?#20013;原。

    赵普心中就有了辅佐杨光义的心思。

    来到侯云策帐下之后,赵普仍和杨光义保持密切联系,常有书信往来,杨光义对黑雕军很?#34892;?#36259;,赵普也常在信中介绍黑雕军情况。

    随着黑雕军在西北战场节节胜利,赵普对侯云策也越来越佩服,开始在侯云策和杨光义两人之间犹豫不决。

    黑雕军虽强,但是地处西?#20445;?#36828;离了政权?#34892;模?#21382;来左右政局变化的都是处于中枢之地的禁卫之军,边境之军再强,也?#33618;?#31216;霸一方,左右不了全国?#36136;啤?#26472;光义在禁军?#22411;?#20449;颇高,极似本朝太祖,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若要成事,必为杨光义。最终,赵普还是选择?#25628;?#20809;义。

    赵普一行全是快马,沿马岭水南下,沿途有驿站提供住宿,很快就到了河中府。

    洛水、无定河、黄河都要穿过河中府,河中府过往商?#21046;?#22810;,虽说大林朝颇有?#34892;?#20043;相,可是在交通便利的水岸边,仍然活跃着一些?#21487;?#21507;山、靠水吃水的?#29454;簦?#34905;门屡次征伐,甚至动用的河中府牙兵,无奈?#29454;?#20204;滑如鱼鳅,让官军们无处着力,所幸?#29454;?#37117;是本地人,向来只求财不伤人,衙门无奈之下?#33618;?#40664;许了他们的存在。

    七月二十五日深夜,天空如被惊雷击破,倾盆暴雨猖獗了整整半夜,无定河水暴涨。黄河两岸的?#29992;?#24515;?#20013;?#20102;起来。

    良山驿站是河中府城外最好驿站,显德四年初,?#21487;?#32463;过重新翻整,虽说雨大,屋内却没有一处漏水。

    良山驿站接待过无数?#20384;?#21271;往的高官显贵,赵普这种极别的官员更如过江之鲫。赵普出身小吏世家,对人情世?#22987;?#20026;了解,找到驿丞,送上几贯林元通宝,很快就和朱驿丞搭上关系。

    朱驿丞就让赵普住进了一个单独小院子,还豪爽地送过来两根新鲜羊?#21462;?br />
    赵普的一名随从在廉县学得一手煮羊肉的好手艺,煮了一大锅香气扑鼻的羊肉汤。朱驿丞是大腹便便的汉子,素来喜美?#24120;?#29233;喝上一口。他没有想到羊肉汤会有这么香法。虽隔着院墙,谗虫已从?#20146;?#37324;被勾了出来。朱驿丞提了一罐侯家商铺送来的老酒,一摇一摆地来到了赵普所住的小院子。

    正在酒酣饭饱之际,一名精瘦年轻?#27515;?#21040;了院中,老远拱手道:“好香肉汤,朱驿丞有妙食为何不请三郎?”

    三郎是河中府参军事,二年前由许州来到河中府,他为人八面玲珑,上上下下都能说得上话,三郎和朱驿丞也是极好朋友,两人常在一起吃喝玩?#37073;?#38388;或还一起到妙香楼风流快活。

    朱驿丞笑骂道:“我说是谁,原来是三郎,你真有口福,来尝尝塞外好滋味。”

    三郎也不?#25512;?#33853;落大方坐了下来。赵普、三郎和朱驿丞地位相当,又均是见多识广之人,几杯酒下肚,?#24863;?#22823;起。

    三郎和朱驿丞俩人皆醉,赵普酒?#21487;?#22909;,送走两人之时,在小院中坐了一会。

    此时,月光透过云层,淡淡的清辉轻拂着大地,蟋蟀在杂草中鸣叫,好一幅夏日夜景,本应高兴的赵普?#20174;行?#24515;烦意?#36965;?#27927;浴之后,站在窗前遥望着黑沉沉地远处,突然闪电从天而降,随后雷霆大作,暴雨如注。

    第二天,雨过天睛,空气分外清新。

    赵普换上青色圆领长衫,带上束了一圈缀着玉佩的腰带,脚穿马鞭,佩戴着跟随?#32422;?#22810;年的三尺青锋。几名手下则不改装束,身披黑雕军制式软甲,跨着侯家刀,每人带着短弓和三十支雕翎箭。

    离开良山驿站不过十里,出?#33267;?#19968;片颇为茂密林子,官道在此也变窄了许多。行走江湖,向?#20174;小?#36935;林莫入”地说法,赵普、提醒手下:“朱驿丞酒后曾说,河中府近日来不是很太平,有两股强盗活动甚为?#25443;保?#22823;家打起精神来。”

    手下抽起侯家刀,围护赵普。

    在林中走了一阵,高大树木越来越多,遮天蔽日,外面是骄阳,林内却阴风袭人。

    突然,?#33539;?#19978;响起了一阵怪异的尖啸声,从树顶上射下来数十支羽箭,这一阵羽箭来得十分迅猛,角度也极为怪异。赵普等人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密林深处,完全想到袭击之人会隐身在树顶,箭雨过后,赵普一行全部中箭落马,赵普身中七箭,有三箭射在了要害之处,他翻身落马之时,?#22871;?#21497;息了一句?#22909;?#26377;想到赵普命丧于此。

    树上又响起了一阵尖利啸声,蒙面人?#36861;?#20174;树上滑了下来,这些拦路的?#29454;?#36523;上挂着各?#38477;?#20855;。有铲刀、镰刀、环首刀、大砍刀,甚至还有?#35828;叮?#21644;一般?#29454;?#19981;同的是,他们手中都有弓箭,这些弓箭也无奇特之处,全是寻常猎户和官军所用之弓。

    为首一?#26494;?#31359;紧身软甲,脸上蒙了一张灰色布?#37073;?#20182;快步走到赵普身前,用?#36136;?#20102;试赵普的鼻息,赵普已是气息全绝。

    一名壮实汉子在场内转了一圈,走到软甲汉子身旁,道:“指挥使,全部死了。”

    软甲汉子正是河中府参军事三郎。他点点?#32602;?#36947;:“?#24033;?#29289;全部搜走,用?#21363;?#35013;上,赶紧?#20439;摺?#22475;了。”说完,背着?#37073;?#20877;不理壮实汉子。

    壮实汉子对三?#32558;?#20026;尊敬,接令后,立刻带人把尸体用?#21363;?#35013;上,两个汉子从身后一个罐子里倒出一些和官道浮土相近的泥土,?#20146;?#34880;迹,用脚踏紧。这些汉子手?#27966;?#20026;利索。一会功夫,现场就清理得干干净净。

    三郎低声自语道:“赵普?#37073;?#20320;也是条好汉子,别怪三郎心狠手?#20445;松?#22914;战场,输赢都是命,认了吧。”

    众?#29454;?#26469;得突然,去得更为迅速。他们钻进密林。不一会,森林就恢复了平静,就如一粒水滴落入了江河,没有激起一丝涟漪,眨眼间就消失了踪迹。

    数天后,“飞将军”从大梁城起飞,?#21271;?#28789;州。

    房当度投降黑雕军之后,师高金被侯云策留在了靖远城,协助守将铁川源管理城内的房当族人,虽说师高金很想和女儿见面,可是没有节度使将令,虽说是岳?#31119;?#20063;不敢轻易离开靖远城。

    师高月明生了女儿之后,侯云策才发出命令,请师高金到灵州城内一晤。

    侯云策的大名在房当族人中已成为凶恶的代名词,族人间相互诅咒之时常说:你今天出门遇上侯云策。

    师高金对侯云策评价当然客观许多,常常为房当人的命运叹息:正当房当族南征北伐屡战屡胜,实力大大提高之时,偏偏遇到了大林朝不世猛将侯云策,这是天意弄人,而非战之罪。

    从靖远城到灵州一路上,师高金总?#26725;?#26059;着“侯云策”三个字,他对于这个未见面的女婿有三分敬意,七分好奇。

    师高金踏进了灵州之后,城内?#34987;?#35753;他大吃一惊,师高金虽是党项人,可他被族人所逼而逃出?#20197;埃?#36208;南闯?#20445;?#39047;见过一些世面。他数次到过灵州城,在他的印象之中,灵州城就是一座军城,城池坚固,易守难攻,不过,?#34987;?#31243;度和中原腹地的城池相比就?#23545;?#19981;如了,而此时硝烟还未散尽,灵州城内已是众商云集,城内店铺?#33267;ⅲ?#34892;?#26494;?#33394;平静,穿行于店铺间颇有悠闲之意。

    师高金原本以为侯云策只是一员猛将,没有想到他治下地灵州城也是如此繁荣,虽说比不上大梁的?#34987;?#21364;也不逊于一般的中原名城。师高金是房当明手下心腹幕?#29275;?#21516;心城的地方事务多由师高金具体处理,知道管理一座城池的难度,灵州此番景象,实在?#34892;?#20986;乎其意料。

    在客房安顿下来,吃过晚饭,草草清洗一番,已是傍晚时?#37073;?#24072;高金原本打算明?#36213;?#21040;侯云策府上,可是思女心切,还是在傍晚时分来到了侯云策府弟。

    院中亲卫早知道师高月明地父亲将至,通报姓名之后,很快就来到了内院大门。

    内?#35946;錚?#20399;云策抱着半个月的女儿,站在院子中间享受?#30036;?#38451;西下的美景,当然,女儿小清只?#35828;?#19978;蒙头大睡,再美的景色对于她来说都没有意义。

    女儿小清娇嫩的小脸蛋,在火红夕阳照射之下呈现出美丽地?#20498;?#32418;,侯云策小心翼翼地抱着小清。师高月明站在侯云策身旁,满含着笑意看着父女两人。

    封沙走了进来,道:“师高金到了。”

    (第二百一十七章)

    ?#23621;?#38321;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复国》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黑龙江时时开奖频道 四川时时高手 老时时360安全 111彩票网站 老11选5开奖 pk10八码百分百准 靠谱的河北时时官网 重庆时时官方app 2019重庆时时停售 vr赛慢2分钟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