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恐怖灵异 > 锁龙人 > 第十章活埋

第十章活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木青冥终于鼓起勇气敲开了昙华寺的山门,在小沙弥的指引下见到了映空方丈,也鼓起勇气向方丈大师提出了要见癞头和?#23567;?#19981;曾想,那癞头和尚已经失踪一天了,是活不见人?#21862;?#35265;尸。而红玉从金马山那边回来后,也赶忙出门去见了铁桦,提出了自己可以帮锁龙人制蛊,但需要锁龙人们给她一块佛骨。引出来铁桦虽然不知,红玉要佛骨做什么,但是还是答应了她的要求。而红玉也把制作蚀魂蛊所需的东西,一一写在了纸上,交给了铁桦要他们快去准备后,离开了铁桦家。】

    披着人皮的红玉,身上体内的鬼气和阴气都有内敛,被人皮严严实实的堵在了皮中,没有丝毫外泄,与常人倒是无异。

    铁桦家里的正堂上,也没有丝毫的阴冷。

    在红玉话才说完时,无论是站起身来的铁婶,还是坐着的铁桦,都齐刷刷的看向了红玉。

    从他们眼中的疑惑不难看出,这夫妇是不清楚红玉要这佛骨干嘛?

    据他们所知,这是佛门的法宝。是佛灭度后,火化所留下的遗骨。又称佛舍利,或单称舍利。这种东西,对于邪祟鬼物也是有着极大的克制,红玉身为鬼族,此物正好也是她的克星,就更是令铁桦夫妇疑惑之余,更是好奇。

    沉默间困惑许久后的铁桦,渐渐的收起了疑惑和好奇,点头说到:“好,?#19968;?#23613;力去给你弄一块佛骨来的。”。

    但始终没有问问,红玉要此物做什么?

    毕竟铁桦和铁婶都不是?#25970;聰不?#22909;奇别人事情的人。而红玉的人品,还是可以信任的,佛骨也不能助她去做坏事,自然也就没有多问了。

    “好,可否借纸笔一用。”红玉对他投去了感激的目光后,点头道:“我这就把制作蚀魂蛊所需的物品,开一个清单给你。”。

    “取笔墨来给红玉小姐。”铁桦对铁婶说着,拿起了剪刀修了修桌子上灯台里的灯芯,让灯火更明亮了不少。

    铁婶去书房里拿来了笔墨纸砚,都放在了红玉面前的桌子上后,坐到了铁桦的身边。而铁桦则是把灯台,往红玉手边推了推。

    灯火微光下,红玉提笔起来后微微偏着头稍加思索后,在被镇纸压着的宣纸上提?#24066;?#19979;了东骧老鬼,告诉他的那些特殊物品。

    红玉写的很慢很慢,同时张嘴把蚀魂蛊的制作方法,逐一告诉了铁桦和铁婶。

    待到她把一切步骤都逐一详细的说明之后,所需物品和物品去哪里取的清单?#37096;?#22909;了许久。纸上的墨迹都已经干了,红玉把清单递给了铁桦。

    铁桦拿过来看了看后,说到:“这么说制蛊的地方只能在你哪里了?”。

    “我的屋中最安全,也是符合制蛊的地利条件的地方。”红玉点头,说到:“而且我要你们给我找佛骨,拿了这么大的回报,怎么我也该尽力尽力吧。”。

    “谢谢。”铁桦一声道谢后,继续看着手中清单,问到:“这制蛊的办法,你是从哪里问来的?”。

    “一个老鬼的口中问来的。”喝了一口铁婶?#27515;?#28909;茶的红玉,直言不讳的答到:“这个老鬼再没有成为鬼之前,他是一个人,一个做过古滇国巫师,制造过蚀魂蛊对付鬼人的巫师。”。

    ?#25628;?#19968;出,铁桦更是相信红玉了。当下点头说到:“红姑娘放心,?#19968;?#24456;快去找到这些物品后交给你的。至于佛骨,可能得需要一些时间。你知道的,那东西在僧人们?#38590;?#20013;,可也是至宝。甚至?#34892;?#24565;的寄托,多给我们点时间吧。”。

    “好的,准备好这些东西尽快送来给我就行;那我先告辞了。”红玉站起身来后,也没有跟铁桦讲什么条件,只是对铁婶笑道:?#23433;?#19981;错,阿婶的手艺真的很好。”。

    说罢,红玉转身就走,铁桦夫妇也站起身来,把红玉朝着门那边送去......

    入夜后清幽秀美,景致极佳的西山上,茂密森林?#22836;笔?#33457;草,都沉浸在?#40723;?#19979;的黑暗之?#23567;?br />
    当夜风拂过远去后,寂静再次笼罩住了山中的一?#23567;?#23665;下的滇池波涛声,也只能隐?#32487;?#21040;而已。

    长生道那个黄衣老者的教徒,肩扛着一个麻袋站到?#35828;?#27744;西岸的西山脚下。稍微歇了口气后,就迈步窜入了山林中,朝着山中深处缓步而去。

    他肩头的麻袋口子,已经被用结实的绳子扎进。从外形来看,这麻袋里面好像是装着一个人。还在不断的挣扎着。

    老者走了几步,见这麻袋里的人挣扎的?#34892;?#21095;烈,实在不好扛,索性一个过肩摔,把麻袋狠狠的摔在了自己身前的地上后,跃了过去,骑在麻袋上后露出了狰狞的面容。

    只见得他的双拳紧握,连连挥出,朝着这麻袋里的人头上,几记重拳狠狠的打了过去。

    狂风骤雨般的拳头,接二连三的落下。麻袋里的那人连连闷哼,不一会后,就有血迹从中渗出,染红了这个麻袋上,老者?#28783;?#33853;拳的地方。

    从老者出拳和落拳的速度,还有力度上,根本?#24202;?#20986;来他是个老人。反而能像年轻人一样,?#28783;?#25381;出又急又重的快拳,打得麻袋里的人连连闷哼。

    打了半晌的老者,见麻袋中人不再挣扎后,停下了手来。

    已是气喘吁吁的老者,拳面上也沾了不少?#38590;?#29664;,正在缓缓滴下,落在?#23435;?#23665;上?#34892;?#28287;润的土里。

    “我本不想打你的,都是你逼我的。”老者把气稍微喘匀了些后,对着麻袋里没了动静的那人说到:“让你别挣扎别挣扎,你偏不听。从在城里躲藏时,到现在,你一直不挣扎个不停。怎么就这?#24202;?#21548;话呢?你要不反抗挣扎,会挨这顿打?”。

    说的那叫一个苦口婆心,好像是他为那人好一样。

    同时,这老者见麻袋里的人一动不动之后,也全然不担心自己把人给打死了。他只是说完那些话后,袖中掏出了一块手绢,把手上沾上?#38590;?#27745;,逐一仔仔?#36214;?#30340;擦拭干净。

    随后,收起了手帕的老者站起身来,然后提起麻袋再次扛到了肩头。

    他看着这个麻袋,向山上树林深处继续缓步而去。而麻袋里的人也不再动弹,好像已经断气了一样。

    “别装死啊,我知道就你现在的这个样子,已经不可能是打你两拳,就能把你给打死了的。”老者一边缓步而行,一边缓缓说到:“你?#30340;?#21507;什?#24202;?#22909;,偏偏吃太岁。那东西能随随便便的吃吗?又不是什么百利无一害的珍馐,你居然还吃。真的是很会作死啊。”。

    说完这句,老者停在了一颗参天大树边,把麻袋换到了另一个肩膀上后,继续前?#23567;?br />
    “好了,现在我老大需要土人。而你要是没有吃太岁,就能躲过这一劫了。”还没走出多远去,在寂静之中的黄衣老者又对麻袋里的人,喋喋不休道:“这任务落到?#23435;?#30340;肩上,你说土人都这么稀有了,我得上哪里去给我老大找土人呢?你运气不好,吃了太岁,正好可以拿来做成土人。现成的土人没有了,我可以给我老大造一个出来,想必他是不会介意的。别担心,放轻松一些。成为了土人的你,只要没人杀你,你就不会有生?#21916;?#27515;了。我记得这点在城里躲藏的时候,就已经给你说过了的。其实我也算是帮了你了。你以其被太岁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死后成为一颗参天大树,还不如让我把你做成土人呢。至少这样一来,你都可以告别生?#21916;?#27515;了。”。

    ?#25512;?#20182;一些长生道的教徒一样,黄衣老者也非常擅长,把作恶多端带上一个造福百姓的帽子。

    一番话说下来,?#24187;?#32536;由的人要是听了,还真的会以为他就是为麻袋里的人好呢。

    而老者正是因为?#20063;?#21040;土人,才‘曲线救国’,寻着太岁的气息,找到了一个吃过太岁的人,就是他此时肩头扛着麻袋里的这个人。

    说完了这番话后,老者就没在废话,一直是在?#40723;?#19979;摸黑前进,朝着山?#25351;?#28145;的地方而去。

    而麻袋里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昏厥了,也一言不发,而且也没有在挣扎。

    走了许久,那黄衣老者可能觉得独行在?#40723;?#19979;,空无一人的深?#31181;?#20013;实在太闷,才又对麻袋里的人说到:“其?#30340;?#30495;的应该谢谢我。毕竟摆脱了生?#21916;?#27515;,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我能帮你实?#32456;?#20010;愿望,你不好好谢谢我就是没礼貌了。”。

    说完的老者又停了下来,把麻袋换了换肩才继续朝前走去。

    又走了半晌,老者又听了下来。他已经来到?#23435;?#23665;北面的深山之中,四周草木环绕,只是在他身前的地面上,有一个?#26412;?#19968;丈,身有七八丈的深坑。

    在坑中堆了不少的各种矿石,有铁矿铜矿,还有一些云母石和?#20303;?#30416;、芒硝、砷、钾盐、硫铁矿等矿石。

    在坑口外,也堆着?#20184;?#30719;石,足足堆得有一个小孩?#25970;?#39640;。其中还有不少的煤矿。

    老者把麻袋放下后,钻入了不远处的灌木,不一会后又钻了出来,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崭新的铁锹。

    “我先给你讲述一下,怎么让你成为没有生?#21916;?#27515;的土人吧。”老者走到了麻袋身边,把铁锹往地上土中一插后,在黑暗中注视着不远处的坑,缓缓说到:“你吃了太岁,只要能把你活埋到这有矿的地方,你就能成为土人。现在我给你去找矿坑,那是?#20063;?#21040;了。但我在这里给你挖了一个坑,里面铺满了矿石。我将会把你埋进去后,通过一些其他的特殊手段,再经过一段时间你会断气,再经过一段时间你会苏醒。到时候你已经记不得太多身前的事情,可能会有一些失忆,但你已经成为了没有了生?#21916;?#27515;的土人。”。

    “时候也不早了,快给我活埋吧。”说着,黄衣老者就上前,要解开麻袋。

    麻袋里装着的倒底是谁?#22353;?#30693;后事如何,且听下回?#32440;狻?#24819;和更多?#23601;?#36947;合的人一起聊《锁龙人》,微信关注“优读?#38590;А ?#30475;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锁龙人》去读读全文?#25351;?#26032;,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澳洲幸运10开奖历史记录 七星彩投注时间截止 新疆时时结果全部 凤凰平台时时彩奖金 广东新11选5开奖助手 15选5缩水软件下载 pk10晚上几点结束 福彩25选7玩法规则 快乐时时开奖查询结果 北京赛pk10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