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三十一章:人间不美

第三十一章:人间不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是所有的久别重逢都意味着美好。

    ?#34892;?#35265;面,本就比久别更为残酷。

    酒店的房间里很安静。

    王月瞳站在客厅里,阴暗的环境中,她的双眸清凉如水,静静的看着李天澜。

    精致的短发柔顺而整齐,绝美的?#34892;?#22934;娆的五官略施粉黛,贴身的白色职业套装干净而优雅,极有分寸的纤细高跟鞋踩在柔软的地毯上,她的身影站的很直,曾经的青涩与活泼似乎在她身上逐渐消失,被李天澜滋润过,在天?#20384;?#32451;过,代表着东皇殿在中洲行走过,曾经的小公主逐渐成熟起来,小公主变成了小女人。

    千娇百媚,优雅清冷,矜持端庄。

    她静静的看着李天澜,清凉如水的视线变得温柔,温柔的?#34892;?#38476;生。

    这一刻李天澜脑海中全部都是跟王月瞳有关的一幕幕。

    丰富多带的画面带着不同的情绪闪?#20102;?#28865;。

    从初次相遇,到现在的久别重逢。

    很短暂又似乎很漫长的时间里,他抬了抬手。

    王月瞳开口了。

    她的声音静静的,柔柔的。

    她的微笑无懈可击,美的近乎耀眼。

    可她的话语却如同刀锋,残忍的割裂着距离,客厅的两端,随着她的声音,一瞬间遥远的如同隔着天涯。

    ?#26263;?#19979;。”

    她柔声道:“好久不见。”

    李天澜的嘴角动了动。

    他的身影无比的僵硬,沉默之中,他的手掌握起来,重新放回了桌上。

    “少主,我先回去。”

    田野叹息一声,?#37202;?#26469;,声音平和。

    李天澜点?#35828;?#22836;。

    田?#30333;?#21521;门外,路过王月瞳身边的时候,她看了一眼开始?#34892;?#24778;喜现在?#20174;行?#19981;知所措的皇甫秋水。

    皇甫秋水眨了眨眼睛,悄悄后退了一段距离,又悄悄的溜回到?#23435;?#23460;。

    安静的近乎窒息的环境里,李天澜终于动了动。

    他拉开了身边的椅子,沙哑道:?#30333;!?br />
    王月瞳轻轻走了过来,她的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从小到大培养出来的完美,仪态万千,?#36335;?#26159;与生俱来的矜持与高贵。

    李天澜安静的看着她,轻声道:“什么时候来的北海?”

    ?#26263;?#19979;说错了。”

    王月瞳不曾坐在李天澜身边,而是坐在了他的对面,她微微笑着,目光却带着颤动:“北海是我?#36965;?#25105;来这里,是回家。昨天晚上我就回来了。”

    “是啊,回家”

    李天澜喃喃自语了一声。

    “说吧。”

    王月瞳看着他,温柔而陌生。

    李天澜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中,他的沉默似是永无尽头。

    ?#20843;的?#30340;条件。”

    王月瞳柔声道:“你在这里停留了一夜,那就证明是可以谈的,我们很想听听殿下的条件。”

    “条件?”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

    他的声音也很平静。

    双方的平静融合在一起,变成了复杂,变成了绝恋,变成了不舍。

    最终在沉默里变成了一种叫绝情的情绪。

    “你想要的交代,北海未必不能给你。”

    王月瞳静静道。

    李天澜自嘲的笑了笑。

    他?#27604;?#26377;条件。

    但他却?#28216;?#24819;过,这个条件会当着王月瞳的面说出来。

    香烟缓缓燃尽。

    风雨凌乱的声音充斥天地。

    北海初秋的寒意似乎透过窗户弥漫进来,冷漠的让人绝望。

    李天澜缓缓将烟头掐灭在?#25628;?#28784;缸里面。

    “交出所有恶魔军团的人头,交出北海行省剩余的六把传世名剑,北海军团,必须公开向雪舞军团道歉。”

    他还有很多条件。

    但这是最重要的三条。

    王月瞳静静的听着。

    她的眼眸愈发温柔,隐隐的带着波光。

    “没有余地了吗?”

    她看着李天澜,柔声问道。

    李天澜没有犹豫,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很慢很慢,但却极为坚决:“没?#23567;!?br />
    “北海不会答应你的条件,这超出?#23435;?#20204;妥协的底线。”

    王月瞳的声音平静下来,平静的没有冷漠,也没有?#23435;?#26580;。

    李天澜点点头,嗯了一声。

    云淡风轻的谈?#23567;?br />
    云淡风轻的相处。

    云淡风轻的开始。

    云淡风轻的结束。

    什么都结束了。

    包括感情,包括?#21862;?#21253;括谈?#23567;?br />
    王月瞳站?#20284;?#26469;,她不曾争取什么,也不想多说什么。

    李天澜开出了条件。

    王月瞳做出了拒绝。

    就这样吧。

    “我走了。”

    她轻声道。

    李天澜伸出了手。

    王月瞳即将转身的娇躯猛然一颤。

    沉默中,她娇嫩的手掌被李天澜的手握住,很紧很紧。

    王月瞳没有转身。

    李天澜没有说话。

    王月瞳笑?#20284;?#26469;,带着颤抖的呼吸,她所有的坚持似乎都在感受到李天澜温度的瞬间崩溃。

    泪水缓缓流淌下来。

    她的手掌缓缓用力。

    她又一次想起了三年多前的那个春末,天空学院的广场上人来人往,那次平静而又带着宿命味道的相遇。

    似乎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一直在靠近他,走到他的身边,走进他的?#28572;紜?br />
    他一次一次的拒绝着,抗拒着,无比冷酷,甚至是冷漠。

    王月瞳没有想什么。

    她真的确定自己爱上了这个男人。

    于是不管立场,不顾反对,不畏艰难,不怕伤害。

    她是那么的勇?#36965;?#19968;次又一次的扑上去,哪怕遍体鳞伤,都义无反顾。

    而如今。

    落雨的通天港,初秋的寒意席卷北海的时候,在李天澜面前,她第一次主动的转身离开。

    李天澜拉住了她的手。

    眼泪似是无穷无尽。

    直到这一刻王月瞳才明白,原来被挽留的时候,内心的疼痛竟然会?#20154;?#20027;动靠近更疼,疼的撕心裂肺。

    身后的沉默一直?#20013;?#30528;,似万年不变,一如李天澜拉着她的手,毫不松动。

    他握的是如此的有力,似乎可以抗拒一?#23567;?br />
    王月瞳紧紧咬着嘴?#21073;?#25260;起另一?#30343;?#25830;了擦眼泪。

    她的声音无比平静:?#26263;?#19979;自重。”

    “你是我的。”

    李天澜的声音在身后想起来,沙哑而坚定:“是属于我的。你是我的!”

    王月瞳哭的无声,笑的无声。

    李天澜没有说过我爱你。

    这个男人,即便是最后挽留的时候,也是这么的霸道。

    他说自己是属于他的,?#30343;?#20110;他。

    她的手掌逐渐的用力,似乎想要从李天澜手里抽出来。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我属于北海。”

    她的声音微微颤抖。

    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她在天南。

    他在东欧。

    两人之间没有矛盾,没有吵架,中间也不曾打过电话。

    离开之前,她还躺在他的怀里叫他?#32654;?#20844;好哥哥。

    再次相见,她叫他殿下。

    她属于李天澜,或者说,属于过。

    但她现在属于北海。

    ?#26263;?#19979;”

    王月瞳柔声道:“我们分?#32844;伞!?br />
    “你是我的!!!”

    李天澜猛然抬高了声音,他的手?#27900;?#28982;用力,一把将王月瞳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熟悉的芬芳扑面而来。

    李天澜的脸色?#34892;?#29424;狞,按住了王月瞳的短发,嘴巴直接覆盖住了她绝美的唇角。

    王月瞳用力的挣扎着,她的一只不停的拍打着李天澜的后?#24120;?#21478;一?#30343;?#21364;紧紧的搂着李天澜的脖子。

    那点柔嫩的丁香迎合着他的狂野,而洁白的牙齿却咬住了李天澜的嘴唇。

    泪水无声无息的流淌下来。

    李天澜的嘴唇被咬出了鲜血。

    鲜血与泪水混合在一起,咸咸的。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紧紧抱在了一起,所有强行伪装出来的矜持彻底粉碎,拍打着李天澜后背的小手勾住了李天澜的?#26412;薄?br />
    绝美的脸庞上逐渐泛起了一抹潮红,阴暗的大厅里,那是最艳丽的色?#30465;?br />
    转瞬即逝,天荒地老。

    王月瞳挣脱了李天澜。

    她坐在李天澜的腿上,近乎窒息般的长吻之后,她的气息紊?#36965;?#19979;意识的轻轻咬着李天澜的?#26412;薄?br />
    李天澜死死抱着她,越来越紧。

    “我属于北海啊,傻子”

    急促的喘息中,她哭出了声音:“我是北海王氏的小公主啊,是帝兵山上的小公主,从小到大,我都生活在那里,你知不知道?帝兵山上的每一座宫殿我都记得,北海王氏每一个人我都记得,我上过枭雄台,枭雄石上近千个名字我都记得,我记得他们的故事,那是北海王氏的圣地,是北海行省八大豪门的圣地,也是我心中的圣地啊,恶魔军团,你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那些都是我的长辈,是八大豪门每个人的长辈,你要上枭雄台,你要杀恶魔军团”

    “我不会同意的啊,我怎么会同意,我宁愿你杀?#23435;遥?#25105;也不会同意的啊,你这个傻子。”

    她搂着李天澜,大声哭着,激动的情绪渐渐变得低沉,李天澜只是紧紧搂着她,没有说话。

    “我早该想过有这一天的,但无论怎么?#24613;福?#37117;不舍得”

    王月瞳低声道:“我们”

    她抬起哭的红肿而水润的漂亮眼睛。

    她的娇躯坐在李天澜腿上不?#21916;?#25238;着。

    她的红唇抿起来,洁白的牙齿咬在一起,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李天澜”

    她正式的称呼着李天澜的名字:“我们分?#32844;伞!?br />
    从李天澜的身上下来,她坚决的挣脱了李天澜的怀抱。

    那一瞬间,全?#28572;?#20284;乎都进入了寒冬,冰天雪地,在没有半点温暖。

    她努力站直了身体,整理了下自己?#34892;?#35126;皱的?#36335;骸?#25105;在帝兵山等你,等着你来杀?#23435;摇!?br />
    整个灵魂似乎都猛然震动了一瞬。

    李天澜再次拉住了王月瞳的手掌。

    他整个人站?#20284;?#26469;。

    王月瞳的身体颤抖着,忍不住?#35828;?#20102;李天澜怀里,哭着开口道:“让我走啊,不要在拉着我了,让我走啊”

    李天澜面无表情的站在那,任由王月瞳的另一?#30343;?#29992;力?#21453;?#30528;自己的胸膛,他拉着她的手,将她的身体越拉越近。

    王月瞳似乎累了,嫩白的手掌抓住李天澜的衣领,泣不成声。

    李天澜只是看着她,一言不发。

    心力交瘁的王月瞳靠在李天澜身上,贪婪的嗅着他的气息。

    她抓着李天澜衣领的手缓缓放下,搂住了他的腰,紧紧的搂住。

    天边依旧阴沉。

    狂风暴雨。

    室内阴暗的环境中,王月瞳的小脸埋在李天澜怀里,哽?#39318;牛?#36731;声道:“我想要。”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如同一团野火,几乎刹那之间燃烧了李天澜所有的理智。

    没有任何迟疑,他弯下腰,一把将王月瞳抱起来,放在了面前的茶?#24178;?#38754;。

    王月瞳拼命摇着头,指着卧室。

    李天澜双眼通红,将她横抱着冲过去,就像是抱着一个轻盈的洋娃娃。

    卧室门被他极为?#30452;?#30340;一脚踹开。

    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壁,白色的窗帘,白色的家具,干干净净。

    呆坐在床上白色的长裙也是干干净净。

    吓了一跳的皇甫秋水猛然?#37202;?#26469;,呆呆的看着李天澜和王月瞳,?#34892;?#36855;茫。

    没人注意皇甫秋水。

    这一刻的李天澜眼里只有王月瞳。

    王月瞳眼里只有李天澜。

    清寒的初秋绽放?#25490;?#26262;的春色,一片明媚。

    风雨?#20040;?#30528;整座通天港。

    清澈的流水遍布幽幽的山?#21462;?br />
    谷中有?#36215;浚?#21160;人的歌声环绕着整个?#28572;紓?#23047;柔婉转,清脆悦耳,如梦如幻的江山在至高无上的意志中变幻着形状,柔柔的天光散发着醉人的莹白。

    时光在流逝。

    流连忘返。

    没有恩怨,没有立场。

    这里是仙?#24120;?#26159;天堂。

    清晨亦或正午,天空永远都是阴沉。

    风雨还在下。

    王月瞳坐在床边的梳妆台前整理了下自己的短发。

    她的情绪完全平静下来,没有了之前的狂野娇柔,变得平静温柔,矜持高贵。

    “我走了。”

    她清脆的如同?#36215;?#40479;的声音微微?#34892;?#27801;哑。

    李天澜抬了抬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沉默之中,他抬起来的手缓缓放了下来。

    ?#25484;?#37324;似乎还残留着?#29992;?#30340;气息。

    王月瞳整理好了?#36335;?#30475;着墙角,她残留着红晕的脸庞?#20937;?#19968;抹不自然,强自平静道:“一起走吗?”

    皇甫秋水蜷缩在角落里,那张冷媚的脸庞红的如同滴血一般,她修长的双腿并拢在一起,轻轻颤抖着,紊乱的呼吸带动着她丰润的胸口轻轻起伏, 她似乎完全?#20004;?#22312;了自己的?#28572;?#37324;,听到王月瞳的声音,她缓缓抬起?#25151;?#30528;王月瞳,带着一层朦胧媚意的眼睛里满是不可?#23478;?#30340;神色。

    王月瞳清咳一声,踩着高跟鞋走到皇甫秋水身边。

    纤细的鞋跟踩在地毯上,轻飘飘,软绵绵,如同行走在云里。

    她对着皇甫秋水伸出了手。

    皇甫秋水摇了摇头,脸色愈发绯红,她的双?#20154;?#20046;比王月瞳更加软绵,没有半点力气。

    没人直到这名年仅十七岁的少女武神在这个上午到底经历了什么。

    王月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瞳似乎?#34892;?#26080;地自容,眼神游离。

    李天澜的眼神里第一次出现了一抹尴尬。

    他要的是套房,卧室不止一间,但他和王月瞳偏偏闯进了皇甫秋水的卧室。

    没有原因。

    因为近。

    就是因为近,而且足?#29615;?#20415;。

    偏偏是他和王月瞳在这间近乎纯白的房间里,谁都没有注意到同样一身白裙的皇甫秋水。

    更离奇的是皇甫秋水还没走,她呆坐在墙角,从头到尾的目睹了一?#23567;?br />
    他默默点了根烟,深吸了一口,看着皇甫秋水,淡淡道:“你走吧。”

    皇甫秋水怔怔的看着李天澜。

    她的眼神恍惚而迷离, 之前的清冷已经完全消失,眼睛里充满了异样的情绪。

    就在不久之前,就在这个房间,她亲眼看到了李天澜在另一个领域的力量。

    那种状态下的李天澜完全就像是一?#30343;?#23376;,而月瞳姐白白嫩嫩的,则像是一?#32531;?#26080;反抗能力的小白羊,小白羊被狮子不断的啃咬着,挣扎,反抗,求饶,讨好,无论任何办法都无法反抗狮子的力量,那最真实的一幕幕不带半点遮掩的冲击着她的内心,不知为何,那一刻皇甫秋水脑子里,想象的全部都是画楼山上,李天澜以十三重楼一剑开山的样子。

    这个男人这个男人

    她完全无法形容内心的感觉,某一刻,她觉得自己变成了月瞳姐,变成了那只小白羊,在狮子的爪牙下不?#21916;?#26647;着,楚楚?#38378;?br />
    她缓缓低下头,双?#28982;?#26159;一片无力,她的脸庞涨红,摇了摇头,小声道:“我我自己回去我想想洗个澡”

    王月瞳脸色微微一红,转身看着李天澜。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眼前飘散的烟雾。

    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

    出了这个房门,该走的会走,该向前的,?#19981;?#32487;续向?#21834;?br />
    王月瞳走进卫生间洗了洗?#24120;?#36731;声道:“我走了。”

    李天澜?#37202;?#36523;,送王月瞳离开了套房,进入电梯。

    难言的寂静中,两人紧贴在一起站着。

    他们曾经亲密无间过。

    刚刚也亲密无间过。

    可此时此刻,极近的距离却如同一道鸿沟,将两人彻底隔离。

    酒店内依旧飘落着风雨。

    酒店的老板恭敬的站在大厅里,不知道站了多久。

    看到王月瞳出来,他小跑着走向前台拿了一把伞, 似乎要亲自给王月瞳撑伞。

    王月瞳摇摇头,伸手将伞拿过来,说了声?#24653;弧?br />
    其实根本不需要什?#20174;?#20254;。

    飘落的风雨中,酒店的大门前,一辆纯黑色的?#36864;?#33713;斯静静的停在那,两排一身黑衣的保镖安静的站在那 ,如同两排一动不动的雕像,一直蔓延到了雨水之?#23567;?br />
    王月瞳站在门前,拿着伞,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风雨。

    相距无论是否甜蜜,之后总是离别。

    李天澜依旧沉默。

    “我爱北海。”

    王月瞳轻声道,她转身看着李天澜,迷离而娇媚的眼睛里似乎有着千言万语。

    李天澜看着她,一言不发。

    “就跟爱你一样。”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彼此都可以感受到彼此身上带着自己的气息。

    王月瞳的手掌紧紧握成了小拳头,她看着李天澜,似乎在?#21364;?#20160;么。

    李天澜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认真的看着她。

    “你会去帝兵山吗?”

    王月瞳深深的看着他,似乎想要把李天澜雕?#25506;?#33258;己的眼睛里。

    “会。”

    李天澜的声音干巴巴的,但却没有任何的犹豫。

    “好。”

    王月瞳笑?#20284;?#26469;:“我在山上等你。”

    她伸出手,触摸着李天澜的脸庞:“我爱这个地方,我有我要坚持的东西,就跟你一样。殿下,我相信你会走上帝兵?#21073;?#25105;相信你会见到我”

    ?#38712;?#35265;面,就是敌人了。”

    她看着李天澜,目光深情的?#36335;?#21487;以容纳整片北海:“所以不要手下留情,要么杀?#23435;遥?#35201;么,我杀了你”

    李天澜闭上?#25628;?#30555;,深深呼吸。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王月瞳轻声问道。

    她的眼神只有期盼。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无比漫长又无比短暂的一眼之后,他摇了摇头。

    王月瞳嗯了一声。

    她的手掌离开了李天澜的脸庞。

    她的目光重新变得矜持。

    她转过身,走向了那?#32416;退?#33713;斯。

    ?#24471;?#32531;缓拉开。

    王月瞳站在?#24471;?#21069;,缓缓回头。

    视线中的李天澜站在那,面无表情,安静的?#34892;?#21487;怕。

    王月瞳走进?#39034;?#37324;。

    ?#36864;?#33713;斯缓缓启动。

    庞大的?#20992;?#21363;将离开酒店的时候,王月瞳突然开口道:“停车。”

    车?#23601;?#19979;,?#24471;?#25171;开。

    王月瞳用力推开?#24471;牛?#38548;着风雨,再次回?#25151;?#30528;酒店。

    李天澜还站在酒店门?#21834;?br />
    他没动,但也不再挽留。

    风雨之下,王月瞳几乎是一瞬间哭红?#25628;?#30555;。

    像是再无留恋,她转身上车。

    ?#20992;?#28009;浩荡荡的离开,在不停留。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直到田野再一次走过来,站在他身边。

    “少主”

    他的声音带着犹豫:“我想,如果最后您不让她走的话,她是会留下来的。”

    顿了顿,他的声音变得愈发清晰:“哪怕是承担一?#23567;!?br />
    因为在最后的离别中,她的静默,她的两次回头,都像是在?#21364;?#30528;什么。

    李天澜沉默了很长时间,才轻声道:“我知道。”

    他知道,但是舍不得。

    舍不得让她背负那一切她不该背负的东西。

    就像是王月瞳也知道,只要她开口,李天澜的脚步同样也有可能止步通天港,带着所有的怨气与委屈返回中洲。

    但她也舍不得。

    所以他沉默着,没有劝她留下。

    而她也沉默着,没有让他回头。

    都是因为舍不得。

    她留在北海。

    他上帝兵山。

    是因为各自的立场,但很明显,双方都不想让对方背负什么,或者委屈什么。

    于是他们都最大程度的尊重了对方的选择。

    哪怕这样的选择撕心裂肺。

    李天澜不怨王月瞳。

    她还是自己的女人。

    王月瞳也不怨李天澜。

    他还是她的男人。

    风雨落了下来,冰冷的秋意如刀,带着最残酷的世事,毫不留情的割裂了曾经最温柔的时光。

    李天澜缓缓转身。

    他不怪世间不美。

    只怨世事无常。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http:///txt/85366/

    。_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动物狂欢压分必赢方法 管家婆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 必赢客pk10计划软件 飞禽走兽怎么玩 容易赢钱的棋牌游戏 利宝娱乐官网 大胸美女脫衣小游戲 宝宝计划最大挂几期 性感美女图片 北京pk10现场视频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