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十八章:新无敌

第十八章:新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皙柔嫩的手指轻轻拂过了花枝。

    洁白?#22411;?#30528;点点分红的花瓣轻轻摇颤着,看上去无比的柔弱。

    身后的声音一刻不停的响起来,不急躁,不愤怒,不得意,那是冷静的,充满了理智的声音。

    嫩白的手掌又一次在花枝上佛动了一下。

    绝美的手,绝美的人,绝美的眼睛。

    但她却始终在出神,那双晶莹的眼眸?#34892;?#24653;惚,少了许多以往的从容与安然。

    细嫩的花瓣在手掌无意识的摩擦中一片一片的滑落下来,落在了她很长的淡金色裙摆上,大厅里的钟声响起了清音,已近午时,身后在他身边说了一上午的声音终于停顿了一下,?#34892;?#27801;哑,也?#34892;?#26080;奈道:“嫂子?#20426;?br />
    “嗯。”

    夏至捏了一片花瓣,转过身,看着王逍遥。

    王逍遥深呼吸一口,平静的做了最后的总结:?#20843;?#20197;这个时候,我不应该去东欧,而是应该留在这里。”

    夏至静静的看着王逍遥。

    她认识王逍遥很很早,已经几十年的时间,甚至可以说,夏至是亲眼看着王逍遥长大,从孩童变成少年,从少年到成年,再到青年。

    叔嫂二人的关系一直都很好。

    夏至至今还记得王逍遥小时候经常?#19981;?#32544;着自己,让自己带着他去圣州城里买一家老字号历史悠久的手工酥糖。

    再大一些的时候,习武学剑,性子懒散的他?#19981;?#26469;找自己,央求自己给他做最爱吃的糖?#23376;恪?br />
    父亲走后,天纵对他的教导愈发?#20384;鰨看?#20182;受不了了,?#19981;?#26469;这里跟自己告状。

    结婚后王逍遥一直坚持叫自己姐姐,后来年纪大了一些,姐?#24794;?#25104;了姐,却更加亲近。

    圣宵和月瞳大一些的时候,他也很?#19981;?#24102;着自己的侄女侄子去玩,圣州城那家手工糖的店铺开到现在,至今仍然是圣宵和月瞳很?#19981;?#30340;零?#24120;?#24093;兵山下的私家动物园里还养着他?#36879;?#26376;瞳的梅花鹿,圣宵生日时他?#36879;?#22307;宵的几批纯血骏马已经老了。

    时光带着过往的痕迹不断向前,无声无息。

    夏至一直不觉得时间改变了什么。

    可此时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青年,想着他小时候缠着自己要自己带着他去买糖的模样。

    直到这一刻,夏至才清晰的觉得,原来一切早就已经改变,在她不曾注意的时光里,在她不曾认真观察过的地方。

    眼前的青年相貌依旧英俊,但眉眼之中却已经有了些看不清楚的阴沉,他站在那,笑容熟悉,可整个人给夏至的感觉却是如此的陌生。

    夏至轻轻叹息,摇了摇头:“不?#23567;!?br />
    “为什么?#20426;?br />
    王逍遥看着夏至挑了挑?#36857;骸?#23234;子,圣宵在东欧已经可以稳定局面,我过去,没有什么意义。外面的消息应该已经传过来了,李天澜想上枭雄台,我留下,起码多一分保障。”

    “你去东欧,这是你哥的意思。”

    夏至微笑着看着?#34892;?#38476;生的王逍遥。

    王逍遥看着夏至,也觉得?#34892;?#38476;生。

    那道隔阂正在从隐?#24613;?#24471;模糊,从模糊变得清晰,似乎越来越真实。

    “帝兵?#21073;?#21271;海行省,北海王氏...”

    王逍遥低着头:“都交给帝江吗?他还有边禁军团,处理的过来吗?#20426;?br />
    “压力也许会大一些,但我们这个位置,本就是不轻松的。”

    夏至轻声道:“而且东欧的局面也很复杂,圣宵太年轻,很难应付,你去,让圣宵回来跟在帝江身边锻炼一下,也是好事。”

    “圣宵...”

    王逍遥犹豫了下:“还是太年轻了。”

    夏至微笑不变,看着王逍遥:“你在担心什么?#20426;?br />
    “北海王氏自成立以来,历任北海军团军团长,都是北海王氏的嫡系核心人员担任的。”

    王逍遥低声说了一句。

    这确实是事实。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北海王氏成立五百年,历任北海军团军团长,没?#22411;?#22995;, 基本都是族长最信任的亲弟弟或者亲哥哥,而这一代的北海军团军团长,则是王天纵自己兼任。

    如今王天纵沉寂,沉寂之前竟然将王逍遥打发到了东欧,而大权交给帝江。

    帝江如今掌控整个北海军团,同时又是边禁军团的军团长,代行族长权力,无论是实力还是权力,在北海王氏都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一个没有人能够制衡的帝江,身份顿时变得无比敏?#23567;?br />
    “没事。”

    夏至的笑容如同一张面具,绝美的?#34892;?#33485;白:“帝江这孩子虽然不姓王,但他是你哥的学生,天纵一直是将他当成亲生儿子来看待的,自己人,不用担心。”

    “我哥伤势怎么样?”

    有意无意的,王逍遥低声问了一句。

    “还好。”

    夏至看了她一眼,继续笑了起来:“东欧那一剑虽然可怕,但天纵突破口,已经成为了真正的天骄,至高无上,什么样的一剑能伤害到他?那所谓的永恒一剑,给他造成的不过是普通的伤势而已,伤势虽然严重,但无碍战斗力,他如今如要静养,不过是因为再强行出手的话,他的伤势会变得更加严重。”

    “你知道的,现在局面很?#36965;?#20182;必须要在最快的时间里养好伤势,否则如果是在平时的话,这点小伤,他根本不用专门修养。”

    王逍遥看了夏至一眼,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嫂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如果万一是真的呢?

    他低着头,眼神微微眯起来。

    夏至感受到他动作的变化,眼神中的温度在一点点的消失。

    “嫂子,你真的要赶我去东欧吗?#20426;?br />
    王逍遥轻声道。

    “这种话,太见外了。”

    夏至轻声道:“东欧很?#36965;?#22825;纵让你去东欧,也是信任你的能力,这种时候,东欧那片乱局如?#38382;?#23614;,都要靠你,身为北海王氏的一?#20445;?#36877;遥,你应该担负起自己的责任。”

    王逍遥沉默了很长时间,才点点头:“我其实也是信任帝江的。只不过外界怕是不会这么看,?#20063;?#26159;我哥的亲弟弟,这种时候,我若离开,外界怕是有人会说闲话。”

    夏至看着他,眼神柔?#20572;?#35821;气同样柔?#20572;骸?#20320;?#24066;?#26080;愧,怕什么闲话?#20426;?br />
    王逍遥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夏至。

    夏至也在看着他,不闪不避。

    ?#25484;?#19968;瞬间似乎凝固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逍遥重新低下头,避开了夏至的目光。

    “嫂子,在给我做一次糖?#23376;?#21543;?#20426;?br />
    他沉默了很久,才试探性的开口道。

    夏至笑了起来,看着这个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亲弟弟的男人,轻声道:“我今天身体不舒服,等你从东欧回来吧。”

    王天纵低着头看着地面。

    他的眼神?#34892;?#24551;伤。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嗯了一声:“我现在就走。”

    他转过身,缓缓的离开了大殿。

    夏至看着他离开。

    她站在原地,没有声音,也没有动。

    ......

    大殿的正门打开了一瞬又重新合上。

    王逍遥站在门外,看到?#35828;?#27743;。

    几日前就已经回到?#35828;?#20853;山的帝江正站在正殿前方的水池里,看着水池中的荷花与游鱼。

    听到开门的声音,他转过了头,看着王逍遥。

    两人的目光瞬间交汇了一瞬,?#27492;?#37117;没有说话。

    帝江是王天纵的学生。

    王逍遥是王天纵的弟弟。

    辈分有差别。

    但两人的年纪相仿。

    所以他们是朋友。

    至少曾经是朋友。

    很好很好的朋友。

    “你在这里做什么?#20426;?br />
    王逍遥看了他一会,缓缓道:“现在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可以进去了。”

    “不进去。”

    帝江笑了笑,漫不经?#27169;骸?#25105;就是随意逛逛。”

    “有什么好逛的?#20426;?br />
    王逍遥的眼神里仿佛藏着针。

    “确?#24471;?#20160;么好逛的。”

    帝江默然片刻,点点头:“我送你?#20426;?br />
    王逍遥深深看了他一眼,点?#35828;?#22836;。

    两人沉默着下山。

    山下的机场上,飞往东欧的专机已经在待命。

    今日是王逍遥第三次见夏至。

    但是没有结果,他只能去东欧。

    王逍遥突然想起,自己三次见夏至,?#30475;?#20986;来,或远或近,他都可以看到帝江。

    ?#34892;?#20107;情从来都没有想过,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了一个可能。

    他笑了起来,?#34892;?#33258;嘲:“我?#30475;?#20986;来都能看到你,你是怕我伤害嫂子?#20426;?br />
    “如果她自己不想,谁能伤害师母?#20426;?br />
    帝江淡淡道:“我在附近,只是希望你能冷静一些而已。”

    “你?#19981;?#30097;?#36965;俊?br />
    王逍遥声音低沉,他看着帝江,眼神突然变得无比锐利。

    帝江没有说话。

    “我发?#22856;?#27809;有做对不起北海王氏的事情。”

    他深呼吸一口,一字一顿,咬着牙道:“我?#24066;?#26080;愧。”

    帝江还是没有说话。

    他相信王逍遥的话,他对北海王氏?#24066;?#26080;愧,也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北海王氏的事情。

    他同样也相信,王青雷也对北海王氏?#24066;?#26080;愧,也没做对不起北海王氏的事情。

    但问题是北海王氏太大了。

    “你不信?#20426;?br />
    王逍遥看着帝江问道。

    “我信。”

    帝江声音平静。

    “嫂子不信?#36965;?#25105;哥不信?#36965;?#20320;信?为什么?#20426;?br />
    王逍遥笑了起来。

    “因为我们曾经是朋友。”

    帝江说道。

    曾经不是词语。

    这是一把刀,轻而易举的割裂了一?#23567;?br />
    王逍遥沉默下来。

    “李天澜要来了。”

    很久之后,他才缓缓说道。

    “?#19968;?#25318;住他。”

    帝江回答的毫不犹豫。

    “你拦得住吗?#20426;?br />
    王逍遥?#27425;?#36947;:“就像你现在是北海王氏的代族长,背负着北海行省,?#24794;?#24471;起吗?#20426;?br />
    帝江看了他一眼:“你行?#20426;?br />
    王逍遥没有说话。

    他的身影在向前。

    一道若有若无的气机仿佛牵?#35835;?#25972;片天地,?#30475;?#30340;北海王氏剑意带着大片的虚空刹那之间扩散出去,震动着整座帝兵山。

    帝江的身影顿在原地,看着王逍遥。

    这一刻的王逍遥身体挺直,周身上下全部都是剑光。

    这是无敌境的剑光。

    也许是现在。

    也许是之前。

    不知何时,王逍遥已经突破,正式进入了无敌?#22330;?br />
    中洲有新晋无敌。

    北海同样也有了新晋无敌?#22330;?br />
    帝江回头看了一眼山顶。

    王逍遥不再向前。

    时间流逝了很久。

    山顶依旧是一片沉静。

    夏至不可能感受不到王逍遥的剑意。

    但她没有说话。

    也没有让他留下。

    王逍遥笑了起来,他的眼神?#34892;?#22066;弄,最终?#25351;?#20102;平静。

    “替我好好保护北海,保护帝兵山。”

    王逍遥拍了拍帝江的肩膀,轻声道:“我一?#27604;?#20026;我不比任何人差,所以?#34892;?#19996;西。”

    他的声音很?#20572;骸?#19981;管在谁手里,我都要?#27809;?#26469;。”

    “但那并不是属于你的东西。”

    帝江静静的说道。

    王逍遥摆了摆手,走向机场:“现在是了。”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25351;?#26032;,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免费麻将单机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彩票大小单双违法吗 韩国美女性感图片 时时彩九码 助赢北京pk10手机版 时时彩前中后三包胆 通比牛牛平台手机版 缅甸龙虎赌博破解 南昌小姐上门q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