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三百三十三章:流星·蝴蝶·剑(2)

第三百三十三章:流星·蝴蝶·剑(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烈酒,寒风,黑夜。

    摇曳的火光在?#26143;?#24102;着湿意的山坡上燃烧着,细微的光芒里弥漫着肉香,一身黑衣的江上雨坐在火光前,在火里烤着食物,眼神出神的看着远方。

    他的眼神平静而欣然,带着感慨,像是看到了极美的风景。

    冲破云霄的怒吼与爆炸声在天地间不停的响起,精巧的建筑不断的倒下,子弹带着鲜血在城市里穿梭,剑气在高空中飞散,无数的雷霆与?#19968;?#21024;删说说,带着杀意,往日里精致的显得?#34892;?#23396;高的城市在各种各样的光芒中显得光?#33268;?#31163;,格外的阴森诡异。

    死亡在蔓延。

    浓重的血腥味带着清晨的潮湿扩散出来,尸体到处都是,依旧黑暗的天空下,整个摩尔曼斯已经变成?#35828;?#22788;都是鲜血与尸体的地狱。

    他在凝视地狱。

    地狱也在凝视他。

    各自狰狞,又各自愉悦。

    死亡还在蔓延扩散。

    密密麻麻的尸体带着鲜血与衰败的气息城内一直扩散到城外,局势早已无法掌控,更无法看清,极致的混乱中,厮杀已经是最清晰?#34892;?#30340;行动,所谓的算计与谋划都彻底失去了作用,生与死面前,所有的一切都苍白的没有半点意义。

    自来到东欧第一天起就玩起了失踪的江上雨看着城市里的混乱,仰头喝了口烈酒,他的酒量一般,酒极烈,此时?#25104;?#32418;润,依然微醺。

    城市里的混乱和杀戮一直在?#20013;?#30528;,变成了他眼中的风景,他米奇眼睛,带着些许醉意的脸?#26377;?#23481;扩散,轻轻哼起了歌谣。

    他所在的位置是摩尔曼斯城外唯一的高点,因为高点太远,在战争中无法发挥,因此不曾被雪国的军队占领,在这片不到六百米海拔的山峰上,江上雨无比悠闲的喝着酒,烤着肉,哼着歌,无忧无虑。

    一道高瘦清逸的身?#25353;?#36807;?#24742;?#22812;色,出现在了火光面前。

    他看着满脸醉意的江上雨,微微皱眉,眼神中已是隐隐作怒。

    :“好久不见。”

    脸?#28216;?#32418;的江上雨笑着打了个招呼,挥挥手,将手中的烤肉扔给了对?#21073;骸?#21507;不吃肉?我在摩尔曼斯的超市里买的,味道一般。啊,我这里有酒,喝吗?东岛都是喝清酒的,这烈酒,你怕是喝不惯。”

    “你进城了?”

    一举一动似乎都有剑气缭绕的男子接过了烤好的烤肉,语气?#34892;?#38452;沉。

    “三天前。”

    江上雨随口道:“买?#35828;?#39135;物,在城里吃了顿饭,摩尔曼斯天冷,所以烧烤很受?#38431;?#22478;西的那家烤羊排不错,战争结束后它还在的话,我带你去尝尝。”

    “你不怕被毒死,我怕。你死了,我怎么跟陛下交代?”

    在一片厮杀中闯出摩尔曼斯的东岛大宗师柳生沧泉冷笑着将烤肉丢给江上雨,怒道:“你知不知道这几天摩尔曼斯都是什么人?而且你的身份”

    “行了。”

    江上雨漫不经心的摆摆手:“不用假设什么,事?#23707;?#28165;楚,我没有被毒死,而且也没有暴露身份。既然如此,就不必多说什么了,你要不要酒?”

    柳生沧泉眯起眼睛,沉默不语。

    陛下身边每一?#24187;?#24466;都有着极高的自由度,柳生沧泉作为东岛疾风御剑流宗主,如今虽然是陛下的门徒之一,但身份却同样相当独立,面对江上雨这位陛下的学生本来不用?#25512;?#20160;么,不过他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做。

    江上雨看了他一眼,?#34892;?#26080;奈:“那个烧烤店,我?#40092;?#20854;中一个伙计,应该是这几天才混进城里的,?#26032;?#26031;什么的,应该是如今杀手榜的前二十位,算是炼狱天使的王牌杀手之一,本来我是想跟他们谈谈合作,?#19978;В?#27809;有找到机会。”

    他咬了口烤肉,?#37202;?#36523;走了两?#21073;?#30475;着摩尔曼斯的方向,沉默了很长时间。

    ?#25104;?#30053;微缓和了些许的柳生沧泉本以为江上雨要说点什么。

    视线中,沉默着的江上雨摇了摇头:“炼狱天使勉强也算是一流的杀手组织,希望他们能在战争中活下来,那个麦斯,我真的很?#19981;?#20182;的羊排。”

    ?#21834;?br />
    柳生沧泉眼前一黑,语气冰冷道:“那不巧了,?#39029;?#22478;的时候,正好看到炼狱天使无意间冲撞了天都炼狱的核心?#28216;椋?#20182;们那位领袖已经被破晓当场击杀,你今后应该是没有口福了。”

    “啧啧”

    江上雨摇了摇头:“杀手啊,面?#24742;?#30340;情况下,真是不中看也不中用。”

    “你别忘了”

    柳生沧泉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悸与复杂:“今晚面?#24742;?#26432;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了阿瑞西斯,屠光了教廷近三千名圣裁武士的那位,也是杀手。”

    不久前那道杀意掠过摩尔曼斯上空时是如此的肆无忌惮,不止是柳生沧泉,甚至就连神都选择了沉默,而教皇更是不断避?#33579;?#29978;至是逃亡,到现在已经不知生死,这一夜的劫,几乎可以说的上是黑暗世界近百年,甚至数百年来最强的刺客与杀手。

    “劫啊”

    江上雨叹息一声:“今晚的劫算什么杀手?那是天骄,起码也是伪天骄,啧”

    他摇了摇头:“惹不起。”

    他又喝了口酒,整个人看上去已经摇摇欲坠:“默莱德怎么样了?”

    “昏迷。”

    柳生沧泉皱了皱眉:“他的伤势很重,劫那一剑几乎将他彻底废掉,直到现在都昏迷不醒,我已经暂时将他安顿好了,天都炼狱不会知道他的下落,但我安排的地方没有太好的医疗环?#24120;?#22914;果不尽快治疗,他甚?#37327;?#33021;会影响到根本。”

    江上雨眉毛微微挑了挑。

    “默莱德重伤,白虎死了,白虎小组全军覆没”

    他的眼神中逐渐浮现出了一抹寒雾:“这一天还真是损失惨重。”

    柳生沧泉看着江上雨,没有说?#21834;?br />
    三年多前的天都决?#21073;?#20013;洲,轮回宫,北海王?#24076;?#22825;都炼狱都有无数全力以赴的理由,而疾风御剑流,柳生沧泉也是在三年多前的决战后不久成为了陛下的门?#21073;?#37027;个时候柳生沧泉被困中洲,但江上雨却在疾风御剑流的总部做了很多事情,他可以加入那位陛下的团队,江上雨的作用极为关键,所以三年多来,一直都是江上雨在跟柳生沧泉单线联系,两人虽然今日只是第二次见面,但相互之间已经算是很熟悉,柳生沧泉自认能够看清楚这个并不算太复杂的年轻人,可此时此刻,看着他的背影,柳生沧泉却?#34892;┟悦!?br />
    他能够感受到对方语气中的寒冷。

    可即便是这份寒冷,也是如此的漫不经心。

    数千米外的摩尔曼斯正在厮杀。

    大势一直在动。

    胜负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他在这里喝酒吃肉唱歌,同样也是漫不经心。

    那他到底关心什么?

    柳生沧泉默默的想着,但却没有问出来,他走到江上雨身边看着远方的地狱,静静道:“陛下有什么交代?”

    “没什么特别的交代。”

    江上雨摇了摇头:“?#40092;?#30340;意思很简单,我在这里看着,把你照过来,而你,留在这里。”

    柳生沧泉等着下文。

    下文就是江上雨看了他一眼,问道:“喝酒吗?”

    柳生沧泉一口气直接憋在心里,他深深呼吸,沉声道:?#25300;?#30041;在这里?!”

    ?#26263;?#28982;。”

    江上雨淡淡道。

    ?#25300;?#30041;在这里,能做什么?”

    柳生沧泉的声音愈发烦闷。

    “喝酒吃肉,如果你?#19981;?#30340;话,可以唱歌,不过我不?#19981;?#20320;们的东岛语言,你可以?#24357;?#25991;,中洲的国歌会吗?来一首?”

    江上雨笑的愈发随意从容。

    柳生沧泉的眼神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中洲与东岛自建国以来就并不和睦,随着中洲?#25112;デ看螅?#19996;岛自然也就愈发艰难,数百年前北海王氏崛起,直接从东岛手里?#38647;?#20102;一片最大的岛屿,时至今日,这依旧是东岛的耻辱,他身为东岛的剑?#38647;?#24072;,唱什么见鬼的中洲国歌?

    “啊,那算了。”

    江上雨吃着肉,像是想到了什么:“哦哦哦,我记起来了,你们东都有个什么会所不错,叫什么会所来着我去过一次,那里面的歌姬很有味道,哈哈,叫什么文柰子什么”

    他的语气兴高采烈,就像是真的在闲扯。

    可柳生沧泉的?#25104;?#21364;猛然苍白了一瞬。

    他一点点的转头,死死的盯着江上雨,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江上雨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着柳生沧泉,一脸茫然的眨了眨眼:“什么?”

    柳生沧泉眼神中的警惕愈发清晰:“这算是警告?”

    江上雨眯着眼,敲打着酒壶:?#25300;?#19981;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将手中的烤肉递给柳生沧泉:“尝尝?”

    一道无形的剑意波动了下,江上雨手中的烤肉瞬间被斩碎成?#23435;?#25968;碎末。

    江上雨啊了一声,摇了摇头。

    “陛下如果没有什么交代,我就要回去了。”

    柳生沧泉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缓缓转

    (本章未完,请翻?#24120;?br />
    身。

    江上雨抱着酒壶,看着眼前燃烧的火光,淡漠道:“你走了,文柰子就要死了。”

    柳生沧泉猛然转身。

    黑暗中,无形的剑气在汇聚的刹那陡?#24187;?#20142;了一瞬。

    狂风过?#24120;?#21073;光已经直接到了江上雨面前。

    似是早有准备的江上雨一步跨过火?#36873;?br />
    伸手。

    出拳。

    浩大却无比空荡的力量陡然在他身前变成了漩?#23567;?br />
    剑光与狂风在漩涡中消融,无声无息的消失。

    火光依旧在颤动。

    江上雨身体晃了晃,醉眼惺忪:“不行,喝多了,哈哈,别动手,我今天?#21050;?#19981;好。”

    柳生沧泉站在原地。

    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无比凝重。

    刚才那一瞬间的交手声势并不浩大,但却精巧到了极致,柳生沧泉暴怒中的一剑,已经是接近神榜的力量,江上雨嘴里的那名文柰子,确实在东都的一个会所,但却不是什么歌姬,而是会所的老板,是疾风御剑流的重要?#23435;錚?#20063;是柳生沧泉最宠爱的女人,被触碰到逆鳞,含怒出手的一剑在江上雨面前却无声无息的消失。

    那一瞬间,那一拳中浩瀚而空荡的力?#31354;?#29616;出来的并非是绝强的破坏力,而是真正走到了极致的精巧。

    柳生沧泉默默看着江上雨,他沉默了好一会,才淡淡道:“不让我走,这是什么意思?”

    “?#40092;?#35753;你留在这里。”

    江上雨微笑道:“这也是在保护你,你现在去了摩尔曼斯,基本就回不来了。”

    “保护?!”

    柳生沧泉冷笑道:?#25300;?#26159;疾风御剑流的宗主,现在我的部下,疾风御剑流真正的精锐,近千人正在厮杀,我身为宗主,难道需要的是保护?!”

    “他们是牺牲品。”

    江上雨的声音平静而残酷:“最开始我就跟你说过了,你想得到你要的,就必须付出代价,眼前在摩尔曼斯的疾风御剑流精锐,就是代价的一部分。”

    柳生沧泉怔了怔, 随即咬牙道:?#25300;?#20973;什么付出这种代价?”

    “因为神。”

    江上雨道:“只有这样,神才会相信我们的诚意,你身为门?#21073;?#25343;出疾风御剑流近半的实力陪他赌,他没什么理由不相信。”

    柳生沧泉突然觉得?#34892;?#20919;:“你的意思是,陛下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跟天都炼狱合作?”

    “这根本不是合作不合作的问题,到了现在,你还?#24187;?#30333;吗?#28900;?#21183;如此,有很多人或许是为了些什么,但更多人留在这里,是已经无路可退,如果有选择的话,天都炼狱怕是已经走了,合作 ,合作什么?#24656;?#27954;注定要拿到东欧,那么我们所谓的合作,又有什么好处?”

    江上雨指着远方的摩尔曼斯:“这是终局,是乱局,那就让他乱下去好了。”

    柳生沧泉的声音?#34892;?#20302;沉:“陛下,他到底想要什么?我认为眼下的一切,陛下早有预?#24076;?#20063;应该掌控一?#23567;!?br />
    “?#40092;?#20160;么都不想要。”

    江上雨看着柳生沧泉:“纠正你一个说法,这一切,确实早有预?#24076;?#20294;没有人能掌控一?#23567;!?br />
    “黑暗世界也没这种说法, 最起码我没听说过,掌控一切?狗屁。黑暗世界只有横扫一切,哪里来的什么掌控?谁又能真的掌控?”

    “?#40092;?#33021;预料到这些,但却从来没想掌控过,甚至从一开?#30142;?#21010;了一切的轮回宫,轮回宫主,秦微白,也都没有想要掌控什么,从这一点?#20384;?#35828;,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东欧?我们不想要,利益?我?#19988;?#19981;想要,我?#19988;?#30340;就是现在,就是混?#25671;!?br />
    江上雨眼神?#34892;?#24653;?#20445;骸?#37027;真是个天才的女人,她把整个黑暗世界都逼到?#23435;?#36335;可退的地?#21073;?#28982;后?#30772;?#28151;乱,然后,也不需要然后了,既然无路可退,混乱只能?#20013;?#33267;于接下来如何,?#21422;?#20160;么事?又关我什么事?”

    柳生沧泉眉?#26041;?#30385;,头疼道:“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江上雨摇了摇头:“很简单,眼下的局面,没有人能看清,也不需要看清什么了,因为无论是我们还是轮回宫,都已经得到?#23435;?#20204;想要的,大势混乱,那便乱吧。”

    他顿了顿,轻声道:“无论如何,都会?#25112;帷!?br />
    ?#25300;?#29616;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你留在这里保护起来,然后,静等着战争结束。”

    他喝光了手中的酒,恍恍?#20415;?#30340;闭上眼睛,躺在了草地上。

    清晨冰冷的风?#20498;?#26469;,带着他的叹息,不断飘散。

    “万里晴空啊”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http:///txt/85366/

    。_

    【悠閱書城一個免費看書的換源aPP軟體,?#27815;?#25163;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开心彩票注册送50元 广州按摩会所那里有00后小妹 稳赚时时彩准确率99%杀两码 av女优苍井空写真 时时彩遗漏 南京沐足论坛那个好 时时彩1 3 8倍投公式 澳门酒店小姐 快乐十分大小单双 安格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