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三百一十五章:樱花·风雨·劫(1)

第三百一十五章:樱花·风雨·劫(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光愈发深沉。

    摩尔曼斯比雷基城更为阴寒的极地冰风吹进教堂,却不曾让教堂里的人清醒。

    充斥着的狂热气氛越来越高涨,?#34892;部?#30340;喘息和低吼成了教堂中唯一的旋律。

    坚固的木质十字架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代表着超然圣洁的白裙被彻底撕碎,沾染着血液的布条零落在十字架的周围,鲜血滴滴答答,十字架上,四肢已经被钢钉穿透钉在上面的女人?#25104;?#24808;白而麻木,无数恶心的液体覆盖在她身上,她着,那曾经白嫩绝美的让人甚至不敢直视的身体到处都是淤青,曾经最高贵的圣洁被生生摧残粉碎,最终形成的结局竟然是如此的绝望残酷。

    女人的眼神微微转动着,看着一直站在大厅里的阿瑞西斯。

    身材高大的阿瑞西斯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冷漠怨毒,带着快意。

    又一队圣裁武士手忙脚乱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冲了上去,几乎?#34892;?#22833;去理智的?#37096;?#22768;音响起,整个大厅,都成了发泄兽欲的最佳场所。

    没人能够形容这种感觉。

    那是深入骨髓的荒唐与舒爽,毕竟这一刻,被他们压在身下肆意侮辱玩弄着的,是教廷的圣女。

    这样的感觉,只要想一想,就足以让这些信仰坚定的圣裁武士失去理智。

    一队一队的圣裁武士上去,下来,周而复始。

    十字架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

    ?#24067;?#23572;的身体被钉在上面,承受着无数的蹂躏。

    她的表情毫无变化,转动的眼神也只是静静的看着阿瑞西斯。

    她的眼神没有任何情绪,只?#26032;?#26408;和呆滞,那是整个灵魂被被完全摧毁的绝望。

    恶心的液体随着鲜血一起流淌下来。

    大厅里怪异的味道已经几乎让?#23435;?#27861;承受。

    阿瑞西斯向?#30333;?#20102;两步,?#21561;?#20102;?#24067;?#23572;面前。

    “后悔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婊?#27185;?#36825;是你应该有的下场,你背叛了教廷,背叛了你自己的信仰,你会坠入地狱,与魔鬼相伴,这样的结局,你满意吗?”

    ?#24067;?#23572;的眼神中逐渐泛起了一丝亮光,对她而言犹如被千刀万剐的酷刑之后,她的声音在微暗的大厅里响了起来,字正腔圆;“我有今日,是我咎由自取,但你呢?你现在的行为,与魔鬼有?#35009;?#21306;别?”

    她说的是中文。

    身为教廷的圣女,说中文,说普通话,这些在她的内心已经想了很多年。

    阿瑞西斯的眼神中猛然划过一抹暴怒。

    “啪!”

    他一耳光狠狠甩在了?#24067;?#23572;?#25104;稀?br />
    鲜血顺着嘴角流淌下来,阿瑞西斯?#25104;?#29424;狞:“说人话,你这个婊?#27185; ?br />
    “你会下地狱的。”

    ?#24067;?#23572;惨笑一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教廷的利益,或许会有私心,但我一直清楚自己的立场,阿瑞西斯,你已经堕落了,这样的你,配不?#40092;?#25112;天使的称号。”

    “配不上?!”

    阿瑞西斯猛地伸手抓住?#24067;?#23572;的下巴,?#34892;?#30127;狂的怒吼起来:“你说我配不上?!你呢?你被那个肮脏的,下贱的,卑微的杀手玩弄身体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是教廷的圣女?啊?!教廷上千年的历史中,你是最贱的圣女,简?#26412;?#26159;教廷的耻辱,听?#30340;?#36824;有过那个异端的孩?#27185;?#21704;,你很?#19981;?#30007;人吗?现在怎么样?你现在有了几十个上过你的男人,感觉爽吗?”

    他用力拍打着?#24067;?#23572;的脸?#27185;?#20919;冷道:“我不是天使,但你也不是?#35009;?#22307;女,只是一个下贱的婊子而已!”

    “我爱他。”

    ?#24067;?#23572;声音虚弱:?#26263;?#25105;?#28216;?#22240;此放弃过我自身的立场,阿瑞西斯,你这样的人,又懂得?#35009;?#21602;?”

    阿瑞西斯确实不懂。

    因为?#24067;?#23572;太过虚弱,声音轻微,他甚至不懂?#24067;?#23572;这句话的意思,这个该死的女人,直到现在,还在说着他其实并不如何熟悉的中文。

    “我已经通知他了。”

    阿瑞西斯冷冷道:“如果他在乎你的话,他会?#21561;?#36825;里。所以你很?#20197;耍?#22312;他出现之前,你还不会死,这期间,你?#22815;?#26377;很多男人,好好享受吧,圣女殿下,?#19968;?#23558;他抓过来,跟你一起钉在十字架上,你们都应该接受净化!”

    ?#24067;?#23572;的身体动了动,刚想开口,一声叹息突然响起。

    这声带着无比复杂情绪的叹息声深邃而苍老,一时间似乎要将所有人的灵魂都拉扯进去。

    包括阿瑞西斯在内,所有人一时间都呆在了原地,眼神迷茫。

    散发着微妙臭味的大厅里,一身白衣的教?#39318;?#20102;进来。

    “你是北岛人?”

    “我是东?#27604;恕!?br />
    “东北?”

    “中洲东北。”

    “哦,中洲,?#19968;?#27809;有去过,我叫艾利尔,来自意大洛斯。”

    “我叫?#23601;健!?br />
    “这是姓氏。”

    “嗯。”

    “嗯?”

    “再见。”

    “真巧,你还没有离开吗?”

    “嗯。”

    “你也?#19981;?#27185;花?”

    “不?#19981;丁!?br />
    “那你在看?#35009;矗俊?br />
    “看海。”

    “北岛的海不好看。”

    “海的对面好看。”

    “哦,我不?#19981;?#37027;里,不?#19981;?#37027;座山。”

    “意大洛斯的人都不?#19981;?#37027;座山,我也不太?#19981;丁!?br />
    “这几天?#28082;?#24320;心,明天见。”

    “我要走了。”

    “去哪?”

    “回家。”

    “哦,中洲吗?那里,好像不太?#38431;?#25105;,不过我想?#19968;?#21435;的,但是中文很难,你可不可以教我?”

    “我要走了。”

    “可以带着我啊,我跟你学中文。”

    ?#25353;?#19981;了。”

    ?#21834;?br />
    “再见。”

    夕阳之下,北岛的阳光从海平面上照射过来,落在了樱花树上,满目清零圣洁而唯美的女子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走远,突然说道:“其实,我叫?#24067;?#23572;。”

    那背影顿了顿。

    “我叫?#23601;?#19975;劫。”

    “哦,?#23601;剑?#25105;们是朋友了。”

    “他们,想要杀我。”

    “为?#35009;矗俊?br />
    “我的身份,可以代表很多东西,他们想要我的身份。”

    “嗯。”

    “又是嗯?”

    “看樱花吧,你最?#19981;?#30340;。”

    樱花的花瓣在风中飞舞,雨后的清晨,天地间到处都是清光。

    ?#34892;?#24980;悴的她坐在树下,带着令人心颤的美丽。

    不住过了多?#33579;?#22905;轻声道:“可是我想回去。”

    沉默而锐利的青年遥望着北方的大海,良?#33579;?#25165;淡淡道:“那便回去,我送你。”

    “呵,圣女?”

    “对不起,我”

    “不必说对不起。”

    圣域?#35328;?#30524;前。

    从北岛到圣域,跨过山川,路过平原,飞过大海,无数信仰坚定的战士倒了下来,将近半年的历程,辗转?#33108;?#20102;数次,青年男女终于到达了意大洛斯,到达了圣域。

    男人的?#25104;?#26080;比疲惫,可眼神中光芒流转,却愈发锐利。

    “你是教廷失踪的圣女。”

    “对不起,我真的”

    女子的声音颤抖着。

    男人缓缓转身,平静道:“再见。”

    “不要。”

    “那里是圣域啊,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是教廷的圣女,重新回归,一直都是我的梦想,我没有办法。”

    “我可以理解,圣域已经到了,我该走了。?#24067;?#23572;殿下。”

    “不要?#24418;?#27583;下!!?#24418;?#30340;名字。”

    冰冷死寂的沉默中,只需要向前一步就可以走上巅峰的女子回头看着圣域,眼神恍惚:“我一直都想回来,因为这里有我的梦想。”

    但是此时梦想却如此的虚幻,只有身前这个半年来无数次挡在自己身前的男人如此真实。

    她重新回到了圣域。

    可是现在

    “我想离开这里。”

    ?#20843;就剑?#24102;我走,好不好?”

    “好。”

    “陛下,放了他,求你。”

    “?#24067;?#23572;殿下,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他是我朋友,阿瑞西斯,你没有资?#30315;?#25163;我的!”

    “荒唐。圣女没有!”

    “我不要做?#35009;?#22307;女,我不要”

    “不做圣女,他就会死。”

    “这是亵渎。”

    “净化这个异端,他劫?#36136;?#22899;,罪该万死!”

    “不是的,不是的,求你,求你们,放了他”

    引擎在风雨中极限轰鸣,夜色?#35813;?#21518;退,车辆从公路?#27604;?#39640;速,最极限的速度里,带着雪舞军团通行证的越野车直接穿越?#23435;?#20848;国的过?#22330;?br />
    劫的眼神愈发沉寂。

    夜晚十点?#27185;?#36710;辆正式进入艾美亚国?#22330;?br />
    引擎近乎超负荷的轰鸣还在继续。

    车辆在风雨之下?#32487;冢?#26080;数的回忆在脑海中一晃而过。

    “见过殿下”

    “你是?”

    “我是?#23601;講自?#30340;弟弟。我是劫。”

    “哦,当年那个小?#19968;錚?#25105;见过你,你来此为何?”

    “我要变强。”

    平静的声音带着难以想象的执拗与偏执,如同受伤的野兽在低吼。

    “变强有很多种方法。”

    ?#26263;?#21482;有在您这里,?#20063;?#33021;找到最快也最?#34892;?#30340;方法。我的武道,很特殊。”

    “你为?#35009;?#24819;要变强?”

    “我只是想将她带回来,他说她想要跟我走,他说她想要在看看北岛的樱花。”

    “她在哪?”

    对方没有问她是谁,只是问她在哪。

    在这位老人心中,对方是谁,其实根本不重要。

    “在圣域。”

    简单的三个字似乎带着极重的?#33267;浚?#20182;缓缓张口,说的无比艰难。

    “圣域你要带走他们的圣女?还是圣女候选人?又或者是某?#32531;?#24515;的神罚祭祀?”

    ?#21834;?br />
    “不管是谁,以我现在的状态面对阿瑞西斯和教皇,在圣域全力出手的话,应该有七分把?#25112;?#20154;带回来,但你的话恐怕需要很多年。”

    ?#26263;?#19979;原意帮我?”

    “我不能出手,否则我身后这些残兵该如何?”

    “听说殿下手中握有战神图,可最快速成”

    “那是无敌篇。你可能会死。”

    “我已经死了一次了,在圣域的时候,?#39592;?#27583;下成全。”

    “我可以给你无敌篇,你能给我?#35009;矗俊?br />
    “只要我有,?#20197;敢?#20184;出一切!”

    “一切?”

    “一?#23567;!?br />
    “我不要你的一切,但我要你的立场。”

    “世间一直有传言,殿下曾经在李氏崩塌之前布置了诸多后手,其中应该是以七星为首,若传言是真,劫?#25954;?#20316;为七星之一。”

    “七星早有?#25628;。?#19981;需要你费心,你若有意,从今日起,你在李氏之中,代号为北极。”

    “我要做?#35009;矗俊?br />
    “再过些年,如果有?#40092;?#30340;机会,我希望你在外面照顾一下我的孙子。”

    老人的手指向前方。

    透过密林,视线最远方,隐约之中那里站着一个孩子。

    他单手持剑,烈日之下,静如雕塑。

    “这是”

    “我的孙?#27185;?#26446;天澜。”

    劫的眼神落在了手机上。

    记忆中无数的画面如同潮水般涌动过来,破碎的,凌乱的,清晰的,模糊的。

    他拿起手机找到了李天澜的电话,犹豫了下,最终还是没有拨通。

    八月二十五日凌晨。

    黑色的越野车冲过艾美亚的边?#24120;?#32487;续向前。

    一路向北。

    北冰洋的寒流在风雨中呼啸。

    前方的黑暗愈发深沉。

    车辆进入雪国,一路向前。

    雪国的北方区域内已然是一片极夜。

    风雨如瀑,在天地间不停挥洒。

    劫的眼神变得越来越专注。

    体内的重?#19997;?#22987;被他一点点的压制了下去,不惜一切代价的压制了下去。

    今后如何,他已经不再去想。

    这一刻的劫在暗影中疯狂的穿梭,脑海之中只有专注。

    这是最强的劫。

    不再去想以后的劫。

    清晨四点钟。

    黑色的越野车进入雪国最北端,距离摩尔曼斯不过一百公里。

    劫突然?#34892;?#36951;憾。

    这冰天雪地之中,终究没有了她最爱的樱花,即便是他,也已经不似当年。

    而这样的他,同样也不曾完成当年对那个老人的?#20449;怠?br />
    他终于拿起了手机,拨通?#35828;?#35805;。

    电话在短暂的沉寂之中缓缓接通。

    一道柔和却?#34892;?#35815;异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响起:“你还能打电话?”

    “姐”

    劫沉默了一下,轻声道:“帮我个忙。”

    ?#23601;講自?#20284;乎?#34892;?#21453;应不过来,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今后帮我照顾好天?#21073;?#36825;是我欠李氏的?#20449;怠!?br />
    “你在哪?”

    似乎有?#35009;?#20912;冷的东西瞬息之间连通?#35828;?#35805;两端。

    ?#23601;講自?#30340;声音一?#24067;?#21464;得无比冷静。

    劫拿着电话,车速越来越快。

    他摇了摇头,轻声道:“姐,对不起。”

    电话挂断。

    疯狂咆哮近乎炸裂的引擎声中,带着遗憾满是专注的劫扔掉了手机,扔掉了?#25104;?#30340;面具。

    那张已经不再年轻的脸庞迎着?#24052;?#30340;风雨,以最决然的姿态直接冲向了摩尔曼斯。

    义无反顾。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欢乐彩票被骗了怎么办 重庆欢乐生肖怎么玩 88彩票站 网络mg电子游戏 动感美女壁纸桌面墙纸 重庆市彩开奖号码记录 乌克兰美女踝体图 后一5码倍投计划表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山东时时怎么中奖号码的真实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