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九十九章:陨落日·不准不恕

第一百九十九章:陨落日·不准不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陛下面前,混沌请殿下恕罪。

    仅仅是一个动作,教廷的立场已经完全清晰的表达出来。

    这本来是应该费很多口舌的事情。

    但王天纵来的很快。

    所以这样的场合中就变成了一句话的事情。

    李天澜不是傻子。

    王天纵也不是。

    没有人是傻子。

    所以在场的人瞬间就明白了整个教廷要表达的意思。

    王天纵缓?#22909;?#36215;眼睛,神色依旧平静。

    李天澜若有所思,看着面前弯腰几乎弯到?#35828;?#19978;的混沌,不动声色。

    蒋千年。

    黑鬼。

    混沌。

    三位圣榜高手,一日之间两人在他面前伏尸,一人在他面?#25353;?#39318;。

    这个动作代表的不止是教廷的立场,还关乎李天澜今后的利益。

    甚至仅仅是混沌在他面前的一次鞠躬,都能够让他威望大涨。

    混沌是圣殿的骑士长。

    而圣殿则是教廷在黑暗?#28572;?#30340;代言?#24661;?br />
    混沌的身份有多尊贵不言而喻。

    李天澜没有说话,只是略微看了一眼安吉尔。

    安吉尔静静的站着,夜风拂动?着她身上的白纱,白纱之后的圣女似乎微笑了一下 ,声音愈发轻柔道:“圣殿与教廷可以联合发表生命,强调我们与雪舞军团,与中洲和北冰洋司令部的友好关系,圣殿可以向中洲道歉。殿下,我在这里可以代表教廷向殿下保证,只要您的还在东欧,教廷和圣殿就是您最可靠的朋友。”

    李天澜不在乎朋友。

    他甚至不在乎对方是不是可靠。

    因为谁都知道这都是废话。

    他在乎的是雪舞军团跟教廷联手之后在短时间内带来的巨大影响。

    乌兰国对他而言极为重要。

    如果他能够将乌兰国周围的东欧五国控制住,他几乎就等于是控制了东欧将近三分之一的力量。

    如此功绩,在中洲意味着太多的东西。

    东欧很大。

    所以东欧乱起来的时候,每个人都想要来分一杯羹。

    但一定要拿下整个东欧的疯子却没有多少。

    有?#23435;?#20848;国附近的东欧五国,李天澜就等于是把持了从东欧到西欧的一道桥梁。

    做到这种程度,中洲已经可以说是东欧乱局的胜利者之一。

    李天澜接下来?#19981;?#20174;容很多,进可攻退可守,如此的优势,他绝不可能因为王天纵的一句所谓?#34892;?#23601;退出去。

    但不退,就需要实力。

    ?#23376;?#22269;的秦族算是实力。

    如果能够跟教廷结盟,同样也是实力。

    这可以说是教廷此番给出的诚意。

    但任何诚意,都不可能是无条件赋予的。

    李天澜自认自己一个没入无敌境的年轻?#35828;?#19981;起圣殿大骑士长的一次鞠躬。

    教廷给的多,拿走的肯定也不会少。

    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他和教廷,接下来有的谈。

    秦西来不动声色的?#35835;?#25199;李天澜的衣袖。

    王天纵在这里。

    金瞳在这里。

    安吉尔在这里。

    都是熟?#24661;?br />
    秦西来站在这觉得当真?#34892;?#23604;尬。

    李天澜微微点?#35828;?#22836;,看着混沌,语气平静道:“圣殿与南?#28572;?#27663;共同突袭中洲驻军基地。恕罪?如何能恕?”

    他现在是中洲的元帅。

    所以就不能在明面上提起?#21482;?#23467;。

    混沌弯着腰,没有起身,也没有回应。

    “与我一起前来的圣裁军团次长已经前去追踪蒋千颂,如果有机会的话,默莱德次长会杀?#28572;?#21315;颂,这是教廷和圣殿的诚意。”

    安吉尔语气平静淡雅的开口道。

    李天澜笑了笑,沉默了很长时间。

    混沌依旧保持着那个对他来说?#34892;?#23624;辱的躬身姿势,仿佛变成了一座雕像。

    “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天澜才缓缓说了一句。

    整个过程中,他都没有看王天纵一眼,也不曾征求这位中洲剑皇的意见。

    “多谢殿下的宽恕。”

    安吉尔轻柔一笑,轻纱飘动间,风华绝代。

    王天纵环视一周,目光在金瞳的身上顿了顿,随即突然笑了起来。

    “天澜,你?#35009;?#26102;候能代表中洲了?”

    王天纵轻声问道。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陛下推荐我领军北上,会议结束的那一刻,我就可以代表中洲?#24661;!?br />
    王天纵点?#35828;?#22836;:“你确实可以代表中洲处理一些事物。但不代表你可以全权处理所?#23567;?#20013;洲与教廷的关系关乎国策,这不止是东欧的事情,岂能由你一言而决?”

    李天澜眯起眼睛看着王天纵,声音阴柔,云淡风轻道:“这件事情?#19968;?#21521;隐龙海和决策?#21482;?#25253;,我想他们会同意我的处理方式。就不牢陛下费心?#24661;!?br />
    王天纵沉默了一瞬。

    他的双眼一瞬间深邃如海。

    李天澜跟他静静的对视着。

    微不可查的压力不断笼罩在他身上。

    李天澜表情平静,但后背的汗水却越来越多,渗入伤口,一片刺痛。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天纵才淡淡开口,他的声音依旧不急不缓,?#27492;?#19982;刚才不变,但李天澜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他的语气中多了一点?#35009;礎?br />
    多了一点他目前还无法捕捉的因素。

    “他们或许会同意。中洲或许会同意。”

    王天纵淡然道:“但是...”

    他顿了顿:“朕不同意。”

    刹那之间,所有人的内心都沉了下去。

    王天纵是中洲剑皇,有自称朕的资格。

    但过去很多年的时间里,他却很少使用过这个字眼。

    只有很少人知道,?#30475;?#20182;使用这个字眼的时候,情绪都已经翻涌到了一定程度。

    或是愤怒,或是感慨,或是自嘲,?#21482;?#32773;是别的?#35009;礎?br />
    但这个字眼在他嘴里说出来,代表的却只有一种情绪。

    那就是坚决。

    李天澜终于意识到王天纵语气中那种他捕捉不到的微妙到底是?#35009;?#19996;西。

    那是威严。

    真正的,高高在上的,不可抗拒的威严。

    这种感觉很淡,但翻?#31185;?#26469;的时候却如同完全涌动咆哮的深海,带着一种?#35009;?#19968;切的力量。

    王天纵的眼神落在了混沌身上。

    混沌已经站起了身。

    但刹那之间,他竟然无法直视王天纵的目光。

    四周风平浪静,夜幕深沉,月光清冷,星光寂寥。

    混沌的身体却没由来的开始颤抖起来。

    他是教廷信仰最坚定的骑士。

    所以他才会成为圣殿的骑士长。

    他是位于圣榜前列的无敌境高手。

    所以他才会成为教廷在黑暗?#28572;?#30340;代言?#24661;?br />
    可这一刻,漫无边际的冰冷?#27492;?#30528;王天纵的目光陡然间落在他身上。

    他不知道发生了?#35009;礎?br />
    可他却本能的感受到了恐惧。

    恐惧成了他唯一的情绪。

    “与南?#28572;?#27663;联手袭击中洲驻军,这是事实。事实不是?#35009;?#22768;明可以改变的,也不是?#35009;?#35802;意可以弥补的。”

    王天纵云淡风轻的说道:“罪就是罪。”

    “中洲能恕罪。李帅能恕罪。”

    “但是...”

    “朕不恕!”

    漫天的月光似乎暗淡了一瞬。

    光芒收敛至高空。

    但空中的寒月却愈发明亮。

    光与暗似乎交替了一瞬。

    王天纵的身?#25353;?#36807;了一阵微风。

    微风从远方而来,从高处落下。

    吹过废墟的?#39029;荊?#21561;过干枯的草地,吹过夜空,吹过混沌。

    无声无息。

    混沌的身体陡然僵硬在原地。

    他死死的盯着王天纵,眼神中只剩下惊恐。

    王天纵的眼神平静而淡漠。

    风大了一些,带着足?#38504;?#20837;骨髓的寒意。

    所有人的视线中,混沌的身体开始无声无息的分解。

    衣服,武器,铠甲,血肉,内脏,骨骼。

    ?#36861;妝浪?#25104;灰。

    漫天的?#39029;?#38543;着风扬起来,吹向远方。

    混沌消失?#24661;?br />
    四野没有血迹,没有剑意波动,甚至混沌脚下的?#21049;?#37117;完好无损。

    他就像是完全不曾在这里出?#27490;?#19968;样,变成了?#39029;荊?#26080;声无息的消散于人世。

    秦西来?#25104;?#24040;变。

    安吉尔的身体完全绷?#20445;?#19979;意识的张开嘴:“你...”

    “噗!”

    一口鲜血随着她说?#25353;?#22905;嘴里流淌出来,染红了白纱。

    跟在她身边的几名圣裁武士在暴怒中向前踏出一步。

    空气中像是?#35009;?#37117;没?#23567;?br />
    但几名武士的身体却像是撞在?#23435;?#25968;刀剑之上,漫天的血肉飞洒出来,不曾落地,就已经被微风吹散成灰。

    “熟悉吗?”

    王天纵突然看了秦西来一眼,问道。

    秦西来眼神苦涩,但却没法说话。

    充斥天地的剑意无声无息的笼罩了整片山区。

    秦西来现在不能说话,甚至不能眨眼,这种?#21050;?#19979;,他只要一开口就会被剑意重?#24661;?br />
    妄动一下,就会跟刚才的几名武士一个下场。

    万物成灰。

    这几乎已经是接近了最巅峰?#21050;?#19979;的万物成灰!

    只有李天澜感受不到周围的剑意。

    王天纵的剑意完全绕过了李天澜,没有给他带去丝毫的威胁。

    不是因为他的实力?#30475;蟆?br />
    而是因为他是中洲雪舞军团的元帅。

    李天澜手掌死死握住陨落星?#21073;?#30452;接捅进了金瞳嘴里的枪口不断前伸。

    他看着王天纵,眼神?#26032;?#26159;冷漠。

    “放下枪。”

    王天纵缓缓道:“乌兰国的事情稍后再议。但是金瞳,我要带走。”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压下内心的躁动,心平气和道:“凭?#35009;矗俊?br />
    “中洲和罗?#20849;?#23572;德一直都有着很多的合作,与罗?#20849;?#23572;德合作占据乌兰国,对于中洲是最好的结果,除非你想像二十多年前一样,西欧各国联手,巅峰时期的李氏?#26143;?#35201;妥协,你以为你能逆天?”

    王天纵看着李天澜,语气简洁:“放?#24661;!?br />
    “凭?#35009;矗俊?br />
    李天澜的语气平静的近乎木然,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尽管心潮已经翻涌到了极点。

    “中洲与罗?#20849;?#23572;德有合作。但不代表罗?#20849;?#23572;德和阴影王座可以威胁中洲的元帅。”

    李天澜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眼神?#20142;粒?#20809;芒流淌间,尽是决然。

    “借用陛下刚才的一句话。”

    “现在金瞳在我手上,我不想放人,所以即便整个中洲同意你带她走。”

    “但本帅不同意!”

    他?#28072;?#30340;手刹那间变得无?#20219;?#23450;。

    在金瞳陡然睁大的眼神中,他的手指轻轻下压,刹那间扣动了扳机。

    扳机落下一截。

    但却没有枪响。

    所有的力量被李天澜集中在手指上。

    但落下一截的扳机?#27425;?#35770;如何都扣不下去。

    漫天的银光?#20102;?#26292;动,但无声无息的剑意彻底隔绝了银光。

    银光闪耀,但就是不能集?#23567;?br />
    剑意包罗万象,一瞬间几乎凝固了李天澜的一切动作。

    王天纵缓?#21512;?#21069;,握住了陨落星辰的枪口。

    枪口一点点从金瞳嘴里被他抽出来。

    李天澜一动不动。

    他甚至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

    王天纵摸了摸金瞳的头发,拉起了她的手。

    他看着李天澜,心平气和道:“你有不同意的权力和资格。但朕在这里,朕不准你开枪,你如何开枪?”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欢乐生肖计划免费版 福州红灯区一条街排名 韩国美女比基尼视频 郑州按摩休闲中心 北京pk10怎么下注 足球即时比 加拿大28稳定软件 郭一鸣天城娱乐 美女模特图片 时时彩改欢乐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