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一百零一章:伐天破海

第一百零一章:伐天破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    汽车爆炸后的残骸还在燃烧。

    炽烈的火焰与昏黄的剑意完美融合在一起。

    夜色在剑意中消退,山路变得清晰。

    时间似乎一下子变得很慢。

    古行云的怒吼被拉长?#23435;?#25968;倍,所有的声音似乎是一点一滴的浮现出来,凌乱而破碎。

    利剑在昏黄的光芒中逐渐递进。

    离倾城脑海中走马观花,全部都是她才刚刚开始的人生中的所有片段。

    从小到大,从远到近,不断清晰。

    她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父亲不?#19981;?#33258;?#39608;?br />
    她是中洲护国战神古行云唯一的女儿,身份尊贵,但却几乎从来不曾得到过她本应该享受的宠爱。

    童年的记忆里,除了父母之间的冷漠外,她所有的印象都只有昆仑城外永无停歇的飞雪,母亲经常坐在自己的房间里一动不动,古氏的所有人看着她的眼神都很复杂,同父异母的哥哥似乎从来都?#27492;?#19981;顺眼,最亲近的父亲也是对她不冷不热。

    离倾城的记忆里,父亲似乎从小到大都没有抱过自己几次。

    她喊他的时候,他会点头,心情好了会笑一笑,心情再好一些的时候会摸摸她的头。

    有时候他?#19981;?#38382;她想要什么。

    这样的次数很少,所以?#30475;?#31163;倾城都要很多。

    古行云也是不咸不淡的答应下来,然后?#30475;?#37117;给她带?#27492;?#26377;她想要的东西。

    八岁那年生日的时候,古行云再一次问她想要什么。

    她思考了很久,才小心翼翼的说自己想修习武道。

    于是那一天之后,她多了几位即便在整个黑暗世界都算是超一流的名师,她开始接触昆仑城的真武十绝。

    古行云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

    那种?#34892;?#27785;默的答应深沉而温柔。

    但大多数时候,他的表现却一直平静淡然。

    离倾城始终能够察觉到她和父亲之间巨大的隔膜。

    来自他所有的关心和宠溺都是迟疑而纠结的,即便是偶尔的温柔,也显得那么生疏。

    离倾城不是没有过委屈,可随着年龄的增长,?#26434;?#36825;件事情,她却变得越来越淡然。

    父母之间或许有很多的故事,但无论那些故事是幸福还是悲伤,是恩怨还是情仇,无论他们父女之间的关系是多么生疏而遥远,作为一个父亲,从小到大,他给予了自己女儿想要的一切,从不吝啬。

    带着昏黄剑意的长剑一往无前的向前递进。

    无数的画面在离倾城的脑海中明明灭灭,从头到尾,再从头到尾。

    离倾城突然笑了起来。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九岁时的生日。

    那一天,从小到大一直?#27492;?#19981;顺眼的那位大哥直接将昆仑城给自己准备的生日蛋糕仍在?#35828;?#19978;,同时撕碎了母亲送给自己的一个毛绒玩具,看到这一幕的父亲没有多说半个字,而是一巴掌直接将大哥抽飞起来。

    离倾城之所以记得这一幕,不是因为当初看到大哥挨打时的快意,而是当时父亲等着嘴角溢血的大哥,极为平静的说出来的一句话。

    “再怎么样,她也是你妹妹。”

    离倾城想回?#25151;?#21476;行云一眼。

    但思维太快,动作太慢,她来不及转头,自然?#37096;?#19981;到古行云的表情。

    这个多年来无愧中洲,无愧昆仑城的男人,他身上或许有很多错误,甚至是罪孽,但站在昆仑城的立场上,没有人有资格说古行云是坏人。

    再怎么样, 他也是自己的父亲。

    所以当那道剑光落下的瞬间,她扑了?#20384;礎?br />
    义无反顾。

    长剑贯穿了胸口。

    剑九·黄昏。

    但黄昏却并不温暖,反而带着一片刺骨的森寒。

    古行云喉咙里支离破碎的音节终于汇聚成了一个字。

    “不!!!”

    似乎直到离倾城扑?#20384;?#25377;在他身前的这一刻,古行云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女儿在自己心里是多么的重要。

    他之前也?#19981;?#31163;倾城,但却是一种克制而内敛的?#19981;叮?#36825;种?#19981;叮?#24182;不影响他?#32654;?#20542;城去交换昆仑城需要的利益。

    因为她是离兮生下来的女儿。

    古行云也?#19981;?#31163;兮。

    但他又觉?#32654;?#20846;很脏。

    用她的女儿交换一些东西,古行云会毫不犹豫。

    可直到这道娇弱的身?#26263;?#22312;自?#22909;?#21069;的时候,他才彻底明白过来,离倾城不止是离兮的女儿,同样也是自己的血脉。

    而这一次,离倾城交换的,是他的生命。

    活着最好。

    所以他算是赚到了。

    可为什么内心却如此的痛苦?

    古行云的声音洪亮而沙哑,这一个字喊的太过急促凄厉,以至于他发声的时候直接?#35828;?#20102;他的喉咙,让他的喉咙里泛出一丝血腥的味道。

    古行云站直了身体。

    林悠闲?#34892;氖战H从?#26412;能?#25353;?#30340;瞬间,古行云拉着离倾城退后了一步。

    燃烧着火光的山路上突兀的出现了一片怒海。

    黄昏所有的剑意还未来得及在离倾城体内发作,就被突然出现的怒海生生击碎。

    怒海奔腾咆哮,磅礴的不可思议的剑意一瞬间汹涌汇聚。

    古行云脸色惨白,但顷刻间汇聚到高空的怒海却带着无与伦比的愤怒与威严。

    这是古行云的剑意。

    已经被逼到绝路的情况下,古行云几乎是?#36824;?#19968;切的强行恢复了自己的部分实力。

    漫天的剑意变得无比的凝实粘稠。

    剑意组成的怒海遮住了夜空,?#36335;?#26159;整个天地都在压迫着林悠闲的生存空间。

    古行云搂住女儿,一步向前。

    空中的怒海陡然激荡。

    夜色下的冬山上似乎真的响起了潮涨潮落的起伏声,林悠闲面前,一片又一片高达数百米的巨浪带着阴冷的?#34987;?#27627;不留情的拍向林悠?#23567;?br />
    这是整座怒海的暴动,带着令人窒息的绝望与压迫?#23567;?br />
    巨浪之下,林悠闲长剑直刺高空,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一抹不符合他温和外表的狠辣。

    带着无穷剑意的巨?#23435;?#27604;迅?#35813;?#30340;拍下来。

    林悠闲纵声长啸。

    怒海之中,狂?#23383;?#36215;!

    铺天盖地的雷光瞬息之间以林悠闲为?#34892;?#27463;斯底里的爆发出来。

    无穷无尽的剑意充斥在?#25484;?#37324;,变成了海。

    海面动荡,带起了全由剑意组成的狂浪。

    林悠闲站在怒海中央持剑向?#29616;?#21050;,冲天而起的幽蓝色惊芒锋锐而凝聚,一时之间,整片怒海似乎都被林悠闲一个人的剑光染成了幽蓝色。

    古行云脸色顿变。

    他本以为这个年轻人只是李天澜找来的临时帮手,但却完全没有想到对方会强大到如?#35828;?#27493;。

    这是谁?

    仅凭这一剑,对方就足以位列中洲的年轻天骄之?#23567;?br />
    这一剑的剑意之充沛霸道,在古行云看来甚至还要超过他的儿子古寒山。

    剑二十四...

    李氏除了李天?#21073;?#38590;道还有如此?#23435;錚?br />
    无穷的雷光在深海中笔直向上,刚烈坚决的剑光搅动着充斥剑意的怒海,一往无前。

    古行云脸色愈发惨白 ,但整个人却坚持着再次向前一步。

    汹涌的怒海彻底疯狂起起来,剑意凝成的海水铺天盖地的砸向林悠?#23567;?br />
    而林悠闲幽蓝色的剑光终于冲出了怒海的封锁与禁锢,直入高空。

    惊雷入九天!

    幽蓝色的剑光转瞬变成?#23435;?#38505;的苍白。

    狂雷声汹涌而至,剑气所过之处,密密麻麻的闪电倏然间遍布夜空。

    无数的闪电开始汇聚到一处。

    高空之下,怒海之上,汇聚的闪电变成了一道又一道连接天地的光柱。

    惊人的光带着疯狂而破碎的剑气直接冲入怒海。

    海面彻底沸腾。

    古行云终于认出了这一剑。

    这是剑二十四中的绝剑。

    剑二十二·破碎苍穹!

    古行云霍然转头。

    怒海中央,一剑蒸发掉他少半剑气的年轻人已经浑身是血,但身体笔直,竟是半步不退。

    如此刚烈!

    古行云眼神恍惚,但杀意?#20174;?#21457;坚决。

    一个李天澜就已经?#32654;?#20177;城倍感压力,在加上这个年轻人,他们如果成长起来,昆仑城的未来哪里有什么活路?

    沸腾的怒海在通天彻地的光柱中收缩。

    磅礴的海不断收缩聚拢。

    于是海变成了凝聚的河流,但剑意?#20174;?#21457;强盛。

    古行云完全是在?#36824;?#19968;切的勉?#21051;?#21319;着自己的力量。

    他第三步向前。

    汹涌的长河仿?#30772;?#32451;,直接冲向了浑身染血的林悠?#23567;?br />
    浩浩荡荡。

    一击绝杀。

    林悠闲盯着空中的长河,死亡将近,他的眼神中却没有半点怯弱,只有战意高?#39608;?br />
    汹涌的长河沸腾翻滚,剑意继续凝聚,竟泛出了白色的浪花。

    长河从高空倒灌入地表。

    林悠闲扬起了手中的剑。

    剑光没有亮起。

    古行云?#35835;?#19968;下, 突然发现自己的剑意长河竟然已经彻底停顿在空?#23567;?br />
    这怎么可能?

    古行云大脑一片混乱。

    白色的长?#26377;?#28044;奔腾,但却不再向前。

    眼神已经?#34892;?#24653;惚的古行云终于看到了长河的尽头。

    那里有一个白色的点。

    渺小虚幻,几乎跟白色的长河彻底融为一体。

    那是白衣。

    李天?#21073;?br />
    古行云?#34892;?#19981;清醒的眼神瞬间变得凝聚深邃。

    毫无声息出现在战场中的李天澜站在林悠闲身前。

    他的身体微微浮浮空。

    没有暴烈的剑意。

    他只是伸出了一只手。

    一根?#31181;?#21521;前。

    仅仅一?#31119;?#30452;接阻挡了整条浩荡的长?#21360;?br />
    林悠闲的眼神中第一次出现了惊骇的神色。

    他不是惊骇李天澜的轻松。

    他距离李天澜很近,所以他知道李天澜这一指的力量。

    他的动作很简单,可全身的力量似乎都彻底凝聚在那一根?#31181;?#20013;,如此才挡住了整条长?#21360;?br />
    林悠闲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无穷无尽的力量在随着这种僵持在李天澜体内消耗,速度越来越快,?#21862;?#20572;歇。

    但李天澜却?#36335;?#27627;不察觉,他的力量根本就是没有尽头,似乎可以支撑得起任何?#38382;?#30340;消耗。

    这已经根本不是风雷双脉能够解释的事情,这样的力量,几乎是远超风雷双脉带给身体的?#33258;獺?br />
    李天澜?#31181;?#21069;伸。

    巨大的力量消耗顿时开始成倍的增?#21360;?br />
    河流的尽头处浪花翻滚,转瞬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23567;?br />
    李天澜表情平静的看着面前的漩?#23567;?br />
    他突然笑了笑,轻声道?#39608;?#30772;。”

    破。

    不是破灭。

    不是破碎。

    而是破海!

    破海式。

    这是?#28216;?#22312;黑暗世界出现过的剑意,基于剑二十四,但却超脱剑二十四。

    这是属于李天澜自己的剑意。

    一指破海。

    夜空中扬起了一阵清风。

    风势并不凶?#20572;?#21487;却无比的凛冽。

    清风吹过河流。

    刹那之间,整条汹涌长河在风中直接炸开。

    漫天剑意凝成的水花在夜幕里到处飞洒,河流在空中四散,夜空下到处都是剑意,到处都是水花。

    长河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变成了八,千千万万,最终不动声色的小散在夜空里。

    古行云?#28010;?#30340;盯着李天?#21073;?#30524;神就如同见了鬼一样。

    一剑破海!

    可从头到尾,古行云竟?#24187;?#30475;清李天澜的剑意。

    虚无缥缈,无形无相,这是什么鬼东西?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古行云。

    没有了剑意长河的阻碍,古行云的身影变得异常清晰。

    他在空?#26032;醪剑?#26080;声无息,毫无锋芒,但却带着极致的危险。

    “李天?#21073;?#20320;?#30097;蔽遥浚 ?br />
    古行云深呼吸一口,猛然怒喝道?#39608;?#20320;想过后果吗?”

    李天澜根本懒得说话,只是向前。

    他是来杀人的。

    ?#28909;?#33021;动手,那吵吵什么?

    “你这是在逼?#36965;?#20320;在逼?#36965; ?br />
    古行云顿时暴怒起来?#39608;?#20320;敢逼?#36965;浚。俊?br />
    安静的夜色猛然凝固起来。

    所有的光芒一瞬间完全消失。

    方圆百米的空间刹那间陷入了绝对的寂静。

    黑?#36947;錚?#29378;暴的剑意起伏涌动,带着暴虐的力量,似乎要灭杀一?#23567;?br />
    古行云终于强行凝聚了自己的领域。

    这是属于他的十方绝域!

    也是如今整个黑暗世界中最正宗的十方绝域。

    哪怕他现在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但这仍然是最正宗的。

    李天澜的脚步终于在十方绝域内停住。

    领域内一片黑暗。

    但他的身影却依旧是自由悬停,而不是失控漂浮。

    弥漫在领域内的暴虐剑意疯狂的绞杀过来。

    这仿若是自成一片天地的真正绝域,没有丝毫生机。

    黑暗中,李天澜抬起了?#30452;邸?br />
    没有?#21688;?#22768;势但却更为阴冷的领域和剑意中,李天澜的?#32456;?#29467;然爆发出一片?#30475;?#30340;光。

    刺眼的光芒在他手中中极尽?#22836;牛?#29031;亮了虚空。

    他一身染血的残破白?#25314;?#22312;十方绝域内一瞬间变得无比真实。

    虚幻的领域,虚幻的剑意。

    真实的只有他。

    只有光芒。

    刹那之间,李天澜的气息开始疯狂攀升,冲出领域,越过高空,直?#20013;?#31353;。

    这一刻的李天澜依旧在领域内。

    可所谓的领域,所谓的冬?#21073;?#25152;谓的夜色,都变得虚假。

    只有他的身影真实。

    因为真实。

    所以显得无比巨大。

    就像是将整个天地都踩在了脚下。

    李天澜手中终于出现了剑意。

    他的?#30452;?#21521;?#21688;?#36215;,动作不快不慢,但却带着一种仿若浑然天成般的舒展。

    所有的光芒在他手中都变成了剑意,真实的可以撕裂高空的剑意。

    剑为?#27604;似鰲?br />
    能杀人,能破海,自然能伐天!

    伐天?#21073;?br />
    只有自己的剑意,才是最适合自己的。

    最合适,也是最强。

    刺眼的光芒彻底在李天澜手中绽放出去。

    一指破海。

    一剑伐天。

    十方绝域开始凶猛动荡,黑暗退散,整个领域在光芒蔓延之处彻底消融。

    古行云的眼神亮起。

    明明是生死之战,可他的眼神竟然如痴如醉。

    他终于看到了李天澜的剑意。

    哪怕只有一?#21073;?#20294;却给他的内?#33041;?#25104;?#23435;?#27604;剧烈的冲击。

    这是天骄之路。

    这是天骄之剑!

    武道,武道,如果说寻常人的武道还在武的范畴,所谓的天骄之路,就已经等于是迈入?#35828;?#30340;领域。

    绚烂而危险的光芒还在盛放。

    古行云?#36335;?#30475;到了一个真正的新世界。

    隐约之中,他看到了更强大的道路,真正看到了他和王天纵等少数几人的差距。

    这是他梦?#20081;?#27714;的东西。

    古行云呼吸急促。

    他敢肯定,今晚如果他能不死,给他几年的时间养伤,十年之内,他绝对可以更进一?#21073;?#23601;算不能超越王天纵,差不多也能真正达到那位‘神’的水平。

    十方绝域还在动荡。

    古行云的求胜**前所未有的强烈起来。

    他狠狠吐出一口鲜血,搂紧了怀里的女儿,猛然怒吼一声。

    摇摇欲坠的领域内,无数的剑意陡然间全部炸碎。

    李天澜的剑道剑意再高,绝对的数量仍然可以弥补质量的不足。

    李天澜手中绽放的光芒再一次被压制下去。

    古行云动作不停,已经被破坏的七七八八的十方绝域再度扩张。

    黑暗中,极致的光芒再次亮起,带着李天澜的一声冷哼。

    足以撕裂高空的光芒陡然间放射?#28903;恰?br />
    扩大的十方绝域与光芒完全交融。

    夜色下突然一片安静。

    黑暗与光芒完全融合在一起,在无声无息中坍塌收缩,随后便是一声响彻整个冬山的巨响。

    巨响声后,领域与剑光同时消散。

    浑身都是血迹的李天澜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缓缓站直了身体。

    四野重新变得安静。

    林悠闲独自一人坐在地上,脸色萎顿。

    而古行云却已经在最后的爆发后,带着离倾城极速远去。

    李天澜眯起眼睛,紧紧握?#23435;?#25331;头,没有说话。

    山脚下的警笛声与?#20102;?#30340;灯光同时亮起。

    华亭的驻军与警察几乎同时到达了冬山。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球探体育比分免费下载 买大小单双彩票的技巧 黑龙江时时骗局 pk10app下载排行榜 百人牛牛官网下载 98会员一站 棋牌满20元提现 被168娱乐骗了几千元 重庆时时人工计划网 美女模特妲已图片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