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七章:不是红衣

第七十七章:不是红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章算昨天的~第二更。还虚妄的一章~今天更新不变~晚了十分钟,抱歉~)

    ---

    何为东南?

    在中州地图上看东南,南粤,江南,江浙,闽南,等多个行省和地区都可以说是东南。

    而东南集团的势力范围要远比地图广阔。

    实际上,吴越,江南,江浙 ,江淮,东山,闽南,甚至是十年前的华亭,都可以算是东南集团最传统的势力范围。

    李天澜不知道爷爷所谋的是哪个东南。

    但无论是哪一个,此时已经超过八个小时时长的决策局会议都堪称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较量。

    时间已过晚上十点。

    幽州的会议已经超过九个小时,但却仍?#24187;?#26377;具体消息传出来。

    李天澜带着秦微白在西湖旁的一家餐厅里草草吃了条烤鱼,随即就重新返回了别墅。

    事关中洲东南的格局,事关李氏今后的道路,如此气氛下,夜色中的西湖旖旎风光似乎都完全失去了色?#30465;?br />
    秦微白能够清楚感受到李天澜平静背后的焦虑与凝重。

    他坐在沙发上,身体笔直,看起来淡然轻松,但实际上浑身的肌肉却都紧绷起来。

    “不用担心。”

    秦微白走到李天澜身后,嫩白的手揉捏着李天澜的肩膀,力道恰到好处:“会议的结果肯定是对我们有利的,目前不?#33539;?#30340;只是会有利到什么程度而已。最起码现在看来,李氏的重新崛起已经是不可阻挡了。”

    李天澜笑了笑,伸手拍了拍秦微白的小手。

    崛起。

    他真的不好意思用这个词汇。

    吴正敏,宁致远,张琦...

    这三?#23435;?#39640;权重,放在一起,绝对是极大的一股力量。

    但力量再大,终?#24656;?#26159;一股力量而已,不要说堪比一个集团,甚至连一个集团内部的某些支系都比不上。

    今夜这次会议,与其说是李氏重新在中洲崛起的会议,倒不如说是李氏重新出现在中洲的会议。

    最多也就是正大光明的出现,仅此而已。

    “吴正敏离开江浙的可能性有多大?”

    李天澜轻声?#23454;饋?br />
    他之前没有听说过吴正敏。

    他甚至没有跟吴正敏正式见过面,但对于这个在吴越地位稳如泰山的老人,李天澜却不得不心怀敬意。

    不止是敬他的?#39029;?#19982;坚持。

    同样也是敬他的智慧与魄力。

    二十年扎根江浙,将李氏散落在江浙的力量凝聚在身边,是掌控,也是保护。

    想做到这一点,何其难?

    这才是真正的大智大勇大智慧。

    “可能性超过八成。”

    秦微白的手放在李天澜的头上轻柔摩擦着,小声道。

    李天澜皱眉不语。

    吴正敏绝对是江浙的定海神针,是支柱,他如果被调离江浙,哪怕级别上更近一步,对于聚拢在他身边的李氏力量来说,后果都是灾难性的。

    所以秦微白才说要给他们希望。

    没有这种希望的话,恐怕吴正敏前脚刚走,聚拢在他周围的那些人就会为了自己着想而对北海王氏释放真正的善意。

    这无关背叛,同样也是身不由己。

    就算如今的李氏能够重新给他们希望,江浙也不如吴正敏继续留下来的稳定。

    用擎天之柱换取未来的希望,只要不?#25285;?#24656;怕没多少人会这么干。

    “其实这不是什么坏事。吴正敏如果离开江浙,短时间内肯定是有影响的,但影响应该不会很大。”

    秦微白柔声道:“王静心是北海王氏放在江浙的旗帜,这次来抗衡甚至是压制王静心的人,绝对也不会是普通角色,肯定是方方面面可以跟他抗衡的?#23435;鎩?#30446;前看来,这个?#25628;。?#26368;有可能就是邹远山。他代表的并不止是他自?#28023;?#29978;至可以代表豪门邹家甚至整个豪门集团,这个希望足?#28142;?#20102;。最起码大到了所有人暂时都不会轻举妄动,此次吴正敏是往上走一步又不是退休,假以?#27604;眨?#37049;远山在吴正敏的支持下掌控江浙并不会很困难。”

    “豪门集团...”

    李天澜喃喃自语了一声,苦笑着摇了摇头。

    终于还是要将他们牵扯进来吗?

    “我理解你的想法。”

    秦微白从沙发后面爬过来坐在李天澜怀里,轻声道:“但那只是你的想法而已。你不想欠东城家族太多,怕还不起,这其实并没有错。但对方如果硬要和你站在一起 ,你也没有办法拒绝。东城家族如今决心已定,你再怎么不想,也晚了。”

    他的声音冷静而平和。

    李天澜觉得这话?#34892;?#32819;熟,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过类似意思的话,但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说的。

    他摇了摇头,抽出一支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你的心乱了。”

    秦微白看着李天澜的眼睛。

    “有点。”

    李天澜并不否认。

    “不要多想了。”

    秦微白摸着李天澜的头发:“其实这样的局面真的很不错。无论吴正敏是不是离开,李老谋东南都不会一无所获,今后无论如何,东南都会有李氏的一席之地,比起最开始的时候,这样的结果已经非常好了。”

    李天澜点点头,长长出了口气道:“也对。”

    秦微白低?#38750;?#20102;亲李天澜的?#24120;?#33459;香醉人:“你现在最重要的目标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你现在是无敌境的话,今晚的一切,又会大不一样了。”

    “你现在或许觉?#20204;?#20102;东城家族很多,但如果你真正成长起来,成为天骄,到时候你完全可以还上欠他们的一?#23567;?#25105;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在实力还不够的情况下,既然欠了,那便欠了,胡思乱想没有好处,只有自身的?#30475;?#25165;可以让自?#20309;市?#26080;愧。”

    “天骄...”

    李天澜笑了笑,他的笑容复?#24189;?#26126;。

    他不怀疑自己会突?#24179;?#20837;无敌?#22330;?br />
    但号称中州天骄的他自己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为天骄。

    他连所谓的天骄有多强都不知道,只有一个模糊的?#25293;睢?br />
    “在我心里,你就是天骄。唯一的天骄。”

    秦微白搂着李天澜的脖子,眼神温柔而坚定。

    “那东城皇图呢?”

    李天澜突然?#23454;饋?br />
    他当年在秦微白这里第一次听到东城皇图这个名字。

    但这个名字带给他的却至今都是一片迷雾。

    他知道东城皇图是天骄。

    仅此而已。

    “你比他强!”

    秦微白身体僵硬了一瞬,随即紧紧搂住了李天澜的脖子。

    “天骄...到底有多强呢?”

    李天澜喃喃自语了一声,眼神?#34892;?#24653;惚。

    “?#36947;?#20844;,天?#23616;?#26159;称呼,不是特定的境界啊。”

    秦微白轻声道:“天骄,是时代赋予最强者的荣耀。在所有人不会武道的情况下,凝冰境都可以做天骄,不同的时代,哪里有?#38750;?#30340;实力标准?”

    “那这个时代呢?”

    李天澜?#23454;饋?br />
    这个问题很复杂,复杂到甚至任何一个人都不能轻易的回答。

    但秦微白可以。

    她很认真的想了想,才轻声道:“我姐有一剑。”

    李天澜挑了挑眉,?#34892;?#30097;惑。

    ?#20843;?#26412;身并不强,可因为那一剑的原因,她却足以成为黑暗?#28572;?#30340;最强者之一,所谓天骄,按照这个时代来看的话,王天纵是最接近的一个。”

    “但他不是。”

    李天澜轻声道。

    “确实不是,可他现在确实天下无敌,无论是天都炼狱的神,还是林族的林枫亭,如果真的死战的话,比起王天纵都会稍差一些。他绝对无敌,但统治力不足,按现在的战力来看,如果有人可以同时面对我姐,加上神和林枫亭联手而不能伤其根本的话,那么这个人必然就是天骄了。”

    秦微白详细的说着,随后她顿了顿,继续道:“我是说在他们三人都手?#20013;?#20853;的情况下。”

    三?#20250;?#23792;无?#23567;?br />
    三把凶兵。

    联手围攻却不伤其根本。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天骄。

    李天澜?#26070;?#25277;搐了一下,搂着秦微白纤细的腰肢道:“东城皇图能做到这一点吗?”

    “他可以。”

    秦微白说的毫不犹豫:“巅峰时期的他不会有问题。所以你今后也必须做到,你是我男人,你一定会比他?#30475;蟆!?br />
    一个压抑在他内心许久的问题终于被他问了出来,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那东城皇图呢?”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的眼睛:“他是你什么人?”

    他的语气?#34892;?#24322;样。

    因为秦微白?#32972;?#25552;起东城皇图的时候,表现就很异样。

    李天澜说不出自己内心的这种感觉。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不爽。

    因为秦微白当时的异样。

    尽管对方?#31508;本?#24050;经是个死人。

    秦微白明显的?#35835;算丁?br />
    她坐在李天澜腿上,整理了下自己的发丝,沉默了一会,才咯咯一笑道:“你紧张了,是不是吃醋了?”

    她的表现很自然。

    可很自然有时候看起来才最不自然。

    “回答我的问题。”

    李天澜一巴掌拍在秦微白圆润饱满的臀部上。

    秦微白身体一颤,咬着嘴唇道:“我所有的第一次都给你了,初?#29301;?#21021;...什么都给你了,你这?#31561;?#26159;想不认账吗?认识你之前,我甚至没有跟别的男人拉过手,他能是我什么人?”

    秦微?#30528;?#22312;李天澜胸前,咬着他的脖子嘟囔道。

    李天澜干咳一声,随即嘿嘿一笑,一直焦虑的心情似乎也随着秦微白身上的?#21335;?#32780;变得放松下来。

    “别多想了。”

    秦微?#30528;?#22312;李天澜的胸口,语气轻柔的呢喃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帮你的。”

    李天澜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轻声道:“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的,对不对?”

    ?#26263;比弧!?br />
    秦微白身体微微颤了一下,轻笑道。

    李天澜沉默下来。

    良久,他才轻声道:“小白。”

    “嗯...”

    秦微白的回应慵懒娇柔。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李天澜将她从身上抱起来,看着她的眼睛?#23454;饋?br />
    “因为你是我老公啊。”

    秦微白轻笑一声:“我不对你好,难道还要对别人好吗?”

    她重新趴在了李天澜怀里。

    李天澜搂着她的身体,沉默了一会,才自嘲笑道:“很多时候,我自己都在我?#39318;約海?#20973;什么让你对我这么好。”

    秦微白没有说话。

    她安静的伏在李天澜的怀中,眼神恍?#20445;?#20284;乎没了焦距。

    很多年前,他在她荒芜如沙漠的内心种下了一朵花。

    他不记得了。

    但她还记得。

    她想还给他的,不止是一滴血。

    “很多时候我就跟在做梦一样,三年前我在孤山上醒过来,军师给?#23435;?#19968;封你写的信,你说我的未来跟你无关。”

    李天澜轻声说着:“我想了很久,这三年即便是我在重修武道的时候,我也在想。我没想明白你拼什么对我这么好,也没想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我的未来跟你无关。”

    他把秦微白从身?#20384;?#36215;来。

    他的表情变得无比郑重。

    秦微白从来没有看到过李天澜这样的表情。

    气氛一瞬间似乎凝固起来。

    在凝固的气氛中,李天澜的声音响起,认真的近乎肃穆。

    “小白,你会离开我么?”

    秦微白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

    她看着李天澜的眼睛。

    李天澜的眼神很平静。

    在这双眼睛里,秦微白几乎看到了跟自己一样的深情。

    她笑了起来。

    这一瞬间,她似乎真的觉得什么都值了。

    “不会的。”

    秦微白柔声道:“真的不会了。”

    李天澜笑了笑,轻声道:“我本来以为,我从极地回来的时候,在海上看到的你,就是这辈子见你的最后一面了...”

    “海上?”

    秦微白语气?#34892;?#30097;惑。

    “我在海上的时候遇到了一场暴雨,暴雨后有彩虹,也出现了海市蜃楼。”

    李天澜轻声道:“你就在海市蜃楼里,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

    秦微白的身体一瞬间完全变得僵硬。

    李天澜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她的体?#36335;?#33509;刹那间变得无比冰冷。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绝望和荒谬。

    还有恐惧。

    “怎么了?”

    李天澜脸色一变。

    秦微白半晌都没有说话,?#36335;?#26159;失去了灵魂一般。

    “红色的衣服?”

    她怔怔的看着李天澜,良久,才轻声?#23454;饋?br />
    李天澜皱了皱眉,嗯了一声。

    秦微白笑了笑。

    她的笑容?#34892;?#24808;然。

    “到?#33258;?#20040;了?”

    李天澜眉头紧皱。

    “没...”

    秦微白勉强摇了摇头,她的脸色惨白,体?#20081;?#26087;冰冷。

    “没什么。”

    她坐在李天澜腿上,身体?#34892;?#25671;晃。

    李天澜的话如同惊雷,在她脑海中反复回荡着。

    红色的衣服...

    她不知道李天澜在海上到底看到了什么东西。

    但她却可以肯定,李天澜看到的不是自己。

    绝对!

    不是自?#28023;?br />
    她有生以来,只在天空学院穿过红色的衣服。

    仅此一次!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两人斗地主游戏大全 西安站街女图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新疆时时开奖号码公平吗 老时时彩走势图 王者荣耀王昭君的屁股漫画 时时彩技巧与攻略 呼和浩特按摩推拿会所 至尊国际70220 兰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