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六章:谋东南

第七十六章:谋东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从清晨到日暮。

    王静心跟李天澜谈了很久。

    别墅的小客厅里有一处视野极好的观景阳台。

    李天澜看到爷爷在东城无敌几人的簇拥下登上了直升机,那一身古朴陈旧的将军服威严而耀眼,像是李氏唯一残留下的一点余晖。

    他感受到了临安骤起的狂风,翠绿的树叶在风中被卷向高空,整个湖面都在风中动荡。

    狂风落后,李天澜不知道李氏会如何。

    就像是现在仍旧没人知道李鸿河重回幽州的结果。

    外界的风在呼啸,遍布天空。

    夏季的风同样炎热。

    但坐在别墅里,李天澜却突然觉得?#34892;?#20919;。

    看着面前的王静心,听着他说的一个又一个的条件。

    入世三年,直到现在,李天澜才真正感受到了与自己有关,与李氏有关的那一部分大?#26420;?#39118;雨。

    这与三年前完全不同。

    三年前的天都决战,是黑暗?#28572;?#30340;大势,进退之间,都是中洲的得失,与李天澜有关,但?#20174;?#19981;是切身相关。

    而这一次,李氏是完全站在风雨的最?#34892;摹?br />
    离开了幽州多年的李鸿河重返幽州。

    会得到一些什么?

    这件事情与中洲有关,但同样不是切身相关,这只是李氏的得失。

    李氏在这次事情中得到的多寡,完全可以影响到李天澜今后的进退。

    与之相比,跟王静心的谈判,完全就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一下午的时间,李天澜说话都很少。

    他的措辞很谨慎,但心思却早已随着李鸿河飞到了幽州正在召开的决策局全体会议上。

    秦微白一直陪着李天澜。

    在这间私密性很强的小客厅里,甚至就连燃火都没有?#20384;礎?br />
    秦微白既是服务员,又像是李天澜的代表。

    她亲自泡茶,然后顺着李天澜的意思跟王静心谈判,一下午的时间,秦微白足足给王静心提了二十多条要求。

    要求有大有小。

    大的极大。

    小的很小,而且全部都是细节。

    秦微白似乎真的无比重视这次的谈判,所以她的态度极为认真。

    李天澜多数时候都在沉默。

    想着幽州的会议,听着秦微白和王静心的谈?#23567;?br />
    在他之前的?#28572;?#37324;只有武道。

    政治,权谋,大势...

    这些对于他来说,至今都是很陌生的。

    武?#21862;?#19981;能代表一?#23567;?br />
    所以李天澜现在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学习这些东西。

    ?#20197;?#30340;是他身边并不缺乏这样的老师,无论是他的爷爷李鸿河还是他的老婆秦微白,在这方面都足够出色。

    日暮逐渐过去。

    夕阳西下。

    夜幕笼罩临安。

    窗外的风重新变成了微风。

    跟秦微白谈了一下午的王静心答应了秦微白大多数的条件,跟李天澜交换了联系方式后,毫不犹豫的告辞离开。

    李天澜和秦微白将他送出别墅,看着他那辆黑色奔驰离开别墅区,红色的尾灯在视线中越来越远。

    “他走的很急。”

    李天澜说道。

    确实,王静心离开的时候依旧平稳淡然,可车速却暴?#35835;?#20182;的实?#24066;?#24773;,他离开时的车速不要说是在别墅区,就算是在临安市区的一些地段,都可以算是超速了。

    “他的压力很大,而且今天谈的多了一些,他要急着回去整理思路,向王天纵汇报,这很正常。”

    秦微白站在李天澜身边,自然而然的挽着他的胳膊。

    别墅里的灯光随着打开的门照在夜幕里,秦微白的影子拉的很长,她柔顺的长发随着夜间的微风舞动,看上去恬淡而温柔。

    “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才轻声道:“你不觉得他妥协的太多了吗?”

    ?#34892;?#20107;情他确实没接触过。

    没有接触,就不可能完全明白。

    所以他用的是请教的语气。

    秦微白一下午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提要求,虽然笑语嫣然,但态?#28909;?#26497;为强硬。

    比如日后东?#23454;?#22312;临安发展要得到王静心的全部支持。

    比如临安要重建孤山。

    再比如王静心要出面对抗来自于东南特战总部给予东?#23454;?#22312;临安遇到的压力。

    李天澜确实不懂政治。

    但他又不是傻子,最起码知道秦微白这是狮子大开口,如果王静心全部都答应下来的话,东?#23454;?#22312;临安得到的待遇甚至不会亚于北海王氏自己培养的年轻势力。

    王静心答应了大部分。

    而其余的小部分,也没有明确拒绝,只是说在考虑。

    如此妥协,难?#28572;?#20165;是为了不离开临安?

    最让李天澜奇怪的是秦微白的态度。

    她的态度着实太过认真,?#27492;?#25552;出的那一系列要求,甚至就连李天澜自己都觉得秦微白是想让他将东?#23454;?#30340;总部设在临安。

    李氏会?#23395;?#23396;山。

    可问题是东?#23454;?#20170;后的领域,是天南。

    “这只是开始而已。”

    秦微白拉着李天澜的胳膊走下台阶,整个人几乎要贴在他的身上,软绵绵的:“今后我们的要求会越来越多,王静?#26286;?#38590;拒绝我们现在的要求,他一旦答应这次帮我们,今后就有可能对我?#20146;?#20986;更多的妥协,等他实在不想跟我们?#21862;?#19979;去的时候,我?#19988;?#23601;不需要他了。”

    她拉着李天澜走向西湖,声音轻柔而温婉:“天澜,一个大本营对于政治?#23435;?#32780;言到底有多么重要,你现在很难理解,特别是对王静心而言,除非是真的万不得已,否则他根本不可能放弃临安。北海王氏也不会让他放弃的。”

    “王静心前途无量,日后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肯定是会进入决策局的。但最终到那个位置,是议?#34987;?#26159;理事,排名如何,不止是取决于他的雄?#26286;?#25163;腕,还有必须的天时地利人和。如果他在毫无?#24613;?#30340;情况下被迫离开临安,他日后甚至很?#28814;?#21040;终点。这根本不是换一个位置这么简单的事情。”

    秦微白的语气淡然而笃定,这几乎已经不能算是凭借智慧的推测, 而是完全出于了解之后的肯定。

    “为什么?”

    李天澜问道。

    秦微白明显的犹豫了一下,才柔声道:“因为这里是江浙。”

    “所以?”

    李天澜挑了挑眉。

    他对李氏之前的具体势力真的了解不多,可这些?#23637;?#26159;要他接触的东西。

    “李氏和北海王氏的联系一直都很紧密,数百年来,两家一直是同时掌控东南集团,所以在李氏崩塌之前,两家的嫡系在很多场合都是不?#30452;?#27492;的,都是自己人。在很多地方,都是北海王氏和李氏的嫡系共同挤在一起,携手合作,但细微的差别也是有的,如果硬要区分这一丝差别的话,江浙,可以说是李氏曾经最坚固的大本营。”

    秦微白看着李天澜悄然变幻的脸庞,轻声道:“你明白了吗?就像是北海王氏在北海行省和吴越行省一样,江浙曾经就是李氏最坚固?#35851;?#22418;,这里也是李氏势力最强的地方,即便李氏当年崩塌,但多年以来,这里的人员调整也并不大。吴正敏担任江浙第一书记将近二十年的时间,就是最明显的例子。”

    “连续四次进入中洲?#34892;?#22996;?#34987;幔?#19968;次总督,三次都是第一书记,吴正敏的根基在江浙到底有多雄厚,恐怕就连北海王氏自己都不清楚。”

    秦微白静静道:“这是中洲最发达的行省之一,李氏崩塌,但东南集团还在。所以江浙虽然不属于李氏,但还属于东南集团,可说到底, 这里是属于吴正敏的。吴正敏在东南集团,那江浙就是东南集团的后花园,吴正敏在李氏,这里就是李氏的后花园。”

    “他是李老当年最为看重的人才,这些年来,他不曾对李氏?#35851;?#22604;发表过任何看法,但却始终牢牢的守护着李氏最后的根基,李老看人很准,这一辈子,恐怕他就只是看错了两个人而已。”

    李天澜一时间震惊的根本无法言语。

    他认为李氏早已落寞。

    他认为李氏早已全无根基。

    可只有到了江浙,他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天纵为什么不动吴正敏?”

    李天澜忍不住问了一句。

    “哪有这么容易?”

    秦微白摇了摇头:“李氏崩塌太过突然,北海王氏?#24613;?#19981;足,初期极为混乱,王天纵当初并非不想动吴正敏,是不能动。北海王氏的袖手旁观就已经让很多人不满,李氏刚刚崩塌就急着去对付李老最看重的人,这简?#26412;?#26159;在自找麻?#22330;!?br />
    ?#26263;?#29579;天纵将局面平稳下来之后,吴正敏已经成了江浙的一把手,根深蒂固,那会就已经不好妄动了。大概十年前那会,东南集团内部倒是有消息想让吴正敏更进一步,将他调出江浙,但却被他拒绝了,所以才有了王静心来江浙。”

    李天澜默然,但内心却已经完全明白了秦微白的意思。

    王静心来江浙,经营临安,本就是带着?#25345;?#28165;洗的任务来的,他在江浙步步上升,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以他省会城市一把手的身份,再过两年,完全可以成为江浙总督。

    江浙是吴正敏替李氏照看着的根基。

    王静心如果成功顶替吴正敏的话,徐徐图之,完全可以将李氏当年的力量转变成他自己的嫡系,从而近乎彻底?#21335;?#38500;李氏在东南集团的声音,到时候他凭借这股力?#23458;?#20840;可以得到东南集团的支持,从而走上他自己的通天之路。

    如果他离开江浙,那就等于是他的失败,政治强人的光环暗淡不说,别的行省也未必还有这种机会。

    “这么说...整个江浙,目前实际上还在李氏的控制之下?”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强压下内心的惊叹问道。

    以一个行省作为根基,那会是什?#27425;?#26469;?

    ?#23433;弧H非?#30340;说,是在吴正敏的控制下,而且只是大半个江浙。”

    秦微白语气冷静:“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他在江浙的影响力?#19981;?#24930;慢降低,江浙很多人都是跟当初的李氏有关系的,即便不是心腹,起码也受到过李氏的恩惠。但人都是现实的,这些年来,吴正敏在江浙稳如泰山,这些人自然可以不动。但随着他年纪越来越大,那些人肯定会有其他的心思。”

    秦微白柔柔的看着李天澜:“李氏想要重新接?#25112;?#27993;,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就算吴正敏想要交出江浙,你想接过来也很困难,不是你不够强,而是他们看不到希望。”

    不够强,自然就不会有希望。

    这其实就是一回事。

    “所以爷爷这次重回幽州,争取的就是这份希望吗?”

    李天澜问道。

    两人漫步在西湖,相依相偎,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可讨论的却是整个中洲的格局和李氏的存亡。

    “这个希望,是这次北海王氏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秦微白柔声道:“我甚至怀疑这次王天纵和古行云联手来临安,就是李老自己不动声色创造出来的机会。就算林枫亭不来,李老应该也不会有事,他一直在?#26085;?#20010;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北海王氏不会让肩负着清理李氏任务的王静心离开临安,但这次会议之后,势必会有一个站在你这边,并且无论资历还是手腕都不亚于王静心的人来江浙,两人相互制衡,这样才会让忠于吴正敏的那些人继续保留希望,并且试探性?#21335;?#20320;靠拢。”

    足以跟王静心抗衡的?#23435;鎩?br />
    李天澜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邹远山。

    两人都是未来二十年最有可能成为中洲巨头的热门?#23435;錚?#30446;前吴正敏率领的江浙力量?#27492;?#23646;于东南集团,实际上却是游离于六大集团之外,无论是王静心还是邹远山,两人谁能够获得这股力量的支持,都会让他们的实力迅速膨胀,这股力量,在两人竞争最激烈的时候,甚至可以决定最终是谁走上神?#24120;?#25104;为中洲的领袖。

    吴正敏年事已高,所以这次会议之后来到江浙的人,就会成为那些人新?#21335;?#26395;。

    “至于这次会议...”

    秦微白想了想,缓缓道:?#23433;?#26159;这么简单的,最起码吴正敏的去留就很不确定。所以我才会跟王静心谈判,他答应?#23435;?#20204;的条件,加上新来江浙的那位,你在江浙的实力就会很雄厚,今后你表面经营天南的时候,暗中?#37096;?#20197;在江浙发展自己的力量。”

    李天澜看了看表。

    已经是晚上九点。

    中午一点开始的决策局会议到现在已经八个消失,至今尚未结束。

    “这次会议结果会如何?”

    李天澜低声问道。

    “我不确定。”

    秦微白摇了摇头,她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轻声道:“我有一份绝密情报。华亭东南特战总部的张琦很可能也是李老当年留下的暗棋。”

    “有豪门集团的支持,吴正敏,宁致远,张琦...天澜,难道你还?#24187;?#30333;这意味着什么吗?”

    豪门集团的支持。

    江浙一把手,东部战区司令,东南特战总部的部长如果全部都是李氏的力量,这意味着什么?

    李天澜顿时变了脸色。

    “李老这次重返幽州,完全是在以江浙为根基谋东南。”

    秦微白低声道。

    二十多年的沉寂低调,如今终于等到机会。

    在李氏的余晖即将散尽的时候,李鸿河却已经理所当然的将整个中洲的东南方当成了自己的猎物。

    以江浙为基,谋东南。

    这是何等气魄?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最新娱乐视频 幸运计划 贵阳小姐上门特服 后一5码倍投计划表 江苏时时官网 聚宝盆计划软件官网下载 天天二八杠游戏下载 AUB澳贝娱乐平台注册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美女模特林智慧壁纸1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