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二章:到白首

第七十二章:到白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        清醒。

    昏迷。

    意识在死寂与微光之间来回摇摆着,耳边直升机旋翼呼啸的声音时断时续,剧痛从心口自上下蔓延,到头顶,到脚底,强烈的疼痛将身体包围,随后?#30452;?#24471;麻木。

    无形的力量似乎正在极力的分解着身体,就像是尽可能的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支离破碎,变得血肉模糊。

    古行云不能动。

    但意识却在拼命挣扎着。

    进一步是生命。

    退一步是死亡。

    古行云再一次睁开?#25628;?#30555;。

    视线中依旧是?#34892;?#26127;暗的机舱。

    机舱里灯光微弱,所以视线中的一切都变得模糊。

    鲜血从嘴角涌出来,一片温热,随?#20174;直?#24471;冰凉。

    古行云恍恍惚惚。

    机舱里微弱的光似乎如此刺眼,强烈的疼痛和麻木感占据着他所有的意识,他的心神恍惚,仿若随时都会坠入永恒的黑暗。

    古行云下意识的抓住了身旁的座椅,用尽全力咬了下自己的舌尖。

    唇齿间一片麻木,他错估了自己的力量,直接将舌头咬破,鲜血灌入嘴里,?#30452;?#20182;吐出来,不同于身体上的剧痛顿时让他的意志为之一振。

    “你醒了。”

    一道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34892;?#27169;糊的视线中,古千川的脸?#21448;?#28176;变得清晰。

    古行云看着他。

    他的脸庞在剧烈的疼痛中彻?#30528;?#26354;起来,显得狰狞可怖,但他的眼睛极亮,那是一种冷漠而警惕的眼睛,就像是镶嵌在一副鬼脸上面的两点寒星。

    古千川也在看着古行云。

    他的脸色平静,眼神平静。

    只有平静。

    直升机在高空呼啸着?#19978;?#35199;北。

    昆仑城中两个最有力量的男人静静的对视着。

    “你伤的很重。”

    不知多久,古千川才主动开口,他的声音失去了以往的恭敬,说话的时候,他的头偏了过去,看向别的方向。

    古行云看不到他的眼神。

    嘴巴里依旧是一片腥甜与温热,他的声音?#34892;?#21547;糊短促:“在?#27169;俊?br />
    这话问的?#34892;?#33707;名。

    古千川却懂他的意思。

    “我们在回昆仑城的路上。”

    昆仑城。

    回昆仑城!

    古行云原本?#34892;?#27169;糊的意识骤然一惊,整个人再次变得清醒:“不行!不能回!”

    古千川怔了怔,疑惑的看着古行云。

    古行云喘息声逐渐急促,只是用力重复着:“不能回去。”

    昆仑城。

    那是他一生最荣耀的成就,以往也是他最心安的地方。

    可他现在这个?#21050;?#26118;仑?#23884;?#20182;来说却是最危险的地方。

    古千川逐渐明白过来。

    他隐约知道了古行云为什么不想回去。

    因为离兮还在昆仑城。

    离兮。

    那位二十多年来几乎没怎么走出昆仑城的城主夫人。

    身为昆仑城的大长老,古千川很清楚古行云和离兮之间的关系并不和睦。

    但却不曾想到两人的关系会僵硬到这种程度。

    古行云重伤之时却不?#19968;丶摇?br />
    他在怕什么?

    古千川突然觉得古行云?#34892;?#21487;怜。

    他?#24187;?#30333;这样的夫妻有何意义。

    “不回昆仑,难道去幽州吗?”

    古千川看着古行云问道。

    古行云顿时沉默下来。

    他是中洲战神,但在重?#23435;?#21147;的情况下去幽州,情况甚至比回昆仑还要危险。

    他颤抖的伸出手,  僵硬麻木的?#30452;?#36153;力的伸入怀中,在自己的?#36335;?#22841;层里面撤出了一个纽扣。

    纽扣很小,很精致,在幽暗的机舱里?#20102;?#30528;诡异的光芒。

    古行云似乎想要用力捏碎纽扣,但他的手掌?#35835;?#25238;,于是纽扣落在?#35828;?#19978;,滚动着落在了古千川身前。

    古行云?#34892;?#28067;散的眼神陡然凝聚起来。

    古千川眯起?#25628;?#30555;。

    旋翼的呼啸声依旧充斥在机舱里面。

    但机舱的气氛突然间变得?#34892;?#35809;异。

    古千川捡起面前的纽扣,看着古行云,若有所思。

    古行云静静的看着古千川,沉默良久,才淡淡道:“拿来。”

    古千川不动。

    他看了古行云很久,才突然问道:“为什么?”

    这句话的意?#24049;?#31616;单,背后的含义却非同寻常。

    为什么。

    为什么要给你?

    如果你死了,我就是昆仑城的城主。

    那么...为什么?

    昆仑城内部并不和睦。

    城主?#30171;?#38271;老之间的勾心斗角也并不是什么秘密。

    古行云和古千川对彼此想要什么也都是心知肚明。

    在这样的环境里,藏着掖着都没什么必要。

    古千川就想问一句为什么,这不算撕破脸皮,但如果古行云给不出答案的话,后果比两人撕破脸皮还要严重的多。

    “我不能死。”

    古行?#30772;?#38745;道,他的脸色愈发晦暗。

    ?#23601;讲自?#30340;一击落?#21344;?#20046;是完全轰在他身上,他能逃出来让古千川带着他离开临安就已经算是透支潜能,以他现在的?#21050;?#19981;要说是古千川,就是个普通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干掉他。

    可他的眼神却变得镇定下来,甚至?#34892;?#20174;容。

    “为什么?”

    古千川还是这个问题,但却是不一样的意味。

    “我死了,你的实力够坐镇昆仑城吗?”

    古行云笑得?#34892;?#35749;讽:“如今你的实力不要说神榜,圣榜前十都勉强,我死之后的昆仑城,你守不住!”

    他的话直白的不留丝毫情面。

    古千川眼神中?#20937;?#19968;抹愤怒。

    “眼下的结果对你来说是最好的。”

    古行云眼神黯淡,他的气息越来越虚弱,喘息?#37096;?#22987;变得?#31181;兀骸?#25105;伤势极重,但却不会死,我自己也不能确定会不会成为第二个夏至,我养伤的时间,昆仑城的权势都在你手里,只要我不死,对外界来说就是一个震慑,昆仑城,咳...昆仑城会一直存在,这样的结果有什么不好?”

    他看着古千川,嘲弄道:“你现在的实力,死战之下,甚至都不会是北海王?#31995;?#27743;的对手,凭你自己,你守得住昆仑城吗?”

    他与古千川之间最大的不和就是在于昆仑城的权势。

    他不想看着昆仑城消失破败。

    古千川也不想。

    所以两人之间的谈判都是相当有诚意。

    “你说的有道理。”

    古千川?#20102;?#33391;久,才点?#35828;?#22836;。

    他将手里的纽扣交给了古行云。

    古行云已经没有力气捏碎纽扣,干脆放进嘴里咬碎,伴随?#25490;?#25187;里清凉的液体一起吞了下去。

    古千川看着古行云服药。

    药物的效果立竿见影,古行云虽然依旧虚弱,但呼吸却逐渐开始变得平稳起来。

    古千川知道古行云吃的是什么。

    严格来

    讲,这同样是永生药剂。

    只不过是属于中洲政府的永生药剂。

    这是在北海王?#40092;?#30334;年前第一次研究出永生药剂的时候,中洲跟北海王氏交?#22368;?#26469;的永生药剂。

    中洲将永生药剂分解,随后加入了大量的名贵药?#27169;?#26368;终变成了古行云服用的疗伤圣药。

    这种东西同样是以生命力为基础,但却不会延长生命,而是无限扩大伤势的恢?#27492;?#24230;,这是中洲战神的专属圣药,一?#25490;?#25187;里虽然只有一?#21361;?#20294;却相当于是一条命。

    “你有什么打算?”

    古千川看着再一次变得昏昏?#33080;?#30340;古行云,眼神?#20102;浮?br />
    “你会怎么安排我?”

    古行云?#35835;?#25199;嘴角,语气低沉。

    这一次的伤势确实极重,古行云不知道自己多久可以恢复,他甚至不能确定自己还会不会保持无敌境的战斗力,他养伤的这段时间,他就算不情愿,也必须要将昆仑城的权力交给古千川。

    古千川掌握了大权,肯定不会让他留在外面。

    他养伤的这段时间,基本上等同于是被古千川软禁了。

    有朝一日他的战斗力恢复的话,古千川如果干的不错,他再想拿回城主的权力,也不是这么容易的。

    昆仑城说起来是城,但崛起时间太短,?#33258;?#19981;足,看起来完全就像是一个家族,家族里面,城主并非一定是实力最强的,关键是?#27492;?#25484;握了家族的权力。

    “我在银州有片庄园,环境不错,城主如果不愿在昆仑城,就去那边养伤吧。”

    古千川沉默了一会,轻声道。

    他的语气极为诚?#25671;?br />
    古千川嘴角?#35835;?#25199;,淡漠道:“好。”

    他确实不愿意呆在昆仑城,在没有战斗力的情况下,想到昆仑城,他都会觉得恐惧,与其如此,还不如接受古千川?#27492;?#26159;一片好意的软禁。

    “你还有什么要求?”

    古千川认真的问道。

    古行云想了想,平静道:“一个人总是没什么意思,让倾城陪我吧。”

    离倾城。

    古行云与离兮的女儿。

    也是离兮的逆鳞,只要将离倾?#24378;?#21046;在身边,古行云就不担心离兮会做什么。

    古千川也不需要担心。

    所以他点?#35828;?#22836;,笑呵呵道:“很周到。”

    古行云点?#35828;?#22836;,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精神却再也支撑不住,又一次昏迷过去。

    直升机划过夜空,?#19978;?#35199;北。

    越过高山,路过大湖,空气逐渐冰冷。

    当古行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昆仑山仿似万年不变的白雪已经近在眼前。

    他有了些精神。

    但强烈的虚弱感却越来越明显,以至于让他挣扎着坐起来都是勉强。

    “到了?”

    古行云声音嘶哑的问了一句,脑子懵懵的,头痛的厉害。

    “到了。”

    古千川点?#35828;?#22836;:“我已经安排下去了,倾城一个小时前已经乘坐直升机去了银州。”

    “好。”

    古行云点?#35828;?#22836;,看着?#24052;?#24050;经出现在视线中的昆仑城,他的内心多?#35828;?#24213;气。

    直升机在昆仑城的小型机场降落。

    古千川不动声色的搀扶着古行云回到他自己的住处。

    昆仑天寒。

    古行云的居所火炉烧的很旺,  室内温暖舒适。

    古行云在?#25764;?#19978;坐下来,喘了口粗气,淡淡道:“我在这里多留几天,等这次的事情彻底解决后,我马上出发去银州。”

    这次的事情无疑是与北海王氏合作刺杀李鸿河的事情。

    李鸿河如果死在临安,那什么事情都不会?#23567;?br />
    李鸿?#29992;?#27515;,那就是轩然大波。

    古行云和古千川?#22411;就?#22330;,他们现在甚至还不知道这场刺杀的结果。

    “你去吧。”

    古行云看了一眼古千川,语气淡然。

    古千川点?#35828;?#22836;,转身离开。

    古行云坐在?#25764;?#19978;看着古千川的背影。

    他的眼神变得深邃,似乎泯灭了所有的温度。

    暂时将昆仑城大权交出去又如?#21361;?br />
    这次跟?#23601;讲自?#19968;战,凶兵落日会落在古千川手里又能如?#21361;?br />
    只要他可以恢复,无论凶兵还是权力,都是他的。

    古行云靠在?#25764;?#19978;,闭上眼睛,喃喃自语道:“还是太嫩了。”

    ......

    古千川刚刚跨出大门,一道绝美的白影就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

    古千川?#35835;算叮?#30475;着面前的女子,眼神?#34892;┥了浮?br />
    女子的容颜极美,一身白裙,眉目如画,她的发丝梳理的整齐而柔?#24120;?#22914;瀑的长发上似乎夹杂?#25628;?#33457;,发梢显得?#34892;?#26001;白,但这却并没有让她的魅力减弱,反而让她看上去更有种致命的吸引力。

    天姿国色?#36855;?#38754;前的女人身上是如此的恰到好处,女人美到了极致,就如同铺展在雪中的一副色彩浓烈的水墨画,让人过目难忘。

    ?#21543;?#23376;。”

    古千川沉默了一会,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眼前的女子,最起码现在,还是昆仑城的女主人,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

    尽管她从来不曾对昆仑城的内部事务发表过任何意见,但她的身份却不会有任何人质疑。

    离兮。

    昆仑城的城主夫人,古行云现在唯一的妻子。

    “倾城呢?”

    离兮拦在古千川身前,直截?#35828;?#30340;问道。

    她的声音清脆甚?#37327;?#20197;说是悦耳,语速也很快,但说出来的话却总是让人觉得怪异。

    她的语气似乎很急躁,但声音中却偏偏没有任何情绪。

    这不是僵硬机械。

    而是一种近乎空洞的麻木。

    这明明是一位用任?#20301;?#20029;辞藻形容都不过分的绝代佳人,但却没有任何的灵气。

    华丽的外表下,只有空洞,只?#26032;?#26408;。

    “我安排倾城去外面玩玩。”

    古千川微笑着:“这是城主的意思。”

    “倾城呢?”

    离兮又问了一遍。

    古行云不动声色,只是摇了摇头,轻声道:“城主在里面。”

    他侧身让开?#35828;?#36335;。

    离兮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走进了古行云的院落。

    古千川转头看着离兮在风雪中飘摇的白裙,眼神玩味而阴冷。

    古行云因为重伤而不?#19968;?#26118;仑城。

    直到掌控?#27515;?#20542;城才?#19968;?#21040;这里。

    他怕的,无疑就是他的夫?#27515;?#20846;。

    自己与古行云不和。

    但即便这样,他宁愿相信时刻想要跟他争夺昆仑?#24378;?#21046;权的自己也不愿意相信离兮。

    夫妻?

    呵,这样的夫妻,算什么夫妻?

    离兮从院落走进了室内。

    古行云依旧靠在?#25764;?#19978;,他只是随意扫?#27515;?#20846;一眼,身体动都懒得动一下。

    “倾城呢?”

    离兮直?#28216;?#36947;。

    在昆仑城,她几乎从来都不跟古行云说话,就算偶尔开口,也是直截了

    当。

    “倾城应该去外面走走,总是呆在昆仑城,对她没有好处。我接下来几年应该有时间,?#19968;?#23558;她带在身边交到她的。”

    古行云不咸不淡的说道。

    离兮静静的看着古行云。

    “你受伤了。”

    她说道。

    她的语气不是作为妻子的担忧,也不是作为仇人的快意,平淡的,空洞的,麻木的让人听了浑身难受。

    “重伤。”

    古行云笑了笑,他的眼神?#34892;?#20919;,语气也带着些怒气:“落日的全力一击,呵呵,哈哈,?#23601;讲自攏?#37027;个贱人!贱人!”

    离兮的娇躯悄然震动了一下。

    凶兵落日的全力一击...

    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很多年前,她曾经亲眼看到另一?#30740;?#20853;近距离全力轰击在另一名女子身上。

    滔天的剑意和流光之中,凶兵破碎,无敌寂灭。

    那?#30740;?#20853;,叫无尽长空!

    落日的威力不如无尽长空。

    但同样,古行云的实力也不如那个震碎?#23435;?#23613;长空的女人。

    “你会死吗?”

    离兮平静的问道。

    “我不想死。”

    古行云摇了摇头。

    离兮终于明白过来女儿离开昆仑城是怎么回事。

    她的嘴角轻轻扬起,露出了一?#30475;?#30528;明显情绪的冷笑和嘲弄:“所以你让古千川带走了倾城?你控制倾城,是怕?#39029;?#30528;你重伤的时候杀了你?”

    “你杀?#23435;遙?#20542;城?#19981;?#27515;。”

    古行云很平静的看着离兮:“你舍得杀我吗?”

    离兮眼神中骤然爆发出一片怒气和?#26786;模骸?#20320;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用你自己的女儿威胁你的妻子。古行云,你算什么男人?你就是个王?#35828;埃?#34394;?#20445;?#24694;心!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男人!”

    王八...

    恶心...

    不配做男人...

    二十多年来,这是离兮对古行云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但这句话却像是最锋利的刀子,一下子狠狠穿透了古行云压抑了多年的怒气和怨?#23613;?br />
    他儒雅的面孔一瞬间变得扭曲,整个人猛地从?#25764;?#19978;站起来。

    离兮一动不动。

    古行云双眼通红,一?#21713;?#20303;?#27515;?#20846;修长白嫩的?#26412;薄?br />
    “我是王八?我不配做男人?那你说谁是男人?啊?说啊!贱人,你也是个贱人!”

    “啪!”

    状若疯魔的古行云一巴掌狠狠抽在离兮的俏脸上:“谁是你心里的男人?李狂徒吗?他当年干的你很爽是不是?#21051;的?#36319;?#23601;讲自?#19968;起伺候过他?不要脸的贱人!我哪点不如她?说啊,你给我说!”

    离兮被一巴掌抽翻在地上。

    她的脸庞红肿,但却仍旧仰着头,一脸?#26786;?#30340;看着古行云。

    那是一种虽然?#28508;?#20294;却依旧不愿意妥协退让的高傲。

    古行云似曾相识的高傲。

    那个时候。

    那些年。

    他曾亲手将这个女人送到了那个年轻天骄的身边。

    她就是如此高傲的站在对方身边,犹如女神一样俯视着所有人。

    也包括古行云自己。

    古行云双眼愈发猩红,死死的盯着离兮。

    “你算个男人?”

    离兮擦拭着嘴角的血迹,眼神中全部都是?#26786;摹?br />
    “我不算男人?”

    古行云狂笑起来:“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吗?倾城是怎么来的,你不清楚吗?”

    离兮脸色惨白。

    她颤抖着站起身,一字一顿,冷冷道:“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给你生下了倾城。”

    “啪!”

    暴怒中的古行云又一巴掌抽在离兮的脸上。

    “后悔?”

    他冷笑着看着跌倒在地上的离兮:“给我生女儿你后悔,给李狂徒生女儿你就不后悔了吗?别忘了,当年是你亲手杀了那个孽种,也是你亲手杀?#27515;?#29378;徒!后悔?你有什么资格后悔?你这个贱货!”

    “哈...”

    离兮冷笑着吸了口气:“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对手,心?#26159;?#24895;的带了多年的绿帽子,你很得意?我是贱人?当年你让我接近他的时候怎么不说?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只要活着,头上永远都?#26032;?#33394;,你得意什么?”

    “我得意什么...得意什么...”

    古行云脸色惨白,他的嘴角再次涌出鲜血,但整个人却变得亢奋起来。

    他猛地伸出手,拽住?#27515;?#20846;的头发,将她生生拽到了?#24052;狻?br />
    ?#24052;?#26159;不变的风雪。

    黎明破晓。

    昆仑城一片微光。

    “看看!”

    古行云指着?#24052;猓骸?#36825;些都是我的,昆仑城是我的,你也是我的,  我拥有整个中洲特战系?#24120;?#25105;得意什么?你说我得意什么?”

    “用绿帽子换来的一切,  真值得得意?”

    “他死了!”

    古行云一脸的暴怒,狞笑道:“他已经死了!是你杀的,我所有的耻辱,都已经洗干净了!”

    离兮跌坐在地上。

    她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来,一脸惨淡。

    那是没有任何希望的绝望与麻木。

    “这是你们应该做的,你不应该拿这些来侮辱?#25671;!?br />
    古行云不停的喘着粗气,他看着坐在地上的离兮,眼神变得?#34892;?#24653;惚。

    他在离兮身前蹲下来,伸出手去摸离兮的脸庞。

    所有的暴躁在他脸上完全消失,他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是不是打疼你了?你不?#30473;?#24594;我的。”

    离兮眼神空洞的看着古行云。

    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早已无话可说。

    早在当年她被父?#29366;?#30528;走进这片雪山的时候,她就已经没?#37266;?#25321;。

    一步错,步步错。

    直到今日,她蓦然回首看着自己的来路,才发现自己一路所过,在光鲜亮丽和?#38706;?#27785;寂之中,所沉淀的竟然全部都是罪孽。

    “只要你肯听话,你父亲,倾城,都会没事。知道吗?”

    古行云轻轻摸着离兮红肿的脸庞:“黑暗世界最近不平静,古千川实力太差,必要的时候,你要为昆仑城出手,做我该做的事情,能不能做到?”

    离兮麻木的点?#35828;?#22836;。

    “去吧。”

    古行云笑呵呵道:“有机会的话,替我杀了?#23601;讲自攏?#36145;人都该死,对吧?”

    离兮没有说话,站起身麻木的走了出去。

    古行云眯起眼睛看着她的背影。

    离兮的长发飘?#20284;?#26469;,发梢似乎依旧带着雪花,一片苍白。

    美人已经白发。

    古行云?#34892;?#24653;惚,?#34892;?#33258;嘲。

    不相依,到白首。

    白首相知犹按剑,不过如此。

    如此夫妻,哪怕荣华?#36824;?#26435;倾朝野,他在她身边得到的,依旧只有空洞和孤寂。

    离兮拉开了门。

    昆仑城的?#24052;?#24050;是清晨。

    风雪依旧在飞舞,带着绝望的冰冷与森寒,似是永恒不变。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北京pk10走势图怎么分析 福州站街女性息 时时彩官方网 重庆时时彩稳赚技巧 西安沐足 足球即时比007 m沈阳按摩叶小姐 pc28投注法 虎门酒店小姐 11选5在线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