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章:地狱在北方

第七十章:地狱在北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南是天堂。

    天堂如今就铺展在汉白玉打造的茶几上。

    林枫亭父子二人已经?#19979;?#20241;息。

    秦微白陪着李天澜研究着天南的地图。

    这是一张制作的极为详细精美的地图,天南三万五千平方公里的地形风貌在上面分毫毕现。

    李天澜看着地图。

    秦微白身上的?#21335;?#19997;丝缕缕的飘过来,嗅着这一丝芬芳,李天澜的内心也更加专注安定。

    “为什么是这里?”

    李天澜问道。

    “这里是最合适的。”

    秦微白给李天澜泡了杯茶,柔声道。

    李天澜接过茶杯沉吟不语,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的天南地图。

    天南只是中洲的叫法。

    而且是少数站在中洲上层的人私底下的叫法。

    事实上安南国从来都不曾放弃过对这片领?#20102;?#26377;权的争夺。

    在地图上看,天南是一个并不如何规则的长方形,这片相当于安南国十分之一国土的区域中地形极为丰富,山区,丛林,平原,湿地,应有尽有,天南行省内部有三个城市,三十多个乡镇,还有一些虽不多却绝不容忽视的自然资源,对于中洲而言,既然已经占据了这里,那中洲就不可能放弃。

    天南如今已经成了中洲的必争之地。

    而中洲的必争,  放在安南国就是必保。

    如果不是黑暗?#28572;?#21508;大势力莫名其妙的起了战乱的话,如今的天南,本应该是黑暗?#28572;?#21508;种矛盾的聚焦之处才对。

    如今驻扎在天南的代表性力量有?#28966;傘?br />
    其一是北海王氏扮演的安南叛军。

    三年前边境之战中,安南国以叛军的名义配合五大势力入侵中洲边境。

    如今这个名义已经被中洲用了很久。

    迅雷军团的精锐被东城家族交易给了北海王氏。

    王天纵将迅雷军团交给?#35828;?#27743;,让他驻扎在天南。

    中洲给安南国的理由也十分的光明正大,安南国当初说的是国内出现了不受控制的叛军。

    本着双方是友好邻邦的原则,中洲直接派遣军队帮助安南国平叛。

    帝江进入天南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将这里的所有资源搜刮一空,送到了北海王氏。

    随后在安南国不断抗议,在联合国施加的压力之下,中洲的军队在帝江的带领下撤出安南国。

    但所谓的撤退不过是个名义。

    帝江带领的迅雷军团撤退了。

    而帝江率领的安南国叛军又一次开始死灰复燃。

    穿着军装的时候,他们是军队,还可能收到受界的压力。

    但烧掉军装之后,他们就是安南国本土的叛军,根本无所顾忌。

    如今帝江成立的天南自由军团在北海王氏的暗中支持下已经有?#23435;?#19975;人的规模,而且全副武装,全部都是精锐。

    在边禁军团的支援下,这已经是天南最大的力量。

    而另外一股力量则属于天都炼狱。

    天都炼狱主动找上了安南国。

    在知道自己恐怕已经不能夺回领土的情况下,安南国别无选择,哪怕知道天都炼狱同样不怀好意,但安南国暂时也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

    于是有了安南国支持的天都炼狱在天南也迅速站稳了脚跟,目前力?#24656;?#26159;比北海王氏稍弱。

    除此之外,黑暗?#28572;?#21508;大势力在天南都建立了秘密据点。

    只不过随着黑暗?#28572;?#30340;战乱,各大势力暂时还没有精力把力量投入到天南,所以他们的力量不足为惧。

    这就是天南目前的格局。

    中洲,北海王氏。

    安南,天都炼狱。

    加上今后有可能参与进来的黑暗?#28572;?#21508;大势力。

    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大也不大,一个小行省的面积。

    可这里的地理位置却着实太过重要,只要占据了这里,北上中洲,南下安南,都是大有可为,就算占据这里的势力没有这个实力,今后在中洲和安南之间稍微摇摆,都可以获得能够预期的巨大利益。

    如今黑暗?#28572;?#39118;云际会乱战不休,  但任何乱局都会有消散的时候,到时天南这片土地绝对会成为黑暗?#28572;?#30446;光聚焦的地方。

    李天澜看着面前的地图,脑海中思索着如果东?#23454;?#22312;天南发展会得到什么。

    “太乱。”

    他轻声说道。

    不说今后各大黑暗势力在天南的交锋,就算是现在,局面也并?#24187;?#26391;,东?#23454;?#21435;天南,?#24615;?#22312;天都炼狱和北海王氏之间,这绝对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26263;?#30456;对于中洲来说,天南是最适合你崛起的地方。”

    秦微白靠在李天澜身边,轻声道:?#26263;?#28436;习结束之后,北海王氏和昆仑城在中洲的合作也许会进一步加强。?#23601;?#22478;主今晚用落日重伤了古行云,叹息城的凶兵肯定会易主,不止如此,东北三个行省,除了关东,其他两个行省的特战系统恐怕也会落在昆仑城?#31181;小?#19981;过这样的结果下,中洲东北特战总部应该可以成立了。”

    “你如今已经成长到一定地步,无论北海王氏还是昆仑城,都会想尽办法限制你的成长,各大区域

    的特战总部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落实下来,中洲虽大,但在各大特战总部的高压之下,能适合你发展的区域真的不多。”

    李天澜点?#35828;?#22836;:“只有天南。”

    “只有天南。”

    秦微白语气肯定:“天南目前游离于中洲之外,但却被中洲视作囊中之物,但从表面来看,天南目前的一切跟中洲都是无关的,就算是帝江率领的天南自由军团,现在看起来也只是安南国内部的叛军而已。”

    秦微白将李天澜的身体转过来,看着他的眼睛道:“天南暂时还算是中洲特战系统无法名正言顺影响到的地方,但那里?#20174;?#34987;中洲当成了自己的领土,所以你如果去天南,中洲不会有人反对,不止是东?#23454;睿?#20063;许很快,中洲所有的自有势力都会前往天南。那里,也许可以算是自由势力的最后一块净土了。”

    “最后的净土?”

    李天澜掏出一支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天南目前再怎么混乱,名义上仍然是安南国的土地,只不过那片土地如今已经完全失控,成了北海王氏和天都炼狱的战场,叛军一路所过,自然留不下任何?#34892;?#30340;政权,天南如今就属于安南国的叛乱区,没有秩序,也没有强有力的政权?#25345;巍?br />
    安南国对于叛乱区都无奈,中洲的特战系统自然更不好去插手那里建造新的秩序。

    所以中洲的规矩在那基本上是?#35980;?#19978;的。

    如此说来,那里确实是自有势力的净土,谁能问鼎天南,谁就可以在天南创造新的秩序。

    只不过...

    “北海王氏和天都炼狱都在那,国内的自由势力没这么大的胆子吧?”

    李天澜摇了摇头。

    天都炼狱还好说。

    但北海王氏在中洲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天南被中洲视作囊中之物,同样被被北海王氏视作囊中之物,中洲的自由势力没有北海王氏的?#24066;?#23601;去天南行省,这等于是在跟北海王氏抢肉吃。

    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现在他们没有这种胆子,但很快他们就会有了。”

    秦微白微笑起来:“如果北海王氏内部出现了重大问题自顾不暇的话,他们还能?#35828;?#19978;天南的利益吗?”

    李天澜内心一惊,仔细的注视着秦微白。

    北海王氏会?#24418;?#39064;。

    早在几年之前,他就听军师说过。

    可秦微白的语气...

    难道她想主动引发北海王氏内部的问题?

    现在这个时间...比起当初说的,似乎早了一些。

    “你想做什么?”

    李天澜语气谨慎的问道,他的眉?#20998;?#20102;起来,语气极为坚决:“你什么都不能做。”

    对于北海王氏,他始终都有种本能的警惕?#22270;?#24814;。

    李天澜不知道北海王氏的实力有多么?#30475;螅?#20294;绝对不是?#21482;?#23467;可以撼动的。

    “?#20063;?#20250;做傻事的。”

    秦微白伸出手抚摸着李天澜的?#22330;?br />
    她的手微凉,眼眸温柔如水:“我只是想让你轻松一些。”

    “说?#30340;?#30340;计划。”

    李天澜道。

    这是他第一次?#20107;只?#23467;的?#34987;?br />
    “我的计划很简单啊...”

    秦微白甜笑一声:“你去了天南之后,利用你手里的资金先成立一个贸易公司,?#19968;?#23433;排人将贸易公?#22659;?#36215;来,这是你最快在天南立足的产业,也是你最核心的根基。以你的实力,不难在天南立足,立足后,东?#23454;?#24930;慢扩张就是了。”

    “天澜,你有没有想过,日后你若是问鼎天南,带着这三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回归中洲的时候,中洲会给你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秦微白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很闪耀的光亮。

    那是一种带?#25490;?#27987;期待和憧憬的执着。

    李天澜的内心却慢慢沉了下去。

    他想听的是秦微白的计划,而不是东?#23454;?#30340;未来。

    东?#23454;?#30340;未来在秦微白的诉说中太过简单。

    简单的让李天澜根本察觉不到秦微白在背后安排了什么。

    秦微白摘下了头上的碧绿色发簪放到李天澜手中,轻声道:“这个给你,贸易是你在天南的根基,这个就是你在天南的?#30528;啤!?br />
    李天澜猛地一惊。

    他不用想都知道这根发簪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的手腕上就带着一?#35328;?#33853;星辰。

    雄兵之间相互靠近的时候,彼此完全会有感应,简单的说,就是凶兵的蓄能时间会加快。

    秦微白手中的这根发簪,毫无疑问是?#21482;?#23467;的碧落黄泉。

    将凶兵送人...

    秦微白不仅仅是大方,最关键的是,她哪来的权力?

    “我姐让我把碧落黄泉带出来,就是给你用的。”

    秦微白低声道:“碧落黄泉想要蓄能完毕,最少还需要三年,你这里也有一?#30740;?#20853;,放在一起,蓄能时间会略快一些,反正现在碧落黄泉不能用,还不如放在你这里,如果能?#35805;?#20320;在天南立足的话,我姐也会很高兴的。”

    李天澜默默的看着秦微白。

    他的手略微颤抖,但语气却依旧平静。

    “回答我的

    问题。”

    他看着秦微白说道。

    “什么问题?”

    秦微白眨了眨眼睛,开始装傻。

    “?#21482;?#23467;到底想做什么?”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他内心的不安逐渐变?#20204;?#28872;,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26412;酰?#25110;许存在依据,但李天澜说不?#20384;矗?#20182;只是本能的觉得?#34892;?#19981;对劲。

    秦微白没有说话,只是偏过头去看着面前的天南地图。

    李天澜看转头看着地图。

    气氛似乎一瞬间变得沉默?#38480;巍?br />
    “?#20063;?#37197;知道?”

    良久,李天澜才突然问了一句。

    ?#23433;?#26159;不配。”

    秦微白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那就告诉我我想知道的。”

    李天澜淡淡道:“?#20063;幌不?#36825;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哪怕掌控我的人是你,哪怕你是为我好,我也不?#19981;丁!?br />
    他并不能确定自己想要知道什么,他只是内心突然觉得?#34892;?#19981;安。

    这种不安在秦微白最开始出现的时候就存在,只不过很淡很淡。

    相隔三年时间,秦微白出现的太过?#22238;#?#26446;天澜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当秦微白将碧落黄泉交到他手上的时候,他内心那种不好的?#26412;?#21364;一下子变得极为强?#25671;?br />
    秦微白将碧落黄泉交到他手上。

    ?#21482;?#23467;会如何?

    她?#21482;?#22914;何?

    碧落黄泉就算暂时不能用,那也是凶兵,?#35980;?#21040;就交给别人?

    李天澜从来没听过这种说法。

    “我?#19988;?#22312;雪国做一些事情。”

    秦微白犹豫了下,终于开口道。

    “什么事情?”

    李天澜问道。

    “别问了,好不好?”

    秦微白看着李天澜,她的眼神中带着恳求。

    李天澜内心一软,却强行硬着心肠,平静道:“?#26131;?#20250;知道的。”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秦微白轻声道:“天澜,在给我一点时间,一个月,最多两个月,我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好不好?”

    她抱住李天澜,将头靠在他怀里,轻声道:“最多两个月,什么事情都会过去了,到时候我就会回到你身边,把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我们会一直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做了,安心被你养在家里,可以吗?”

    她的目光朦胧,满是憧憬。

    “为什么要两个月后?”

    李天澜摸着她的长发问道。

    秦微白没有说话。

    她不能告诉他自己的憧?#25509;?#36828;只能成为憧憬。

    也不能告诉他自己现在说的一切都是欺骗。

    北方。

    雪国。

    那片冰天雪地之中,她会用尽全力,拉着北海王氏?#38647;?#22320;狱。

    地狱在北方。

    只有她坠入地狱,李天澜才能得到最自由的天堂。

    “天澜,再信我一次吧。?#20063;?#24819;掌控你的人生,这是最后一次,相信我,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秦微白静静的说着。

    她的心脏似乎抽搐成了一团。

    用欺骗换来李天澜的信任,她不知道李天澜在得知真相的时候会不会原谅她。

    她也不敢去想。

    “好。”

    李天澜搂着她的身体,轻轻点头。

    秦微白笑了起来,一脸?#27704;茫?#22914;同初夏在晨曦中盛开的花朵。

    她在李天澜脸庞上亲了一口,腻声道:“真乖,这才是我的好老公。”

    “再叫一声。”

    李天澜将内心所有的心思压下去,笑着命令道。

    “好老公。”

    秦微白乖乖的又叫了一声,声音甜腻温柔。

    “再叫一遍。”

    李天澜看着秦微白逐渐变得红润的脸?#30504;?#31505;容?#25918;啊?br />
    秦微白摇了摇头,她?#25112;?#26446;天澜,咬着他的耳朵,?#37027;?#36947;:“抱我去房间,我去床上叫给你听好不好?”

    李天澜的呼吸猛地急促起来。

    好不好?

    他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李天澜猛然弯下腰一把将秦微白的娇躯横抱起来,大步?#19979;ァ?br />
    别墅的主?#20801;?#20013;亮着灯。

    李天澜近乎?#30452;?#30340;推开房门,下意识的想要关灯。

    ?#23433;恍小!?br />
    秦微白媚眼如丝:“?#20063;灰?#20851;灯,我要看着你。”

    李天澜低吼一声,一把将秦微白扔到了床上。

    秦微白满?#38750;?#19997;在床上肆意的铺开,灯光下的女神显得愈发妩?#20320;?#25042;。

    李天澜扑了?#20384;礎?br />
    秦微白娇笑着伸出双?#21482;?#20303;李天澜的脖子。

    她的眼眸晶莹?#27704;茫?#28145;深的看着李天澜的脸庞。

    这个让她心?#26159;?#24895;放弃一切的男人。

    这个她亏欠了太多太多的男人。

    秦微白静静的看着,似乎想要将他的脸庞烙印在自己的灵魂里。

    她从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23567;?br />
    只是?#34892;?#19981;舍。

    如果余生注定要在黑暗中永眠,不如在光明尚存的时候享受最后的沉沦。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1482;?#29256;阅读网址:m.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pk10北京pk拾全天计划 时时彩宝宝计划app 时时彩技巧经验 日本美女胸部走光网站 时时彩分析软件 美女壁纸全屏护眼 北京pk赛车投注方法 江西时时组选遗漏数据 快3豹子规律技巧 麻将技巧秘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