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六十三章:夜下狂潮

第六十三章:夜下狂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 aopuz)    傍晚时分,西子湖畔起了风。

    微风与夜幕同时蔓延过来,昏沉的天色下,风吹皱了湖面,倒映在清澈水波中的孤山随着涟漪波动扩散,显得愈发苍翠出尘。

    孤山已经不是西子湖的旅游景点。

    李鸿河带着残存的李?#20384;?#20853;踏上孤山之后,临安官方很快就宣布了孤山内部要进行整顿装修。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

    临安市府将孤山的事情上报给了江浙省府。

    省府上报内阁。

    内阁沉默。

    于是省府和市府也同时沉默下来。

    孤山的售票点被取消,周围的区域也都悄然被移出?#23435;?#23376;湖的游览范围,整个李氏开始在中洲高层的沉默中在孤山扎根。

    高层至今依旧沉默。

    所有人似乎都像是忘记了李氏和孤山一样,时至今日,包括昆仑城在内,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李鸿河占据孤山的事情发表过任何看法。

    沉默很多时候都是默认。

    但更多的时候,?#37096;?#20197;成为借口。

    不过显而易见的是,只要李鸿河还健在,中洲高层就不会对李氏占据孤山的事情发表一点异议。

    孤山上没了游人,人气已经被灵气取代,李天澜来到孤山脚下的时候,苍茫的暮色中,苍翠的孤山坐落在西子湖中,一片朦胧,一草一木,似乎都有着说不出的灵秀。

    孤山上?#34987;?#20284;锦。

    李天澜下了船,沿着静谧的山?#20998;斃小?br />
    孤山安静。

    李天澜的内心逐渐也变得轻松下来。

    轻松,却又忐忑。

    从最开始离开李氏那片营地到今日,时光已经过了三年。

    但李天澜仍旧没有做出任何成绩。

    在天都入无敌?#24120;?#20170;日位列神榜,号称中洲天骄。

    那是以自己的武道根基为代价。

    成为叹息城的少城主,那是因为李氏和叹息城当年的情义。

    成立东皇殿。

    但如今的东皇殿仍旧弱小的可怜。

    李天澜内心突然?#34892;?#24623;意。

    三年时间,他好像做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他仍然是处在刚刚起步的状态。

    他的武道和剑意已经有所成。

    但李氏的荣光却依旧黯淡。

    李天澜很想告诉山上那些始终跟在李氏身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身上并且依旧坚持的叔叔阿姨们,他想告诉他们,自己在外面干的不错。

    可真的不错吗?

    三年时间,今日的一切...

    慢了。

    终究还是太慢了。

    他觉得自己做的并不好。

    没做好,就不敢上山。

    暮色之中,他的脚步逐渐放缓,甚至变得?#34892;?#27785;重。

    孤山上只有夜风吹动着树梢的声音。

    孤山上没有守卫,也不需要守卫。

    对李氏有敌意的人,基本不会上山,执意要上山的人,在山里放着守卫也不会有用。

    所以封闭起来的孤山上,大部分时间都是一条清冷的?#34892;?#23396;寂的小路。

    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名穿着粗布?#36335;?#30340;女人。

    女人的脸庞很美,虽然眼角已经有了些皱纹,但眉宇间的倔强和坚持却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道路两端,一上一下。

    女子?#21561;?#20102;李天?#20581;?br />
    李天澜?#37096;吹?#20102;她。

    两人同时?#35835;?#19968;下。

    已经不再年轻的女子眼神中浮现出了一抹惊喜。

    她清秀的双眉下意识扬起来,身上顿时多了一丝说不出的英武。

    李天澜略略加快了脚步,来到女人面前,他还没有开口,女子已经主动出声,微笑道:“少主,你回来了。”

    李天澜点?#35828;?#22836;,叫了声青叶阿姨。

    当年跟着李鸿河离开幽州的女子并不多,女眷更少,青?#37117;?#26159;女眷,又是李氏的?#23665;?#32780;且是相对年轻的一位,她是李往生的母亲,有过带孩子的经验,所以李天澜的婴儿时期,都是青叶在照顾,李天澜虽然叫的阿姨,但青叶就算说是他的养母都不为过。

    青叶伸出手,下意识的想要摸摸李天澜的头,只不过手刚伸到一半,她就收了回去。

    她的笑容似乎比起之前更?#35272;?#20102;些:“往生上周刚刚回来过一次,你要是早来几天就好了。”

    “我和往生很快就可以见面了。”

    李天澜微笑道。

    他回来之后还没有见过李往生。

    但两院的最终演习即将开始,李往生身为中州四灵之一的玄武,很可能会亲自到场的。

    “您要去哪?”

    李天澜问了一句。

    “我下去取些东西。”

    青叶笑了笑:“几年前我们来到这里不?#33579;?#34398;东来虞老就来过一次,他在当地安排了些人,每天都会送来一些水果蔬菜和肉类,少主,我们现在的生活比起之前好很多了。”

    “还不够好。”

    李天澜沉声道。

    他看向上方?#36335;?#27809;有尽头的山路,轻声道:“这几年...大?#20197;?#20040;样?”

    “都很好。”

    青叶沉默了一会,才开口道,她还在笑,但却笑的极为复杂。

    那是一种像是愉快又像是忧虑的情绪,这种情绪太过剧烈,以至于李天澜一时间竟然不能够?#33539;?#22905;的悲喜。

    “只是殿下今年身体?#34892;?#19981;好。”

    李天澜内心一凛。

    李鸿河的身体会随着他失控的力量增强而变得越来越差,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他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如今才是第三年而已。

    他深深呼吸一口道:“我先上去,阿姨,晚些时候在陪您聊天。”

    青叶笑着点?#35828;?#22836;,跟李天澜擦肩而过。

    李天澜深深看了她的背影一眼。

    比起记忆中那张虽?#24187;览?#21364;满是麻木和绝望的脸庞,青叶现在的笑容多了些,提起爷爷的身体,她?#19981;?#24551;伤,会?#23396;牽?#20294;现在看着她的背影,李天澜所感受到的却只有英武。

    李氏重新有了情绪。

    所有的情绪结合在一起,就是希望。

    这就是李氏的现状。

    最好的现状。

    但最好的,却跟他无关。

    李鸿河变了。

    于是李氏也就变了。

    李鸿河的身体越来越差,每个李氏的人内心都在担忧,但这份希望却不曾消失。

    哪怕李鸿河今夜死去,李氏的希望,?#19981;?#33258;然而然的落在李天澜的身上。

    李天澜重新转身,快步上山。

    他的脚步依旧沉重,但却满是坚定。

    孤山的山顶修建了一些木质的小房子,大概二三十栋的规模,山上的路好歹修了修,路况不算好,最多只能说是平整,二三十栋小小的木?#21490;?#23627;坐落在苍翠鲜艳的花草树木中,就像是一个建立在山顶的小村庄。

    曾经的李氏营地变成了如今的李村。

    唯一不变的,还是那片庞大广阔的令?#35828;?#25112;?#26408;?#30340;墓地。

    墓地建立在青云寺的遗址上面。

    青云山和孤山本就是一体,青云寺消失后,青云山也就变成了孤山,这座孤山上最高的山峰,如今已经成了李氏的墓地。

    近千块墓碑一层一层的向上排列着,整整齐齐,墓地在夜色中并不显得阴沉,只是显得?#34892;?#24754;?#24120;行?#33853;魄。

    山顶上没有人。

    只有一栋栋的小房子里亮起了些许的灯光。

    站在山顶,李天澜可以清晰的听到每个人的呼吸,悠长,平缓,富有节奏。

    这是陷入深层次明显后才会有的呼吸节奏。

    整个李氏都在明显。

    每个人在沉寂多年之后似乎都想着恢复自己的巅峰状态,甚至是超越巅峰状态。

    李天澜的内心不断沉下去。

    最终沉入谷底。

    就因为所有人都在冥想。

    可这所有人也太少了些。

    李天澜的脸色苍白。

    十六个人!

    加上青叶,不过十七人!

    这就是如今的李氏。

    李天澜身体摇晃了下,一种难以形容的极怒?#24067;?#21344;据了他全部的意识,他的双眼满是猩红。

    三年前他离开边境的时候,李氏还有一百多人。

    边境一战之后,算上伤员,李氏幸存的还有六十多人。

    如今三年过去,李氏只剩下不到二十人?!

    人哪去了?

    李天澜看着前面那大片的墓地,犹豫了下,艰难的迈步走了过去。

    从墓地中走出了一个身形佝偻的老人。

    老人身材干瘦,头发早已是一片花白,因为驼背的原因,他的身材看上去显得?#34892;?#30246;小。

    他的手里提着一件扫把,似乎刚刚扫墓回来。

    李天澜的脚步顿了顿。

    ?#21561;?#32769;人的?#24067;洌?#20182;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变得无比平静。

    老人?#37096;吹?#20102;李天?#20581;?br />
    他看上去?#34892;?#27985;浊的双眼悄然亮了一下,不咸不淡道:“回来了。”

    李天澜嗯了一声。

    这是爷孙两人相隔三年的重逢。

    没有惊喜,没有意外。

    平静如水,淡漠如夜。

    李鸿河将扫把放在一边,招了招手道:“陪我进去走走。”

    李天澜走到李鸿河身旁。

    他有太多的话想说,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爷爷瘦了很多,一生都挺直的脊梁也变得弯曲。

    曾经意气风发的中洲战神已经远去。

    带着李氏坚守边境二十年,隐忍而沉默的老人也在远去。

    如今的他只剩下迟暮。

    那是余生将寂的虚弱,还带着一种已经几近完全失控的强盛。

    这一刻的李鸿河,?#30475;?#21040;似乎可以撕裂天地,但却又像是下一秒就又可能彻底倒下。

    “你的身体...”

    李天澜迟疑了下,欲言又止。

    “放心。”

    李鸿河的表情豁达而平和:“现在还不是时候,只要我想支撑,起码还能再撑两三年。”

    “你呢?”

    李鸿河看了一眼李天澜:“三年时间,你收获如何?”

    “我...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

    李天澜缓缓道:“而且...爷爷,我现在放弃剑二十四了。”

    在天都,他站在无敌境的角度上看过用过了李氏的震世绝学剑二十四。

    三年时间,他的剑已经隐约跳出了剑二十四的范畴,逐渐变成了他自己的剑道。

    剑二十四已经被他完全摸透,已经到了放弃的时候。

    李鸿河漫不经心的点?#35828;?#22836;道:“你自己的路,你自己决定。”

    墓地中没有灯光。

    越往上走,越是漆黑,于是墓地下那些小木屋?#22411;?#20986;来的灯光显得愈发刺眼。

    “我们的人呢?”

    李天澜沉默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他们啊...”

    李鸿河笑了笑,但却笑的很复杂:“他们已经去了该去的地方,现在留下的,都是不愿意过去的,?#20219;?#27515;了,这些人就都要跟着你了。”

    “他们去了哪?”

    李天澜毫不放松的追问了一句。

    “就是该去的地方。”

    李鸿河的语气淡淡的没有任何情绪。

    李天澜正想继续问,李鸿河却已经转移了话题:“跟我说?#30340;?#36825;三年的经历吧,去了哪些地方,又有什么感悟?”

    李天澜的三年很简单。

    但却又很复杂。

    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可说的,但可说的却有太多。

    李天澜整理了下思路,缓缓的说着,从离开天空学院,到叹息城,见过了?#23601;講自?#30340;天地无?#33579;?#20877;到雪国的原始森林与伏尔加河,再到成千上万里冰封森寒的极地,还有太平洋上的海市蜃楼和函谷关外的陨落星辰...

    他说起自己意志的蜕变,说起了?#27492;?#20043;后隐而不发的剑意,说起了跟在自己身边的那条金毛,说起了?#22336;?#20141;送给他却又在他?#31181;型?#20840;破碎的名剑天罚...

    他的故事中出现了东城?#26131;澹?#20986;现了白清?#24120;?#20986;现了东城如是,王月瞳,秦微白,?#21482;?#23467;,甚至出现了天都炼狱和北海王氏...

    他说了很多。

    李鸿河只是默默的听着,没有表情,也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李氏的墓地很大。

    爷孙俩走上去,又走下来,走的很慢。

    整个李氏依旧在冥想。

    李鸿河带着李天澜回到了自己那间很小的木屋。

    木屋内几乎没有任何装饰。

    一?#24222;?#26495;床,一张木桌,几个?#39318;櫻?#23601;是全部的家具。

    不过可以在这种能够感受到气候变化,有?#25628;?#20809;雨雪的地方生根,相比于李氏的从前,这里已经如同天堂。

    李鸿河开?#35828;疲?#22312;木桌旁的?#39318;?#19978;坐了下来道:“这么说,你现在已经是叹息城的少城主,而?#39029;?#31435;的东皇殿已经拿到了第一笔投?#21097;?#32780;?#19968;?#36319;江上雨建立了合作关?#25285;?#21482;等最终演习结束,一切就可以起步了?”

    “没错。”

    李天澜想了想,点头道。

    “那么,两院的最终演习,你有把?#31456;穡俊?br />
    李鸿河看着阔别三年的孙子,微笑着问道。

    “这不是有没有把握的问题,而是必须要赢的问题。?#19968;?#36194;。”

    李天澜语气平淡。

    “事情真要这么简单就好了。”

    李鸿河轻声道:“天澜,我无法?#33539;?#20320;现在的武道进?#24120;?#20294;我想,在进入无敌境之前,能藏拙,还是尽量藏?#26223;傘?#20320;赢下最终演习,?#27492;?#26159;可以给自?#27827;?#19979;一个起点,但你的对手是整个北海王氏和昆仑城,你今后的路,还是很难走。”

    李天澜?#35835;?#24867;,他一时间不能?#33539;?#26446;鸿河的意思:“爷爷,你的意思是,让我放弃这次最终演习?”

    李鸿河沉默着。

    从他?#20102;?#30340;眼神中,李天澜?#21561;?#20102;迟疑,?#21561;?#20102;犹豫。

    最终演习已经成了李天澜?#32999;?#20197;来最关键的一步,进退之间,极有可能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

    李鸿河让他藏拙,这种做法比较保守。

    李天澜无意评价这?#30452;?#23432;,对他来说,他早已无路可退。

    “我不会放弃。”

    李天澜淡淡道。

    “说?#30340;?#30340;理由。”

    李鸿河语气平静。

    “北海王氏和昆仑城早已是敌人,无论如何,我的存在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威胁。最终演习是输是赢,都不会改变他们对我的态度,既然如此,?#19968;?#19981;如赢下这场演习,让那些支持我和打算支持我的人有更多的信心。”

    李天澜轻声道:“爷爷,你不会懂的,如果我在演习中输给王圣霄,我之前所做的一切,都会是笑话。李氏?#19981;?#25104;为笑话,我没?#22411;?#36335;。”

    “那北海王氏和昆仑城的态度,你有没有想过?”

    李鸿?#28216;?#36947;。

    “他们已经表现出明显的态度了。”

    李天澜道:“我之所以还能活着,是因为爷爷你还健在,他们想动我,必须要先除掉你。我已经收到消息,王天纵现在应该已经在昆仑城了。”

    李鸿河陡然扬起了双眉,他看着李天澜,低沉道:“既然这样,?#24708;?#23601;不?#27809;?#26469;。”

    李天澜沉默着。

    世间有很多事情,本就没有应不应?#33579;?#21482;有要不要做。

    “我必须回来。”

    他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李鸿河在这里。

    李氏的人也在这里。

    李氏如果在王天纵和古行云的联手之下覆灭的话,那么他守护的李氏,又是什么?又有什么意义?

    “或许吧。”

    李鸿河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李天澜,突然道:“如果换了他...他就不会回来。”

    “他是谁?”

    李天澜认真的问道,他仔细的注视着李鸿河的表情,不想错过任何一丝细节。

    李鸿河闭口不语,只是静静的跟李天澜对视着。

    “我有几个问题。”

    李天澜说:“本来三年前就该问的,希望爷爷能给我解惑。”

    “说。”

    李鸿河面无表情。

    “?#21482;?#23467;主,还有微白,是不是跟你有关?#25285;柯只?#23467;主到底是谁?”

    李天澜问道。

    这个?#28572;?#19981;可能有无缘无故的爱。

    ?#21482;?#23467;对他的维护。

    秦微白对他的深情...

    李天澜相信这一切都会有一个解释。

    这个解释目前来看只能在李鸿河这里才有可能得到答?#28014;?br />
    李鸿河默默的看着李天?#20581;?br />
    他的眼神?#34892;?#22855;异,也?#34892;?#22797;复杂。

    他看了李天澜很?#33579;?#25165;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

    李天澜?#27425;?#20102;一句。

    “我确实不知道。”

    李鸿河苦笑一声:“当初是?#21482;?#23467;主找到?#23435;遙?#37027;个时候,你还在?#21738;?#30417;狱,我的状态下滑的很严重,那个时候,除非?#31227;?#21629;,不然就已经不是?#21482;?#23467;主的对手了。她当初找到我,对李氏也没有丝毫的兴趣,她只是对你?#34892;?#36259;,我?#21561;?#20986;来,她不会害你,所以当初在你离开边境的时候,我将她当初留下的联系方式交给了你。”

    李天澜深呼吸一口,继续道:“那东城?#26131;?#21602;?”

    “李氏?#33539;?#22478;?#26131;?#30340;。”

    李鸿河淡淡道:“只好继续欠下去了。”

    李天澜又一次皱眉。

    ?#21482;?#23467;主的身份没解开。

    东城?#26131;?#30340;事情,在李鸿河嘴里却又是另外一?#25191;鳶浮?br />
    他当初从东城?#26131;?#37027;里得到的答案,是东城?#26131;?#20111;欠李氏,而不是李氏亏?#33539;?#22478;?#26131;濉?br />
    “你还想问什么?”

    李鸿河看了一眼李天澜,说道。

    李天澜嘴角肌肉颤了颤,突然笑了笑道:“那爷爷知不知道天都炼狱?”

    “知道。”

    李鸿河眯起?#25628;?#30555;。

    “天都炼狱的神,到底是谁?”

    李天澜看着李鸿?#28216;?#36947;。

    李鸿河静静的跟李天澜对视着,一?#31216;?#38745;。

    “神...是不是我父亲?”

    李天澜的声音?#34892;?#39076;抖:“应该不是的,对不对?”

    他不知道神到底是谁。

    但想起爷爷曾经很久之前跟他说过的?#26408;?#19981;偏不倚...想到神那一身?#23665;?#20108;十四无数变化形成的绝学...结合他的年龄,结合他在天都时跟王天纵的对话...

    李天澜不想承认。

    但?#38498;?#20013;无数的推测都告诉他,天都炼狱的神,就是他父亲,李狂?#21073;?br />
    李天澜真的不想承认这一点。

    因为他在天都突破进入无敌的时候,他可以清晰的察觉到,无论是王天纵还是神,始终都有一缕杀意凝聚在他的身上。

    如果神真的是自己的父亲,当初在天都,他为何想杀自己?

    “他不是。”

    李鸿河终于开口,他轻轻叹息道:“真的不是。”

    李天澜略略松了口气,静静的看着李鸿河。

    “所以...李氏的今后,还是要看你啊。”

    李鸿河轻声道。

    李天澜点?#35828;?#22836;:“爷爷放心。”

    他的语气平静而自信:“李氏会在我手中重新恢复辉煌,曾经亏欠李氏的,无论是北海王氏,还是昆仑城,我都会让他们一点一点的还回来!”

    “亏欠李氏的...”

    李鸿河眼神?#31168;保骸?#21271;海王氏?”

    他的眼神第一次露出了一丝不加掩饰的痛苦。

    那痛苦在他苍老的眼眸中如此的清晰深刻,就像是雕?#25506;?#30524;眸的一道伤痕。

    他笑了笑,?#34892;?#33258;嘲:“如果...如果当年北海王氏没有亏欠李氏呢?”

    “什么?”

    李天澜一愣。

    “我是说,如果当年是李氏亏欠了北海王氏...你会如何?”

    李鸿?#28216;?#36947;。

    李天澜从来不曾想过这个问题。

    他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想起三年前爷爷在孤山跟他说过的一句话。

    我这一生,做对的事情不多,做错的事情不少。但很多错误,最终还是可以努力弥补回来,但?#34892;?#38169;误,时至今日,却早已无法弥补,只能将错就错。

    将错就错...

    李氏当年,真的做错了什么?

    李天澜大脑一时间?#34892;?#28151;乱:“我们,当年做错了什么?”

    “你没错。”

    李鸿河笑的无奈,笑的凄凉:?#25353;?#30340;是我,太懦弱,都是我的错。”

    一道声音突然响起,飘飘?#21561;矗?#22914;同就九天之上飘洒下来,?#24067;?#35206;盖了整个孤山。

    “你也没错。很多事情,本来就没有对错之分,只有成败才能决定结果。李老何必自责?”

    李天澜猛地站起身。

    这是王天纵的声音!

    他下意识的迈步,就要走出去。

    “别动!”

    李鸿河猛然低吼一声。

    李天澜?#35835;?#24867;,下意识的站在原地。

    “他还是来了。”

    李鸿河轻声道:“终于来了。”

    他缓缓抬起了?#32456;啤?br />
    李天澜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下。

    在他的视线中,李鸿河的?#32456;?#21482;是轻轻抬起,划过空气。

    可他整个胳膊在抬起来的过程中却犹如被刀剑划过,只是简单的一个动作,竟然飘洒出了鲜血。

    鲜血从李鸿河的?#32456;?#28044;出来,却不曾滴落,而是悬浮在空?#23567;?br />
    染红了空气。

    空气似乎已经完全成了凝固状态。

    李鸿河轻轻甩了甩手。

    无数的血珠顿时悬浮在空气中,染红了大片的?#21344;洹?br />
    李天澜的瞳孔?#24067;?#25910;缩到了极致。

    在他周围,哪里还有什么空气?

    小小的房子里,每一个角落,不知不觉间已经全部都是剑气!

    剑气?#20223;?#20102;每一寸?#21344;洌?#24050;经浓郁的化成了一?#24310;?#19968;把精致而锋锐的气态剑影。

    “跟我来。”

    李鸿河说了一句,猛然握拳。

    强横的剑意?#24067;?#22312;李鸿河周身扩散,整个房子里悄然浮现的剑气直接被横扫一空。

    李天澜跟在爷爷后面走出房门。

    他?#21561;?#20102;外界的一?#23567;?br />
    刹那之间,即便是以他的意志,一时间都忍不住?#34892;?#31378;息。

    房间外到处都是一片绝对的黑暗。

    临安上空的明月已经完全消失。

    苍?#20998;?#39640;处出现了一个?#26412;?#24040;大到数千米的漩?#23567;?br />
    漩涡缓缓流动,彻底覆盖了整座高山。

    漫天剑意在漩涡的流动中疯狂呼啸成型。

    李天澜的面前,全部都是剑!

    空气被完全撕裂,凝聚成了一?#24310;?#19968;把精?#36335;?#38160;的剑影。

    剑影遍布天空,遍布大地,遍布孤山。

    无数的剑影成千上万,上十万,上百万!

    孤山在消失。

    天地在消失。

    磅礴绵密的剑影出现在整个孤山的任何一个角落,密密麻麻!

    李天澜看不到王天纵。

    只有他的声音在夜空中响起。

    “李老, 只要你今晚可以走出这片剑幕,北海王氏和李氏昔年的恩怨,全部都可以一笔勾销!”

    李天澜呼吸急促。

    他的呼吸间甚至都是剑意,刺的他内脏一片剧痛。

    这是李天澜第一次见识到王天纵的剑意。

    最巅峰的剑意。

    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整片天地,只要他需要,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手中之剑!

    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占据了整个天地的剑影悬而不发。

    可整个李氏在这片剑幕下却?#36335;?#24050;经没有丝毫立足之处。

    剑影如狂潮,遍布天地,呼啸涌动。

    这,就是中洲剑皇!

    孤山之上遍布的,是整个黑?#20979;澜?#25968;十年来最巅峰的剑意!

    独一无二,举世无双!

    aopuz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王者荣耀妲己被ⅹ图 欢乐生肖彩票 bm在线娛乐城 北京pk10计划全能软件 秒速时时彩技巧个人经验 玩龙虎合怎么稳赚 尚合平台几年了 中国足彩网 清纯美女图片 澳门两分彩是官方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