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三十五章:初入惊雷境的自信

第三十五章:初入惊雷境的自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赶到吴东新区一号院的时候正好是饭。  小 说   u s.c om  小 说   u s.c om

    东城如是对吴东新区的理事大院很熟悉,掏出通行证后一路畅通无阻,油箱已经见底的红色跑车停在一号楼门前的时候,雍容温雅的东城秋池已经走出来迎接。

    她的身边跟着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青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休闲装扮,看上去温文尔雅,?#25512;?#32780;亲?#23567;?br />
    “不是下午就来了吗?怎么才过来?#20426;?br />
    东城秋池微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柔声问道。

    这是一个像极了自己母亲的女子,相似的不是容貌,而是那种温柔优雅中又透着天生高贵的气质,如同中原行省的牡丹,雍容美丽,端庄大气。

    东城如是看了看李天澜。

    她再怎么迟钝也知道下午的去向是不能说的秘密,清脆道:“给姐姐和姐夫挑选礼物去了。”

    李天澜将?#31181;?#19968;个包装精致的卷轴送过去,轻笑道:“秋池姐,一心意。”

    这真的只是一心意。

    从蓝天集团出来之后,他和东城如是随意进了附近的一家国画店,从里面挑了一副国画,画家也不是什么名家,小有名气而已。

    不到两万块的一幅画,还是东城如是刷的卡。

    画卷中是一幅鹏?#25487;?#37324;图,?#36879;?#25919;界的高官,没人会不?#19981;丁?br />
    东城秋池笑吟吟的看着李天澜。

    她的笑容端庄而温暖,可看着李天澜的眼神却异常复杂。

    “都是一家人。”

    她随手接过卷轴,轻声道:“这么?#25512;?#20570;什么?#20426;?br />
    李天澜笑了笑,目光一转。

    东城秋池适时的介绍道:“天澜,这是我爱人邹远山,这次带队来华亭考察,顺便来看看我。”

    “秋池姐和姐夫当真是珠联璧合,让人羡慕。”

    李天澜伸出手笑道:“姐夫,我是李天澜。”

    他曾经不止一次听到过邹远山这个名字。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东城秋池提起的,那个三年前,邹远山还是洛京市长。

    最后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是劫提起的,从琴岛去中原的那段路上,劫不动声色的将豪门集团,尤其是将跟东城家族靠近的重要?#23435;?#32473;李天澜大致的介绍了一遍,其中就有邹远山的名字。

    邹远山,男,三十七岁,两年?#25353;?#27931;京市市长的位置上更进一步,如今已经是中原行省的理事之一,洛京市的一把手。

    在整个中洲政坛上,邹远山和东城秋池如今都可以算是最令人瞩目的夫妻之一,年轻有为,潜力无限,可以说是中洲各大集团重关注的对象。

    邹远山比东城秋池大三岁,晋升脚步却始终比妻?#21491;?#24930;一步,这并非是邹远山的潜力和能力不如东城秋池,而是一些很特殊的原因压制了他晋升的脚步。

    如今随着东城无敌进军部,东城秋池日后的上升速度应?#27809;?#30456;应放慢,而邹远山则会迎来真正的爆发期。

    两人今后的前路如何,具体还是要看东城家族,邹家,白家这三家豪门集团的代表家族到底如何运作。

    “都是一家人,兄弟,我就不?#24515;?#27583;下了,生分。我今后直接?#24515;?#21517;字如何?#20426;?br />
    邹远山握住了李天澜的手,语气随?#20572;?#20182;并不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但身上?#20174;?#31181;很平易近人的亲和力,很儒雅,很真诚。

    “求之不得。”

    李天澜握着邹远山的手,微微用力。

    夜幕中,一号院的门前亮着路灯。

    路灯柔和的光芒照射下来,将门前的两男两女拉成了几条长长的影子。

    两个男人面对面的握手。

    双方的手掌在影子里握住,看上去很恍惚,但却带着十足的力?#20426;?br />
    两人相?#28216;?#31505;,笑的都很单纯,心思也很单?#20426;?br />
    邹远山不会想到,面前这个年轻男人在日后会成为自己政治生涯中最有力的?#21487;健?br />
    李天澜同样不会想到,面前这个姐夫在日后会成为自己在政治中最强力的支柱。

    很多最终的结局,其实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注定。

    几人走进了一号小院中的别墅。

    别墅大厅里开着空调,空气很凉爽。

    “你们先聊。”

    东城秋池给李天澜泡了杯茶,笑着招呼道:“如是跟我去厨房帮忙,就快好了。”

    东城如是应了一声,跟着姐姐走了过去。

    邹远山?#20248;?#36793;的酒柜里拿出一瓶五粮液,随手把李天澜面前的茶水推到一边,轻笑道:“秋池不像话,嘴里说着让你不?#25512;?#33258;己还跟你?#25512;?#22825;澜,你今晚陪我多喝两杯,就在这住下,有的是地方。”

    他的笑容很随?#20572;?#20294;李天澜怎么看都觉得?#34892;?#19981;怀好意,这种笑容,在李拜天或者宁千城有恶作剧的时候他经常会看到,李天澜哑然一笑,内心却真的逐渐放松下来,笑道:“姐夫,我和如是住这里,怕是打扰你和秋池姐团聚了吧?#20426;?br />
    邹远山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相貌清逸儒雅,但此时的笑容却带着说不出的洒脱,感染力极?#20426;?br />
    “老夫老妻了,没你们年轻人这么激情。”

    邹远山坐在李天澜身边,给他倒了满满一杯白酒,神神秘秘道:“而且天澜你放心,这地方隔音好,听说西山那边房子隔音差,她跟我商量之后就没搬过去。你要不信的话,哥带你试试?#20426;?br />
    “不用。”

    李天澜哭笑不得。

    西山是华亭理事大院的位置。

    东城秋池是华亭理事之一,可以算是整个华亭的领导之一,但她的实?#25163;?#21153;是吴东新区的一把手,所以她一直很少插手华亭其他地方的事务,有做举手理事的意思,可如此安稳的风格却也让她将吴东新区经营的滴水不漏,她不影响整个华亭,华亭其他理事也很难影响到吴东新区。

    东城秋池住在这里,侧面也算是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为了隔音什么的就太扯淡了。

    “不多说这个,天澜,你可是中州天骄,对你和如是的事情,我完全支持。”

    邹远山拍了拍李天澜的肩膀,拿起酒杯道:“来,先干一杯。”

    两只倒满白酒的酒杯碰在一起,邹远山豪气,李天澜也豪迈,两人一饮而尽。

    邹远山将酒杯放下,看了看面不改色的李天澜,竖起大拇指笑道:“你先坐着,我去弄两个下酒菜,咱们慢慢喝。”

    李天澜头,看着邹远山的背影,若有所思。

    ......

    厨房里的姐妹花又是另外一种景象。

    东城秋池切着菜,看了看在水池旁?#27492;?#26524;的妹妹,笑道:“如是,怎么跟天澜一起来的?#20426;?br />
    “啊?#20426;?br />
    东城如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爷爷知道天澜要去中原,就让我从幽州过去了,所以我们才一起来的华亭啊。”

    “那你们一路上都说什么了?有没有谈婚约的问题?#20426;?br />
    东城秋池眼神复杂的看着妹妹的背影,?#37027;?#36947;。

    “没有说这些。”

    东城如是?#20384;?#23454;实的说道,事实上一路上,两人甚至都没怎么说过话。

    似乎想到了什么,东城如是清澈的目光略微暗淡,轻声道:“姐,我当初在天都做错事了,他可能是生气了吧,所以也不想娶我了。”

    “瞎说。”

    东城秋池笑着摇摇头:“天澜不是这么小心眼的人,他生什么气能不想娶你?这么久了,有什么误会都该淡了。”

    “可是他根本就没听我解?#20572;?#20174;天都回来之后,直到今天我才见到他,一直都没机会好好聊聊。”

    东城如是似乎?#34892;?#22996;屈:“我本来想和他说的,但是现在又不敢说了,他如果还生气的话,也许又不理我了。”

    “到?#33258;?#20040;回事?#20426;?br />
    东城秋池?#34892;?#26080;奈的问道:“跟姐说说,我帮你想想办法。”

    东城如是默默的摇了摇头,?#32842;?#19981;语。

    “好了,别多想了,今晚不就是个机会吗?#20426;?br />
    东城秋池笑着把菜放进锅里,走到东城如是耳边低声笑道:“我今晚有安排,你们不要走了,来之前我就跟你姐夫说了,现在俩人正在拼酒。你姐夫在酒桌上可是出名的千杯不醉,一会我让你姐夫把天澜放倒,到时候你好好哄哄他就是了。”

    ......

    不到三?#31181;?#30340;时间,邹远山就已经端了两盘下酒菜过来。

    一叠花生米,一叠?#24149;?#29916;,他在李天澜身边坐下来笑道:“姐妹俩在厨房里不知?#31867;止?#20160;么呢,反正吃饭不急,我们先喝。天澜,今晚一定陪你喝好,我跟你说,家里要是没客人的话,只要我一回家,你姐一般都是给我下禁酒令的,今晚正好喝个?#32431;臁?#26469;。”

    李天澜看着这个当真?#34892;?#20581;谈但却又不惹?#25628;?#28902;的姐夫,摇摇头,再次?#20284;?#37202;杯一饮而尽。

    酒杯较大。

    一杯酒二两多的?#20426;?br />
    两杯酒下肚,邹远山的目光顿时深邃了些。

    他又倒了一杯酒:“这杯酒是我敬你,天都决战,我不太了解,但据说是你力挽狂澜,就凭这一,我就得跟你喝一杯,中洲天骄,这称号放在天澜你身上,我服气。”

    “那次的事情很复杂,姐夫,我没你说的那么高?#23567;!?br />
    李天澜摇了摇头,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一夜,那个在天都陪他看?#24378;?#30340;女子。

    不算海上的海市蜃楼。

    那是他最后一次看到秦微白。

    她比?#24378;?#26356;美。

    “无论怎么说,你是有功劳的。”

    邹远山吃?#19997;?#33457;生米:“要不是你的话,中洲那次损失惨重。中洲这几年很多人议论,?#30340;?#22312;天都根基全废,怕被人报?#27492;远?#36215;来了,天澜,我不懂武道,不过你这次回来,到底恢复的怎么样了?#20426;?br />
    李天澜?#35835;算丁?br />
    这个问题对别人是个疑惑。

    对他自己来说同样是个问题。

    因为他的道路根本无从参考。

    不过这个问题毕竟没什么需要保密的。

    所以他认真的想了想,才缓缓道:“难讲。只是说境界的话,大概相当于初入惊雷境吧?#20426;?br />
    二十二岁。

    初入惊雷境。

    邹远山自然不知道黑暗?#28572;?#20013;近二百年最年轻的惊雷境高手多大。

    他对武道没?#25293;睿?#20294;也知道惊雷境之上就是无敌境。

    所以他了然的了头:“那很不错了,北海王氏那位,当年好像也是你这个岁数进入惊雷境的,你不比他差。”

    李天澜笑了笑。

    他距离他预想中的无敌境还很远。

    想要走到那个地步的话,大概还需要三个不同的阶段。

    根据武道四境来说,差三个小境界,那就差不多相当于是出入惊雷境了。

    当然,这只是所谓的境界而已。

    境界能说明很多东西,但很多时候,境界什么都说明不了。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20426;?br />
    邹远山跟李天澜碰了碰杯。

    桌上的茅台没了。

    于是他又不?#25512;?#30340;开了一?#20426;?br />
    “先毕业再说吧,现在黑暗?#28572;纈行?#20081;,走一步看一步。”

    李天澜喝着酒,随口道。

    “不如去军方?#20426;?br />
    邹远山不动声色的建议道:“岳父大人如今是军部实际上的一号,你在军方发展的话,比在黑暗?#28572;繰松?#35201;强很多,而且你的实力也差不多了,边禁军团,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地方,起码很适合你。”

    李天澜?#32842;?#20102;一会,才轻声道:“边禁军团,现在不好去的。”

    东城无敌从号称小军部的边禁军团一?#22659;?#20026;整个中洲军方实际上的一号。

    如今他虽然仍在兼任边禁军团军团长,但这个极具实权的位置,其实已经成了各大集团关注的焦。

    豪门集团内部也是倾向于用这个位置跟其他集团做交易的。

    这个位?#35980;?#38750;留不住,但用来交易才能获得更大的利益,如果死守这个位置的话,就算最后新的边禁军团军团长仍然是豪门集团的人,但东城无敌在幽州就会变得很被动,豪门集团的一些中坚?#23435;鏌不?#21463;到影响。

    比如面前的邹远山。

    “没什么不好去的,如果你愿意去,随时都能去,最差也是某个军的?#26412;?#38271;,边禁军团一直都是东城家族的根基,安排个人还不简单?#20426;?br />
    邹远山满不在乎道。

    “但那样不符?#20384;?#30410;。”

    李天澜看着他的眼睛:“?#37096;?#33021;会影响到姐夫。”

    邹远山动作一顿,他?#34892;?#35815;异的看了看李天澜,似乎没想到对方会看的这么透彻。

    他随即摇了摇头:“不过是晚两年而已,我的年龄有优势,不怕什么,我是东城家族的女婿,咱们是自己人,用两年时间给你换条路我都不愿意,我做什么姐夫?#20426;?br />
    李天澜笑着摇了摇头,主动敬了邹远山一杯酒:“军方不适合我。”

    邹远山皱了皱眉,没有多说。

    李天澜并不迂腐。

    在特战集团和北海王氏堵死特战?#20302;?#29983;存空间的时候,他也知道去军方,去边禁军团是个不错的选择。

    但且不说背负着李?#20808;?#32768;的李天澜愿不愿意这样做,就是东城家族的人情,他都欠不起。

    他和东城家族之间的关系瞒不住所有人。

    一旦李天澜去了边禁军团,东城家族就等于是向着所有人?#22836;?#20102;他们不愿意放弃边禁军团的信号。

    这样会挡住太多人的路。

    首当其冲的就是邹远山。

    邹远山是东城家族的女婿,但更重要的,他是豪门集团邹家的?#22363;?#20154;。

    邹家同样是豪门集团的巨无霸家族,其父邹木林是如今的中洲决策局理事,实权虽然不是特别?#38498;眨?#20294;巨头排名中还要在东城无敌之上。

    正因为邹木林位置太高,所以为了避嫌,邹远山近年来的晋升才会?#34892;?#32531;慢。

    但邹木林在过几年就要退了。

    他的退休势必会换来邹远山的权力进阶, 这是规则,也是所谓的平衡。

    所以邹木林退休的这前几年就很关键。

    如果豪门集团用边禁军团做筹码跟其他集团交易的话,换来的利益中肯定会有邹远山的一份,他如今是中原省会城市的一把手,再近一步的话,是有资格直接担任行省正?#30333;?#30563;的。

    豪门集团交出了边禁军团,邹木林的进阶也容易被各方接受,这样到时候等邹木林退下来,邹远山就算不能一步冲进决策局,起码能够真正的执掌一省,打下最坚实的根基。

    可如果李天澜去了边禁军团,豪门集团拒绝交易,首先邹远山就很难动,这样等邹木林退下去邹远山在动...

    行省一把手和二把手看起来是平级,但实际上在高层眼里的分量却完全是天上地下。

    夸张说,李天澜去不去边禁军团,直接影响到了邹远山未来?#36865;?#30340;最高。

    这哪里是几年时间这么简单的问题?

    而且特战集团执掌军部已久,这次他们的旗帜?#23435;?#40784;北苍退下来,特战集团也从中获得了大量的好处,反而显得更加壮大,东城无敌上位后过得极为艰难,豪门集团也迫切的需要用边禁军团的五十五万大军来换取大量的筹码,让东城无敌在幽州树立权威。

    李天澜去不去边禁军团,甚至会影响到豪门集团未来的大局。

    这样的人情,李天澜真的欠不起。

    他如果顺着东城家族的意思进军方。

    那就等于是东城家族直接站在了昆仑城和北海王氏的对立面,再无缓冲余地。

    他今后的成败,也将直接决定了东城家族,甚至整个豪门集团的兴衰。

    这种尖豪门虽?#24187;?#26377;无敌境强者,但?#33258;?#28145;厚,关系脉络发达,他们的直接支持,甚至比整个叹息城的支?#21482;?#35201;重要,也更能影响大局。

    李天澜第一次觉得自己如此重要。

    但他宁愿自己不这么重要。

    李天澜摇了摇头,轻声道:“?#19968;?#26159;愿意在特战?#20302;?#20013;发展,这是最适合我的战场。”

    就是战场。

    适合他发展的战场,而不是土壤。

    哪怕战场中只有他一个人去面对北海王氏和昆仑城,那也是最适合他的。

    李天澜的眼神很平静。

    邹远山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平静下?#20102;?#30528;的光芒。

    那是绝对自信的光芒。

    他?#34892;?#24819;不通,一个初入惊雷境的年轻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自信?

    ...

    ps:

    又到了老读者熟悉的某某情节,我没觉?#22969;?#24847;思,特战跟老书终归是不一样的。

    特战武力值高,但说到底还是都市,?#28572;?#35266;就这么大,没有异界,没有飞升,就是地球。

    但我想写的很多,各方面我都想写...秋池夫妻都是很重要的角色,所以就算有这种情节,肯定也是跟老书完全不同的..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绝杀6码 快乐时时官网下载 重庆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上海时时网站 打鱼一年赢了20万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图 重庆老时时开奖走势图 哈尔滨酒店小姐按摩 360彩票导航大乐透走势图表 东莞沐足店承包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