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十九章:第三日·相思相忘

第十九章:第三日·相思相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整个叹息城的刺客序列中,暮影都是一个相对来说比较陌生的?#23435;錚?#21152;入叹息城时间最短,平日里呆在太白山的时间最少,性子低调温和,沉默寡言,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他惊雷境巅峰的实力。 us

    作为他的搭档,很多时候幽梦都觉得自己不了解暮影,这位自?#28216;?#24180;前始一加入叹息城就深受信任的尖刺客大部分时间里都是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默默的?#27604;耍?#40664;默的观察,默默的学习,他看起来并不冷血,比较爱笑,却极少说话,幽梦从不否认自己跟他之间的默契,但这种默契往往都出自于暮影本身的配合。

    他在想什么,想要什么,想?#38750;?#20160;么,幽梦不知道,两人很多次的交流中,暮影也?#28216;?#35828;过这方面的东西。

    最开始的时候,幽梦一?#26412;?#24471;暮影的性格最符合叹息城与世无争的理念,可随着两人搭档的时间越来越长,她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这位搭?#30340;?#24515;那种沉默的执念,而这种执念究竟是什么,直?#20004;?#26085;,幽梦对此仍然一无所知。

    论实力的话,幽梦自信自己可以略胜暮影半筹,可她却很清楚,论在叹息城的地位,她比起暮影却要差了一个层次。

    在李天澜没有出现之前,劫是叹息城的副城主,清风流云号称叹息城双壁,如果一切都毫无变数的话,?#23601;講自?#20043;后,城主的位置肯定会落在劫的身上,而副城主的候选人,却不是清风流云,而是暮影。

    这是唯一的候选人。

    仅凭这一就足以说明他在?#23601;講自?#21644;劫内心的重要性。

    就算现在李天澜成了叹息城的少城主,在经历过一些叹息城并不愿意看到的转变之后,暮影仍旧会成为叹息城最重要的?#23435;?#20043;一。

    所以当初?#23601;講自?#23558;那一式万道森罗分别传给他们两人的时候,又单?#26469;?#32473;了暮影另一种绝学的半式。

    这一印,名为不死。

    但即便是?#23601;講自?#20063;无法摸索这半式中蕴含的意境和发力方式,所以多年以来,她所掌握的也只有半式。

    这半?#36739;?#24449;着力量,象征着地位,同样象征着责任。

    幽梦不知道这半式不死有多么恐怖,但多年来让身在无敌境甚?#20004;?#20837;神榜的?#23601;講自?#37117;摸索不透的半式,本身就有着一种让人不敢小看的力量。

    这一式,绝对不弱于两人联手的那一式万道森罗,甚至还要胜过。

    万道森罗需要他们两人联手,暮影如今?#38647;?#19968;人驱动半式不死印,会有什么结果?

    九霄之上风雷激荡。

    狂风与雷光弥漫整个战场,风鬼已然是全力出手。

    李天澜的身影在狂风中始终不能落地,风鬼的剑与雷光在空中交汇,?#30475;?#21128;斩都带动着穿透狂风的大片雷霆,高空处雷声滚滚,雷声如雨如瀑,刹那间将李天澜的身影淹没其中,犹如神罚。

    半空之中血肉横飞。

    李天澜别无选择,只能沉默着?#37096;埂?br />
    可不远处的暮影眼神?#20174;?#21457;决绝。

    半式不死印已然完成,北斗的身影如悬真空,正在不受控制的漂浮着,徒劳挣扎,可视线中的风鬼身体依然腾空,千万道剑光疯狂倾泻,带动着成片的鲜血。

    有一丝遗憾闪过暮影的瞳孔,他的情绪似乎也在恍惚中?#34892;?#22797;?#21360;?br />
    疾风御剑流的震世绝学疾风御剑,号称黑暗世界剑意最为凌厉狂暴的绝学,上一任的疾风御剑流宗主在多年前与一位无敌境高手的决战中,这一式曾绽放出无与伦比的光芒。

    细算起来,那场决战大概发生在二十多年前,那是近几十年来时间最短的无敌境决战之一,那一次,疾风御剑流宗主只用了两式。

    第一式是最基本的狂风斩。

    狂风斩之后,当时那位无敌境高?#31181;?#25509;被风卷向了高空,随后迎接他的便是疾风御剑。

    从头到尾,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剑意疯狂倾泻,层层叠叠,犹如滔滔大河,那位无敌境高手身体失衡,甚至都没有还?#30452;惚?#29983;生劈死在空?#23567;?br />
    而那一战成全的却并非是疾风御剑流的宗师,而是成全了这一式震世绝学的名声。

    ?#27604;唬?#30142;风御剑流绝学并非无敌,最关键的,则是?#24794;?#29378;风斩带出来的狂风,疾风御剑流所有的绝学都需要借助风力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又如何御剑?

    可如今北斗不顾身份的偷袭,李天澜直接被风卷向半空,风鬼亲自御剑,如此局面,半步无敌境之下,任何高手都只能?#37096;埂?br />
    这是被叹息城倾注了太多希望和执念的年轻天骄,暮影怎么可能让他?#37096;梗?#21448;怎么舍得他去?#37096;梗?br />
    暮影决绝清澈的瞳孔中骤然闪过一抹幽蓝,手中的半式不死印轰然一震。

    天地在刹那间失声。

    以暮影为?#34892;模?#23665;林内猛地升腾起一圈肉眼可见的气浪,气浪飞速扩散,陡然间弥漫数百米的山林。

    狂风静止。

    雷光消失。

    不远处火焰熄灭,剑光停息。

    幽梦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她的嘴巴张开,但却发不出丝毫声音。

    天地寂静在这一瞬,数百?#36861;?#22278;,一瞬间成了最为?#30475;?#30340;真空!

    不能攻击,不能行动,不能呼吸。

    所有的动作都完全定格,然后漂浮而起。

    无敌?#24120;?br />
    不是伪域,而是真正的无敌之域。

    无论是北斗还是风鬼,眼神中除了惊恐,还是惊恐。

    疾风御剑绝学被真空完全粉碎。

    北斗身体失控的刹那,暮影整个人在属于他的领域中电射而至。

    他浑身的骨骼在剧烈的震动中不停的破碎,如尘如粉。

    只是他的目光却依然宁定。

    在近乎永恒的一瞬,他看了看李天澜, 眼神中?#34892;?#24944;,有感慨,有叹息。

    他叫暮影,但在场几人却没有一人知道。

    他也姓李。

    也不需要知道。

    李天机。

    生命最后的余晖中,暮影默念着自己的名字,直接冲向?#25628;?#31070;惊恐的北斗。

    真空疯狂的震荡,两人碰撞的?#34892;?#22788;耀起一片辉煌刺目的雷霆,光芒过处,所有的一切都化为尘埃。

    北斗和暮影的身体完全消失,只剩下大片的?#39029;?#22312;空中飘荡。

    “...影!!!”

    幽梦凄厉的尖叫声终于想起,那个暮?#30452;?#38548;断在虚空生成之前,因此最后一字听上去异常的凄厉。

    真空消散。

    身体陡然一个下坠的李天澜不顾全身鲜血,身体瞬间越上风鬼上空。

    跟他几乎是同一时间行动的风鬼猛然抬头。

    剑锋呼啸。

    狂风斩。

    剧烈的狂风随着扬起的剑锋尖啸着吹向李天澜。

    李天澜却早有防备,身影一闪,直接跟影子换位。

    雪?#28872;?#30524;的光芒直接在他双手中的人?#24335;?#38155;之上绽放,杀意滔天!

    风鬼猛地转身,视线中,李天澜的身影已经消失。

    全世界只有剑影。

    无穷的光凌厉飞舞,伴随着?#39038;?#21040;极致的火星, 一把长达百米的巨剑在光芒中直接成型,剑锋震荡,巨剑犹如幻影,穿越了数十米的距离,瞬息到了风鬼面前。

    剑锋无物不破!

    风鬼根本就来不及?#20174;Γ?#39640;达数米的剑锋就直接撞在了他的胸膛上。

    巨剑一往无前,带动着风鬼的身体直接穿过了数百米的高空,无穷的剑意将他的身体完全撕碎,火星爆发,直接将他的身体燃烧成灰。

    这并非属于李氏的绝学。

    极致的爆发。

    这是北海王氏的绝学。

    帝道剑!

    李天澜已经落地。

    他的表情依旧平静,气息虚弱,可眼神却前所?#20174;?#30340;闪亮,被他内敛到极致的锋芒毫无保留的从他的身上绽放出来,这一刻的李天澜,一举一动都带着一种炽热的近乎耀眼的风采,几近完美无瑕。

    巨剑在空中飞跃消失。

    最后方被一剑轰出来的深坑内,一?#21862;?#21487;置信的惨叫声猛然响起。

    东城如是的身影再次冲出高空。

    天外?#19978;桑?br />
    一位疾风御剑流的惊雷境高手?#24590;?#30528;从深坑中跑出来,刚走了两步便倒在?#35828;?#19978;。

    在他胸口,一把猩红的晶莹剔透的匕首正在微微颤动着,雕刻着无数金色繁复花纹的刀柄?#19979;?#26159;血迹。

    相思染血。

    ......

    同一时间。

    夜幕之下,长岛国际机场。

    一名让人看不出年纪的绝美白衣女子随着?#34892;?#28165;冷的人流走出了机场大厅。

    白色的长裙,碧绿的手镯,身背长剑,腰间挂着一把匕首。

    简单的让人一目了然的装扮,?#20174;?#31181;美的不真实的虚幻?#23567;?br />
    女子静静的走着,眼神空洞而麻木,犹如一具没有生气的行尸走肉。

    机场内戒备森严。

    无数军人和特战?#20302;?#30340;精锐在机场内严密的巡逻搜索,一旦发现任何嫌疑,都会第一时间进行拦截。

    白衣女子旁若无人的从一对特警身边走过去,淡淡的清香飘散,特警下意识的嗅了嗅鼻子,茫然四顾,却什么都不曾看到。

    机场大厅门前停着数量豪华大?#20572;?#22681;壁的屏幕上是一幅东岛全境的地图。

    女子站在门前仰首,视线中,东岛地图的每个城市都出现在她面前。

    她静静的站着,视线游移,不动声色间停留在了宁户区域。

    女子空洞的没有丝毫生气的麻木眼神骤然多了一丝波动,恍惚如梦,带着一种倾倒众生的飘渺。

    时间缓缓而过。

    阴沉的夜幕如故。

    不知多?#33579;?#22899;子的身影才动了动,她深深看了一眼宁户的区域,默默转身, 雪白的素手却下意识的抓紧了挂在腰间的?#21069;?#21269;首。

    那是一把猩红的近乎晶莹剔透的匕首,华丽而精致,细密优雅的金色纹路在匕首?#19979;?#24310;,看上去繁复而玄奥。

    女子抓紧匕首。

    她本?#34892;?#26080;力的身躯似乎多了一丝力气,行走的步伐也略微变快。

    行走之中,她将匕首摘下,放在眼前,将匕首抽出刀鞘。

    猩红透明的?#26007;?#19978;细密的金色纹路更为?#22791;从?#38597;,在接近刀柄的位置上,两个深刻的繁体字即便时隔多年,依旧清晰的犹如昨日。

    相忘。

    相思相忘...

    女子眼神迷离而恍惚,最终变成了彻底的空洞和麻木。

    她收起匕首,径直向前,头也不回。

    她不能回?#32602;?#22240;为别无选择。

    这里是长岛。

    从她踏上这片土地的这一刻起,或者在这之前,她就已经知道,她此生,终究还是要向第二个人说第二次对不起。

    天边?#25321;?#23490;静,满天繁星。

    长夜漫漫。

    在夜色最深沉时,晨曦将近。

    有黑夜。

    就会有清晨。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加盟福利彩票要多少钱 时时彩开奖结果 福彩欢乐生肖怎么玩 金牛彩票入口 炸金花手机版下载 众享云店合法吗 鹿岛鹿角 王者荣耀孙尚香去掉衣服 幸运赛车开奖结果查询 东莞沐足用品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