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六章:第二日·预言

第六章:第二日·预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光走过了烂漫的雨季,长岛的天空愈发晴朗。

    风雨过后的夏季,气温迅速回升,炽热的阳光洒遍长岛的每一个角落,炎热,沉闷,压抑已经变成了长岛的主题。

    电视台上一直在播放着有关于长岛军演的消息,上午九点钟,当新闻频道再一次将这条消息传遍东岛的每一个城市的时候,距离‘长岛军演’还有六日。

    这像是通知,可对于一些?#34892;?#20154;而言,这却是最直白不过的倒计时。

    大战将近。

    沉闷炎热的天气下,长岛西南部的大片区域已经完全空了出来,这是一片大概一百平方公里的区域,大部分都是?#35282;?#24179;日里本就?#25628;?#31232;少,在东岛军方将这片区域划为演习区后,零零散散居住在这里的一些平民以及一个小村庄已经全部都被疏散,此时此刻,千万里的朗?#26159;?#31354;下,这片区域内虽是山河依旧,但居民却已经完全消失,犹如一片生机勃勃却不存?#25628;?#30340;死域。

    不懂的人永远不懂,但懂的人却明白,这是东岛官方在长岛预定的战场,方圆百公里的区域,如此?#30452;剩?#22570;称是大气磅礴了。

    而这片区域,如今也成了各大势力都在研究的地方。

    地图在屏幕中缩放又扩大,卫星画面实时传送,长岛西南部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屏幕画面不停的缩小和放大中清晰呈现。

    室内破旧的窗帘随意遮掩着,挡住了外界炙热而刺眼的阳光,一个几乎?#23395;?#20102;正面墙壁液晶屏幕上画面不停的?#20102;福?#19995;林,山脉,河流,湖泊,公园,会所...

    卫星将方圆百里的所有地形都拍摄下来,传送到屏幕上,随着镜头一点一点的移动,每一处地形都在屏幕中变得分?#24088;?#29616;。

    空旷的房间内光线阴暗,只有屏幕上的迷蒙光芒在?#20102;?#30528;,倒影着整个房间。

    ?#23395;?#20102;正面墙壁的液晶屏幕可以说是很先进的设备,但出现在房间中却显得很不协调,论面积,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房间,甚至可以说是大厅,可大厅内部却没有任何奢华的装饰,窗户边上的窗帘脏兮兮的,房间中央摆放着一组似乎被人丢弃的破旧沙发,角落里似乎还有一些蜘蛛网,昏暗的环境里,周围的墙皮似乎也脱落了大半,如此环?#24120;?#37197;上一块先进奢华而且连接?#23435;?#26143;的液晶屏幕,怎么看都?#34892;?#24618;异。

    几道或高或矮的身影安静的站在大厅中,大厅面积不小,几道身影也没站在一起,而是不动声色的保持着一个安全的距离, 彼此之间虽然都有防备,但却没有任何人露出敌意。

    屏幕中画面变幻,寂静无声。

    大厅内的几道身影同样沉默着站在原地,无声无息,犹若死物。

    时间在屏幕画面的不断切换中向前推进, 昏暗的大厅内光影?#20102;福?#20960;道身影一动不动,看上去阴森而诡异。

    “这片区域,就是东岛留给我们的战场了。”

    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沉默中,站在大厅的一人突然开口,打破了大厅内的沉寂。

    他距离屏幕的距离最近,屏幕中的光影照耀在他身上,他极为干瘦的身材也在光影中变得清晰,从另外几人的视线中看过去,他就像是一个披着黑色袍子的骷髅,黑袍下的躯体空荡荡的,有种说不出的阴冷。

    “看上去很大。也包括?#23435;?#20204;现在的位置。”

    又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这声音嘶哑而诡异,犹如被人扯碎了声带一样,?#34892;?#21547;糊,不但?#28895;?#32780;且入耳更是让人觉得恐怖:“不过?#19968;?#26159;?#19981;?#33258;己选择战场, 这个地方,我不?#19981;丁?#29677;,难道你们英雄会愿意接受东岛的安排吗?”

    班。

    美洲英雄会?#34987;?#38271;,而且是第一?#34987;?#38271;,对于整个黑暗世界而言,这都是最顶级的权力?#23435;鎩?br />
    英雄会可以说是黑暗世界中最为古老的超级势力之一,内部的构成极为?#19995;櫻?#23454;力同样也极为强劲,数十年前的颠峰时期,其势力在美洲可谓只手遮天,是整个黑暗世界最强的超级组织。

    现如今的英雄会虽然已经不在像是巅峰期?#21069;?#38155;芒耀眼,但也不曾走下坡路,近二十年来,英雄会的势力不?#20384;?#24352;,十年前开拓非洲,五年前进入北欧,势力范围越来越大,而在他们最初发迹的美洲,无论是南美还是北美,英雄会都保持着相当超然的地位,此次中洲之谋牵动了整个黑暗世界,英雄会已然将长岛之战当成了他们渗透亚洲的一个契机,由班这位第一?#34987;?#38271;带队入长岛,可见英雄会对此次长岛之战的谨慎,?#37096;?#35265;英雄会的谨慎。

    亚洲的黑暗世界局势在过去无数年的时间里一直都显?#38391;?#31283;而又怪异,西亚战乱不断,可以说是黑暗世界的天堂,南亚到处都是权谋和利益的厮?#20445;?#40657;暗世界和政治牵扯的极为紧密,?#19995;?#32780;敏感,这两个地方,西亚意味着混乱,这个词汇虽然是黑暗世界永恒的主题,可对于各大黑暗势力来说,过度的混乱也就意味着有限的利益和有可能产生的预计之外的损失。

    而南亚却意味着麻?#24120;?#20854;中的政治因素,宗教因素,民族仇恨,历史恩怨结合在一起,让整个南亚的黑暗世界都透着一种极端的疯狂。

    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虽然不愿意放弃这两片区域,但多年来的经营也一直算不上太用心,至于东亚和北?#29301;?#36825;里是局势最为平稳的地方。

    北亚和东欧有大片雪国的领土,那里是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极地联盟的势力范围,整个北亚和东欧,极地联盟可以说是一家独大,加上雪国近年来政局平稳,其他势力也找不到进入北亚的机会,就算有机会,出身于战斗民族的极地联盟也往往会主动出击,将所有的威胁都拦截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外。

    而东?#29301;?#36825;片土地在过去似乎一直都游离在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目光之外。

    因为这里坐落着如今全世界无论经济还是军事都堪称当之无愧的第一强国,中洲!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中洲在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都只有一个。

    那就是北海王?#31232;?br />
    无论是之前的昆仑轩辕台,还是如今的昆仑城又或者叹息城,他们虽然也都可以说是黑暗势力,但更多的时候,在人们心里,这些势力都是中洲特战系统的一部分,带着极为浓郁的官方立场。

    中洲北海王氏,中洲特战系?#22330;?br />
    两大势力坐镇中洲,足以将任何企图进入中洲的超级大势力拒之门外。

    各大势力之?#23433;?#38750;没有跟中洲较量过,而这种较?#24656;?#20170;也仍然存在,二十多年前,英雄会巅峰时期就曾经联合幻世?#22270;?#22320;联盟侵犯中洲,北海王?#20384;?#26063;长与中州战神李鸿河联手,将数名无敌境高手拦截于国境线外,那一战,北海王?#20384;?#26063;长面对三位无敌境高手的围攻死战不退,在?#27492;?#20102;两位无敌境高手后重伤而回,几年后病逝,势力大减的英雄会也从最巅峰的时期滑落。

    十五年前,夜灵侵犯中洲,初入无敌境不久的中洲剑皇王天纵手持人皇,一枪将夜灵无敌境高手天灵轰死在边?#24120;?#38663;动整个黑暗世界。

    之后短暂的沉寂后,南美蒋氏又开始在中洲活动,但却始终难成气候。

    五年前,轮回跟中洲开?#24049;?#20316;,但却?#30452;?#26118;仑城和北海王氏防备着,三方虽然不曾爆发大的冲突,但暗中也时常都有?#29615;妗?br />
    中洲是如今世界上最强大的霸主国家,是黑暗世界的?#34892;模?#20294;同样,也是黑暗世界?#24515;?#24471;的净土。

    在中洲的威慑下,整个东亚都是一片风平浪静的景象,高山国立场?#29992;粒?#22312;西?#35282;?#22269;和中洲之间摇摆不定,而东岛虽然实力不俗,但他们的大多数力量都一直都在防备着中洲的入侵,平静的局势一直都在中洲的掌控之中,对于世界各大黑暗势力而言,这都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

    因为这意味着太多的利益和顾忌。

    中洲的黑暗势力是全世界侵略性最强的势力,其中以北海王氏为最,叹息城次之,再然后才是昆仑城。

    这并不止是因为北海王氏拥有号称黑暗世界第一高手的中洲剑皇王天纵,更重要的原因,是中洲所有势力都拥有一个极为稳固的大后方。

    这是黑暗世界最为独特的现象。

    英雄会纵横美洲,可南美有蒋氏,北美有幻世,三大势力相互?#21862;?#30340;同时还要面对其他势力。

    ?#20998;?#22914;今可以说是黑暗世界最热闹的地方,夜灵余孽,轮回宫,黑暗骑士团,圣殿,教廷,各大财团相互?#21862;?#22312;一起,很多冲突,甚至连当事人都说不清是怎么发生的。

    极地联盟在雪国以及东欧一家独大,但太多的历史原因注定要让极地联盟面对很多的麻?#24120;?#25919;治问题,种族问题,都让极地联盟发展的道路极为?#37096;潰?#32780;且北欧的黑暗世界每日都混乱的让人目瞪口呆,极地联盟也不具备走出来的契机。

    只有中洲。

    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境内,只有他们自己人,其他大势力虽然有分布驻扎在中洲,但却根本就不成气候,在他们对外扩张的时候,一个极为安稳的大后方成了他们行事最为肆无忌惮的理由,而其他的大势力却因为后院不太安静的原因不敢全力出手,这?#30452;?#23624;,几乎每一个黑暗世界的超级大势力都感受到过,甚至包括了轮回宫。

    而这?#30452;?#23624;的背后往往意味着让步和妥协,意味着绝对大的利益,或者是权势,或者是财富,或者是资源,总之都是黑暗世界的超级势力所?#38750;?#30340;东西。

    长此以往,随着他们的妥协和让步越来越多,中洲各方面都会强大到让人窒息的地?#21073;?#36825;让黑暗世界的巨头们如何愿意接受?

    入侵中洲,最起码也要将北海王氏, 昆仑城的脚步遏制在东亚。

    这是所有人的底线。

    所以多年以来,只要一有机会,各大势力的目光总会聚焦在东亚。

    各大势力相互为敌的同时,在面对中洲的时候也不介意?#32423;?#21512;作,他们安抚高山国,拉拢东岛,跟南亚的一些重要?#23435;?#30473;来眼去,甚至直接入侵中洲,这一切都是为了限制中洲在黑暗世界的力量。

    二十年前英雄会东渡,十五年前夜灵入侵,十年前南美蒋氏进入中洲又迅速退出,一次又一次的行动,大的小的,但每次却都是以失败告终。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轮回跟中洲有了合作关?#23707;螅?#40657;暗世界各大势力也逐渐变得安静下来。

    他们都认为自己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可结果却不曾想,中洲竟然利用一场决战,在吸引了黑暗世界所有目光的时候直接将目标定在了东岛。

    东岛岌岌可危,无论经济还是特战系?#24120;?#22914;今都可以说得上是凄?#25671;?br />
    可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却突然发现,东岛凄凄?#20063;?#30340;时候,中洲同样也给了他们一个巨大的机会。

    前所未有的机会,也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是各大势力最不想看到的局面,但却也是他们?#21364;?#20102;很久的机会。

    同样,这也是几个?#30452;?#26469;自于各大黑暗势力的人此?#26412;?#38598;在一间破房子里的原因。

    “以东岛为?#24120;?#22659;外合作,境内厮?#20445;?#22914;何?”

    浑身包裹在黑色袍子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副骨架的班没有理会身边的声音,他静静的看着屏幕,沉默了很久,才突然开口道。

    他转过身,阴暗的环境里,他的脸庞模糊不清,但那双眼睛却极为闪亮,透?#25490;?#27987;的诡秘?#22270;?#35784;:“我们?#26085;?#19968;天,已经等了很久了不是吗?”

    能成为英雄会的第一?#34987;?#38271;,班的实力自然不需多说,在半步无敌境的强者中绝对是能够排得上名次的?#23435;錚?#21482;不过他的名气却并非是来自于他的实力,而是来自于他的阴险和狡猾。

    班在黑暗世界中的代号是鬼狐,善于欺诈,伪装,隐匿,暗杀和逃逸,在黑暗世界中,关于班的传说很少是有关于他的实力的,他总是以英雄会智囊的身份出现,扮演着阴谋家的角色,这次从中洲的决战到长岛之战,英雄会虽然不曾派?#35828;?#29616;场观礼,但英雄会却可以说是最早进入东岛的超级势力,也是他今日在这里约见了几人见面,这或许不能证明什么,但却足以说明班在大势之中的嗅觉极为敏锐。

    “?#20197;?#21516;乌鸦的话。”

    黑暗中,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我保留意见,我不如你们聪明,?#25233;?#33021;看到眼前。眼前的情况是东岛已经将这片区域当做了战场,至于境外合作的事情,我不关心,但?#19968;?#21521;上汇报。”

    阴影中,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男人向前走了走,语气冷漠的开口道。

    “所以熊王的意思是?”

    班的语调没有丝毫的变化,轻声?#27425;?#36947;。

    “我接到的命令是打击轮回宫,在东岛建立极地联盟的分部。”

    熊王的身体在大厅内烦躁的动了动,阴影中,他就像是一头暴躁的怪兽:?#25353;?#20987;中洲的事情跟我接到的命令没有任何关系,所以...”

    “不,熊王先生,我必须告诉你,我们的合作跟你接到的命令并不冲突。”

    班笑了笑,极地联盟的熊王可以说是黑暗世界中最出名的力量型强者之一,身具雷脉,而?#19968;?#26159;随着武道进步而跟着成长了数次的雷脉,其力量之浑雄,比起一般的无敌?#22478;?#32773;都不遑多让,不过熊王的性子比较耿直,说白了,就跟他自己说的一样,他不算太聪明,所以在极地联盟中,他虽然也是位高权重,但每次出来行动,身边都会跟着一位顶级幕僚,今日熊王独自前来,幕僚却不见踪影,这倒是?#34892;?#22855;怪了。

    “我无法猜测盟主殿下的心?#36857;?#20294;我想,无论如何,殿下都不会放过削弱中洲的机会的。打击轮回宫,甚至是在东岛建立极地联盟的总部,都有着牵制中洲的意图。”

    班犹如骷髅一样干瘦的身体在大厅里缓缓飘动,语气愈发舒?#28023;骸拔抑?#36947;您和乌鸦对于这片战场有疑?#29301;?#21487;是在我看来,这片战场才是最适合我们发挥的地方,?#28216;?#30340;计划来看,东岛的所作所为简?#26412;?#26159;完美。”

    “完美吗?”

    乌鸦沙哑的冷笑一声,他是幻世此次进入东岛的领头人,地位虽然比不上在英雄会的班,但也相差不了多少,因此说话毫无顾忌:“抱歉,我看不出哪里完美。?#25233;?#30475;到了东岛的愚蠢,?#39029;?#35748;这里是他们的主场,我们来到长岛,就是对他们的尊重,但这?#27827;?#34850;的?#19968;?#31455;然还想要规划战场?他们算什么东西?长岛之战就在眼前,什么时候发生,在哪里发生,东岛难道完全可以掌控住吗?”

    “你会飞吗?”

    班突然问了一句。

    “什么?”

    乌鸦下意识的?#35835;算丁?br />
    ?#29677;牛?#26159;会飞的。但是你能飞多远?#31354;?#37324;是东岛的主场,东岛在这里大致的锁定一下我们的位置并不困难,你凭什么认为他们不能给我们规定战场?”

    班的语气冷淡:“难道你没有看新闻吗?东岛军方发言人说的是军事反恐演习,乌鸦,你还?#24187;?#30333;吗?”

    “军事反恐演习?”

    乌鸦喃喃自语了一声,?#25104;?#39039;时一变。

    军事演习,自然就有军队,这是谁都知道的常识。

    “或许你应该去外面看一下?”

    班眼睛眯了眯,微笑着开口道。

    乌鸦?#25104;?#38452;沉,身影一闪,人已经出现在了窗户边上。

    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是一片马上就要拆迁的旧城区,就在郊区,东岛在规划战场的时候直接将这片区域包括在内,?#28216;?#26143;图表来看的话,这片旧城区正好处在战场边缘。

    此时此刻,乌鸦的视线中,大量的军械已经被运送到这里,穿着东岛军装的军人从远处缓缓而来,装甲车,步战车的?#30333;?#38543;处可见,完全是一副将这里死死包围的架势。

    “他们...”

    乌鸦?#25104;?#38452;冷,整个人都带着毫不掩饰的?#34987;?#20182;十年前喉咙受过伤,险些被人一剑封喉,而始作俑者正是如今的东岛第一高手,被困于中洲的天海无极,因此乌鸦对于东岛人没有任何的好感,看着越来越近的军队,他眼神逐渐变?#27599;?#20081;,带着一片疯狂的杀意。

    “黑暗世界的冲突,东岛竟然敢派遣军队?”

    乌鸦的笑意残忍而阴沉:“他们难道疯了不成?”

    “他们只是演习而已,不会明?#31354;?#32966;的参战。”

    班摇了摇头,能在黑暗世界中成为巨头级别的超级势力,谁都不会是简单的货色,任何一个超级势力背后,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政治因素。

    在中洲,北海王氏是东南集团的龙头。

    昆仑城是中洲最高特战机构。

    叹息城也能雄踞东北太白山。

    极地联盟身在雪国,背后跟雪国能源寡头甚至军政方面的牵扯只会更加?#19995;印?br />
    幻世在北美根深蒂固,背后一样有着强势的权力在支撑。

    这种情况下,如果要用军队来解决黑暗世界的冲突,对于军力本来就不算强大的东岛来说无异于自杀。

    这样的事情一旦成为事实,那就是战争,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所以这些军人基本没可能参战,但他们不参战,却可以封锁战场,在东岛的地盘上,东岛想要在哪里决战,用人一睹,无论是谁,都必须顺从东岛的意志,这就是一国的主场优势。

    “?#31383;桑?#22810;壮观的画面。”

    班来到乌鸦身边,微笑道:“跟我的计划完全吻?#31232;?#21508;位,我想现在我们可以说一下我的计划了,嗯,封锁计划。”

    “封锁?”

    乌鸦嘴角?#35835;?#25199;,大厅阴暗的光芒中,他的表情并?#24187;?#26174;,但语气中的嘲弄却显而易见:“班,你的计划,难道就是将我们都封锁起来吗?”

    “可以这么说。”

    班淡淡道:“起码在这片战场上,我们出不去,但中洲的人同样也出不去。”

    乌鸦和熊王同时?#35835;?#19968;下。

    “中洲的力?#21051;?#20998;散了,也太自信了。东岛,北欧,北美,还有他们自己的大本营,他们确实强大,但这并不能让他们如此挥霍力量。如果,我是说如果,东岛的人在这里将中洲的精锐困住。圣殿和幻世又开始对雪舞军团在北美和北欧的力量开始反扑的话,中洲会如何?”

    班微笑着问道。

    “他们肯定会支援。”

    熊王毫不犹豫的开口道,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雪舞军团作为中洲新成立的超精锐军团,其内部阵容之华丽完全让人瞠目结舌,只是根据他们得到的消息,中洲三位年轻天骄,两位无敌,大批年轻天才,还有特勤这一代的中坚力量,甚至包括了劫这种超级刺客。

    这股力量,几乎可以说是中洲最值得依仗的力量,用他们来某东岛,足见中洲这次的决心有多大,可决心再怎么大,中洲也不可能看着他们陷入绝?#22330;?br />
    中洲的精锐一旦在东岛被困死,幻世和圣殿又?#25442;?#25112;场直扑?#23601;講自?#21644;古千川的话,中洲肯定会支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哦,支援。”

    班点?#35828;?#22836;:“但如果他们有不能支援的理由呢?”

    “什么意?#36857;俊?br />
    乌鸦语气冰冷,但眼神却逐渐亮了起来。

    “比如说,这里。”

    班直起身体,切换了下屏幕。

    一副中洲地图出现在屏幕上,山川辽阔,锦绣山河。

    班的手指在边?#25104;?#19968;指,淡然道:“你们说雪舞军团和边境禁卫军团,对于中洲来说谁更重要一些?”

    “边禁军团?!”

    乌鸦和熊王的?#25104;?#21516;时一变。

    “我们彼此是敌人没错。但敌人也有?#38750;?#20849;同利益的时候,在中洲这件事情上面,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所以,我们或许可以真正的合作一次。中洲和轮回敢分散力量,难道我们五家联合就不敢分散力量吗?”

    乌鸦的眼神闪亮而?#38047;?#35947;,似有踌躇,似有忌惮。

    “这是最好的机会,也许也是最后的机会。当年中洲李氏覆灭后,古行云虽然成了中洲战神,但多年以来他一直都在忙着巩固自己的地位,前期要面对中洲其他人的怀疑,中期剑皇王天纵一枪打死天灵抢了他太多的风头,好不容?#35013;?#31283;了几年,轮回又出现了,昆仑城?#27492;?#39118;光,实际上这些年过得并不舒服,否则古行云怎么会跟我们做这么多的交易?可这次不同了,古行云现在几乎已经巩固了自己的地位,这一次中洲图谋东岛,轮回是主导者,但古行云却是推动者。”

    “很明显,古行云需要一场巨大的胜利彻底走上神?#24120;?#22914;果这一次中洲赢了,中洲不仅会打开东岛的缺口,今后我们谁也别想好过。现在我们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给中洲致命一击,?#20063;幻?#30333;,你们到底在犹豫什么?”

    班深呼吸一口,掏出一支香烟点?#36857;?#28129;淡道:“只要我们五家共同出力,中洲?#36824;?#20570;什么,都不可能赢。”

    这一点毫无疑问。

    谁都不会怀疑这个,一旦他们联合起来再次侵犯中洲,中洲势必会首?#26448;压耍?#25903;援边禁军团?雪舞军团就要放弃。

    支援雪舞军团?

    边禁军团一旦被迫,那就不是国门被人入侵丢了面子的问题。

    边禁军团,那是中洲最为精锐的战斗军团,中洲同样损失不起。

    如今雪舞军?#27431;直?#22312;北美,北欧和东岛行动,虽然都跟中洲有默契,但只要掐死了中洲,那中州外的就回不去,中洲内的也出不来。

    这才是真正的封锁。

    只是...

    “王天纵...”

    乌鸦张了张嘴,吐出了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带给人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以至于乌鸦的语气也变得艰难而迟缓。

    神榜第一高手。

    中洲剑皇却又手握黑暗世界的第一凶兵人皇。

    这哪里是一个人名,完全就是一座压在所有人心口的山。

    中洲在大势之?#24515;?#19996;岛。

    而各大势力却在大势之?#24515;?#20013;洲。

    可是王天纵...

    可如何处理?

    “王天纵如果出手,到时会有?#35828;?#20303;他的。”

    一道平和的声音突然在大厅的角落里响起。

    圣殿骑士团副团长,圣光!

    乌鸦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想到圣殿骑士团背后那个疆域虽小但在信仰上?#27425;?#36793;无际的庞然大物,乌鸦隐约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东岛方面也不能放弃。”

    圣光眼神坚定而执着的开口道:“我们还在跟东岛保持着合作关系,甚至我们已经付出了很多...”

    “当然。”

    班笑呵呵的开口道:“我们都会留在东岛。至于谁去中洲,那就是我们背后的殿下们的事情了。”

    圣光点点头,一袭?#30528;?#22312;阴暗的大厅里显得格格不入,充满了一种神圣的光辉。

    黑暗世界的各大势力在为了利益纷争不?#31232;?br />
    可圣殿,却始终都是在用激烈的手段传播信仰。

    圣殿前方的路是圣战。

    永无止尽。

    圣光眉头突然皱了皱,若有所思道:“还有,这次事情如果成功,我要一个人。”

    “可以。”

    乌鸦首先表态:“如果事情能成功,你们出力最多,想要谁幻世都不会有意见。”

    “我?#22681;?#27663;也没意见。只不过除了李天?#21073;?#35841;都能给你。此子事关我蒋氏数百年的气运,如果圣殿想要的是他的话,那就只能抱歉了。”

    阴暗的大厅内,似?#34892;?#31354;穿过屋檐,在室内悄然蔓延。

    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幻?#30333;?#36208;进房间,微笑道:“抱歉,我来晚了一步。”

    “邪?!”

    乌鸦下意识的抬高了声调。

    “我们见过面的。”

    大厅里,黑暗世界中唯一的无敌?#25104;?#25163;似乎轻笑了下:“不过之前了解的?#36824;?#28145;刻。为了表?#22659;?#24847;,?#20197;?#24847;再做一次自我介绍:南美蒋氏,蒋千华,代号邪。”

    幻世。

    英雄会。

    极地联盟。

    圣殿。

    南美蒋?#31232;?br />
    五家聚首。

    客厅内诡异的安静了一?#30149;?br />
    随?#35789;?#20809;再次打破了沉默。

    “抱歉。”

    他轻声却坚决的开口道:“我?#19988;?#30340;,也是李天澜。”

    “哦?”

    蒋千华语气?#34892;?#29609;味:“这是你们那?#25442;?#27788;殿下给你下的命令吗?”

    圣光微微眯起眼睛,直视着面前这道虚幻的?#30333;櫻频?#39118;轻道:“不。是陛下的预言。”

    所有人都?#25104;?#19968;变。

    邪的表情也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陛下!

    在黑暗世界中,这是一个极为特殊的词汇。

    而当?#38391;?#36825;个词汇并且能够让他们由衷?#27425;?#30340;,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中洲剑皇王天纵。

    北海王?#22799;?#36855;雾般的黑暗中,剑皇的剑是足以让人感受到绝望的力量。

    而另一个。

    他不在黑暗世界,也不是无敌境高手。

    他掌控着黑暗世界中最为极端疯狂的黑暗力量,但却一直行走在最为明媚的光辉之中,在众人的赞美和歌颂中前?#23567;?br />
    从光明中走到更光明。

    教?#26102;?#19979;!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贵阳按摩多少钱 网上通比牛牛有假吗 名人登录注册 网赌龙虎刷反水怎么做 王者荣耀公孙离皮肤图片 玩北京pk赛车方法 福州站街女爽记 打彩票怎么打 欢乐二八杠免费下载 新时时几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