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八十九章:中洲四灵

第八十九章:中洲四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这场战争中如果还有谁是能让李天澜牵挂的话,那无疑就是东皇殿的几?#36824;?#24178;成员。

    嬉皮笑脸的李拜天,沉默寡言的宁千?#29301;?#36825;并非是什么狐朋狗友,而是真正可以做生死兄弟的朋友。

    三人彼此相遇,是彼此的运气,之前没有他们的消息,李天澜毫无办法,但现在有了?#38750;?#30340;情报,无论如何,李天澜都要将他们带回来。

    还有虞青烟,从虞东来开始,虞式当真是为李氏奉献了一切,虞青烟如果在东岛发生了意外,李天澜当真不敢去想这会对虞东来造成多么大的打击。

    东城如是,自己那位名义上的未婚妻,无论跟东城家族的那份婚约最后会如何,最起码现在东城家族给予他的支持是实打实的,就是这份情义,李天澜也要保护好那位东城家族的二小姐。

    ?#20843;?#20204;在哪?”

    或许是因为在黑暗中呆了太久的缘故,外界本来柔和的光线却让李天澜觉得?#34892;?#21050;眼,他抬起手遮挡了下,语气平静的?#23454;饋?br />
    “中京。”

    骑士看了李天澜一眼,秀丽端庄的眉眼微微蹙起,缓缓道:?#25353;?#27010;在一个小时前,我们的合作伙伴得到了他们的消息,他们最近一直都在中京。”

    “一直都在中京?”

    李天澜?#34892;?#24847;外,中京距离长岛大概四百公里左右的距离,以现在的局势来看的话,中京此时已经可以算是东岛的后方了,因为根据他得到的资料,中洲大批精锐突围最慢的也到?#22235;?#25143;,李拜天几人...

    “为什么不突围?他们的实力不弱。”

    李天澜轻声自语了一句,李拜天一行共有六人,两人出自蜀山,三位出自瑶池,虞青烟虽然偏弱,可她的一身剧毒在正面战场上杀伤力却无与伦比,这样的组合虽?#24187;?#26377;惊雷境高手,但普通的惊雷境绝对拦不住他们才对。

    “应该是有人故意要将他们留在中京。换句?#20843;担?#20182;们被困住了。”

    骑士思索着得到的消息,短暂的犹豫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最起码在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被追?#20445;?#20004;位惊雷境巅峰高手带队,其他境界的高手和精锐近百,情况很危险。”

    她小心翼翼的说着话,同时观察着李天澜的表情。

    没有忧虑。没有愤怒。没有暴躁。

    李天澜整个人身上透出来的,完全是一片近乎残酷的冷静和理智。

    “能接应吗?”

    他点了根烟,深吸一口, 突然问了一句。

    “这...”

    骑士犹豫着,苦笑道:“中京是无极宫的大本营,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少数无法渗透的城市,这些年来,中京内部的黑暗势力只有一个,就是无极宫,它的存在,是唯一的。我们的合作伙伴在中京只有少量的情报调研员,而且大部分还是没有战力的那种。”

    李天澜将嘴里的烟雾吐出来,点点头,毫不犹豫道:“备车。现在去中京。”

    “你亲自去?”

    骑士?#35835;?#19968;下。

    李天澜已经转身,大步走出别墅:“你和公爵跟我走,燃火留下。”

    现在的他一秒钟都不想耽搁,话还没有说完,他的人已经走下了别墅楼梯,直奔别墅外那个郁郁葱葱的院落。

    雷厉风?#23567;?br />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大马力的轿车直接从院落外离开,进入了他们藏身的会所区域,最终从会所后门下山,直奔中京。

    车辆后排,李天澜默默的吸着烟,一言不发。

    “?#19968;?#26159;反对你亲自去冒险。”

    公爵亲自开车,引擎的轰鸣声中,他的车速越来越快,他的?#25104;?#20063;变得严峻起来。

    “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

    公爵说道:“其他人都在突围,东?#22909;?#26377;理由将一个虽然有实力但却不能影响大局的小队困在东岛,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情况似乎已经?#20013;?#20102;几天的时间...”

    “你想说什么?”

    李天澜淡淡的?#23454;潰?#20182;的表现一直都很理?#29301;?#20919;静如冰,但吸烟的速度却不断上升,隐约能够看出他内心的急?#23567;?br />
    ?#20843;?#26159;想说,你的朋友实力并不算恐怖,他们是怎么逃过连续几天的围剿的?两位惊雷境高手, 上百位精锐,这种力量对于现如今的东岛来说,绝对是不能随便浪费的,而这样的力量追击几个年轻人竟然还?#30343;?#20040;结果,很明显,东岛似乎不想这么快就杀死他们。”

    骑士看着窗外轻声道,在最开始得到消息的时候,她也曾犹豫过是不是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李天澜,毕竟这件事情处处都透着诡异,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陷阱,?#36824;?#26368;终她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因为这如果是个陷阱的话,对方总有办法让李天澜知道消息,还不如早作准备。

    “我?#25512;?#22763;的看法一样。”

    公爵开着车,飞快的说道:“东岛之所以不杀他?#29301;?#26159;在等,甚至很大的可能,就是在等你。东岛要查到新成立的东皇殿并不算太难,而你和老板的关系,也不是秘密,如果他们就是为了引你过去,从而威胁轮回的话,那这次的行动...”

    公爵嘴角动了动,叹息道:“你不应该去的。如果只是救你的朋友,我?#25512;?#22763;过去就可以了。”

    “就因为是陷阱,所以?#20063;?#24517;须要去。”

    李天澜淡淡道。

    车辆内部顿时陷入了一片沉默。

    足足过?#23435;?#20998;钟,坐在?#22868;?#39542;席上的骑士才幽幽叹息一声道:“你不信任我?#29301;俊?br />
    “这跟信任没有关系。”

    李天澜嘴角?#35835;?#25199;,微笑道:“你想多了。”

    这无关信?#21361;还?#20046;于立场。

    秦微白可以要求轮回的天王全力保护自己的安全,不是因为自己的潜力惊人,说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是秦微白的男人,仅此而已。

    她要求轮回天王保护自己的男人,却绝对不会也要求轮回的天王不惜一切的保护自己男人的朋友。

    轮回的天王没这么廉价。

    所以哪怕明知道前方可能存在陷阱,李天澜也必须要去,因为只有他在场,他才可以确定公爵?#25512;?#22763;会?#36824;?#19968;切的出力。

    骑士转过头,深深看了一眼李天澜,不再说话。

    “中京啊,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地方,幸好天海无极被困在中洲了,不然中京对于黑暗?#28572;?#30340;其他势力来说简?#26412;?#26159;黑洞,就算没有天海无极,我们刚才也应?#20040;?#19978;燃火的,这样更有把握一些。”

    公爵突然开口道。

    “燃火有其他任务。”

    李天澜摇摇头,再次点燃一支香烟:?#25226;?#33310;军团的第二批精锐即将到达长岛,他们的隐蔽需要交给燃火来处理。”

    公爵点点头,若有所思:“第二批...看来中洲也要加快动作了,?#36824;?#20063;对,现在的局面,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只是不知道这次是谁带队。”

    “是中立?#23435;鎩!?br />
    李天澜内心一动,轻声道:“你们知道中洲四灵吗?”

    ?#20843;?#28789;上将?这次带队的是哪一位?青龙还是白虎?”

    公爵一愣,随即猛地吹了个口哨:“连兵马俑部队都出现了,中洲这次看来是下血本了。”

    “这次带队的是青龙公孙起,号称九霄上将,兵马俑部队的四位队长之一。”

    李天澜回答着公爵的问题,眼睛却在看骑士:“你说这次王圣霄和古寒山,争夺的就是兵马俑部队四分之一的领导权?据我所知,四灵应该都属于中立?#23435;?#21543;?”

    “理论上是这样的。”

    骑士点?#35828;?#22836;:“但这一届?#34892;?#24847;外,四灵上将之中,有一位是有明确立场的。”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她,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现如今的中洲四灵上将,?#30452;?#26159;九霄上将公孙起,代号青龙。九幽上将殇,代号白虎。九天上将羿,代号朱雀。”

    骑士缓缓道:“公孙起,殇,羿,这三位上将都是绝对的中立?#23435;鎩?#20294;第四位却不是。四灵最后一位是九州上将江山,代号玄武。”

    江山?!

    李天澜猛地挑了挑眉:“哪个江山?”

    “自然是北疆行省的一把手江山,江上雨的父?#20303;?#36825;次要从四灵的位置上退下来的也是他。”

    骑士语气平淡道:“上一代玄武在五年前于北疆战死,近年来北疆的局势比较敏感,于是这个位置被江山争取到了。他本来是一个过渡?#23435;錚还?#36825;五年来他做的还算不错,所以一直没人动他。江山本身就是中洲决策局议员,如今又担任了九州上将,手握四分之一的兵马俑部队,说话比起大多数的决策局议员都要有底气,如果他这次不是违反了规则的话,他也许还不一定会从这个位?#29467;?#19979;来。”

    “违反规则?借口罢了,当初他上的时候就有人不情不愿,别忘?#23435;?#24180;前是什么时间,现在一切都差不多稳住了,该反攻了,这个位置,谁还愿意让江山继续做下去?”

    公爵突然插了一句,语气玩味。

    李天澜若有所思。

    五年前,那应该是学院派和太子集团新老交替的关键时期,公爵的意思是说,江山能够坐上四灵之一的位置,是因为学院派的让步?难道这次江山要退,也是因为学院派?

    可江山即便是退下来,目前的竞争者也就是古寒山和王圣霄,江上雨因为江山的关系也有竞争的资格,这三个?#25628;。?#27599;一个是学院派愿意看到的,造成这个结果,毫无疑问,是其他集团的力量出手了。

    这种神仙斗法不亲自参与进去,局外人永远都无法清楚,李天澜?#24598;?#24471;多想,只是?#23305;?#36947;:“古寒山和王圣霄,他们都没资格参与玄武的争夺吧?”

    “实力没问题。”

    骑士摇了摇头:?#20843;?#28789;如今全都是半步无敌的高手,但四灵却没有被改造过,总是要换血的,趁着这个机会换血,补充一个年轻人进来问题不大。至于立场,四灵的立场是中立,但绝对的中立哪里有?#22235;?#22815;做到?所以中洲也就给予了四灵一个限制,那就是不能对国内的任何事物发表看法。江山如今的位置如此敏感也是因为他身兼好几个职位,他一开口,立场的问题对他就没有太大限制,这才是高层最不愿意看到的。这次据说江山私自用了兵马俑部队去做事犯了规矩,这才被人抓住了把柄,不然的话...”

    骑士没有继续说,但李天澜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一个绝对中立的位置看起来?#30343;?#20040;?#20040;Γ?#20294;这却是快速积累威望和人脉的最好位置。

    四灵只对外,不对内。

    因此不会招惹太多国内的是非利益,而一件件的功劳累积下来,又很容易得到其他人的认可。

    无论是王圣霄还是古寒山坐这个位置,十年后等他们入?#23435;?#25932;?#24120;?#31215;累了足够的威望之后,那又会是什么局面?

    “好大的野心啊。”

    ?#20013;?#36757;冷笑道:“目光够长远的。”

    “那是自然。无论王天纵,还是古行云,都堪称枭雄,枭雄之?#20445;?#21448;岂会将自己的目光局限在眼前?”

    公爵笑了笑道。

    李天澜闭上眼,沉默不语。

    隐约中,他似乎已经看到了北海王氏和昆仑城的打算。

    二十年前,中洲战神之?#30343;?#20110;李氏,北海王氏无法去争。

    自己的父亲当年突然陨落,古行?#24179;?#21183;上位,大势面前,北海王氏也无法逆天,只能默认了这一结果。

    但二十年后的今天呢?

    战神之位如今落在?#27515;?#20177;城手里,北海王氏如何不争?#31185;?#20160;么不争?

    但昆仑城同样也不想让。

    江山坏了规矩要退休,除了太子集团之外,应该不会有人反对。

    将玄武的位置上出来,美其名?#25442;?#19978;新鲜血?#28023;?#20026;的就是将古寒山或者王圣霄推上去,从这方面来讲,让江山?#23435;唬?#21271;海王氏和昆仑城肯定也是暗中出了力气的。

    而学院派如今却暂时拿不出可以跟王圣霄和古寒山竞争的?#25628;。?#26446;天澜或许算一个,但他战力强大,境界却低了,兵马俑部队就算再怎么换新鲜血?#28023;?#20063;不至于要将一个凝冰境换上去。

    再加上学院派察觉到?#27515;?#20177;城和北海王氏之间的竞争,不愿意牵扯进去,所以干脆选择吃下这个闷亏,又或者是从别的地方?#19968;?#22330;子。

    事实就是如此,学院派为主力,让江山退休,但在他们还没来得及推荐一个自己人的时候,这颗大桃子却被北海王氏和昆仑城拿走了。

    中洲四灵之一。

    掌控中洲最强的超级部队,又是在一个最容易积累声望和功劳的位置上。

    毫不夸张的说,古寒山和王圣霄谁能在这次的竞争中胜出,也许就直接关系到了下一任战神的归属。

    两人争的是战神之位,是十年之后,是未来两个超级大势力之间的进退。

    怪不得,怪不得。

    李天澜眼神?#20102;福?#20919;笑连连。

    王圣霄。

    古寒山。

    两人谁能争得玄武的位置,就会距离战神之位近一些,而另一个人,则距离战神之位远一些。

    但同样地,李天澜?#19981;?#36317;离那个位置远一些。

    这两人,谁都上不去才最符?#20384;?#22825;澜的利益。

    必须要想想办法,必须要!

    中洲之谋。

    长岛之战。

    之后呢?

    既然东岛之行已经成了古寒山和王圣霄的考卷。

    既然想要破坏他们两人的想法, 那就必须要弄清楚中洲的计划。

    一切的纷争无非就是因为利益。

    李天澜绝对不相信中洲让他们来只是单纯的来杀人的,那根本就没有意义。

    所以...

    “我很好奇。”

    李天澜突然开口道:“这里是东岛,我们进入东岛以来,所做的似乎一直都是在杀人,这样有意义吗?中洲凭什么认为当一切的事情结束之后,我们可以在东岛的国境内违反东岛的意志,让东岛的黑暗?#28572;?#35805;语权属于我?#29301;?#21040;最后,我们到底能得到什么?地盘是东岛的,人是东岛的,渠道也是东岛的...”

    他顿了顿,自嘲一笑道:“我们总不会杀完人就撤退吧??#20197;?#20040;都想不通,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在东岛站住脚?”

    “那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黑暗?#28572;?#30495;正的大势。”

    骑士莞尔一笑,语气轻柔道:“一心为国,一往无前是战士的事情。政客的想法,商人的想法,普通人的想法,才是最难捕捉的。”

    “你问的问题的答案,很快你自己就可以看到了。”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时时彩后二经验 抢庄牛牛 后三包胆算法 ag所有平台开牌都是一样的吗 万和娱乐网址 单机麻将下载 时时缩水过滤器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百灵手游牛牛官网 快3跨度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