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八十六章:无价的名单

第八十六章:无价的名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值正午,烈日当空。

    过去一周的时间里,淅沥的细雨荡涤了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的照射下,整个长岛的空气都说不出的干净和清新。

    明媚的阳光洒落在树影斑驳的幽深院子里,清风吹拂着发梢,树叶摇晃,树影摇晃。

    这是一座占地极大的院落,幽深静谧,几乎完全被人工栽种的各种树木和花草包围,院落内仅有一条可让两人并肩而行的鹅卵石小路,曲折延伸到院落中央的那座古香古色的阁楼,万物?#27492;?#30340;春季之后,秋季未至,整个院落内都是一片郁郁葱葱,入目之处,到处都是生机。

    花香, 茶香在风中弥漫飘散。

    乳白色的大理石桌?#22467;?#26446;天澜静?#37096;?#30528;手中的名单,头也不抬道:“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穿着一身很骚气的粉色男士西装的公爵坐在李天澜对面,笑容灿烂。

    轮回宫内部,尤其是天王之间的排名先后是极为重要的,大家虽然同为天王,但排名的前后,往往也就意味着相互之间地位的高下。

    如今轮回宫十二天王,身在东岛的有四位,第一天王圣徒在负责跟某个神秘势力合作,自始至终不曾跟李天澜碰面。

    而公爵,骑士,燃火三人,以公爵排名最为靠?#22467;?#26377;事的时候,自然也是以他为主导,这一点,无论是骑士还是燃火,都是保持默认态度的。

    所以他现在坐在了李天澜面?#22467;?#32473;了他一份资料。

    “我当然知道。”

    李天澜将资料放在桌上,用?#31181;?#28857;?#35828;悖?#38543;即下意识的揉了揉额头,苦笑道:“但我不清楚你将这份资?#32454;?#25105;看是什么意思。”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长岛西南方的一处秘密会所,甚至?#26786;?#35828;是最高档的秘密会所。

    东岛人口密度极大,但领土却又极小,是以在整个东岛全?#24120;?#19968;些占地面积巨大的跑马场,高尔夫球场,会所,甚至是别墅区的审批都很?#32454;瘢?#36825;种节省土地的做法某种程度上也促进了东岛上层圈子的团结和凝聚力,勉强能算是一举两得。

    不过这种?#32454;?#30340;审批程序在长岛却是个例外。

    这个全?#28572;?#31532;一个被核武器轰炸过的城市,在曾经很漫长的一段时间里都?#26786;?#35828;是处于荒芜状态,如今长岛的很多大面积的空置地皮,都是很久很久之前被买下来的。

    如今李天澜所在的会所也算是其中之一,而?#19968;?#26159;属于外资,好像是有欧洲某个大名鼎鼎的财团?#23576;埃?#22312;长岛根基极深。

    这也是轮回三位天王带着李天澜藏匿的地方,自始至终,会所方面都是专人接待,饮食起居也派人秘密照料,用的全部都是欧洲的服务生,根本就没让李天澜几人跟会所内任何一位东岛人见过面。

    用公爵的话来说,这里绝对安全。

    而李天澜也终于在这里睡了一个自从到达东岛以来最舒服的懒觉,将近八个小时的睡眠,不用担心江上雨的暗算,不用担心不知火舞的追击,李天澜甚至梦到了秦微白和王月瞳。

    当旖旎的?#28866;?#36807;去,当骄阳升?#32454;?#31354;,舒服睡了一觉的李天澜再次?#21561;?#20102;公爵,以?#20843;?#36882;过来的资料。

    这是一份牵扯的极为复杂的资料,又或者说是名单。

    一份长的让人头晕脑胀的名单。

    公爵说:“很急。”

    于是李天澜就坐在石桌?#22467;?#33457;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错过?#23435;?#39277;,喝了四五杯茶水,才硬着头皮将这份名单看完。

    名单涉及极光,很多人甚至都没有?#38750;?#30340;名称,只有隶属于某某机构,几个人这种字样。

    里面有很多名字是李天澜看过的,当然,绝大多数都是他不曾看过的。

    叶封城,古云侠,雷神,古?#26700;唬?#27146;浩宇,杜寒音...

    这些是李天澜熟悉的。

    还有一些类似于飞鸟特战组六人,黑洞情报部十三人,昆仑城附属五局七人这种乱七八糟的机构,则是李天澜根本就不曾听说过的。

    李天澜硬着头皮看完这份名单,头晕脑胀,麻木的看了看名单最上方。

    上方只有四个字。

    雪舞军团。

    雪舞军团李天澜自然清楚,这是为这次的中洲之谋而成立的军团,从这个方面来说,李天澜如今也算是雪舞军团的一员。

    可这份名单...

    “某种程度?#20384;?#35828;...你现在掌控着名单之上所有人的生死。”

    公爵笑着抿了口查,他的语气柔和舒缓,眼神中似乎带着一种异样的灿烂神色。

    李天澜诧异的挑了挑眉,还没开口,公爵已经主动解释道:“雪舞军团这次进入东岛的人员加起来大概有两千人。而东岛这次的?#20174;?#24456;快,快的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所以...”

    公爵一脸笑意的耸了耸肩:?#20843;?#20204;现在都被打散了,这样的情况,无论是轮回还是中洲,在最开始的时候都是有预料的,但却没有预料到东岛的攻势会这么猛,如今东岛很乱,但是中洲的精锐更?#25671;?#26080;数东岛的高手在背后追杀着被打散的一个个团队,中洲的一些情报机构几乎被连根拔起,现在所有人都在向长岛?#26179;В?#22914;果没有意外的?#22467;?#36825;两千人,最后逃过追?#20445;?#36824;能够闯出长岛外围那一个个防御节点的中州精锐,不会超过两百人。现在雪舞军团在东岛的人?#20445;?#26126;确地说,就是一盘散?#22330;!?br />
    李天澜认真而专注的凝视着公爵,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这份名单上大概有一千二百人。”

    公爵伸出?#31181;?#20102;指李天澜手里的名单,语气?#39556;驳潰骸?#32780;且是?#26179;?#20204;掌控了行踪的一千二百人。”

    李天澜瞳孔猛地一缩,没有追问什么,而是下意识的低头,再次极快的扫了一眼名单。

    他的脸色变得?#34892;?#38452;沉,手掌也微微攥紧,脸色一向平静的近乎冷漠的他这一次终于露出了一丝掩饰不住的焦虑情绪。

    这份被轮回掌握了行踪的名单上,依旧没有李拜天,没有宁千城,没有虞青烟以及东城如是的名字。

    内心?#34892;?#28902;躁,李天澜抽出香烟点燃一支,深吸了一口,勉强将心里的想法压制下去,平淡道:?#20843;?#19979;去。”

    公爵点?#35828;?#22836;道:“现在的情况出现了很有趣的变化,而且很明显的是,长岛,如今已经被东岛官方当做是最终决战的战场了。”

    李天澜点?#35828;?#22836;,这一点他自然清楚,对于中洲的黑暗入侵,东岛肯定不会容忍,决战是势在必行的。

    而这里是东岛,在哪里决战,完全就是东岛说了算。

    在东岛全境的不同城市中将近两千精锐驱赶追杀到长岛,这听起来极为艰难,但做这件事情的,却是整个东岛的特战?#20302;常?#36824;有来自于各方的支持。

    ?#30340;?#21548;一点,现在中洲潜伏进东岛的每一个人,基本都在东岛的掌控之下,之所以没有赶尽?#26412;?#23436;全是因为东?#22909;?#25171;算付出太大的代价。

    这里是东岛的主场,但同样他们也有大批的精锐深陷中洲,在国与国的层面?#20384;?#35828;,这些都是双方的筹码。

    而且就算东岛真狠得下心将中洲精锐都吃掉,分散作战也不是他们的风格。

    中洲散乱的精锐在寻求集合。

    东岛又何尝不是如此?

    如果中洲将分散的力量集合起来是一的?#22467;?#37027;么东岛将分散追杀的力量集合起来就是一百。

    现在迫不?#25353;?#30340;赶尽?#26412;?#30495;的让一些中洲高手拼命的?#22467;?#19996;岛恐?#20081;不?#25439;失惨重,如果中洲一怒之下再杀掉被困中洲的那批精锐,那东岛的特战?#20302;?#33267;少在数十年之内都很难恢复元气。

    慢慢的耗下去。

    追?#20445;?#21364;又不玩命。

    让中洲的大批精锐慢慢流血,却又不让他们绝望拼命,等他们的力量越来越少,精疲力尽的到达长岛之后,东岛在将力量集中起来,倾尽全力的对付中洲的最后一批精锐。

    到时候是全部杀光还是活捉跟中洲交易,就都是东岛说了算了。

    东岛将长岛作为最终的决战地点,中洲精锐根本没有选择,就算是那些可能即将进入东岛参与这场盛宴的黑暗?#28572;?#20854;他超级势力,同样也没有选择。

    这里毕竟是东岛的主场,东岛说在哪玩,他们就必须在哪玩。

    这算不上是什么规矩,但长岛之战,却是黑暗?#28572;?#30340;默契。

    在长岛的一切,还能算是黑暗?#28572;?#30340;冲突。

    如果离开长岛想在别处玩玩,东岛肯定不会看着大量的高手在自己的领土上肆无忌惮的搞破?#25285;?#21040;时一切就演变成了战争,真的逼的东岛将自己的军队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掏出来的时候,到时候谁也玩不起。

    将大势控制在黑暗?#28572;?#20914;突的范畴内,又能得到想要的利益,对于各方来说,这都是最容易接受的。

    “我知道。”

    李天澜点?#35828;?#22836;:“黑暗?#28572;?#29616;在的目光,都集中在长岛了吧?长岛之战?”

    “没错。”

    公爵点?#35828;?#22836;:“就是长岛之战,而且现在已经进入决战阶段了。”

    他顿了顿,突然微微一笑,问道:“那么,在决战阶段,又有那位雪舞军团的高层到达长岛了呢?”

    李天澜愣住了。

    雪舞军团在长岛的高层?

    他脑子里瞬间闪过了好几个名字。

    劫还在东都。

    ?#23376;内?#21644;叶封城在一起,如今在巨阪。

    古云侠已经进入了和歌山。

    雷神出现在冈山...

    妖姬在找王圣霄。

    如此看来,隶属于中洲的惊雷境高手,此?#26412;?#28982;还没有一个?#35828;?#36798;长岛!

    这意味着什么?

    ?#25353;?#21512;作方面来说的?#22467;?#21448;决策权力的高层还是有的。”

    公爵轻笑道:“雪舞军团匆忙成立,内部的编制还比较混乱,加上又是跟轮回合作,所以内部职务暂时并没有明确划分,我们是中洲的合作方,所以我,骑士,还有燃火,都是有决策权的。”

    ?#20843;?#20197;呢...”

    李天澜内心砰砰跳动起来。

    ?#20843;?#20197;...现在的情况发生了变化。你看,现在中洲明显已经失去了对所有精锐的掌控,他们的情报渠道被连根拔起,就算是中洲高层,也不知道自己的大批精锐到底在哪。但是中洲不知道,轮回却是知道的。双方共谋东岛,这是合作。可利用自己的渠道,冒着暴露的风险,去帮中洲接应他们的精锐,这就不是合作内容了。”

    公爵摊开手,笑的极为愉快。

    ?#20843;?#20197;...”

    李天澜狠狠吸了口烟,将烟头按灭,?#39556;驳潰骸?#23545;于名单上这些人,你们决定袖手旁观?”

    “我们没有决定。”

    公爵看着李天澜,眼神古怪,他盯了李天澜半晌,才微微摇头,微笑道:“我们现在,在等你的决定。你是雪舞军团?#32960;?#30340;一?#20445;?#20294;在轮回,在这里,你却是有最高决策权的。”

    他看着李天澜,眼神复杂的轻笑道:“天澜,虽然你的脸不算太白,但我得说,你现在就是最让人羡慕的小白?#24120;?#36825;不是贬低你,是羡慕。?#30475;?#30340;羡慕。”

    李天澜一瞬间明白了公爵刚才那句自己掌控着名单上所有人生死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名单上这一千多人,救,还是不救,现在竟然就在他一念之间?!

    李天澜觉得?#34892;?#33618;?#30130;?#30475;着手里不算详细但却极为难得的名单,由衷道:“轮回的情报?#20302;?#30830;实让人无话可说。”

    “这并不是我们的渠道。”

    公爵?#35835;?#19979;,坦然道:“我们在东岛的势力比较微弱,否则也不至于拉上中洲来某东岛了。这些情报渠道,属于我们的盟友的。就是破晓身后的那个神秘势力。”

    李天澜忍不住道:“那到底是什么势力?你总不会连名字都不知道吧?”

    “鬼知道他们叫什么名字,可能还没想好吧。”

    公爵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不过这份名单是没有水分的,双方这次的合作都很有诚意,如果你要救人的?#22467;?#20063;是我们的盟友去接应那些中洲精锐,最坏的估?#30130;?#36825;一千二百人中,我们至少?#37096;梢?#23436;好无损的将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员带回来。”

    一个连名字都没有想好的势力?

    刚成立的?

    还是...

    李天澜一阵蛋疼,更觉得荒谬,他胡乱的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开口道:“当然要...”

    “别急着开口。”

    公爵笑着站起身,随手拍了拍李天澜的肩膀:“你应?#27599;?#34385;一下。或者,该跟中洲方面谈谈,不是吗?”

    谈谈?

    李天澜内心猛地一震,霍然站起身,看着公爵。

    公爵的笑意深沉,轻风吹过他的发梢,他一头?#24179;?#33324;微长的头发飘动着,犹如翻覆的浪潮。

    李天澜不想去问谈什么。

    上千名甚至更多的中洲精锐的命运此时都掌控在他的手里。

    跟中洲谈什么?

    自然是谈条件。

    李天澜几乎?#26786;?#28165;晰的?#21561;?#19968;个巨大的机会就摆在自己的面前。

    这一场?#27010;校?#21033;用好了,也许就是自己崛起的一块最大的基石,当然,前提是不能引起中洲大佬们的反?#23567;?br />
    简单点说,他的胃口不能太大。

    他向中洲要求什么?能得到什么?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什么都得不到,自己即将要救回来的那些人,毫无疑问就会欠下他一份天大的人情。

    这几乎是一张被大势勾画好的人脉图。

    唾手可得!

    无价之宝!

    只不过...

    “这样真的合?#20107;穡俊?br />
    李天澜看着公爵:“如果宫主殿下亲自找中州谈的?#22467;?#20063;许会争取到很多对轮回有利的东西,换句?#20843;担?#36825;一千多人,是你们的筹码,为什么要交给我?宫主怎么说?”

    “宫主沉默。”

    公爵再一次耸了耸肩。

    李天澜苦笑。

    在轮回,轮回宫主意?#22659;?#40664;的时候,秦微白的意志就是至高无上的。

    “老板说要帮你,不惜一切,眼前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是吗?”

    公爵?#39556;驳潰骸?#23467;主在跟古行云一战中,用的是你们李氏的绝学剑二十四,你的身份应该保密不了多久了。这个时候,让这么多精锐欠你一个人情,这也许会成为你保命的有力筹码之一。”

    他伸手入?#24120;?#20877;次拿出一个稍小但却极为详细的资料:“跟中洲谈完之后,你应该跟北海王氏谈谈。”

    李天澜?#26070;?#25277;搐了一下,下意识的接过资料。

    ?#30333;?#21543;,?#26786;?#21507;饭了。”

    公爵笑着看了一眼李天澜:“我本来以为你会拒绝这次交易,我甚?#28872;?#32463;?#24613;?#22909;要说服你了。正人君子不都是这样的吗?”

    李天澜?#35835;?#25199;?#26070;牵?#28129;淡道:“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不过到是你...或者?#30340;?#20204;这些天王,对小白的这种做法,难道没意见吗?”

    “为什么要有意见?”

    公爵淡淡道:“我听宫主的,宫主让我听老板的。就是这样。自?#28216;?#24180;前我加入轮回以来,一直都是这样。”

    李天澜苦笑着摇摇头,突然一怔,下意识的开口道:“你?#30340;?#20116;年前才加入轮回?”

    “对啊。”

    公爵语气平静的点点头。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快速时时计划网 彩1彩票登录 北京pk赛车官网北京 德胜娱乐棋牌 棋牌娱乐 k频道在线精品备用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乌克兰美女嫁中国人 北京pk10全天一期计划 成都沐足一般都是什么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