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三章:十方绝域

第七十三章:十方绝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五千字大章节,今天还有两章,求月票~)

    ---

    以攻对攻!

    对于整个黑暗世界而言,中洲战神古行云虽然也是大名鼎鼎,但实际上却是极为低调而且神秘的。 us

    中洲剑?#26159;?#21183;无匹。

    中洲隐神与世无争。

    但提起中洲战神,人们想到的却只有四个字。

    深不可测。

    相比于中洲上一代的战神李鸿河,古行云同样?#19981;?#24067;局,但前者布局视野极为开阔,在每一个棋盘?#19979;?#23376;都堪称光明正大,堂堂正正,是真正的阳谋,他的落子很多也都极为隐晦,但当棋子揭开的那一刻,却都透着一种大势不可阻挡的强势坦荡。

    而古行云更侧重于阴谋,二十年的时间,中洲?#27492;?#39118;平浪静,内部却一直都是暗流汹涌,这?#30343;?#30334;年来唯一一个不是出自于轩辕台的中洲战神坐镇中洲特战?#20302;常?#21364;极少出手。

    或者说是极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手。

    心思诡秘,手段干脆,最是擅长与虎谋皮,他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时候,似乎永远都带着一副阴谋家的面具,看上去儒雅温润,但实际上却是真正的枭雄难测。

    在过去很多年的时间里,古行云给人的感觉都像是一个商人,合作与交易,杀戮与背叛,辉煌与落寞,沉浮和逆转,是与非,善与恶,他极少出手,但多年来黑暗世界的每一次大事,昆仑城都会不动声色的参与其中,于无声处听惊雷,于无色处见繁花,很多?#27492;?#33258;然发展的事情中,谁都不会特别关注的昆仑城势力突然就成了最关键的角色,这位中洲战神在世界神榜排名第四,但绝大多数时间里,给人们展露出来的却一直都是最深沉的心机?#32479;?#24220;。

    古行云的实力无疑是极为可怕的。

    但究竟可怕到什么程度,却极少有人能够看透。

    多年以来,今日似乎是古行云第一次在人前出手,而且是全力出手。

    这是一个对所有人来说都极为陌生的古行云。

    凌厉,强势,仿若带着天地间的锋芒,举手投足,尽是狂?#26263;?#35753;人不可置信的攻击性和压迫?#23567;?br />
    三才绝杀!

    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宛如化作一把利剑,?#24067;?#25509;近了?#21482;?#23467;主。

    强烈的气流在他周身疯狂汇聚,雪白冰冷的天幕在一?#24067;潯煌?#20840;撕裂,剑意呼啸着再次凝聚,而他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21482;?#23467;主面前。

    四绝归元!

    气流涌动。

    高台之上,四周的空气陡然一震。

    ?#23601;?#39134;扬而起,整个高台猛然炸裂,无数的石块向上崩飞了一瞬,随?#27492;布?#28040;失,直接化为了最原始的虚无,战场?#24067;?#21464;得模糊起来。

    轩辕台有最强的剑。

    昆仑城有最强的域。

    而北海王氏,有最强的爆发。

    昆仑城的震世绝学真武十绝共有十式。

    第八?#21073;?#31532;九式就是昆仑城最为核心的域。

    方圆百米,刹那间自成虚空。

    这是无敌境强者的标志,但实力到了古行云这种地?#21073;?#19968;举一动,只要他想,周围就是虚空。

    “呵,真是精彩,这么快就拼命了吗?”

    高台已经完全消失,四绝归元之下,虚空朝着周围不?#20384;?#25955;,瞬息间冲破了百米?#27573;В?#19981;?#20384;?#24352;。

    领域之中,单手持剑的?#21482;?#23467;主身体猛地凝滞了一瞬。

    数十?#36824;?#31036;者已经全部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人群最前方,叶无极眯着眼睛紧紧盯着面前?#34892;?#27169;糊的一切,轻声自语。

    “老师,?#21482;?#23467;主要输?”

    风站在叶无极身边低声?#23454;潰?#20182;低着头,掩饰着眼神里难以言喻的火热,下意识的扫视了下四周。

    那个他做梦都想要尝一尝味道的秦女神竟然不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也不知?#28010;?#38544;喻幕后策划着什么,近几年来这似乎一直都是?#21482;?#26368;擅长的模?#21073;?#25112;力盖世的宫主负责战斗,秦微白负责运营,如此重要的场合,她不曾出现,早已引起了众人的警惕和不安,但对于风而言,却只有遗憾。

    中洲第一美人。

    真不知是何等的倾国倾城风华绝代。

    “输?”

    叶无极没有去看身旁最得意的学生,他摇了摇头,语气复杂,带?#25490;?#28872;的意外和忌惮:“你或许不知道刚?#24597;只?#23467;主那一剑的意义。”

    “那一剑属于一套叫剑二十四的绝学,是曾经的中洲战神家族最核心的传承,也是他们无敌于黑暗世界数百年的绝学。”

    他的嘴角颤了颤,深深呼吸,缓缓道:“那是最强的剑意,真意就是破碎一切!”

    “一切?”

    风略有疑惑。

    “一?#23567;!?br />
    天海无极神色凝重:“包括无敌境的虚空。”

    风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继续问下去,一片模糊的空气中,炽热的剑光眨眼间充斥全场。

    冰寒还未散去的训练场上,热浪袭人。

    本不应?#20040;?#22312;任何物质的领域中,一道火光彻底爆发,仿若?#24524;?#34394;空。

    剑七,夏至。

    古行云身后,破碎的冰屑在刹那间开始?#24524;眨?#21073;意极端转换,橘红色的火光席卷战场。

    ?#36824;?#30504;眼功夫。

    ?#36824;?#34892;云撕裂的白雪天幕消失。

    天地间猛然出现了一条长达数百米横贯苍穹的洪流!

    洪流剧烈激荡,恰似的岩浆。

    ?#21482;?#23467;主挥剑。

    大片的岩浆浩浩荡荡,仿若长河一般悬空流淌,从上而下,?#27604;?#21476;行云扩散出上百米的领域。

    那扭曲而又模糊的领域直接开始膨?#25512;?#26469;,岩浆随着剑光?#28872;?#27969;淌,?#21482;?#23467;主和古行云冲到了一起,如同将要飞扬出整片天地的剑光越来越亮,两人的身体似乎已经完全消失,到处都是剑光和岩浆的领域不停的收缩膨胀。

    观战的几位无敌境强者几乎是同一时间张开了领域。

    下一刻,天崩地裂!

    虚无的领域犹如实物一般?#24067;?#28856;开,澎湃的岩浆掀起数十米高的巨浪,?#36843;?#30340;温度升腾扩散,岩浆无穷无尽,骤然间覆盖了周围数百米的全部,碧绿的草地?#29004;?#20840;淹没,整个训练场剧烈震动,战场最核心处,兵器碰撞的声音不停的扬起,无敌的剑光不断飞扬着,越来越多。

    剑光之下,尽是火海!

    这一刻,风可以清晰的看?#21073;?#23601;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一位无敌境高手的领域在岩浆的冲击中动荡了一瞬。

    站在他身边不远处的一位惊雷境高手猛然睁大?#25628;?#30555;,他甚至没来得及发出丝毫声音,一片洪流就已经从他身前冲了过去。

    岩浆?#24615;?#30528;凌厉到极的剑意一冲而过。

    那位惊雷境高手已经完全消失,岩浆中有电光微微亮起?#20102;?#20102;一下,这似乎就已经成?#22235;?#20301;惊雷境高手存在过的唯一痕迹。

    这是...

    风内心一动。

    “混沌,你什么意思?!”

    那位领域不稳的无敌境高手身边,一个五十多岁身材雄壮的白人男子已经猛地站出来,怒极的咆哮道。

    男人的声势极为惊人,即便是在无敌之战中,勃然大怒也极有风采:“在这里我们是盟友,你刚才竟?#36824;?#24847;松开了领域,让我损失了一名珍贵的部下!”

    混沌。

    北欧圣殿骑士团团长。

    他虽然不是神榜高手,但圣殿骑士团背靠着的却是全世界最大的宗?#22871;?#32455;教廷,如此?#21487;剑?#22307;殿骑士团在北欧可谓是真正的横行霸道,混沌的行事极为高调,以神的选民自居,在北欧,乃至在整个黑暗世界都是出了名的飞扬跋扈。

    听到附近来自于所谓盟友的质问,混沌面无表情,他眼神凝重的盯着全场,嘴角随意一扯,不屑道:“盟友?不不不。黑暗骑士团的异端,也配与神的子民为伍?你们应该被火焰净化!”

    果然是黑暗骑士团。

    风的脑子里胡思乱想着,北欧那片区域内的黑暗世界,可谓是真正的群雄割据,是各大黑暗势力常年盘踞的地,甚至是战场,欧洲两个最大的骑士团,圣殿骑士与黑暗骑士的总部就坐落在北欧,这两者可以说是真正的死敌,常年争斗不断,因为两者的争斗,所以产生了大量的利益和变数,北欧如今已经可以说是各大黑暗势力都渗透的比较强的地方了。

    异端。

    神圣与黑暗吗?

    风的脑子里转动着念头,身躯却猛然被人向后一拉。

    同一时间,他也注意到了黑暗骑士团那位半步无敌境高手脸色巨变,怒吼了一声快撤。

    在圣殿骑士团的混沌有意要害死他们的情况下,距离古行云和?#21482;?#23467;主这种级别的?#23435;?#30340;战?#26041;?#19968;些,完全就等同于是自杀,这种等同于尘世神祗的?#23435;錚?#21738;怕是无意间,哪怕是战斗余波,也足以轻而易举的对惊雷境高手造成巨大的威胁。

    风下意识的回头。

    模糊的视线里,?#21482;?#23467;主依然手持那一把冰剑,可越来越炽热的火光却猛然开始扩散。

    古行云周围已经全部都是电光,电光笔直的在他周身凝聚成了成千上百道长达百米的光线,犹如激光一样围绕着他不停的转动,空中再起乌云,狂雷声中,雷光落下,古行云周身的电光愈发明亮,与雷电连接在一起,犹如雷神。

    密集?#20102;?#30340;光线在空气中不停舞动,?#21482;?#23467;主的身体已经腾空飞旋而起。

    剑八,焚天。

    这是属于无敌境威力的剑八,属于神祗领域的剑意。

    向外弥漫的岩浆火海瞬息间回缩,无数的岩浆朝着?#21482;?#23467;主汇聚,越来越多。

    空中雷电惊起。

    浓烈的狂风突兀而至。

    起风了。

    不是大风,而是一道剧烈旋转的龙卷。

    火龙卷!

    狂风?#24615;?#30528;剑意,带动着大量的岩浆升龙。

    剑意再转。

    凝聚到一起的岩浆随着风呼啸转动,风火在空中膨胀,犹如天地之威。

    火龙卷飞速转动着冲向古行云,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只余下一片火海。

    密集,连贯,疯狂。

    战斗!

    一直战斗。

    双方接触的刹那,战斗根本就不曾停过,各种绝学?#24615;?#30528;狠辣的攻击,看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这是真的要不?#21862;?#20241;吗?

    雷光与岩浆碰?#24067;?#33633;,方圆数百米的战场内,到处都是激荡出了犹如烟花般绚烂而致命的色彩,古行云神色平静,迎着前方的火龙卷直接冲过去,无数在他周身旋转的电光在他身前汇聚成了一面巨大的盾牌。

    冲破火浪。

    冲破飓风。

    古行云身体猛地一震,在他周身无数的电光?#24067;?#31163;体,大量的光线犹如流星,毫无保留的冲向?#21482;?#23467;主。

    八绝剑舞。

    流光七绝。

    火花和电光轮番在空中炸开,整个一?#21467;?#32451;场已经完全成了真正的死亡区域,火光和电光落在地上,?#19968;?#22312;被雷霆炸开的地表上汹涌?#24524;眨?#25152;有观礼者已经?#35828;?#20102;一?#21467;?#32451;场之外,神色凝重的看着这倾世一战。

    古行云在向前。

    他的步伐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

    奔跑,冲刺。

    无数的雷光和火花在他身边炸开,宛若末日般的?#36299;?#20013;,他如同在末世中穿梭的魔神,一往无前,目空一?#23567;?br />
    起跳!

    旋转着剑光的?#21482;?#23467;主身体下落。

    古行云的身体在地面升腾而起,刹那间越过了?#21482;?#23467;主的头。

    双腿在空?#34892;?#21147;。

    古行云脸色冷漠,身体下坠,一脚直接踩向?#21482;?#23467;主的?#20223;?br />
    领域。

    比之前坚固?#23435;?#25968;倍的领域直接出现。

    九幽绝地!

    明亮的天光转?#24067;?#23436;全褪去。

    一片浓重的黑暗陡然降临,火光熄灭,雷光消失,空气破灭,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回到了最原始的?#21050;?br />
    黑暗。

    虚空。

    空无一物。

    黑暗之中,?#21482;?#23467;主猛然抬起头。

    没有丝毫犹豫。

    剑十五。

    ?#21482;兀?br />
    隐匿于黑暗中的剑光亮起。

    一剑直刺。

    破碎山河!

    剑十九。

    全世界似乎刹那破碎,凌乱而狂暴到极致的剑意中,?#30343;?#24187;象。

    一?#28010;?#26377;人都极为陌生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中,似真似幻,仿佛?#23545;?#22825;边。

    迈?#21073;?#20030;剑,直刺!

    这是一道模糊而又清晰的影子,他的动作极慢,但却带着一种能让天地破碎的强势和?#20113;?br />
    似真似幻的?#36299;?#20043;中,他抬起剑锋。

    这是极致安静的一剑,也是极致狂暴的一剑。

    无尽虚空,满天神魔,天地众生。

    随着一剑直刺,所有的所有,都在一剑之下彻底烟消云散!

    什么是无敌?什么是巅峰?

    这一剑就是真正的无敌和巅峰。

    这是...谁?

    所有人,甚至包括古行云都下意识的掠过一个疑问。

    监控室内,亲眼见到这一幕甚至见到?#22235;?#36947;影子的中洲剑皇王天纵眼睛已经紧紧眯起。

    又是这一剑。

    又是这道影子。

    在帝兵山上见过,只?#36824;?#37027;一剑未出。

    而如今再次见?#21073;?#19968;剑出,却在瞬息间撕裂了昆仑城的九幽绝地领域。

    在那近乎粉碎天地的剑意面前,他就算身为剑皇,一时间都有种窒息般的感觉。

    剑十五。

    ?#21482;亍?br />
    ?#21482;?#23467;主到底是谁?

    她所?#21482;?#30340;,又是谁的剑意?

    这是王天纵极为?#34892;?#36259;的问题,在第一次见到那一剑之后,他就曾经秘密研究了轩辕台的历代战神资料。

    他基本可以肯定,?#21482;?#23467;主所?#21482;?#30340;剑意,完全不符?#20384;?#20177;轩辕台的任何一位战神。

    但?#21482;?#30340;剑意却并非虚构。

    这一剑能出,那就证明这个人确实存在过。

    她是谁?

    她?#21482;?#30340;是谁?

    有那么一?#24067;洌?#29579;天纵甚至想要亲自下场去试试这让他窒息又狂热兴奋的一剑了。

    冰寒的剑锋直刺向上。

    神色巨变的古行云猛然升高身体。

    九幽绝地形成的领域顷刻间完全被撕裂,黑暗?#28010;椋?#34987;剑意凝聚到一起, 战场中骤然出现了一道似欲撕裂天地的黑?#20445;?#31508;直向上,凶狠的冲击着自己上方的一?#23567;?br />
    古行云身体升高将近十米,他的眼睛紧紧眯起来,脸色前所未有的冷硬。

    黑潮直线上升。

    古行云伸出手,做了一个?#32321;?#30340;姿态,猛然间向下一?#25671;?br />
    “轰!”

    一?#32769;?#24443;全场的爆烈轰鸣声响起,更为?#30475;猓?#36817;乎完美的黑暗领域突兀的出现。

    全力一击!

    黑暗的领域与黑潮相容。

    最完美的领域笔直下落。

    这是最强的一击。

    真武十绝。

    十方绝域!

    古行云嘴角残忍的笑意一闪而逝,笑容还未收敛,他的表情已经?#24067;?#24040;变。

    就如同大白天活见鬼一样,荒谬,错愕,匪夷所思,不敢置信!

    他蓦的睁大?#25628;?#30555;,眼神中除了惊骇,?#30343;?#19979;十足的惊恐。

    下方远比九幽绝地完美强大的十方绝域?#24067;?#28040;失。

    不是破碎,而是莫名其妙的消失。

    黑暗消失无踪,阳光笼罩地表。

    只有那一剑仍?#19978;?#19978;。

    破碎山河。

    光暗交替的刹那,战场中猛然响起一声巨响,还?#24615;?#30528;古行云充满了恐惧的声音:“十方绝域?!你到底是谁?!”

    十方绝域。

    这是唯一的理由。

    这个有着李氏核心传承的女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在隐忍,直到最后一刻,当古行云使用了十方绝域之后,这个女人,这个该死的女人,在破碎山河的剑意中,竟然也用出了十方绝域!

    真正的十方绝域!

    同样的绝学?#29004;?#32654;抵消。

    只是这一切,他妈的怎么可能?!

    巨响扩散,剧烈的烟尘?#24615;?#30528;火焰?#24524;?#21518;的灰烬在地面上犹如涟漪般扩散,无数的鲜血在烟尘之中洒落而下。

    纷纷扬扬中,?#21482;?#23467;主安静的站在原地。

    而中洲战神古行云却已经消失在战场之上。

    和煦的阳光明媚的洒落下来,远方传来江海?#32487;?#30340;声音。

    所有的一切,都轻柔而美好。

    整个现场都是一片鸦雀无声。

    ?#21482;?#23467;主静静站在原地,良久,她的身体才微微动了动。

    透过斗篷下的黑纱,她抬头望着视线中的天空,眼神复杂,有遗憾,但更多的,还是一种发自于灵魂的眷恋。

    前尘缥缈,现世?#21442;取?br />
    她看了一眼远方观礼的人?#28023;?#36716;过身,默默离开。

    柔和的风吹散她轻微的呢喃,恍恍?#20415;薄?br />
    “相知...相守...自私一次...舍不得...”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pk10看走势图教程 压单双技巧 麻将技巧口诀 新娱乐在线网站 赢三张手机版下载 mc陈娱乐 通比牛牛代理 云顶娱乐app 重庆时时精准全天计划 老北京时时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