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六十九章:天骄之下

第六十九章:天骄之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流星坠落。 us

    火雨灭世。

    降雨的天空在瞬间被彻底亮。

    火焰冲入大雨,相互?#21862;?#21073;雨临尘,轰然而下!

    整个工厂在剑雨之下都呈现出犹如末日般的昏黄色,?#19968;?#22841;杂着剑意跟雨水混合,在整片天空陡然炸开!

    潮湿的环境瞬间变得极度干燥。

    地面上的积水蒸发成气体,变成呼啸的风,风势吹拂而过,变成了扭曲的气,以李天澜为?#34892;模?#38468;近的人群彻底变得混乱。

    扭曲吹拂的风中, 地面上有冰芒亮起。

    冰芒刚刚?#20102;福?#26446;天澜已经再次开口:“禁!”

    凛冽的风,地上的人,空中的雨。

    刹那停顿。

    唯有最初夹杂着火光和剑意的雨滴优雅而迅疾的落下,带着无与伦比的死亡气息。

    一切不到一秒。

    扭曲的空气化为凛冽的刀锋骤然扩散,禁字诀爆发后的锋芒撕裂了冰层,空中的火雨没有任何停顿的落在地面上,人的身体上。

    炽热的温度横扫一?#23567;?br />
    雨滴炸开,?#19968;?#22841;杂着剑意汹涌而出,人群中一圈又一圈的火浪升腾而起,无力绝望的惨叫响彻附近的每一个角落,大量的人群疯狂挣扎,有人在烈焰之中变成焦炭,有人被剑意撕裂了身躯,整个现场布满了一种浓烈的烤肉味道和焦糊味道,残肢断臂?#28872;?#30340;掉落在火焰里,粘稠的鲜血被雨水稀?#20572;?#21448;被火焰蒸干。

    炽热的火光在雨幕下燃烧着附近的一切,空气已经变得极度干燥,滚滚黑烟升腾,让所有人都?#34892;?#30529;不开眼睛。

    李天澜身躯猛地晃了晃。

    强盛之极的剑意之后,极少有人注意?#21073;?#20182;已经变得前所未有的虚弱。

    剑八,剑九,剑十。

    禁字诀。

    这都是表面。

    而实际上,李天澜已经开始燃烧自己的潜能,直接让自己的实力暂时到了燃火境巅峰甚至半?#39556;?#38647;境。

    在燃火境巅峰状态下连出四?#39556;?#23398;,这可以说是李天澜如今正常状态下最强的一击!

    人皇剑扬起的刹那,剑意已经瞬息间冲入了惊雷?#24120;?#21333;纯论威力的话,这一击绝对是惊雷境的威力。

    一道漆黑的影子在地面上出现。

    李天澜瞬间?#26179;唬?#36523;体落地的瞬间猛地踉跄了下,差摔倒在地上。

    深呼吸一口,眼前似乎有无数的金星乱闪,李天澜咬了咬牙,还没来得及离开,身后怨毒的尖叫声已经猛地响起:“李天?#21073;。。 ?br />
    炽热的火浪犹如?#38477;?#27946;流。

    两把小巧精致的折?#35753;?#28982;间飞旋而至,折扇在空中疯狂转动,撕裂空气,在雨水中凭空生火。

    不知火舞的身体紧随其后,几乎是以一种不惜一切的姿态扑了过来。

    作为始作俑者,李天澜或许不清楚刚才那一剑对不知火舞带来的影响和后果,又或者就算知道,他?#24598;?#24471;考虑,?#21049;?#30693;火舞本人在这一剑之后却彻底陷入了疯狂的暴怒状态。

    今晚这一切,所有的精锐,所有的武器,都不是经过官方授意出现在这里的。

    今晚如此高规格的场面,说白了,完全是不知火舞自己的意志,或许某种程度上,?#37096;?#20197;代表流火宫的意志。

    但无论是流火宫,还是疾风御剑流,又或者是最大的武道势力无极宫,某种意义?#20384;?#35828;都是民间武道势力,严格意义上讲,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官方身份和授权,有这样的权限的,是神风部队,而不是流火宫。

    身为流火宫的少宫主,在没有官方授权的情况下调动如此大规模的力量,如果成功倒也罢了,一旦失败,整个流火宫都将压力?#23545;觶?#19981;知火舞年轻天骄的名头也势必会大受影响,威望尽失。

    而现在的局面已经不能用失败来形容了。

    几位惊雷境高手陨落, 超过十位燃火境高手死亡,精锐损失不计其数,这简?#26412;?#26159;无法忽视的惨败。

    这样的损失如果还不能抓住李天澜...

    不知火舞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两把折扇带着细微而诱惑的香气直接冲向李天?#21073;?#22768;势如雷,只看气势,这简?#26412;?#26159;两?#24230;?#28903;着尾焰的导弹,有着摧枯拉朽撕裂一切的气势。

    忍术.切割!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嘴角一扯。

    不知火舞的视线中,他的身体骤然消失,下一刻,已经躲过了两把折扇,直接朝着她扑了过来。

    不知火舞狠狠咬牙,双手猛然结印。

    忍术.回旋!

    两把折扇瞬间掉头,火焰有?#38477;?#27946;流扩散成一片,冲向李天澜的身体。

    刷!

    两把折扇从李天澜的腰部穿过,却没有带出丝毫鲜血。

    影子!

    不知火舞内心一沉,下意识的转过目光。

    视线另一侧,放出了影子的李天澜再次跟自己的第三道影子?#26179;唬?#19981;知火舞看过来的时候,他正好也微微转身,狠狠的对着面前虚无的空气砸了一拳。

    不知火舞周围空气震荡,面前的影子同时抬起手,一拳对着不知火舞砸了过来。

    不知火舞身躯横移,躲开一拳,在影子消散的瞬间,她妩媚精致的脸庞?#29616;?#28982;浮现出一丝病态的潮红。

    身体微微压低。

    周围大量的空气朝着她的身体挤压过来。

    不知火舞迈?#21073;?#25972;个人犹如离弦之箭,骤然冲向李天澜。

    忍术.冲锋!

    无数的空气似乎全部化作了巨大的推动力, 不知火舞的身躯犹如一道红光,爆发性的速度瞬间拉近了她和李天澜之间的距离,脸庞在冲刺中被凛冽的风声划出细微的血线,不知火舞不管不顾,深深呼吸。

    她的脸庞瞬息之间从潮红变成惨白。

    全力一击!

    忍术.刀锋!

    不知火舞的身体瞬间消失,以她为?#34892;模?#29378;暴的火光凝成?#23435;?#25968;的利刃,朝着四面八方飞射。

    方圆数百米的范围内骤然间火光爆射。

    如此大的攻击范围,已经完全超出了李天澜跟影子?#26179;?#30340;距离。

    李天澜身体猛然停顿,刀锋接近的第一时间。

    转身。

    只不过还没等他拼着伤势?#21448;匾惨?#32473;不知火舞一次致命一击,一道火?#39556;屯回?#30340;从他身边扬起。

    火光厚重而温暖,没有丝毫炽烈的意味。

    不知火舞周身所有的火焰刀锋犹如暴雨一般砸在火墙上,整个火墙在不断的颤动中变得愈发高大厚重。

    不动如?#21073;?br />
    一道穿着东岛的身影出现在李天澜身边,一?#29273;?#20303;了他的胳?#30149;?br />
    “差不多了,我们往东走。”

    字正腔圆没有丝毫异国腔调的中文响起。

    李天澜楞了一下。

    视线中,那是一张年轻而自信的淡然脸?#21360;?br />
    这是一个看上去最多二十三四岁的年轻男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身躯却有种极为挺拔坚毅的味道,他的容貌清秀干净,嘴唇紧紧抿着,给人一种极为坚定甚至?#34892;?#20919;酷的感觉,两人微微对视,年轻人的嘴角扬起,笑的从容而淡然。

    只不过在他笑着的同时,李天澜却敏锐的察觉到了对方的眼神。

    那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睛里不带丝毫的笑意,光芒?#20102;?#38388;,全部都是深不?#21049;?#30340;晦暗和深沉。

    仿佛是一种宿命般的本能和?#26412;酰?#20004;人对视的刹那,危局之中,李天澜却告诉自己,此人现在或许对自?#22909;皇裁吹?#24847;,但他们两人之间,却很难成为朋友。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清晰明显,几乎是一瞬间就在他的内心扎根,根深蒂固。

    ?#30333;擼 ?br />
    年轻人轻轻一推李天?#21073;?#25972;个人猛地回身。

    不知火舞出现的刹那,他的眉毛微微一挑,毫不犹豫的挥拳,一拳直接轰向不知火舞。

    已经完全蓄力的不知火舞一拳狠狠跟年轻人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火光中,气浪瞬间飞射。

    两人的身体同一时间朝着后?#38477;?#39134;出去。

    距离被瞬间拉开。

    年轻人的身体倒飞着冲过李天澜身边,李天澜一把抓住他的身体。

    影字诀?#26179;弧?br />
    ?#26179;弧?br />
    再?#26179;弧?br />
    转眼之间,两人跟不知火舞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后方不知火舞冰冷的声音响起,隐隐约约:“万里江?#21073;?#20320;是...”

    “往东走,那边我来之前留意过了,有一条大概三公里的小路可以进入深?#21073;?#25105;们在里面甩开他们再说其他。”

    李天澜和年轻人的身体冲入工厂的小树林,飞速前?#23567;?br />
    跟不知火舞对了一拳的年轻人气定神闲,语气平和。

    李天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后方。

    隔着工厂的树林,后方的一切都隐隐约约,似乎还有火光亮起。

    后方的人群都在忙着灭火,在自己身边有一个不知深浅的同伴的情况下,不知火舞一个人是绝对不敢?#39134;侠?#30340;。

    这一次追击,似乎又结束了?

    李天澜自嘲一笑,数十个小时的时间里,追追?#29369;?#30340;,都快要习惯了。

    两人一前一后冲进工厂内的树林又冲出来,沿着年轻人指出的那条小?#38750;?#36827;。

    视线前方是一片高?#25512;?#20239;的山坡。

    两人一路疾?#23567;?br />
    连续路过几个山坡之后,后方依然是一片安静和沉寂。

    李天澜终于放慢了速度。

    几乎是同一时间,身边的年轻人也慢了下来。

    “谢了。”

    李天澜表情?#39556;玻?#19981;动声色的开口道:“怎么称呼?”

    这个所谓的同伴突然出现的实在是太过诡异,李天澜除非是?#24213;?#25165;会完全信任对?#21073;?#21482;不过对?#39556;?#31639;真的居心叵测,也比继续留在那片工厂要好的多,所以李天澜在?#38504;?#30340;迟疑之后,终于还是跟了过来。

    “你不?#40092;?#25105;。”

    年轻人转身笑看着李天?#21073;?#28201;和的语气,灿烂的笑?#24120;?#21487;他的眼神依旧是死寂一般的深沉?#25512;骄玻骸?#20294;我对你可是久仰大名了。李天?#21073;?#27809;错吧?”

    他语气顿了顿,主动伸出手,轻笑道:“自我介绍一下,深海学?#28023;?#27743;上雨。”

    深海学院...

    江上雨!

    年青一代十大高手中仅次于王圣霄和古寒山的江上雨!

    毫不夸张的说,甚至就算是现在,江上雨?#37096;?#20197;说是除了王圣霄和古寒山之外名气最大的年轻高手,甚至名声还要高于刚刚出现在中洲不久的李天?#21073;?br />
    天骄之下的第一人!

    ?#26434;?#26446;天澜而言,这是一个真正的意外。

    深深呼吸一口,李天澜眯了眯眼睛,握住江上雨的手掌,轻笑道:“江师兄,我对你同样也是闻名已久了。”

    “见面不如闻名吧?”

    江上雨笑呵呵的开口道。

    “见面更胜闻名。”

    李天澜语气认真的说了一句。

    他说的是实话。

    天骄之下吗?

    李天澜不知道这个说法是不是正确,但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他就觉得这个人很可怕。

    是的,就是可怕。

    江上雨笑了笑,不再多说,只是看着夜色中的苍茫深?#21073;?#27785;默了一会,他才?#39556;?#36947;:“我们先离开这里。”

    李天澜头,不动声色道:“江师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别叫我师兄,现在?#27531;?#25105;该?#24515;?#24072;兄才对。现在你,王圣霄,古寒山已经全部失联了,我们所有的力量都在找你,不知火舞这次闹得动静?#34892;?#22823;,我得到了消息,所以就过?#32431;纯矗?#20174;路线上分析,他们围剿的很有可能就是你了。至于王圣霄和古寒山那两个?#19968;錚?#35265;多很多次了,没什么稀罕的,还不如来找你更有趣。”

    江上雨走在山路上,漫不经心的开口笑道。

    李天澜头,神色微微一松,称呼却没有丝毫改变:“这么说,江师兄已经跟劫师他们取得联系,并且将我的消息传回去了?”

    夜色下,江上雨的身体猛然一停。

    渐大的雨水?#25042;?#30340;?#20040;?#30528;山坡,昏暗到一片漆黑的环境里,江上雨的身体在原地站了将近两?#31181;櫻?#25165;语气深沉道:?#25353;?#22238;去...”

    他的语气慢吞吞的,越来越慢,?#34892;?#35809;异的柔和声音在夜风中飘荡着,越来越远:“还没有啊...”

    李天澜猛然停下脚步。

    他静静的看着江上雨,眼神逐渐眯了起来。

    夜幕中的山坡上,气氛陡然间变得极为微妙敏?#23567;?/div>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张柏芝婚后艳照门 时时彩宝宝计划app 柳州艳照门下载 赛车北京pk10官方网站 75秒速时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结果记录查询 北京老时时 河南福彩22选5弟134期预测号 pk10全天人工计划 国际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