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七十章:是谁

第七十章: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来到东城家族之后,李天澜遇到的除了意外,还是意外。

    无为大师逆天改命的说法已经让他有点摸不到头脑,现在东城寒光又告诉他东城家族没有过东城皇图这个人。

    李天澜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论战斗力,东城皇图绝对当得起天骄二字,如此?#23435;?#22914;果没有陨落的话,几十年的时间,东城家族的声望甚至可以直追北海王氏,可这样的天骄?#27492;?#20110;围攻和背叛,绝对堪称是东城家族最痛的伤疤。

    李天澜提起东城皇图,东城家族的人会愤怒,或者伤心,或者痛苦,他都可以理解,?#37096;?#20197;接受,可他没有想到的是东城寒光竟然说这个人他没有听说过。

    这话李天澜自然不信,且不说东城寒光的?#20174;?#26377;多么的古怪,就是秦微白也不可能去骗他,而且也没有必要编造出一个不存在的天骄来忽悠他。

    中洲的禁忌吗?

    李天澜若有所思,东城皇图的过往和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

    “老爷子真没听说过这个人?”

    李天澜不死心,又问了一次,最开始的时候,想要了解东城皇图只是他的一个兴趣,可现在他却是?#36824;?#36215;了好奇心,他当年到底做了什么,甚至连自己家族的人都声称没他这个人,这简直?#34892;?#19981;可?#23478;欏?br />
    “没?#23567;!?br />
    东城寒光嗓音沙哑,他的眼神茫然,也?#34892;?#22256;惑,在李天澜看不到的角度里,他轻笑了下,不动声色道:“天澜,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关于这个人,你还知道些什么?”

    ?#25353;?#19968;个朋友那,当年皇图前辈被围攻陨落...”

    “啪!”

    李天澜话还没有说完,东城寒光抓着白玉栏杆的手已经猛?#30343;战簟?br />
    玉质的栏杆在他手心中碎成粉末,粉末沿着他的手心滑落,飘飘扬扬,被风吹散。

    东城寒光面无表情,脸色苍白。

    李天澜下意识的闭嘴,老爷子如此?#20174;Γ?#26377;关于东城皇图的话题显然不适合在说下去了。

    可这位已死的天骄却已经在他心里扎根,并?#24050;?#29983;出?#23435;?#25968;的可能。

    “还?#26032;穡俊?br />
    东城寒光突然问道。

    李天澜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内心却突然想到,既然东城皇图当年是被围攻,被人背叛而死,那么围攻他的是谁?背叛他的又是谁?这些是东城家族的敌人,还是他自己的敌人?

    东城家族跟自?#28023;?#20250;?#22411;?#26679;的敌人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李天澜似乎已经找到了就算不跟东城如是结婚也能借力借势的办法了。

    视线内,一辆黑色的奔驰沿着山间的公路缓缓驶入院落,在别墅正门前停下。

    ?#24471;?#25171;开,几个小时前在山脚下离开的东城无敌和雷神下车,跟他们一起下车的还有一个极美的女子。

    李天澜?#35835;?#19979;。

    这就是东城如是?

    不太像啊。

    女子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岁的模样,丰腴柔美,眼神温和,她带着一副很精致的金丝眼镜,清浅的笑意挂在嘴角,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由内而外的稳重和从容。

    今年十九岁的东城如是说是少女都没问题,而眼前这位,说是绝美少妇才最贴?#23567;?br />
    ?#30333;?#21543;,下去吃饭。”

    东城寒光向下扫了一眼,语气?#34892;?#20302;沉的开口道,似乎提起了东城皇图,他的心情也受到了影响。

    李天澜内心?#34892;?#27465;意,跟在东城寒光身后沉默着下楼。

    几乎是两人走出电梯的同时。

    东城无敌三人也正好走进别墅。

    看到自己的父亲和李天澜,东城无敌?#35835;?#19979;,随即快步走过来,轻声叫了声爸。

    雷神没有跟过来。

    而李天澜刚刚才见到的绝美少妇则笑着叫了声爷爷。

    她看了一眼李天澜,微笑着点头,笑容温暖而优雅,那是一种?#30475;?#30340;,只有在女人身上才有的温柔,犹如一汪清泉,甘冽清甜,让?#23435;?#27861;抗拒。

    李天澜内心一沉。

    真是东城如是?

    这态度有点不太对头啊。

    身边,东城寒光嗯了一声,心情低沉,但却没忘了介绍,?#39556;?#36947;:“天澜,这是我孙女,东城秋池,你以后就叫姐吧,她现在在华亭工作,你今后有事可以找她。”

    “你好,秋池姐。”

    李天澜内心微微一松,主动伸出?#20013;?#36947;。

    据他了解,东城家族现在虽然还是东城寒光主事,但老爷子却?#36824;?#22823;方向,实际上东城家族的族长已经变成了东城无敌,这个雄踞中原的顶级豪门也算是人丁兴旺,可东城无敌却只有两个女儿,眼前这位无疑是大女儿了,而小女儿,则是东城如是。

    东城秋池虽然看着年轻,但想来年纪应该也接近三十岁甚至三十出头了。

    难道就是因为东城无敌没有儿子,所以老爷子才会将东城家族当成嫁妆交给女婿?

    就算交给其他?#31181;?#30340;人,似乎也好过交给外人吧?

    在华亭工作?

    李天澜?#34892;?#22909;奇,不知道东城秋池在华亭做什么。

    “你好天澜,一会我们留个联系方式,有事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距离你们校区不远的。”

    东城秋池笑盈盈的伸出小手跟李天澜握?#23435;眨?#36825;是个温婉优雅到了骨子里的女人,轻声细语的,相处起来极为舒服。

    李天澜笑着点点头。

    “如是呢?”

    东城寒光突然开口问道:“怎么不来吃饭?”

    他的眼神的笑意一闪而逝,轻笑道:“怎么?那?#23601;?#36824;害羞了?”

    李天澜身体略微一僵。

    对于那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妻,他内心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东城无敌也?#34892;?#23604;尬,堂堂中州杀神,在老爷子面前目光躲闪,低声道:“如是刚才回幽州了。”

    “怎么回事?”

    东城如是?#34892;?#30097;惑:“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回去了?”

    自己那宝?#27492;?#22899;昨天还说想要见见她那位未婚夫,结果人家来了,她却走了,这是闹得哪一出?

    东城无敌愈发尴尬,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天澜。

    事实上根本就不是东城如是不愿意,对于两家的婚约,东城无敌很清楚,女儿内心或许?#34892;?#33579;然忐忑,但抗拒的成分却不多,甚至是默认了的,起码她并不反感两人先试探着相处一段时间,怪就怪自己实在太过兴奋,在接女儿的时候说漏了嘴,无意识的提起了李天澜的女朋友,然后事情才变成了这样。

    这样的场面,说是女儿醋意大发倒不至于,但委屈是肯定的,东城无敌嘴角动了动,内心?#20197;?#31967;的,这件事弄不好,也许就是个心结了。

    “幽州那边出?#35828;?#24613;事,要赶回去一趟。她说过段时间会去华亭找天澜的。”

    东城无敌半真半假的解释了下。

    其实东城如是还说了不希望太早订婚,她希望将自己跟李天澜的婚期放在毕业之后,只?#36824;?#36825;话东城无敌没敢说,说了没准就要面对老爷子的怒火了,何止是老爷子,就是东城无敌自己对于这两个孩子的婚事也?#34892;?#36843;不?#25353;?#20102;。

    “算了,先吃饭吧。”

    东城寒光更是心乱,也不多问,径自走向了餐厅。

    一顿早餐吃的?#25346;?#32780;沉默。

    李天澜挨着雷神坐下,?#36824;顺院取?br />
    东城寒光心不在焉,喝了碗粥就不再怎么动筷子,等到李天澜放下碗筷,他也跟着起身,平和道:“秋池,你带天澜去休息,让他住在如是那吧,一会我给如是打个电话问?#26159;?#20917;。”

    “好的。”

    东城秋池温婉一笑,看了看李天澜道:“跟我来。”

    李天澜?#26469;?#36319;东城寒光父子俩以及雷神打了个招呼,这才走出别墅。

    东城秋池安静的等在外面,看到李天澜走出来,才笑了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眼神奇特,也不说话。

    李天澜心里?#30116;?#30340;厉害,难道这娘?#21069;?#33258;己当成了贪图东城家族权势的小白?#24120;?br />
    他嘴角一动,刚想说话,温婉到骨子里的东城秋池已经轻声笑道:“天澜,以后对我妹妹好一点知不知道?不然我就收拾你,你在华亭,我要收拾你可是很方便的?#19969;!?br />
    大姐我连你妹妹都没见过呢,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

    李天澜内心吐了个槽,随口道:“秋池姐在华亭做什么工作?”

    “吴东新区区长。”

    东城秋池笑眯眯道:“就是你们天空学?#28023;?#20063;是在吴东新区的范围内,我们虽?#36824;?#19981;到,但还是可以施加影响的。”

    吴东新区区长。

    李天澜看着面前笑容温婉的东城秋池,怎么也没办法将这个职务和她联系起来,在华亭,吴东新区可以说是最重要的一个区,一把手通常都是由常委兼任的,妥妥的副总督级高官,而?#19968;?#26159;含金量很高的那种。

    这么说的话,东城秋池这个二把手,岂不是距离常委只有一步之遥了?

    也不知道她今年有没有三十岁。

    “东城家族当真是人才济?#33579;?#19981;愧是出过天骄的家族。”

    李天澜轻声感慨一句,眼角余光却在仔细观察着东城秋池的表情。

    东城寒光不肯透露什么,东城秋池总该知道些吧?

    东城皇图,是她叔叔辈?

    “天骄?什么天骄?”

    东城秋池?#35835;?#19979;,好奇道。

    “东城皇图殿下,难?#21862;?#26159;天骄吗?”

    李天澜认真的问道,他不是不知道这个问题不该问,可有关于这个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近乎本能的想要多了解一些。

    东城秋池一脸茫然,那是真正的茫然,不是隐藏在悲伤愤怒痛苦之后的表面情绪。

    她看着李天澜,一脸好奇道:“东城皇图是谁?”

    ------

    李天澜走出别墅的时候,东城寒光也将东城无敌和雷神叫进了自己的书房。

    书房内,老爷?#21448;?#20110;不再掩饰自己的心情,表情也变得阴沉下来。

    东城无敌干咳一声,看着父亲的脸色,也不敢说话,只是给雷神使了个眼色。

    雷神微微抽搐了下,看着东城无敌,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但嘴型却清清楚楚:“你大爷。”

    东城无敌一瞪眼,握?#23435;?#25331;,眼神?#34892;?#20809;?#20102;浮?br />
    雷神立马怂了,看着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的东城寒光,主动开口,干笑道:?#26696;?#29241;,如是那?#23601;?#22312;幽州是真的有急事,您别生气,?#20154;?#22788;理完了肯定会去华亭找天澜的。”

    “不是因为这个。”

    东城寒光摇了摇头,突然看着雷神,沉声道:“雷子,你当时带天澜去?#21738;?#30340;时候,有没有跟他说什么不该说的?”

    雷神楞了一下,喃喃自语了一声:“不该说的?”

    他随即摇了摇头,肯定道:“没?#23567;!?br />
    “爸,到?#33258;?#20040;回事?”

    东城无?#24515;?#36215;茶杯给东城无敌接了杯水问道。

    ?#26696;?#25165;,在天台上的时候,天澜问?#23435;?#19968;个问题。”

    东城寒光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凝声道:“他想要知道皇图当年的一些事情?当年的一些事情?”

    “啪!”

    东城无敌手一抖,手里的茶杯直接掉在?#35828;?#26495;上,摔得粉碎。

    “这怎么可能?!”

    这位无论面对什么事情都能从容镇定的中洲大帅神色巨变,下意识的抬高了声调。

    “他是怎么知道皇图的?”

    东城寒光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难道你不好奇那小子嘴里的当年是什么意思吗?”

    雷神突然开口:“他都知道些什么?”

    “他说皇图当年被围攻...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这小子有点不对劲。”

    东城寒光低声道,脸色晦暗,让人看不出所思所想。

    “不是他不对劲,是秦微白不对劲,也只能是她!”

    东城无?#22411;?#28982;开口道。

    秦微白?

    东城寒光?#35835;?#19979;,随即道:“是?#21482;?#37027;位?”

    “那是天澜的女朋友。也只能是她告诉的天澜。”

    东城无敌点?#35828;?#22836;,提起秦微白,他更加头疼。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关键是秦微?#33258;?#20040;知道皇图的?她怎么可能知道?”

    雷神语气困惑。

    “目前来看,也只能是她知道,总不能是天澜自己知道的吧?”

    东城无敌反问道。

    书房内顿时变得沉默下来。

    三人相互对视,都能看出对方眼神中的一丝恐慌?#22270;?#24814;。

    “去查。”

    东城寒光突然开口:“她知道的恐怕不止这些,派人去查,一定要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爸,我亲自去跟她谈谈吧。”

    东城无敌深呼吸一口,语气?#39556;?#36947;。

    东城寒光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谨慎点。”

    东城无敌嗯了一声:“爸,无为大师那边?”

    “没事,别担心。”

    东城寒光勉强笑了笑, 东城皇图这个名字几乎已经让他们三人乱了方寸,这时候在告诉他无为大师对李天澜的看法,只会让他内心更?#25671;?br />
    一道悦耳的?#21482;?#38083;声响起。

    雷神楞了一下,赶紧掏出?#21482;?#25509;通。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雷神挂断电话,神色?#39556;病?br />
    ?#26696;?#29241;,大帅,?#21738;?#37027;边有消息了。”

    东城寒光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道:“王圣霄?”

    北海王氏的继承人王圣霄近年来一直被人冠以年轻天骄的名头,他即将突?#36843;?#28779;境进入惊雷?#24120;?#29579;天纵带着他的?#21738;?#20043;行,几乎吸引了所有大势力的视线。

    谁都知道?#21738;?#20013;有一块对于燃火境来说质量最好的磨刀石,王圣霄此行能不能顺利突破,这是所有大势力都关心的事情。

    雷神点?#35828;?#22836;:“?#39556;?#25910;场。”

    东城寒光点?#35828;?#22836;,冷笑不语。

    “跟天澜当年还差点。”

    雷神嘿嘿笑道,眼神欣慰:“就是不知道昆仑城那位敢不敢也去?#21738;?#36208;一遭。”

    “他?”

    东城无敌冷笑一声:“他去了就回不来了,一命换一命,这买卖赚大了。”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30116;?#31034;: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亚洲娱乐 通比牛牛新手攻略 三肖主六码已公开 360北京pk10走势图 日本美女ooxx动态图 gt时时彩地址 杭州小姐群 北京pk10计划开奖 黑龙江时时开奖走势 德胜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