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六十二章:绝配

第六十二章:绝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直等回到了市区,接近了雍华别墅的时候,李拜天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这些人就这么轻易的下了铜山。

    李天澜倒不觉得有什么,对于中洲六大集团,他了解的终究还是浅了些,也不太清楚六大集团的力量对比,在他看来,身为学院派重要?#23435;?#30340;庄华阳都已经亲自出面,在加上是某个大?#23435;?#23545;外代言人的秦微白, 将他们带下来简?#26412;?#26159;轻而易举。

    可李拜天却不这么想。

    不止是他,一路上,无论是宁千城还是王月瞳,神色都?#34892;?#20957;重,显然觉得他们如此轻易的下?#25509;行?#19981;正常,太子集团是上一届的执政集团,如今是大换届的第三年,还没到中期换届的时候,这段时间,太子集团可以说是最为鼎盛的时期,论纸面实力的话,甚至比起如今的执政集团学院派还要强一些。

    而钟家的钟永明目前是最有希望成为太子集团新任领袖的?#23435;錚?#20182;最为喜爱的小儿子被?#24076;?#36825;位权力?#23435;?#26080;论做出什么激烈反应都不会令人意外,?#23665;?#26202;的一切却都是风平浪静,甚至钟永明都没有出面。

    这件事显然太不正常?#35828;恪?br />
    如此的反常,只能意味着钟家后续的报复会更加的凶?#23567;?br />
    华亭的一把手可不同于其他的高官,历来华亭一把手都是要进入决策局的,说是整个中洲的领导人都不为过,中洲有着全?#28572;?#26368;为庞大的官僚体系,但决策局成?#27604;?#19981;过二十来人,其中还包括了几位权力巨头,这是真正的顶尖权力机构,这样的人如果执意要报复一个人的话,那么不要说在华亭,在中洲,都不会有这个人容身的地方。

    钟家今晚一反常态的平静,意味着的可不是什么安全,而是更?#26377;?#38505;的后续。

    “想什么呢?这气氛?#34892;?#19981;太对啊。”

    庄华阳坐在车里,感受着?#30340;?#30340;凝重氛围,突然开口笑道,语气轻松。

    他们现在正坐在前往雍华别墅的?#30340;冢?#38500;了韩新颜和张厚龙不在之外,其他人都在,车辆是加长的,六米多的车身,座椅面对面的竖向排列,空间极大,在多坐几个人都没问题。

    在将李天澜等人带下铜山之后,庄华阳原本的意思是将这几位着实优秀的新生带回天空学院,今晚这一切,放在哪里都算是个大麻?#24120;?#21482;有天空学院才是安全的。

    庄华阳一个中洲当代十大高手之一的名头摆在这里,又是天空学院的校长,无论是钟永明还是?#38750;?#21326;,想要轻而易举的伸?#32440;?#26469;报仇都不容易,最多只能怂恿一些学员报复,以李天澜等人的实力,庄华阳也不用太担心什么。

    只不过秦微白却并不太想李天澜就这么早回去,庄华阳活了这么大年纪,自然能看出这对小情侣现在正是情浓之时,舍不得分开也在情理之中,所?#26376;?#24494;犹豫了下后,还是接受了秦微白的建议来了雍华别墅。

    秦微白的背后是轮回宫,对于这个神神秘秘的境外势力,北海王氏和昆仑城可以说都百般的警惕提防,就连中洲政府都不太欢迎他们在境内发展,可这几年来轮回宫也确实为中洲解决了一些不好出面做的事情,无论哪个集团,都是要给轮回宫一些颜面的。

    就算是钟家和谭家急着报仇彻底疯了,轮回宫还有两三位天王跟在秦微白身边,真动起手来,秦微白也吃不了亏,这估计也是她留下李天澜等人的底气。

    不过庄华阳还是?#34892;?#19981;放心,所以也跟着一起上了车,这不能怪他小心谨慎,实在是李天澜扔出来的筹码杀伤力太大。

    在跟首长通电话的时候,他将李天澜给出来的筹码扔出来,一向冷静的首长那语气就跟完全不知道钟永明是谁一样,下了死命令要他保住李天澜,甚至差点将自己身边的护卫都派了过来。

    庄华阳自然知道这是为什么。

    一个十七岁的惊雷?#24120;?#20195;表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正常情况下,一个?#23435;?#35770;多么的天才,十七岁都不可能到达惊雷?#24120;?#19981;是因为天赋不够,而是因为十七岁的身体强度完全容纳不了惊雷境的力量。

    武者天赋有高低,身体强度却是差不多的,最起码在人体骨骼肌肉彻底成型,也就是在二十岁之前,每个人都不可能承受惊雷境的强大力量。

    未成年之前,就算有入惊雷境的天?#24120;?#20294;一旦进入惊雷?#24120;?#26497;致的力量?#19981;?#22312;瞬间摧毁武者相对还稚嫩的骨骼和肌肉,除非武者的身体强度已经达到了惊雷境力量的要求。

    根据中洲一些机密资料的明确记载,尽量百年来,最早达到惊雷境的武者是二十三岁,也是在肌肉骨骼彻底成型之后,巧合的是,保持这个记录的人,同样出自昆仑轩辕台,那是两百年前的中洲战神。

    身体强度极难?#34892;?#32780;快速的提升,但却不是绝对。

    最起码年轻时的庄华阳就曾听某位已经过世的大?#23435;?#35828;过,昆仑轩辕台的传承战神图中就有一篇传说中的武道精要,可以相对快一些的提升身体强度。

    没人见识过那篇精要的庐山真面目,但据?#30340;?#26159;一篇被出自昆仑轩辕台的数位中洲战神苦笑着评价为最强也最鸡肋的一篇精要。

    那篇精要,就叫无敌篇!

    庄华阳不清楚无敌篇到底哪里鸡肋,但却知道最强二字在昆仑轩辕台意味着什么,修习无敌篇的李天澜十七岁入惊雷,也足以说明问题,这样的?#23435;?#26085;后一旦进入无敌?#24120;?#36824;是风雷双脉,那该是何等气象?

    死保李天澜!

    说出这话的时候,那位首长一点犹豫都没有,这几乎是整个学院派的共识 。

    所以感受着此时车厢内的气氛,庄华阳再次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没事。”

    他的目光扫视一周,最终停在李天澜和秦微白身上,明明很宽敞的?#30340;?#31354;间,秦微白却半靠在李天澜怀里,两人离的很近,似乎正在说?#37027;?#35805;。

    庄华阳一阵无奈,看这对小鸳鸯的模样,又哪里是担心了?

    担心的似乎只有李拜天几人。

    “校长,今晚钟家的反应太反常了,?#34892;?#19981;对劲。”

    宁千城靠在座椅上?#20154;?#20102;一声,平静道,他也不知道李天澜给他灌下去的那些药粉到底是什么,但能被王氏小公主随身携带的东西,又岂是寻常?所以到了现在,宁千城的伤势已经稳定下来,虽然距离痊愈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可起码可?#26376;?#24930;行动了。

    “我也觉得。”

    王月瞳皱了皱眉道:“钟少枫在钟家的地位很重要,钟永明的三个儿女里面,老大一心经商,女儿虽然进入官场,但终归是女儿,钟少枫一直都被钟永明当成是钟家的政治接班人,?#19978;?#22312;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钟永明竟然能这么沉得住气,自己不露面,竟然连身边的秘书都没出现,这太诡异了。”

    “今天三十号吧?”

    靠在李天澜怀里的秦微白突然开口,语气?#34892;?#24949;懒。

    王月瞳?#35835;?#19979;,像是明白了什么,但却没说话,只是抿着小嘴转过头去。

    “三十号?”

    李拜天和宁千城同时?#35835;算叮?#38543;即点?#35828;?#22836;:“月底了,怪不得。”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月底都没什么稀奇的,可对于高层来说,如果没有特别重要的外事活动或者其他安排的话,每个月底和月初,中洲都会召开决策局全体会议,钟永明身为中洲决策局成员之一,没有别的重要事情的话,肯定要去幽州开会,也就是说,这几日钟永明根本就不在华亭。

    “真是巧了。”

    李拜天沉默了一会,笑呵呵道:“那咱们岂不是安全了?#24656;?#27704;明要回来怎么也是两三天后,到时候我们一进天空学院,他能把我们怎么样?”

    ?#30333;?#32553;头乌龟可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总不能今后都躲在天空学院不出来吧?”

    一直都将注意力放在秦微白身上的李天澜突然开口,这话是在跟李拜天说,但他的眼神却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庄华阳。

    庄华阳不动声色,一言不发,他明白李天澜的意思,但这会却不方便表态,学院派对华亭的影响力较弱,他就算想做什么也施展不开,如今他的底线就是保住李天澜,至于后续该如何,那还要看局势的发展,有机会的话,学院派自然不会?#25512;?br />
    “现在说这个还不是时候。”

    秦微白突然开口,她的表情柔和而冷静,轻声道:“麻烦还只是刚刚开始,钟家的报复迟早是会来的,躲不了,但因为钟永明现在不在华亭,这段时间,大致可以让他冷静下来,钟少枫只要不死,这件事就有的谈,最起码争取一个表面和解还是有几分希望的,在钟永明回来之前,我们最应该防备的是?#38750;?#21326;。”

    “?#38750;?#21326;...”

    李天澜挑了挑眉毛,重复了下这个名字。

    确实,现在看来,?#38750;?#21326;可能做出的反应才是关键,在铜山那会,庄华阳虽?#24187;?#35828;,但李天澜也能看出他?#34892;?#32039;张,后来问了下才清楚,庄华阳同样也是在担忧?#38750;?#21326;的反应。

    相比于钟少枫在钟家的地位,谭西来在谭家的地位只高不低,据说?#38750;?#21326;对其寄予厚望,今夜却被宁千城杀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谁知道那位军方的强硬派会做出什么来?

    据说现在东部战区的两千名精锐就在华亭,?#24613;?#30528;几日之后跟华亭特别行动局的演习,?#38750;?#21326;如果执意要报复的话,带着人将铜山围了,就算庄华阳都?#34892;?#38590;办。

    李天澜点了根烟,若有所思。

    ?#38750;?#21326;会作何反应?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宁千城,想起他和谭家的恩怨,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一个被带了绿帽子都能忍下来的男人,又能有什么反应?

    “钟永明和?#38750;?#21326;会不会达成默契?”

    李天澜突然?#23454;潰?#20170;晚的事情说是两件事,但联系到一起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钟永明如今在幽州开会,?#38750;?#21326;却在华亭,而且对他们来说,凶手都是一伙人,如果这两人达成默契的话,那几乎能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华亭的军政两个方面了。

    ?#38750;?#21326;是东部战区的副司令,东部战区总部在金陵,可华亭也是东部战区的管辖?#27573;В?#32780;谭家本来就是跟钟家当初一起进入华亭的豪门之一,在华亭军?#25509;?#24456;大的影响力,这两人一旦达成默契,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李天澜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秦微白。

    秦微白的精致的脸庞也?#34892;?#29369;疑,但却没有说话。

    “秦总今晚带我们来这里,想必有应对之策了吧?”

    庄华阳突然开口?#23454;饋?br />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这几天过去,就不会有事了。”

    秦微白靠在李天澜怀里动了动,平淡的开口道。

    “如果这几天过不去呢?”

    庄华阳紧盯着秦微白?#23454;潰?#36825;个年轻小女娃似乎太自信了些,如今六大集团确实会卖给轮回宫一些面子,但给面子不等于是毫无底线的妥协,轮回宫在中洲几乎没有任何可以拿得出手的势力,一旦太子集团执意要动李天澜,再联合了昆仑城的话,秦微?#33258;?#20040;保李天澜?

    他们如果无视进不了中洲的轮回宫,秦微白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秦微白坐直了身体,看了一眼庄华阳,声音依旧平静慵懒,轻声道:“轮回在中洲虽然不算什么,但轮回的脸面也不是仅凭一个东部战区副司令?#26412;?#33021;踩下来的。”

    李拜天嘴角?#37027;某?#25616;了下,?#20302;?#30475;了一眼秦微白,没敢说话。

    谁能想到这个此时看上去平平静静没有半点危险气息的小女人刚才在山上有多么的强势?

    面对着数百号警察,她是第一个动枪的,也是第一个开枪的。

    没人相信秦微白敢开枪,就算是被她?#20204;?#30447;着脑门的华亭警局?#26412;?#38271;何蜻蜓都不相信。

    所以当秦微白让她跪下的时候,她只是冷笑着说了一句有本事就开枪。

    然后秦微白就真开枪了,一句话没说,对着她的脑门直接扣动了扳机。

    没有半点犹豫和迟疑,干脆果断到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紧急关头,如果不是何蜻蜓感受到了秦微白的手指是真的在扣动扳机而紧急下跪的话,那顶在她脑?#27966;?#30340;一枪绝对能够彻底打爆她的脑袋。

    即便这样,那一枪也是贴着她的头皮擦过去,这才是跟死神擦肩而过,跪在地上躲避子弹的何?#26412;?#38271;当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满?#24223;?#34880;的她就那么跪在地上,呆呆愣愣的,半晌都没敢动一下,好像被?#27966;?#20102;一样。

    这么霸道的娘们,李拜天活了这么大,当真是第一次瞧见,?#30475;?#30340;女王啊。

    李天澜因为一句话能废了钟少枫。

    秦微白因为一句话就敢杀何蜻蜓。

    李拜天内心叹息,这对?#20449;?#24403;真是绝配了。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重庆时时开奖官方同步 国际新世纪娱乐 玩牛牛拼牌口诀 理财婆一肖三码 女性东莞一条龙服务 江西11选5计划软件下载 鱼丸游戏qq版下载 幸运北京pk10软件 足彩预测网 21点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