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四十六章:华亭无豪门

第四十六章:华亭无豪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城皇图!

    对于李天澜来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名字。

    可对于东城家族,他却是真正的如雷贯耳了。

    来到华亭以后,虽不曾亲眼所见,可却已经有数人都跟他说起过这个雄踞中原行省的庞然大物,这个家族在李天澜耳边响起的频率几乎仅次于北海王氏和昆仑城。

    中洲军工巨头,最有资格代表中洲豪门集团的超级大势力,中洲很多绝密的军工企业,都直接或者间接的在东城家族的掌控之下,在加上中洲最为精锐,战斗力最强的边境禁卫军团那五十五万大军。

    只凭着这些笼统的印象,李天澜就可以肯定这是中洲最为强势的超级大势力之一。

    而现在,秦微白告诉他,东城家族有一位天骄,叫东城皇图,那是真正天下无敌,一人可敌一国的天骄。

    可李天澜却怎么想都觉得?#34892;?#19981;对劲,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但这个念头却始终都不曾消失。

    边境近卫军团,东城家族,昆仑轩辕台,自己的父亲,以及现如今的东城家族族长,号称中洲杀神的边境禁卫军团军团长东城无?#23567;?br />
    隐隐约约,李天澜觉得这其中似乎还有一些只有局中人才可以理解的微妙之处,他默默思索,但却始终不能?#39029;?#20854;中关键。

    目前他唯一清楚的,就是当初自己的父亲李狂徒叛国之后,号称杀神的东城无敌直接取代了自己父亲的位置,成了边境禁卫军团新的军团长。

    所有那些微妙的,让自己想不透的关键,也许就在这一次职务的交替之?#23567;?br />
    李天澜神游天外,对于东城家族,内心第一次多了一丝好奇。

    中洲杀神东城无?#23567;?br />
    当代天骄东城皇图。

    以及东城家族年青一代的天才,年仅十九岁就已经进入燃火境的东城如是。

    这是李天澜目前所了解的东城家族的三位成员,至于三人之外,这个超然家族内部还藏着多少峥嵘锋芒?

    “东城皇图,东城皇图...”

    李天澜默念了两声 ,?#23896;?#36947;:“他死了多久了?#20426;?br />
    “很久了。”

    秦微?#30528;?#30528;水杯道。

    李天澜看了她一眼。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他就?#34892;?#22855;怪的感觉,如今终于想明白怎么回事。

    秦微白和东城皇图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能够跟华亭的一众高层同时前往接机,哪怕是敬陪末席,这样的身份都相当不低了。

    如今秦微白才多大?

    第一次见到东城皇图的时候,秦微白又能有多大?

    死了很久,这个很久,再久远,也就这几年的事情而已。

    这一刻的他想起了庄华阳曾经跟自己的一番谈话。

    庄华阳说近二十年来,中洲每过五年,都会发生一件大事。

    除了几件跟黑暗?#28572;緱还?#31995;或者说关系不大的,只说跟黑暗?#28572;?#26377;关系的大事,就是二十年?#30333;?#24049;的父亲叛国;十五年前,王天纵杀天灵;十年前,?#23601;講自?#26432;刘天清;五年前,古千川入无敌境。

    这是近二十年来对中洲特战系统以及黑暗?#28572;?#24433;响最大的几件大事。

    但其中却没有东城皇图。

    这又是为何?

    总不可能是东城皇图的死在二十多年前,那会一两岁的秦微白,也不可能出现在机场。

    如此说来,东城皇图的事情,是被中洲隐瞒了?

    又或者是庄华阳故意不说?

    李天澜摇摇头,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

    注意力几乎全部都放在李天澜身上的秦微白弯下腰,拉开茶几掏出一盒烟来,?#23896;?#36947;:“是不是找这个?#20426;?br />
    “你...”

    李天澜?#35835;?#24867;。

    “特意给你准备的,只不过这种牌子的烟不太?#38376;?#36865;到这里来的时候,你已经去了天空学院了。”

    秦微白将香烟包?#25353;?#24320;,香烟的包装是木盒,通体淡紫,中间刻?#24222;?#38596;二字,龙飞凤舞,很能唬人。

    包?#25353;?#24320;,跟寻常二十支装的不同,一盒烟只有十二支,比寻常香烟略粗,但烟嘴却要长上将近一半。

    秦微白将香烟放到李天澜嘴里,?#32456;?#20102;打火机亲自给他点上火,轻笑道:“这种‘英雄’香烟,是北海王氏特制的,专门给北海王氏的一些核心层享用,成分跟普通香烟也?#34892;?#19981;同,据说可以减少对身体的危害,我这次弄了三箱过来,回头你交给老头,让他给你带到天空学院去,庄华阳不会拦着。如果是你自己带着三箱烟的话,按重量算,要扣不少学分的。”

    “你从哪弄到的这种烟?#20426;?br />
    李天澜深吸了一口,?#39318;髕骄?#30340;问道,但秦微白却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或许连李天澜自己都不曾察觉到的不喜。

    她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摇了摇头道:“不是通过王逍遥,说到底,香烟这种东西只是消耗品,北海王氏控制的也不算严格,拿到三箱英雄,?#30343;?#20040;大不了的。”

    李天澜默默吸着烟,没有说话。

    秦微白安静的看了他一会,身体下意识的再次靠近了李天澜,小心翼翼道:“你生气啦?我和王逍遥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除了公事上?#32423;?#26377;接触,私下里我从来不理他的,是他?#21862;么潁?#25105;...”

    “我没生气。”

    李天澜拍了?#37027;?#24494;白的手掌,看着她认真解释的模样,内心复杂之余,竟然还有种让他自己都?#34892;?#32670;愧的得意,她自嘲一笑,抓紧秦微白的手,?#23896;?#36947;:“虞老跟我说王逍遥这几年都在?#38750;?#20320;的时候,我心里确实?#30343;?#26381;,不高兴肯定有,但生气真的谈不上,?#38750;?#28857;说,是对手太强大,可能?#34892;?#33258;卑吧?#20426;?br />
    “一个让北海王氏的核心高层几年来朝思暮想的女人在自己身边,千依百?#24120;?#21315;好万好,但那种不安全感总是有的,说到底,还是我现在没出息。”

    “我要是现在就入无敌境的话,自信自然也就回来了,这跟毛头小子和堪称年轻才俊的亿万富翁同时看重一个女孩一样,都是一片真心,有几个去选前者?凤毛麟?#21069;。?#31455;然还让我遇上了。我心眼小,刚才竟然还在想你今后要是不跟王逍遥见面该多好。”

    “看看,小心眼,没出息,?#35805;?#20840;感,自私自利, 这就是我了,别说让别人看不起,我自己都挺看不起自己的。”

    秦微白一直柔柔的注视着李天澜,安静的听他说完之后,才?#23896;?#36947;:“我不?#19981;?#20320;这样说自己。”

    她顿了顿,继续道:“王逍遥有的再多,那也是北海王氏数百年?#33258;?#30340;积累。昆仑轩辕台大破大立,谁?#30340;?#20160;么都没有?你能背着身上的责任仍?#24187;?#26377;放弃,在我看来,仅凭这一点,就比绝大多数的男人都要有担当。在我心里,未来的你会?#20154;?#37117;有本事,有出息。”

    李天澜咬咬牙,也豪迈了一把,直接伸出手,轻轻挑起秦微白的下巴,让她跟自己对?#21360;?br />
    秦微白顺着李天澜的手仰起脸庞,一双璀璨清澈的眸子里,满是让人心颤的顺从和温柔。

    李天澜强撑起来的豪迈顿时消散大半,但表面却不动声色,眯眼笑道:“比东城皇图还要有出息?#20426;?br />
    秦微白猛然起身。

    在李天澜还没?#20174;?#36807;来的情况下,她直接坐进了李天澜的怀里。

    温香软玉,美人入?#24120;?#26446;天澜下意识的搂住坐在自?#21644;?#19978;的娇躯,只觉得当真是玲珑有致,香艳无边。

    晕晕乎乎中,秦微白坚定而认真的嗓音响起:“当然,你会比他有出息的,因为你身边有我,但他身边,却有一个会在他面临绝境时捅刀子的女人。”

    她乖巧的趴在李天澜怀里,沉默了一会,才?#23896;?#33258;语道:“只有在你怀里,才是最有安全感的。”

    李天澜紧紧搂着秦微白的身体,语气轻微,却带着一往无前的坚决:“就凭你这句话,我若是不超过东城皇图,那都没脸跟你在一起了。”

    秦微白抿嘴笑了笑,直起身体,?#23896;?#36947;:“我这里有一份资料,拿给你看一看。”

    “不用。”

    李天澜内心的紧张终于在一点点的消失,跟自己的女朋友相处也愈发随意,搂着她的身子,是当真舍不得放?#32844;。?#20182;笑呵呵道:“你直接跟我?#30340;?#23481;就好了。”

    “可是我也没看呢。”

    秦微白定定的看着李天澜,?#23896;?#36947;:“资料送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比利国了,要不我把资料拿来,念给你听好不好?#20426;?br />
    “不用那么着急的,资料大概是什么内容?#20426;?br />
    李天澜就是?#21355;温?#30528;秦微白不放手。

    秦微白也不坚持,在李天澜腿上动了动,那份柔软和弹性几乎差点就让李天澜走火入魔,她却像是没有察觉到一样,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语气慵懒道:“是关于天空学院的,里面有一些你需要注意的学员,能拉拢的,不能拉拢的,以及他们的优缺点,武?#26469;?#25215;,背后立场应该都?#23567;?#36824;有一些教师和高层,他们各自的立场,脾气性格等等,差不多都有记录,不过关于暗杀课程小组的组长,我现在还没有得到消息。”

    “天空学院上一届的暗杀课程小组组长外出执行任务牺牲后,这门课一直都是妖姬代理,但现在是新的一届,而?#19968;?#26159;极为特殊的一届,庄华阳估计是想请回一位能够完全镇得住场面的超级杀手过来,这样的人,找叹息城是最合适的,庄华阳和叹息城一直在谈,但叹息城那几位超级杀手到底是谁过来,现在还说不好,所以这门课程小组的组长的资料,就给?#24597;?#20102;。”

    李天澜看了一眼秦微白,?#23896;?#36947;:“就算是这样,也很了不起了。对于任何一个天空学院的学员来说,这份资料都是最珍贵的东西,?#19968;?#35748;真看。”

    “不过学员方面,倒是?#30343;?#20040;,一次入学演习,基本能大概清楚那些人的成色,高手是有,可能对?#20197;?#25104;巨大威胁而且?#32456;?#22312;我对立面的,却不多。”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神恍惚了下,突然想起了王月瞳。

    两不相欠,在今后的天空学?#28023;?#20004;人又如何自处?

    “不能大意。”

    秦微白摇了摇头:“这一届的天空学院极为特殊,论学员综合实力的话,几乎远超在幽州的深海学?#28023;?#29616;在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几位最有可能进入天空学院的年轻高?#21482;?#27809;有入学,可他们不会等太久,估计这次假期结束后就差不多了。晚一些入学,虽然不合规矩,但规矩不外乎人情,这根本就不算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20426;?br />
    李天澜挑了挑眉,?#34892;?#35815;异,在他的印象里,天空学院和深海学院几乎是不分伯仲的,但秦微白却说天空学院这一届学员的综合素质要远超深海学?#28023;?#38590;道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因为华亭现在的局势。”

    秦微?#23383;?#20102;?#36877;?#27668;的眉头,?#23896;?#36947;。

    两人以一种极为?#29992;?#30340;姿势抱在一起,但?#33268;?#30340;内容却无比的严肃:“华亭无豪门,这一块肥肉,现在已经被各方面盯上了。”

    “华亭无豪门?#20426;?br />
    李天澜喃喃自语一声,?#34892;?#19981;可置信。

    华亭是整个中洲的经济引擎,最发达的直辖市,也是全?#28572;?#26368;繁华的国际化大都市之一,这样的地方,竟然会没有豪门?

    简直不可?#23478;欏?br />
    “这么说虽然?#34892;?#22840;张,但水分也不算大。华亭之?#30333;?#28982;是豪门?#33267;?#30340;。几年之前,这里是北海王氏最坚固的堡垒和后花?#21834;?#20294;五年前这里却被太子集团抓住机会突破了。”

    秦微白认真解释道:“华亭失守,这可以说是北海王氏近年来最惨重的失败,太子集团入主华亭,中洲各大集团都开始向着华亭渗透,一直到现在,华亭的局面都极为混?#36965;?#29978;至说是各大集团的战场都不为过。”

    “这样的情况下,原先华亭的各大豪门为了避免殃及池鱼, 全部将总部迁到了其他地方,留下来的,基本都是一些实力不弱却难成大器的本土势力,真正能称呼为中洲豪门的寥寥无几,所以对于你,对于其他所有有野心的人来说,现在的华亭,都可以说是有着最好环境的地方。局面混?#36965;?#27700;浑,但来自上方的压力却不大。”

    “各大集团相互提防的情况下,华亭可以说步步危机,但也步步都是机会,这么好的机遇,谁不想来华亭赌一把?#20426;?br />
    “这里是真正的帝王之基,谁能在华亭乱局中顺势崛起,以小博大的成功的话,谁就会成为中洲最顶级的大?#23435;鎩?#22914;此一来,不仅各大集团都派年轻才俊来华亭,一些隐世的高人们也都坐不住了,天空学院的这一届,注定是风起云?#35838;?#34382;藏龙,你千万要注意一些。”

    秦微白不厌其烦的解释着,叮嘱着。

    李天澜默默点头,神色?#39556;病?br />
    “我那份搜集来的资料上,就详细记载了几个可能会晚入学的年轻高手,你要不要现在看看?#20426;?br />
    秦微白突然问道。

    李天澜下意识的搂紧了她的身子,毫不犹豫的摇头道:“不急,不看。”

    秦微?#30528;?#22312;李天澜怀里咯咯一笑,搂着他脖子的双手却越来?#25509;?#21147;。

    “天澜。”

    秦微白再次叫了一声,声音娇腻悦耳。

    “嗯?#20426;?br />
    李天澜应了一声,眯着眼,一脸享受。

    “我有一个办法,让你面对类似王逍遥这样的?#23435;?#20877;也不用自卑了,还可以蔑视他们,你想不想知道?#20426;?br />
    秦微白咬着李天澜的耳朵?#23896;?#36947;,她馨香的味?#26469;?#21040;李天澜的?#24378;?#37324;,李天澜浑身上下仿佛都是一阵?#33268;欏?br />
    他下意识的动了动身体,将秦微白从怀里拉起来跟她对视:“什么方法?#20426;?br />
    “让你一夜之间进入无敌境好不好?#20426;?br />
    秦微白眨了眨眼,笑容?#25918;啊?br />
    “啪!”

    李天澜下意识的一巴掌拍在秦微白的屁股上,触感?#23835;螅?#26497;具弹性,欣赏着怀中美人含羞带怒的幽怨表情,李天澜那所谓的自卑似乎真的在点滴消失,他伸出手,再次一巴掌拍过去,笑道:“说正经的。”

    “就你不正经。”

    秦微白一脸潮红,将头埋在李天澜的?#26412;?#22788;,腻声道:“讨厌死了,流氓!”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时时彩后三杀号技巧 女优网 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 日韩美女诱网 胆大包天代表什么生肖 欢乐生肖开奖历史 河内5分彩软件下载 快乐牛牛明牌抢庄技巧 单双大小方法技巧集锦 最稳定玩法北京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