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特战之王 > 第二十二章:交代

第二十二章:交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太虚剑主李太虚。

    ?#20132;?#32452;织所有人都神色一变,这个名字虽然在年青一代十大高手之列,可这个名字本身,含金量却比十大高手要高的多,一个一年一排的十大高手名单,能有多少说服力?

    可数百年来,蜀山的太虚剑主最后都成?#23435;?#25932;境强者,这可比什么名单都有说服力。

    刘冬潮被隐约压制。

    刘冬雨又被李太虚困住。

    整个?#20132;?#32452;织,能够出力并且帮上大忙的,似乎只有谭西来了。

    谭西来略微犹豫,眼前几个新生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26412;?#21578;诉他,这样的人最好还是不要招惹,可身为?#20132;?#32452;织的第三号?#23435;錚?#36825;个时候如果临阵逃脱,今后还如何在天空学院立足?

    他咬了咬牙,周身火光?#20102;福?#29467;然一步迈出。

    一步之前是盛夏。

    一步之后却是寒冬。

    密密麻麻的冰剑似乎早就在?#21364;?#30528;谭西来的行动,他的脚?#20132;?#26410;落地,起码上百把冰剑已经排列成一个?#27492;?#29572;妙的阵型,直冲他身体而去。

    瑶池三大最基础也是最深奥的剑式之一。

    燎原剑雨!

    密集的冰剑疯狂的冲击着谭西来周身的火光,剑雨如冰,但剑势如火,无休无止!

    宁千城的语气清冷而激烈:“你再敢动,我今天就跟你在这里,不?#21862;?#20241;!”

    “帮忙啊!你们都是死人不成?!”

    被困于剑雨中的谭西来气急败坏,他也不理会宁千城,猛然朝着一旁正在看戏的?#20132;?#32452;织成员咆哮道。

    傻乎乎站在战圈之外的?#20132;?#32452;织精锐全部都是一愣,过半的人下意识的就想要上前帮忙。

    “北海王氏,王月瞳,?#25954;?#36319;各位师兄切磋一下。”

    王月瞳眯起眼睛向前一?#21073;?#31505;得很是天真无?#21834;?br />
    这话一出口,不止是?#20132;?#31934;锐的神色惨白,就连战场中的三位燃火境高手也是脸色骤变。

    北海王氏。

    这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只有真正接触到中洲上层社会的人才明?#20303;?br />
    中洲的豪门相当不少,华亭刘家就可以算是一家豪门。

    可跟北海王氏比起来,说句难听的,现在的刘家最多也就有给王氏提鞋的资格。

    就算是刘家那位无敌境高手健在的时候,比起王氏,也是远远不?#21834;?br />
    中洲建国至今数百年。

    王氏也就辉煌了数百年,如此家族,谁能不惧?

    一直都听说王氏的妖女月瞳公主身在北海行省,如今怎么突然来到了天空学院?这他妈不是坑人吗?

    ?#20132;?#32452;织所有人的身体都僵在了原地,再也没有人敢动一下。

    刘冬潮内心郁闷,始终维持着身上的火焰,李天澜周身的水球还在飘洒,水滴如剑,连绵不绝,如此匪夷所思的凝冰?#24120;?#31616;?#27604;?#20182;?#34892;?#32477;望。

    现在的他确?#25932;?#35201;帮助,可却也明白,?#32422;?#30340;属下是帮不上忙了。

    刘家是中洲另一个超级大势力的重要组成部分,他身为刘家年轻一代的核心,还不至于对王氏畏之如虎,可他的?#20999;?#23646;下,在王氏的大牌子下,哪里还敢动一动?

    “啊!”

    另一边,围绕着刘冬雨的剑气飞旋速度越来越快,所有的冰剑似乎都处于一种似虚似实的状态,飘渺不定,来去如风,王月瞳开口的瞬间,刘冬雨直接被北海王氏四个字刺激的心神震动,李拜天抓住机会,无数仿若虚无的冰剑直接在她身上划出?#23435;?#25968;深浅不一的口子。

    “冬雨!”

    刘冬潮内心一急,环绕周身的火焰顿时微微摇晃,数枚雨?#21619;?#26102;穿过了他身上的火焰,落在了他身上。

    水本至柔之物,可此时却犹如最锋利的刀锋,几滴水滴落在刘冬潮的手臂上,顿时将他的整个手臂都穿透,鲜血淋漓。

    “还不肯下跪?#40092;洌俊?br />
    李天澜一脸冷淡的看着刘冬潮,他仍然是单手持枪下压的状态,而刘冬潮依然是双手撑着人皇,暂时来看,他抬不起来,而李天澜也压不下去,似乎正在对峙,可身具风雷脉的李天澜体力几乎无穷无尽,刘冬潮又能坚持多久?

    “?#40092;洌?#20570;梦!”

    刘冬潮咬牙嘶吼,雨水落在他的胳膊上,剧痛之下,他下意识的松了下举着人皇的手,单手支撑下,李天澜不断用力,刘冬潮整个人的身体都佝?#25512;?#26469;。

    “是吗?”

    李天澜冷淡的反问了一句,人?#26159;?#36731;一颤,在他周身漂浮着的水球微微震荡,又是一滴雨?#26410;犹?#33457;板上坠落,紧跟着,密密麻麻的雨滴狂坠而下。

    这一次的水滴不再是圆润的形状,每一滴水滴,都变成了剑的形状,精致,锋利,带着难以言喻的优雅和死亡气息。

    “剑雨...这才是剑雨,真正的剑雨。”

    王月瞳眼神狂热, 看着不断坠落的雨滴,不停的喃喃自语。

    “李大哥好厉害。”

    虞青烟也是眼神迷醉,她看了王月瞳一眼,轻声道:“月瞳姐姐,李大哥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是凝冰?还是燃火?他是不是隐藏了实力?”

    王月瞳想了想,?#34892;?#19981;确定的轻声道:“真实境界应该还是御气?#24120;?#20294;他曾经应该入过凝冰?#24120;?#29978;至更高的境界,只?#36824;?#21448;跌落下来重修了一次。”

    “他曾经到过那个领域,所以临时将?#32422;?#24378;行提升到那个状态是完全可以的,只?#36824;级?#19968;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会影响他的根基,无望无敌境。”

    “重修?”

    虞青烟满眼小?#20999;牽?#25972;个人都晕晕乎乎的:“怎么会有?#25628;?#25321;重修?”

    “也许是迫不得已呢?走火入魔,破而后立,或者被人废了武功,都是有可能的。只有重修,才可以解释他一旦进入一个新境界就是巅峰状态的事实,嗯,一些特殊的药物?#37096;?#20197;达到这个效果,可他没吃?#21073;?#32780;且,他在凝冰境的战斗方式明显是经验丰富,也只有他曾经在这个境界才可以解释。”

    王月瞳轻声一笑,看着李天澜的背影,喃喃自语道:“青烟,我想我已经恋爱了。”

    “......”

    “我再问最后一次,你可愿下跪?”

    漫天剑雨坠落在李天澜头顶,围绕着他飞旋不止,李天澜皱了皱眉,看着面前的刘冬潮,语气愈发平静。

    ?#30333;?#26790;!”

    刘冬潮眼神凝重道极点,咬牙切齿道。

    失败。

    这个词汇再一?#26410;?#20182;内心浮现出来,失败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刘冬潮不敢去想,但却又不得不想,一旦失败,这次的演习将是一塌糊涂,?#20132;?#32452;织军心散乱,甚至面临着解散的风险,他数年的努力都将毁在面前这个新生手上,这样的结果,他如何接受?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燃火境败给凝冰境。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眼神也逐渐变得血红。

    李天澜静静地看着他,突?#24187;?#36215;眼睛笑了起来:“事?#36824;?#19977;,我已经最后问了你一次,很高兴,你给出的答案,正是我想要的。”

    “轰!”

    悬浮在他周身的水球骤然间全部炸?#36873;?br />
    头顶的水剑也纷纷坠落。

    “去死!”

    刘冬潮竭尽全力的狂吼一声,身上有大片大片的火光扬起,瞬息之间,他已经竭尽全力,想要在人皇的压制下起来。

    他确实起来了。

    但却不是站起来,而是飞起来。

    他向上用力的同时,李天澜也同样向上,他的手臂用力,一枪直接将刘冬潮挑飞起来。

    刘冬潮的身体挂在人?#26159;?#22836;之上,前所未有的屈辱。

    大量的水滴雨剑疯狂的冲击着他的身体。

    他周身的火光越来越弱,只是眨眼之间,就已经是满身鲜血。

    “哥!”

    太虚剑意之下,刘冬雨绝望的尖叫着。

    但刘冬潮却毫无反应,整个人万念俱?#25671;?br />
    李天澜挑着刘冬潮,眯着眼轻笑道:?#26696;?#35273;如何?如果你能活下来的话,以后就做个普通人吧。”

    大量的水滴轰然一震,水滴顷刻间全部变成剑雨,冲向刘冬潮。

    剑意冲霄,犹如洪流!

    “同学手下留情!”

    一道急躁中带着冰冷怒意和杀意的声音响起。

    李天澜只觉得人皇一轻,下一秒,枪头上的刘冬潮已经被一道突然出现的身影抱在了怀里。

    洪流般的剑雨冲击在突然出现的身影身上,带起大片明灭不定的火光。

    火光在消散。

    剑雨也在蒸发。

    火势随心而起,随心而灭。

    燃火境巅峰高手!

    李天?#20132;?#20912;冷或温和的眼神第一次露出了一丝**的不加掩饰的杀意,人皇在他手中轻颤,大量的剑雨回旋,围绕着他的身体转动,犹如一条晶莹剔透的光带。

    “你是谁?”

    他的声音冰冷,但眼神中的战意却彻底燃烧起来。

    “本人刘秀威,天空学院教导处副主任。”

    刘秀威抱着刘冬潮的身体,迅速检查了一下他身上的伤势,眼神中冰冷的?#34987;?#19968;闪而逝,随即看着李天?#21073;?#30382;笑肉不笑道。

    他看上去大概五十岁左右的年?#20572;?#36523;材矮小干瘦,略微秃顶,个人形象可谓一塌糊涂,可他随意往那一站,却有种让任何人都不能忽略的气势。

    “你和刘冬潮什么关系?”

    李天澜深深呼吸,身上的杀意似乎完全收敛起来,可这一刻的他,却?#28982;?#36523;?#34987;?#30340;时候给人的感觉还要危险。

    “这是我侄子,同学,你把冬潮伤成这样,无论如何,都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刘秀威依然在笑,但笑容却逐渐变得冰冷。

    ?#25226;?#20064;中不能杀人,除了不能杀人之外,我做什么都是对的,刘主任,你侄子没死,你要什么交代?”

    李天澜淡淡?#23454;饋?br />
    “我今天出现在这里,不是以教导处副主任的身份,也?#36824;?#20320;们什么演习,我是刘冬潮的叔叔,我就以他叔叔的身份给你要一个交代,你能如何?”

    刘秀威眼神阴沉道。

    一股戾气从李天澜内心深处猛然升腾而起,他眯起眼睛,冷笑道:“你的意思是说,刚刚刘冬潮抢我们学分统计表的时候,你不用给我们交代,他指示手下攻击我们的时候,你也不用给我们交代,如今我将他伤了,我就需要给你交代?”

    “那是演习内容,与我无关,给你什么交代?”

    刘秀威摆摆手,面无表情道。

    “好,哈哈,很好。”

    李天?#33050;?#26497;反笑:“他伤?#23435;?#20204;,是演习内容,我伤了他,就要给你交代,天空学院有如此的副主任,简直给整个天空学院抹黑!”

    “我说过了,我现在不是?#24895;?#20027;任的身份站在你面前,而是以冬潮叔叔的身份跟你要一个说法,同学,你若不给,可别怪我?#32422;?#21462;了。”

    刘秀威冷笑一声,盯着李天澜的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意。

    “你想要什么交代?”

    李天澜看着刘秀威,语气再次变得平静下来,对方摆明了要无耻到底,仗着实力不讲道理,他再多说什么,也是无益。

    “你手中的银枪与我侄儿冬潮有缘,不如作为赔偿送?#20384;矗?#21478;外,你自废一条手臂,此事就算了。当然,日后若是冬潮找你报仇,那是你们的私人恩怨,与我无关,同学你意下如何?”

    刘秀威脸色缓和了一下,一脸微笑道。

    面对这种不要脸的人,李天澜连生气的兴趣都没有,眼皮都没抬一下,朗声道:“我拒绝。”

    “同学,我必须提醒你一点,不知进退的年轻人,最终都会死的很难看。”

    刘秀威嘿嘿笑道,盯着银枪的眼神却越来越贪婪。

    “事已至此,我有进无退,谁让我退,我就杀谁!”

    李天澜手中银枪一震,语气温和:“包括天空学院的什么副主任。”

    “小子,侮辱天空学院的副主任,你找死!”

    刘秀威勃然大怒,他双手一扬,将刘冬潮的身体交给一名?#20132;?#32452;织的成员,整个人直接朝着李天澜扑了过来。

    迷宫出口。

    火光霎时间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灼热。

    刘秀威整个人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球,人在半空,朝着李天澜俯冲而至!

    李天澜人皇扬起,倒映着火焰的瞳孔一片死寂,犹如光带围绕着他飞旋的剑雨毫无保留的冲向刘秀威。

    愈发炽热干燥的空气中,天花板上,依然有水滴落下。

    源源不绝,寒光点点。

    犹如星坠!

    《特战之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任三倍投计划 麻将玩法图片 蓬莱宝龙娱乐广场 二十一点怎么玩视频 单双大小投注技巧大全 时时彩新闻 太原按摩场 时时彩怎么拉大客户 pk10官网 长沙一条龙白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