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历史军事 > 唐残 > 第五百九十八章 江东地近保生全(下

第五百九十八章 江东地近保生全(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最后,在草荡里被燎烧得灰头土脸的蒋不高,也带着最后一些见机逃出来的人手,奋力划动着船桨向着藏在太湖深处的白水坞行去。哪怕是汗流浃背满头满脸**的迷?#25628;?#30555;,也没人敢松懈片刻。

    因为对方太可怕了,这些太平贼可比他所遇到的所有官军更凶残和可怖多了。不但装备精良的弓弩刀枪杀戮起来极有章法和次序,还有层出不穷火器轰击。

    凭借一番好狠斗勇之气和个人技艺,试图横挡在他们面前的水寇和坞丁们,就像是就像是秋日刚割过稻的田垄似得,又被放火燎过的草荡一般。最后都难逃横倒枕藉或是化作灰飞烟灭的下场。

    他原本还想将这些太平贼顺势诱入熟悉的草荡之中,以舟楫和地利之便稍加挫败之以为重整旗鼓但没想到过对方根本不按章法出手,直接用?#27492;?#26131;燃的火器将草荡纵烧成一片。

    于是他身边这数百名尚未出手的生力军,在被燎烧的无法藏身之下原本藏舟其中而水上?#36824;?#30340;诈败手段,也就变成了地地道道无可挽回的的真败了。

    然后几乎是人人抢着上前杀人割首,那个狂热如斯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支支会走路的活牲口,或又是躺在地上等人捡取的钱袋子一般。

    哪怕那些溃败的水寇宁愿冒着被烧死烧伤的风险,也要冒险跳水企图仗着水性逃生。但也禁不住这些太平贼砍倒燃烧纷飞的草荡,而举着刀弓继续涉水追道最后一刻

    他们口中还一边参差不齐的叫喊着,一边对着沉浮在水中的人体拼命放箭直到视野再没有可以动弹的一片殷红之后,才停手下来。

    而就在这一战残败下来,负责这一路攻袭的白水坞和长山坞就有整整将近三千名丁?#24120;?#20877;也没有办法回到自己的故里了。

    对于这两个太湖之中屈指可数的大坞而言,可是伤筋动骨的巨大损失了更别说长山坞的坞主“黑石公”方岩森,还被陷没在了岸上生?#21862;?#30693;。

    所以,此番得以逃出生天的蒋不高,在回程之中所产生第一个想法,并不是再起部众寻机报复这些太平贼而是马上点集剩下的青?#24120;?#23601;近吞并了同样实力大损正当是群龙无首的长山坞才是。

    也唯有用这些昔日盟友的残部和地盘作为养料,才有可能在太湖三十七坞联合即将到来的新局面和变数当中,保住自己基本地盘而不受人觊觎和窥探。

    毕竟他所据众成坞的方山岛,虽然并不是太湖诸多岛屿之中最大的,却是拥有最大可以耕作的平地和穿岛而过的灌?#20154;此?#22312;又有低矮山丘中的竹木和水中渔获

    再加上从近岸?#26032;?#30340;抄获和收取那些本地村寨、市镇的定期进奉,这才供养和维持了一支屈指可数的横行水陆武力。然而这次受损之后,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25351;?#36807;来了。

    毕竟在这个念头,因为战乱流离失所而为了一口吃?#25104;?#21629;去拼的固然大有人在但是一支听?#21448;?#20351;而行事老练的人马,却是要费老大的功夫和周折,才能逐步汰选和磨炼出来的。

    这次可真是被杭州那边许以的利害关系给蒙了心眼仅仅是为了先头送来八百担稻米?#22303;?#21313;石盐,还有后续一千五百段绸和绢布的允?#25285;?#23601;轻易折损了这些横行湖上的重要本钱。

    更可笑的是后方那些坞主们,甚至还有人起了待价而沽而?#30452;?#32467;交两头,再一起吃进的心思呢。

    而在其间唯一的转机,便就是这太平贼真的与太湖三十七坞对上之后,多损耗一些别家坞寨的势力,才有可能渡过这个难关。

    然而当他从一条泥沙淤积的小洲暗藏水道中,重新行船出来的时候,却是见到了令人瞠目欲裂的一幕情景。

    远处灰白中?#24615;?#36825;?#28304;溆般?#30340;方山岛上正在冒出滚滚黑烟原本停满了大舟、走胢和划子的最大码头上,已经被点火烧成了一片。而?#23545;?#30340;岸上更是隐隐传来了?#26494;?#21644;哭喊声。

    显然,这并不是普通太湖水寇之间的兼并和劫掠,而是有计划的侵攻和围困。而聚拢在周旁的那些船只同样也是描漆绘?#21097;?#19982;绝大多数水寇新旧不一的船只,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马上转头快走,岛上没法回去了。。”

    蒋不高毫不犹豫的催促左?#20063;?#36716;船桨掉头就走。哪怕是他多年积攒的身家,还有新?#23578;?#20859;的二十几个女人,及其所生的子女可都在岛上。

    然而巡曳在岛屿附近,风帆上挂着青色鲲鹏旗的快船,也已经凭借工具观察和注意到他这一股?#35828;齲?#32780;开始全力划着双排长桨转向追逐而来。

    更有几艘怪模怪样带着大轮毂的船只,正在缓缓的水花翻滚当中,?#20013;?#26397;着岸上那些犹?#24895;?#38533;顽抗的建筑和人影,?#28193;?#21435;一团团的火光和轰鸣声。

    而在另一个地方,太湖诸多岛屿中最大的西山岛上原本?#27801;隆?#40644;、白三大坞主所分据的平地和丘陵上,早已经插上了代表太平军舟师的横?#23435;?#38738;旗。

    而只剩下退守到岛屿北山上三峰草堂中的数百名水寇残余,还在勉强做那负隅顽抗之事。但是在舟师陆续从船上搬运下来的火器轰击之下,他们的覆灭也不过是天黑以前的事情了。

    而在岛屿东面和南面的平地上,原本聚居当地的数百户口也被从家中去驱赶出来。在接受太平军随行工作组的甄别之后,将陆续给迁移?#26728;?#19978;去接受男女老?#36861;?#33829;式的编管劳役。

    毕?#40723;?#22815;常年聚居在这里的,大多数与水寇关?#24471;?#20999;的人家,谈不上有多少无辜或是良善之辈。而在完成基本清理之后,这里便是日后全新的太平水军太湖分营的驻泊地了。

    此时此刻,望着有条不紊又充满残酷意味这一幕的带路党之一,来?#24895;?#36817;三山岛上的小坞主张光?#20445;?#20134;是充满了?#25345;?#24778;惧和悚然,又隐隐快意的复?#26377;?#24773;。

    毕竟这也很可能意味着自宝应元年的?#36538;?#34945;晁之乱以来,曾经在太湖水面?#19979;?#31105;屡起横行百余载的水寇势力,就此一朝而尽了。

    我是分割线

    而在另一路的常州境内的州城晋陵。

    顶盔掼甲身先士卒的选锋将周本,一马当先举牌护首顶石冒矢冲上了墙头,又眼疾手快的在空中扭让过城碟后攒刺出来的刀枪顺势抓住守军的兵器一甩一挑。

    霎那间就听得凄厉的惨叫和惊呼声中,接二连三的有守军被从墙头上跌落下来。却是周本仅凭一双肉掌和过人的勇力,赤手空拳的将当面之敌连人,带兵器挥举起来掼下城头去。

    因?#35828;?#31283;?#26085;?#22312;城碟上的他,一气连摔到了第五个之后,左近五步之内竟?#28784;訝幻?#26377;敢于再靠近的守军了。而后,他又奋起余力箭步扑向其中一名披挂最为齐全的敌将。

    只见他气拔山河一般将躲闪不及的对方扯腰搭背的,骤然挥举过头而手舞足?#35206;?#21483;亦然的那一刻附近的守军都不由为之夺神丧气似得,而纷纷丢下兵器胡乱叫喊退逃开来

    “将主被捉了啊。。”

    “不好了,敌将擒住守捉啦。。”

    而城上城下攻战?#26494;?#27491;酣的太平士卒不由?#31185;?#22823;振的齐呼大喊道。

    “周撕虎。。。”

    “周撕虎。。。”

    “周撕虎。。。”

    与此同时的晋陵东南向,太湖东岸无锡城附近的九龙山下,亦是撕杀震天当?#23567;?br />
    负责围城打援要任的跳荡都?#23601;?#22825;明王彦章,也如入无人之境的冲杀在来自苏州吴县的一直援军当?#23567;?#21482;见他左刀右矛而纵身奔跳着攒刺如飞,接二连三的挑翻了一切敢于拦阻?#22836;?#30861;他的存在

    硬生生在敌?#21448;?#24403;先杀出一条曲折的血路来,又紧紧捉追着被杀穿散乱的敌阵之中,正在左右亲军簇拥下和搀扶下,?#24187;?#21521;着后方奔逃而去的一个黑氅绯袍的身影。

    那是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将,也是这支吴县兵马的领军。只是形容狼狈的盔子和璞头都丢掉了,发髻也被打散?#20197;?#31967;披落在肩膀上,毫无威仪?#25512;?#20182;气质可言了。

    眼看的目标在溃乱的敌兵当中将距离越拉越远,已经感觉到满身疲惫和酸痛的王彦章也不由着急起来只见他突然停下脚步抢折过半截矛头,大吼一声全力飞掷出去。

    刹那间如箭如电的贯穿了至少两具挡在视野当中的敌兵身体后,又去势稍缓的搽过一名?#26494;?#21069;来的亲兵肩头,斜斜钉落在了那名敌军老将的大腿上顿时痛彻入骨的一屁股坐跌在地上,而声嘶力竭的抱腿惨号起来。

    而后随着在那些犹自成群负隅顽抗的敌军面前,被王彦章抓着发髻拖曳过一条长长血迹的敌军老将现身?#32972;?#37027;些敌兵也像是失魂落魄的松开兵器,跪倒在地上大声嚎哭起来。

    一时间又有?#20013;?#30340;欢呼声开始响彻在原野中:

    “王铁枪。。王铁枪。。”

    “一往无前王铁枪。。。”

    又过了不久之后,被象征性围困的无锡城头守军,在见到了被投掷在城下满地的援军旗帜和首级,也像是彻底丧失?#35828;?#27668;和斗志一般,在哗然大呼大叫声中争相逃下城墙去然后又变成少许开门突围的逃亡身形。

    而在常州和湖州后方已经易手的义兴、武进、江阴、长城、?#24067;?#31561;城邑当中,许多归降和投附、归建的人?#20445;?#20063;在徒手列队走出城邑,而汇聚到润州的金坛城去,接受异地的整训和再编成一个个补充营团和屯垦队。

    而当地完成换防的各支驻队营团,也在“三支队?#32972;稍?#30340;带领下,开始在城中有条不紊的开?#25925;章?#38386;散丁?#22330;?#28165;算户口、宣传和颁行新规,乃至是厘定赋税?#22303;?#26102;征派劳役等后续占领和维持工作。

    一旦城中巩固之后,他们就会组成武装工作队分批下乡去,从城郊周边和道路近旁的乡村开始,逐一的清查和?#28010;?#24403;地残留下来的?#29436;看?#22995;的存在并且根据实?#26159;?#20917;,做出取缔、迁移、流放还是编管劳役,乃至处刑的就地审判工作。

    以相对直接和?#30452;?#30340;方式,在?#21776;?#20869;控制住地方的局面,最?#25112;?#25918;出更多可以肢解或是利用的劳动力和?#35797;?#20135;出来。

    《唐残》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辽福35选7走势图 浙江体彩6十1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江苏11选5走势 上海时时几点开始 飞艇计划人工在线大小 云南时时app下载 赛车pk拾开奖直播app 德国飞艇三分彩 赛车pk技巧心得 新疆时时三星综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