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武侠修真 > 平天策 >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九章 驯服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九章 驯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意是闭着眼睛掠向那片龙血草生长的区域,但是一掠近,却是有一股充沛的灵气迎面而来,就如清新的泉水冲刷。

    “咦?”

    他?#34892;?#24778;讶的睁开眼睛,发现这一片地方不只是光线明媚,处在那一道光柱的?#34892;模?#32780;且天地灵气充裕,将所有的瘴气排除在外。

    此时外面灵荒,天地灵气都在断绝,以前无论是南朝还是北魏,许多灵气充裕之地,其实都是地势特殊,就像是聚灵阵一样,周围的天地灵气流经,天地灵气都被锁住,但若是天地之间的天地灵气原本就在不断缺少,那些灵气充裕之地的天地灵气也自然淡薄。

    但这里却像是典籍上记载的那种灵脉之地,不是依靠独特的地势,那些丝丝缕缕的天地灵气,就像是从泥土深处不断的渗出。

    若是在这种地方建造修行静室,再加上一些修行者布阵收敛天地灵气,那修行者在此处修行起来,功效自然惊人。

    但林意并非是修炼真元的修行者,所以这里灵气的充沛,对他的心神冲击却不大。

    他一眼扫过,只见方圆数十丈的区域里至少也有长了近百株龙血草成株,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细细的红芽从土里在透出来,粗略一眼扫过也有数十株。

    龙血草对于修行者世界而言极为珍贵,这样的数量简直吓人。

    但林意还没有来得及细看这龙血草,却是又听到轰隆轰隆的巨响。

    他转过身去,看向那声音来源处,却是?#34892;?#20667;眼,哭笑不得。

    之前他看这条祖?#21670;?#36523;逃遁,心中觉得这条祖蛇肯定是逃回自己的洞窟,但现在的画面却和他的想象大相径庭。

    现在这条祖蛇竟是蛇尾卷住山体上的一块岩石,整个身体倒挂在洞窟上方。

    它的蛇口张开,整个身体不断的抖动,抽搐,给人一种要呕吐却难以吐出来,十分痛苦的感觉。

    林意看了数息的时间,就知道这条祖蛇肯定是被他的那一对手镯弄得异常痛苦,生怕再遭受他那样的打击,所以一心要将这腹中那一枚手镯吐出来。

    但是倪云珊这一对手镯的最奇特之处不是重量,而是两者之间有莫大的吸力,这种吸力用热力?#23665;猓?#20294;是这条祖蛇?#25512;?#23427;蛇类一样,是冷血动物,不管动作如何?#22303;遙?#23427;浑身气血都是冰冷,此时外面一枚手镯又牢牢嵌在它的鳞甲之中,哪怕它是倒挂,不断用力,但外面这枚手镯不脱离,它腹内的那枚手镯哪?#25504;?#25152;震荡,也最多被它震脱片刻,重新又吸回原来位置。

    所以它要想真的成功将腹内的这枚手镯吐出,首?#32570;?#39035;要做的,便是将身上鳞甲上这枚手镯弄脱,但是这枚手镯嵌得极深,一般人恐怕都不一定拔得出来,而且它虽然?#34892;?#28789;智,但却还聪明不到这种程度,它现在倒悬在洞窟上方,反复折腾,林意可以想象,它这样做法,反而就像是原本已经被插了一刀,但却不断的将刀拔出,再插入溃烂的?#19997;?#20043;?#23567;?br />
    这种内里的创伤比外伤要?#29616;?#24471;多,林意也只是看了片刻,这条祖蛇看上去已经是浑身发抖起来。

    若是它腹内的?#19997;?#36234;滚越大,恐怕他都不需要再做什么,这条祖蛇就性命堪忧。

    外面的山林之中,天母蜡人和?#33258;?#38706;等人都看不到此时的情景,但是祖蛇身体和山体?#19981;鰨?#21457;出的轰鸣却是不断传到山外,这种声音连响,就让人觉得林意还在和这条祖蛇战斗。

    天母蜡的人全部都是?#25104;?#29022;白,他们只觉得一名修行者能够和祖蛇缠斗这么久,已经是十分骇人,但?#33258;?#38706;和萧素心等人却是一脸平静,她们都是十分清楚,林意的体力和?#22303;?#36828;超世上其他修行者,只要这祖蛇和林意相比不是碾压之势,让林意无法抗衡,若是有来?#22411;?#37027;林意绝对不会有什么危险。

    这种异蛟在商周时代还?#34892;?#25968;量,但到了这个年代,却是已经种族灭绝,再加?#29616;?#21069;李香凝的请求,林意看着这条已经凶焰全无,浑

    身颤抖的祖蛇,心中倒是有了些恻隐之心。

    “你不要再胡乱动了,我可以帮你拔除体内这枚手镯,但你首先不要再和我为?#23567;!?#20182;也不管这祖蛇听不听得懂,朝着这条倒悬在洞窟上方的巨蛇便喝道。

    在他和这条祖蛇战斗伊始,李香凝便听从他的话拼命逃离,但他此时和这条祖蛇战斗时间一长,声音响动虽然骇人,但始终不见祖蛇冲出,李香凝便隐约觉得他和这祖蛇可以抗衡,已经停止了往外逃遁,反而退了回来。

    他和这条祖蛇的洞窟距离不算近,大声厉喝之下,正折返回来的李香凝却也听清楚了,她整个人直发愣,按这林意此时的话语,似乎这条祖蛇已经被他打服了?

    倒挂在洞窟上方的祖蛇却不知听没听懂林意的这句话,它的身体只是抖动得更加厉害,蛇口之中的血沫也是越淌越多。

    林意看着它,试探性的朝着它走了数步。

    这条祖蛇蛇尾一松,却是再也?#39535;?#25345;倒挂的姿势,轰然砸落在地。

    一蓬烟尘?#31185;穡?#26519;意却是敏锐的感知到,它的脊骨一下子都?#34892;?#26494;脱,脱力一般。

    他微微一怔,随即便想明白了其中原因。

    这条祖?#21670;?#36523;的?#33267;刻?#36807;?#26519;兀?#23427;倒悬起来,将自己甩动,未能成功将腹内的手镯吐出来,却反而将自身的骨节抖散。

    他在建康时也见过一些捉蛇人,哪怕捕捉的毒蛇再毒,也只要用枝丫压主头部,一手抓住蛇尾用力凌空一抖,这毒蛇就浑身骨节松脱,再也无法噬人。

    看着林意走近,这条祖蛇口中嘶嘶连声,身体蜷缩起来,却不复之前的凶焰,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毕竟是异?#35029;?#21738;怕垂死反扑都不容大意,林意到了它身前不远处,却依旧不太放心,对着它?#28982;?#20102;一下,道:“你要是不想?#28291;?#23601;乖乖的不要动。”

    这条祖蛇其实听不太明白他的话语,但是看着他的动作,它却是?#26412;?#26519;意对它没有什么杀意,它畏缩着不敢动作。

    林意见这种?#28982;?#20284;乎?#34892;В?#20415;又点?#35828;?#23427;腹部那处中了他的手镯处,然后?#30452;然?#20102;一下取手镯的动作:“现在我过来?#28909;?#22806;面的手镯,接下来再取内里的。”

    这祖蛇倒也不是太笨,看着他的?#28982;?#23427;似乎骤?#24187;?#30333;了林意要做什么,它缓缓将蛇头抬起,将那处鳞甲露在了外面。

    林意也不犹豫,他不急不缓的走到这条异蛟之前,此时李香凝已经返回,正好看到他走到这祖蛇身前,看着和祖蛇身躯相比十分渺小的林意走到这祖蛇之前,祖蛇却一动都不敢动,她顿时差点直接惊叫出声。

    林意行走缓慢是不想惊了这祖蛇,他取手镯的动作却是十分迅速,伸手闪电般一探,他已经将这手镯硬生生从鳞甲中?#35835;?#20986;来,接着身体往后倒掠,便将这手镯带的?#29420;?#36825;祖蛇。

    他之所以迅速倒掠,是担心这手镯吸引之下,这祖蛇腹内的那枚手镯?#21482;?#34987;牵引,在这祖蛇体内造成新的创伤,他怕这祖蛇吃痛之下,又自然的对他发动攻击。

    他前半部分没有料错,这手镯一?#22303;?#30002;脱离,祖蛇顿时吃痛,整个身体不断抖动,一截蛇尾也在地上扫来扫去,但是它却不知是真的知道林意是帮自己,还是对林意恐惧,所以相?#31528;?#21046;,根本没有对林意表示敌意。

    接下来林意往后倒掠,它盘曲的身体却也有如释重负之?#23567;?br />
    接下?#27492;?#30340;身体缓缓的游动,蛇尾却是往上伸出,再将自己倒吊起来。

    此次少去了手镯的互相吸引,它似乎也不用力,只是缓缓呕吐质感,它的体内似乎有气流冲刷,只是数个呼吸之间,它连连呕吐,却是吐出了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出来。

    林意?#34892;?#35815;异,仔细看去,却是瞬间恍然大悟。

    那团血肉模糊的东西中间,的确是他那一个打入的手镯,但是这手镯上却是吸附了不少异物,初略看去,有一些匕首、小剑,其中?#34892;?#24050;经锈蚀得不成样

    子,?#34892;?#21364;是依旧光亮。

    这些东西恐怕是这祖蛇以往和人战斗,?#28108;山?#33145;中的东西,?#34892;?#29978;至也有可能是一些人攻击它的薄弱处,打入口?#23567;?br />
    这些东西在它腹中之前也排不出去,有可能已经长时间停留在它的血肉之中,但他的手镯打入之后,在它体内滚动,却是反而将这些东西都吸了出来。

    这些东西从它体内的血肉之中破出,本身就像是陈年旧伤疤被硬生生破开,再加上吸附了这些东西之后,这手镯在它体内已经变成了一团刺球,在它体内运动,对它的造成的创伤自然更大。

    “看来痛苦是难免,不过以你的生机,应该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复原。”林意想明白了,便冲着这条祖蛇说道:“只要你不想再找?#28291;?#26469;找我拼命,你就算因祸得福,好歹我这手镯就像是拔除钉子一般,将你体内的这些异物反而帮你拔了出来。”

    此?#38381;?#31062;蛇已经脱力了一般,重新游落在洞窟口,身体几乎不动,只是头颅微微抬起。

    林意也不管它听没听懂,他走上前去,也不管那手镯血肉模糊,牵连着不少这祖蛇体内的血肉,就弯腰捡了起来。

    “嗯?”

    他只看到这手镯上吸着的一堆东西上,大多都是锈蚀不堪,但有一柄小刀,一柄无柄小剑和一根混金色的细针却是依旧灿烂如新,仿佛刚刚被这祖蛇吞入腹中一般。

    不管如何,这至少说明这些东西材质特殊。

    他也不纠结,提着这东西就来到不远处的溪水之中,在水中荡了数荡,便将这几件东西从手镯上取了下来,接着将手镯上的腐朽之物全部去除之后,一起清晰干净,收了起来。

    “你竟然…”

    李香凝大着胆子走来,她虽然已经可以肯定这条祖蛇已经被林意重创,根本不可能再是林意的对手,但是看着那样的庞然大物,她的双腿还是不住的?#34892;?#25171;颤。

    “倒是运气不错,误打误撞。”

    林意笑了笑,他之前用手镯?#19968;?#26102;,也没有想到会起到这样的效果。

    若是这祖蛇体内不遭受重创,恐怕还不知道要多少周折。

    他这是实话实说,但落在李香凝的眼中,他的话语却简直是谦虚到了极点。

    “您真的是神将。”

    这名天母蜡少女看着他,简直崇拜到了极点。

    “这祖蛇试炼还差龙血草。”

    林意此时心中也十分满意,他此次来天母蜡原本就只是想要天母蜡的这些人加入铁策军,现在已经算是得偿所?#31119;?#33267;于这龙血草,他倒也不贪心,也绝对会守约,不会乱取。

    “恩?”

    但是他才朝着那片龙血草的生长地走了数步,却发现那条祖蛇又有异动。

    他转眼望去,果然见那条祖蛇的前半段身体已经往上抬起,似乎又要发难。

    “怎么,真的想?#21862;?#25104;?”

    林意顿时一声冷笑,?#25300;?#21487;是已经饶了你一命,你要是再想来,我可不留?#33267;恕!?br />
    他冷笑声中,这条祖蛇迅速匍匐在地,不像是威武凶悍的异?#35029;?#21453;而像是一条驯服的猎犬,它的下颌在地上缓缓的摩擦,看着林意的血红双瞳之中,竟然隐约有哀求之意。

    林意微微一怔,看着它这副神态,他倒是猜到某种可能,于是他停下脚步,点?#35828;?#37027;龙血草生长之地,“难道你的意思是,这些龙血草对你非常重要,你想求我给你留一些?”

    此次这条祖蛇却像是听懂了大半,它的下颌在地上摩擦得更快一些,同时口中蛇信微吐,更加顺从的样子。

    “这你倒是不用担心,我现在只需要三株龙血草而已。”

    林意好奇?#30446;?#30528;它,缓慢的说了这一句。

    他径直过去,采了三株龙血草,眼睛的余光里,看到这条祖蛇依旧不敢动作。

    他突然心中一动,又采了一株。

    https: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平天策》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30116;?#31034;: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网球冠军李娜黑历史 水晶裂谷注册 利盈国际彩票平台 冒险岛注册 java手机棋牌类游戏 阿瓦隆投注 西甲巴列卡诺塞尔塔 恩波利vs亚特兰大是哪一期足彩 极速抢钱电子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图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