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去读读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强仙尊 > 章节目录 第1820章 定元珠

章节目录 第1820章 定元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秦冥他们离去的背影,闫浩忍着手腕的剧痛服下一枚丹药疗伤。

    但让他愤怒的是,他的手腕竟然无法治愈,不管他是用灵力温养,还是用丹药疗伤都不行!

    “我一定要他死!必须死!”

    闫浩眼神凶狠地就像是一头野兽般,完全是疯狂地光芒。

    在秦冥这里受到的屈辱,他发誓,一定要千百倍地还回去!!!

    “闫浩师兄,我不会放过这个小子的,他罪该万死!”

    邹灵无比怨毒地说道,她一直都觉得自己是千金之躯,从来没有人?#20982;?#26684;让她低头。

    而今,她被迫在秦冥面前吓到站不起身来,这让她深感屈辱。

    不管是因为那个小子对自己的不敬,还是他对闫浩师兄的伤害,都注定了那个小子必须死!

    “师妹,你打算怎么办?”闫浩低声问道。

    论势力,邹灵比他强大,报复的手段肯定也不会少的。

    “我要他受尽折磨!这件事情我已经告诉我干爹了,有我干爹出手,他就算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

    邹灵嚣张至极,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闻言,闫浩立刻露出了欣喜之色。

    邹灵的干爹正是她在百草宗最大?#30446;?#23665;,她的干爹是一个外门长老,掌管实权。

    “?#20982;?#38271;老出手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闫浩激动地叫道,他知道,那个小子这一次是插翅也难飞。敢废他一只手?活得不?#22836;?#20102;?

    邹长老不仅是实权长老,掌管百草宗至少三成的灵药储存,本身还是金丹期第九层的强者。

    有这种?#23435;?#20986;手,还有什么办不到的?

    他们露出了凶狠、残忍的笑容,心里面已经预料到那个小子将会死得何等凄惨了!!!

    这里距离百草宗已经不算很?#35835;耍?#36793;走边聊天,大概十来?#31181;?#23601;能到。

    “秦兄,那两个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以他们自私自利、狂妄自大的性格,绝对会报复!”

    林长枪担忧地提醒道,他对那两人的性格很熟悉,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之人。

    遇到了比他们强的还好说,要是遇到了弱小的,他?#24378;?#23450;会跳出来秀优越的。

    更何况这一次秦冥把他们得罪得死死的,他们更不可能善罢?#24066;?#20102;!!!

    “没错,你现在还前往百草宗,不就是羊入虎口吗?正好让人将你擒住,到时候你连跑都跑不掉!”

    陈剑灵也皱着眉头说道,秦冥现在还去百草宗,大大的不?#20303;?br />
    “百草宗,我有必来的理由,就他们两个,还不至于让我却步。”

    秦冥淡淡地笑道,还让他们不要紧张,船到桥头自然直。

    他满脸的无所?#21073;?#20294;是他们两个人却已经愁容满面,好不容?#30528;?#21040;个熟人,他?#24378;?#19981;想亲眼见他死去。

    “你不知道,那个邹灵靠山势力很大,她的干爹,也就是掌管外门的邹长老是非常强势的一个人,要是让他知道他的干女儿受这?#27835;?#23624;,绝对会亲自对你出手的!”

    陈剑灵看到秦冥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他是又气又急,恨不得直?#24433;?#31206;冥打晕抗走。

    提到这个邹长老,林长枪也心生寒意,忌惮不已。

    秦冥淡淡地点头:“哦。”

    “噗——”

    他们两人差点就憋不住要吐出一口老血了,他们说了这么多,这?#19968;?#23601;“哦”了一声?!

    他到?#23376;?#27809;有在听啊???

    “我真是服了你?#27515;?#21733;,你好歹给个回应吧?”

    林长枪难受得直抓脑袋,把头发都抓成了?#20197;?#31967;的鸡窝。

    “区区一个外门长老罢了,算得了什么?”

    秦冥无所谓地说道。

    对他而言,一个小小的外门长老还真的没?#20982;?#26684;和他对话。

    ?#20982;?#26684;和他平等对话的,起码也是一宗之主、大长老那种级别的。

    外门长老?呵呵……

    不过林长枪他?#24378;?#19981;知道秦冥的真实身份和实力。

    所以,他?#24378;?#21040;秦冥竟然对邹长老如此不屑一顾时,他们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是说他狂妄愚蠢呢,还?#24378;?#20182;有勇气???

    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见他?#24378;?#35201;疯了的样子,秦冥忍不住笑着安慰道:“放心吧,他要是敢动手,我保证绝对活不过明天。”

    闻言,他们二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只能无奈地叹气。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来到了百草宗的山门之外。

    巨大的山门古朴大气,还在上方立着一尊硕大的药鼎,上面雕刻“百草宗?#27604;?#20010;字,恢宏大气!

    但是让林长枪他们如临大敌的是,此时在山门之前,正站着一位身穿深青色药师长袍的老者。

    这个老者头发?#24615;?#30528;白色,不过身躯?#25163;保?#36879;着一股子凌厉。

    “邹……邹长老???”

    陈剑灵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才刚回来,就碰到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人了。

    这个老者,正是邹长老!!!

    邹长?#20384;?#28448;地看了他们一眼,道:“与你们无关。”

    “小子,听?#30340;?#35753;我的干女儿受辱了?”

    他一双充满凌厉之意的目光直直地盯着秦冥的眼睛,好似两道电芒一样。

    “嗯,有问题吗??#20493;?#27492;,秦冥淡淡地笑道。

    “轰!!!”

    他话音一落,邹长?#20185;?#19978;顿时爆发出了一股极端强悍的气息,这?#21892;?#24687;足以碾压所有人。

    林长枪和陈剑灵两人感觉快要窒息可。

    这个时候,后面的邹灵和闫浩两人?#19981;?#26469;到了。

    “干爹,干爹你终于来了,小灵今天受了天大的委屈,都是这个狗东西造成的,请您一定要给小灵做主啊!”

    看到邹长老,邹灵一下子?#31169;?#20182;的怀里,开始哭天抢地地诉说自己的痛苦。

    在她的嘴里,秦冥被渲染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恶人。

    “我要他死!干爹,人家要他死嘛!”

    邹灵装作可怜兮兮地诉苦,还不断地用自己的身体去磨蹭邹长老的手。

    “放心吧,这件事我替你做主了,今天你受惊了吧?今晚来干爹这里,干爹给你好吃的!”

    心疼无比地将邹灵的情绪安抚下来之后,邹长老目光如寒冰一般望向了秦冥。

    “小子,还不跪下说话?!”

    他发出一声暴喝,?#24615;?#30528;混厚的修为,使得这个声音如同天雷滚滚一般,震慑人心。

    “就你?何德何能?”秦冥不屑地笑了起来,同时眼中闪过了一丝金色光芒。

    他一直表现得都很大度,可是,再有风度的人也有底线。

    ?#20493;?#26041;咄咄逼人、扭曲事实的时候,已经成功地让他起了?#34987;?#20102;。

    “敢这样对我说话?你找死!”

    邹长?#20185;?#19978;的气势再涨,并对着秦冥碾压了过来,企图用气势让他屈服。

    林长枪和陈剑灵已经躲得?#23545;?#30340;了。

    他们感受着弥漫在天地之间?#30446;?#24598;气息,只觉得喉咙发苦。

    这种实力实在是太强了,他们根本不是对手。看来这一次秦冥是凶多吉少了。

    闫浩?#25104;下?#20986;了凶残的笑意,如果刚才这个小子?#25954;?#36330;下求饶的话,或许还能留一条小命。

    现在顶撞了邹长老,真的是必死无疑了!

    邹灵同样也睁大?#25628;?#30555;,她想好好地看看,这个小子到底是怎?#27492;?#30340;。

    如同狂风一样的气息直接碾压了过来,周遭的巨石无声无息就化作了粉末。

    不过当这?#21892;?#24687;即将落在秦冥的身上的时候,却忽然间消散于无形。

    就好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嗯?”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邹长老有点懵,他原以为这小子会被碾压到死。

    可是他刚才却感受到,有一股力量将其?#31378;?#20102;,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这个小子有古怪?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有这种实力!”

    他看了脸色淡然的秦冥一眼,但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可不认为这个小子的实力比他还要强。

    “怎么,你就这点实力?#21051;?#35753;我失望了。”

    秦冥摇头说道。

    远处的林长枪等两人满脸的难以置信,心脏都快要从嘴巴里面跳出来了。

    这个小子竟然还挑衅邹长老,嘲讽人家太弱?

    他……他到底是想干嘛?真的是嫌自己活太久了吗???

    以邹长老金丹期第九层的实力,一旦全部爆发出来的话,那就真的是非常恐怖的。

    他们也知道秦冥肯定有一些手段,但他们不认为秦冥?#28034;?#20197;和对方抗衡了。

    “你想死,老子成全你!”

    听到秦冥的话,邹长老肺都快要气炸了。

    什么时候轮到一个臭小子来嘲讽他了???

    随着一道光芒出现,一颗只有拇指般大小的珠子浮现了出来,就悬浮在邹长老的头顶。

    这颗珠子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但弥漫出来的力量却让人惊心动魄。

    “是定元珠,邹长老要动用定元珠?!”

    看到这个珠子的出现,陈剑灵他们惊恐得失声大?#23567;?br />
    他们认出来了,这是邹长老最得意的法宝,名为定元珠,威力强大无比。

    一旦祭出去,?#28034;?#20197;打碎所有的东西!

    闫浩同样激动得浑身颤抖,定元珠啊,这可是定元珠,一宗威力奇大的大?#36924;鰨?br />
    据说邹长老曾经就使用这枚珠子击杀过一个同阶修士。

    由此可见,它的威力到?#23376;?#22810;强了!!!

    (本章完)

    。顶点

    《都市最强仙尊》去读读全文字更新,请牢记网址:www.7243782.com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24120;?#25353; →键 进入下一页。
幸运飞艇最新开奖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var id="vjzt3"></var>
<var id="vjzt3"></var><cite id="vjzt3"></cite>
<del id="vjzt3"><span id="vjzt3"></span></del>
<menuitem id="vjzt3"><span id="vjzt3"><thead id="vjzt3"></thead></span></menuitem>
<cite id="vjzt3"></cite><ins id="vjzt3"><span id="vjzt3"><cite id="vjzt3"></cite></span></ins>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连线 乔丹奇才vs公牛 女王至上1024赢法投注 神龙碎片电子游戏 fifa手游绿茵巨星体力 欢乐球吃球下载破解版 好多寿司投注 在哪里找时时彩计划群 桑普多利亚logo 伊蒂哈德对阿尔拉扬